第430章 身在周营心在商
作者:盾山   被召唤成巨人是什么体验最新章节     
    太乙真人又跑了,又留下了一条手臂。

    败得如此快,主要原因是太乙真人被仇恨影响了智商,一身阐教法术没用出来,竟然那火尖枪来捅唐临。结果唐临法宝又特别犀利,让太乙真人根本反应不过来就被砍断了手臂。

    也亏得他及时醒悟过来,直接跑路,不然整个人都要被烧成灰烬。

    惧留孙才刚刚挡住那扑过来的白虎,没想到师弟太乙真人就已经跑了,这败得速度太快,让他根本无法接应。

    “大白,回来。”

    唐临一招呼,那洪荒巨兽的白虎就飞了回去。

    惧留孙这才看清楚唐临的真身,一个数十丈高的巨人,怪不得那坐骑也是洪荒巨兽。

    “惧留孙,太乙已经跑了,留下这一条手臂。你竟然敢跟太乙一起在这里暗算埋伏,你是准备留下一条手臂呢,还是一条腿呢”唐临问道。

    看到唐临如此具有压迫力的真身,惧留孙却丝毫无惧,平静道:“太乙师弟伤了根本,又沾了因果,怕是大道无望。但贫道这肉身还有用处,要证大罗金仙之位,可不能有什么损伤。道友若是觉得有一件法宝就能逞凶,未免小瞧了贫道。”

    只见惧留孙伸手一指,脚下所站的白云便炸开,颜色和形态都开始变化。

    原本白色的浮云变成一团团散发着七彩霞光的庆云。惧留孙不仅不跑,还控制这些庆云朝唐临身上飞去。

    唐临凝神静气,不敢有丝毫大意。

    惧留孙是十二金仙之一,在封神演义里面却并没有太多的描述,最多就是打土行孙的时候显露出碾压的手段。但师父打徒弟本来就应该是碾压的,看不出来惧留孙的手段。

    唐临不敢让庆云近身,鬼知道这云里有什么东西,火灵剑飞出,化作漫天的火焰与这庆云碰撞在一起。

    然而,火灵剑的火焰似乎对这些庆云并没有任何效果,两者相互融合在一起,但却阻挡不了庆云的蔓延。

    而火灵剑没入其中,还有种没入淤泥中的凝滞感。唐临怕法宝有失,连忙将火灵剑收回。谁料这火灵剑从庆云中飞出之时,那巨大的剑身上有一道细小的金光一同飞出,刺入唐临的胸口。

    金光太细,而且一开始藏在火灵剑的阴影之中,唐临根本没反应过来,结果就被这金光刺入胸口之中。

    这是惧留孙的飞剑,虽然在封神原著之中连名字都没提,但威力却也不容小视。别看对唐临来说小如毫毛,但这金光刺入唐临体内之后还会四面开花,就像是传闻中的达姆弹一样,想要将唐临的五脏六腑都撕碎。

    庆云之中,惧留孙面露笑意。庆云出,引诱对方出剑,再吓得对手收回法宝,然后便趁机一击致命,一切都在他的计算之中。

    这招看似轻描淡写,但凝聚了惧留孙无数年月的争斗经验。

    就算这人身躯再大十倍,五脏六腑都已经被剑光切碎了,这肉身定然毁了,只要将庆云展开,防备对方遁出阳神。

    果不其然,这巨人惨叫一声,倒在了那巨大的白虎背上,连那柄烈焰飞剑。那白虎也擦觉到主人不敌,翅膀一扇就要跑路。

    惧留孙将那庆云一罩,完全堵住了白虎的后路,不管

    “呵呵,岂能让你跑了。孽畜,你等不识天命,若是愿意拜入我阐教门墙,我还可以饶你一命。”惧留孙对白虎道。

    这白虎是洪荒异种,若是能够收复必定能成为一个助力,将来渡劫也更有把握。

    白虎哪里肯降,双翅扇出无数旋风,要将这庆云吹散。效果倒也不错,竟然真被吹出几个缺口来,看样子这庆云还是被风克制。

    惧留孙看到这一幕,便对弟子土行孙说“去,将这只孽畜拿下。”

    土行孙看那洪荒巨虎如此威猛,心里其实有点发怵“师父,这妖怪太厉害,我怕不是对手。”

    惧留孙等了土行孙一眼,扔出一根捆仙绳给他“去,将这妖孽抓回来。”

    有这宝贝在手,土行孙倒是松了一口气,踩着一朵庆云就飞向那白虎,朝着那白虎后背就是一棍。

    别看土行孙体型那么细小,手中那捆仙绳一抛迎风就长,犹如洪荒巨蟒,将白虎和上面的唐临牢牢捆住。

    一看这捆结实了,土行孙得意地一招手,就要将这洪荒巨兽给招过来。捆仙绳受了法力牵引,瞅着就要飞到身边,惧留孙却突然大叫道“徒儿快躲”

