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
作者:嫣梦轩   穿成军婚男主的前妻最新章节     
    谢苗狐疑地看向三兄弟, “你们不是跟孙雷打架了吧”

    谢建华他们立马心虚地躲开她的视线。

    “还真是”谢苗有些想抽嘴角。

    来的这母子俩, 女人叫姜继红,少年叫孙雷, 都是河西大队的。

    但姜继红是河东大队嫁过去的, 孙雷也在村里十分有名,谢苗倒还都认识。

    她不明白的是, 孙雷比顾涵江还要大上一些, 家又住在河西,向来就跟谢家三兄弟没多少往来。三兄弟是怎么跟他打起来的而且看起来还占了上风。

    谢苗有心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儿,外面姜继红已经将儿子拽到了她大伯谢卫国跟前。

    “大家都是一个村的,原本我也没想来。可你们家孩子说动手就动手, 三个打我们家大雷一个,瞅瞅把他打的,哪有下手这么重的”

    谢苗这才注意到孙雷很对称地被揍了俩乌眼青,鼻子上还塞着两坨做工粗糙的红色卫生纸。一喘气,卫生纸参差不齐的边缘就跟着飘啊飘, 很有几分, 额,滑稽。

    谢建华几兄弟也看到了,立马没心没肺地笑起来, 被谢苗拿眼一瞪, 又都老实地装起鹌鹑。

    刘招娣听到姜继红那话,却不乐意了,, “就一点皮外伤,哪儿下手重了”

    她就谢建华这么一个儿子,从小溺爱非常,一向护短。

    再说明明是三个孩子一起打的人,对方进门却先找自家丈夫。这不是看谢卫民是大队书记,他家卫国啥也不是,欺负人呢吗

    刘招娣想想就生气,说话也就没嘴上留德,“我们家建华可是好孩子,乖乖上学从不惹事,这事儿还不知道谁惹的谁呢,你们家大雷啥德行你心里又不是没数。”

    孙雷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初中毕业后就不念书了,也不找活儿干,天天在村里闲晃。

    大家都比较唾弃闲汉懒汉,没少在背后拿他当反面教材教育自家孩子。

    姜继红却不觉得自家儿子这样有啥毛病,气得眉毛倒竖,“我们家大雷咋了我们家大雷是杀人了还是放火了你们家孩子把人打成这样,你还有理了是吧”

    眼见事情还没弄清楚,刘招娣就要跟人吵起来了,谢卫国赶忙把媳妇儿拉到一边,“有话好好说,怎么也得把几个孩子叫过来,问问来龙去脉。”

    “问啥问你们就说大雷这伤咋办吧。”

    姜继红冷笑一声,指着孙雷脸上的伤,“我们家大雷看东西都模糊了,谁知道眼睛被没被打坏。还有这鼻子,一个劲儿出血,不去医院看看能行吗”

    这哪是来找人评理要说法的,明明更像是来讹钱的。

    谢家诸人脸色都不好起来,谢建中更是气得两眼冒火,直接从屋里冲了出来,“他挨揍他活该谁叫他满嘴喷粪没一句人话我们还觉得打轻了呢”

    “就是。”谢建华和谢建军紧随其后,谢建华更是朝孙雷狠狠呸了一口,“多大的人了还回去告家长,我都替你丢人我看你就是揍轻了,不长记性的玩意儿”

    “你们家孩子这咋说话呢”

    姜继红被气得胸口起伏,指着兄弟仨就要破口大骂,孙雷却避了下几人的眼神,往后缩去。

    谢卫国和谢卫民一瞧,就知道这件事八成是孙雷理亏,哪里肯让姜继红胡搅蛮缠。

    谢卫民直接瞪了儿子一眼,“说,到底为啥动手打人”

    “他说我姐,我打他咋了”

    谢建中一句话,让谢卫国谢卫民两兄弟脸色都沉了沉,“他说你姐啥了”

    孙雷看见,立马拽了拽姜继红,“妈,要不还是算了吧。”

    “凭啥算了”姜继红一甩被他拽住的胳膊,“说句话就要打人,大队书记家孩子也不能这么不讲理啊大雷你别怕,妈今天一定帮你讨回这个公道。”

    孙雷还想再拽,谢建军已经拦住了性子冲动的弟弟。

    “爹,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今天下河抓蝲蛄,碰到孙雷,他非要我们把抓到的蝲蛄先给他,自己再抓。我们不给,他就阴阳怪气说我们不孝敬姐夫。”

    不孝敬姐夫

    谢卫国谢卫民一听这话,怒了,“你居然调戏我们家苗苗”

    姜继红也有些愣。

    刚才孙雷回去找她要钱,说要去医院,她想着这打不能白挨就带人过来了,并不清楚其中细节。

    姜继红回头看了心虚的孙雷一眼,强自嘴硬道“就开个玩笑,至于吗”

    “他是只开个玩笑吗他还说他跟我姐在苞米地”

    谢建中话说到一半就被双胞胎哥哥捂了嘴,可在场一大半都是成年人,谁不明白。

    王贵芝当时就从厨房里冲了出来。

    “哪个有娘生没娘养的王八犊子敢欺负苗苗不想活了是吧看我今天不打死他”

    老太太说着,就回屋找笤帚。

    “奶,这个给你。”谢苗面沉如水从屋里跟出来,直接递给老太太一把菜刀。

    姜继红听到谢建中那话心里便是一咯噔,此时见到那雪亮的刀锋,更是不自觉往后退去,“你、你们想干嘛杀、杀人可是犯法的”

    孙雷更是脸