    土行孙还没反应过来,明明都已经被捆仙绳抓住了,还能有什么意外竟然下意识地转过看。

    他却不想想刚才太乙真人是怎么跪的,在土行孙转过身之时,一只巨大的巴掌已经伸了过来,遮蔽了土行孙眼中的半个天空。

    只手遮天,正是这一掌给土行孙的感觉。

    土行孙想跑,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从这手中中心,大片的流沙飞出,将他牢牢捆住。不仅如此,在那些流沙触碰到他身体的一刻,土行孙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都被千刀万剐切成了碎片,大片黑血从他的七窍之中流出,眼见就要不活了。

    而此时在惧留孙看来,却是唐临身体化作流沙,从捆仙绳的缝隙中飞出,然后再次变成巨人,用火灵剑割断了捆仙绳,这才将土行孙给一巴掌抓住。

    玄关变化之奇,让惧留孙心中惊讶。这离火道人就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刚才那火灵剑还可以说是抢了太乙真人的九龙神火罩炼成的,但听太乙真人说这人还擅长土行之术,让太乙真人误以为是土行孙,如今肉身又能变成流沙,这可不是什么妖怪成精可以说得通的。没看那石矶娘娘从头到尾都被捆得结实,连个法宝都使不来么

    惧留孙第一反应就是八九玄功,这阐教中流传甚广的神功,然而能够练成的人万中无一,非天赋极高不可。惧留孙作为十二金仙之一,也没能练成这门神功。

    唐临却不知道惧留孙将自己的戌土之灵往八九玄功上联想,倒是饶有兴致地研究其土行孙来。土行孙身上的伤势可不是唐临造成的,而是惧留孙之前飞剑所造成的伤害,只不过被唐临用生死轮回转移到了土行孙的身上。

    这就是唐临从圣人讲道里面领悟出来的道法然后衍生出来的一门法术,可以将自己所受的伤势转移到别人身上,不过前提是唐临能够触碰到对方。

    刚才本来是想诈死,骗惧留孙靠近,然后试着将伤势转移到惧留孙身上,狠狠地阴他一把。结果这位比太乙真人谨慎多了,竟然让土行孙来送死。

    眼看演不下去,唐临就直接动手,土行孙就算是替师受过了。

    而唐临也感觉到这伤势转移的效果会受到对方的修行境界影响,即使转移到土行孙身上也只剩八成效果,否则土行孙早就死了,如今却还剩半口气。

    唐临未聚五气,顶上也没有三花,可以说还是“凡胎”,境界上连阐截两脚的四代弟子都不如。若是真抓住惧留孙强行转移伤势,恐怕连三成效果都不到。

    不过这也够了,为了保证土行孙死不了,唐临还对他扔了个元灵归心术和时间回溯,勉强吊着他一口气。

    “惧留孙,你徒弟在我手上,用你一条手臂,换他性命,你看如何”唐临问道。

    “哼,好卑鄙的手段,这就是你们截教的行事作风”惧留孙冷哼道。

    “呵呵,你先埋伏我,刚才又偷袭此我一剑,如今却说我卑鄙惧留孙,别跟我浪费口舌,我离火道人可以对天道发誓,只要你自断一臂,我保证将土行孙放了,甚至不再追究你和太乙老道埋伏之仇,你看如何”唐临再次逼问道。

    “谁会信你这卑鄙之徒的誓言,徒儿莫慌,你是阐教三代弟子,他不敢杀你。为师这就去请圣人裁决,定会将你救出来。”

    惧留孙说完这几句,便也化作一道金光跑了,留下一脸绝望的土行孙。

    唐临都有点惊讶,跑得这么干脆的吗这阐教金仙,还真够不要脸的。

    唐临低头看了看掌心的土行孙,此时他已经面如金纸,更是心若死灰。唐临眼珠一转,顿时心生一计,对已经濒死的土行孙道“你看,你师父将你看得比他手臂还重要。”

    土行孙一听,连忙求饶到“上仙饶命,我土行孙有眼不识泰山,求上仙饶我这一次。”

    “哈哈哈,你真以为我要杀你真是傻子,我杀了你有什么好处,给阐教人口实,然后十二金仙组队来找我拼命么”唐临笑道。

    土行孙被唐临给笑懵逼了,听这巨人的意思,竟然是不杀自己虽然想不明白,但只要能活着,那就比什么都重要。

    “先给我师姐解了捆仙绳。”唐临吩咐道。

    土行孙念了个咒语,石矶娘娘身上的捆仙绳就自动脱落,飞到了土行孙的手上。

    等土行孙做完这事后,唐临还真是将土行孙给放了,而且还将他身上的伤势再次转移小半回到自己身上。这种肉体伤势,对唐临来说其实跟皮外伤没什么区别,要不是为了阴人,他身体转化一下流沙状态就全好了。

    土行孙只觉得身上伤势恢复了许多,虽然还无力反抗,但总算是死不了。土行孙望向这巨人,心里恐惧之意更盛,这人一身法术匪夷所思,连两位金仙联手都敌不过,绝不是自己能应付的对手。

    得了自由,土行孙就想要离开,却又听唐临说“土行孙,你现在要去哪”

    土行孙身形一顿,知道自己没得这位离火道人点头哪里也去不了,只能老实说“回禀上仙,我要回夹龙山飞云洞,保证再也不会与上仙作对。”

    唐临却摇了摇头说“愚蠢,刚刚你师父不愿意用手臂换你的性命,早就觉得你要死了。如今你回去,惧留孙表面上或许会很高兴,但不出三日惧留孙就会发现怎么看你都不顺眼。

    “因为你活着,他就会记起自己被我打得连徒弟都顾不上。见你一次,就想起一次,从此你便是他的心魔。你说,惧留孙若想要斩三尸,成就大罗金仙业位,能容你这个心魔活下去么”

    唐临字字诛心,每一句话都在土行孙心头挖出一个伤口来。土行孙回想起惧留孙离开只是的决绝,为了成就大罗金仙业位,十二金仙不惜以身犯险投入这场天地大劫之中,宁可发下滔天杀孽也要突破境界,区区一个弟子算个屁。

    正是为了证大罗金仙,所以惧留孙才不愿意用手臂换土行孙。肉身有损,就算能进一步也不过是个“伪仙”,就像是未来封神榜上众人,死了上榜跟活着封神那可是两回事。

    土行孙虽然还不知道封神榜,但却也明白唐临说的没错。

    竟然连飞云洞都回不去了,那要如何是好不对,不仅仅是回不去这么简单,师父要是知道自己没死,就算见不着也一样是心魔,自己说不定就要“旧伤复发而死”了。

    想到而立,土行孙连忙跪在唐临面前,恳求道“求上仙救我。”

    唐临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招挑拨离间对其他人或许没有什么用处,毕竟是教你修仙的师父,师徒相处千年,感情不是吗容易离间的。但土行孙不一样,他本性就很凉薄,而且贪花好色,贪恋人间富贵,道心本来就不坚定。

    正因如此才会被申公豹三两句话说得投了商朝,反了自己的师父。正是因为土行孙本性就容易背叛,唐临同样三两句话就说得他动摇了立场。

    “救你一命你与惧留孙一起埋伏我,我又为何要救你”唐临问道。

    “这土行孙愿意为奴为婢,我知道这捆仙绳的口诀,可以将这宝贝进献与上仙。”土行孙双手将那金灿灿的捆仙绳递了过来。

    唐临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对石矶娘娘说“师姐受连累了,这捆仙绳就算是给师姐的补偿。”

    石矶娘娘连忙推辞道“师弟言重了,此次全靠师弟神功玄奇,我们才能幸免于难,是师姐欠你一个救命之恩才对。”

    没想到唐临会将这么厉害的法宝给自己,她可是从头被捆到尾,全靠唐临帮忙才得以活命。

    “师姐,你就收着吧。此行本来就是我去收李哪吒为徒,师姐本来无需同行。而且我有圣人炼制的法宝,此物于我用处不大。”唐临坚持说。

    初到封神世界,石矶娘娘给唐临帮助太多,可以说是他的领路人,若是没有石矶娘娘唐临怕是早就被太乙真人给砍死了,哪来如今的风光。

    再说,石矶娘娘修为不低,就是缺了趁手的法宝。区区一枚五毒珠还不够,加上这捆仙绳也只是差强人意而已。

    看到唐临坚持,石矶娘娘也没有矫情,虽是无功不受禄,但多一件法宝也算是多一分实力,日后总有能够帮得上师弟的地方。日后若是师弟遇险,就算拼了这条命呸呸呸,最好不会有这一天。

    看到石矶娘娘收了捆仙绳,最高兴的反而是土行孙。既然收了宝贝,那自己肯定有一条活路了吧。

    唐临也没给土行孙卖关子,对土行孙指点迷津道“你是阐教之人,哪怕跑了,你师父也能将你从天脚底抓回去。因此你不能逃,一旦叛教,死得更快。

    “飞云洞你一定要回去,你师父即使有心魔也不会马上杀了你,反而在开始之时会对你好生安抚。因此,最少十年之内你无性命之忧。”

    土行孙那个着急啊,追问道“可是,十年后呢”

    唐临神秘一笑,对土行孙说“你好好养伤,然后耐心等待,等到姜子牙奉圣人法旨下山之时,你就去找申公豹,告诉他今日始末,他自然会救你。到时候,他会牵线搭桥,让你投靠商朝,但你记住一句话身在周营心在商,能保你平安。”

    这番话说完,天上突然响了一道闷雷,隆隆之声传到唐临心头,让他有些气闷。

    再次泄露天机,反噬来得极快,不过唐临这次并没有改变土行孙的命运。原本他就是要跟申公豹勾结,一起背叛阐教的。提前透露了些许未来,土行孙的命运改变并不明显。

    唐临修炼了生死轮回,对因果之力感悟更深,这次沾上的因果很轻,可以说是不值一提。但如果能让土行孙变成埋伏在西岐这边的暗子,那将来的作用可就大了。

    打发了土行孙离开,唐临便再次换成沙土傀儡形态,与石矶娘娘飞到了陈塘关中。

    终于到了收哪吒这个熊孩子为徒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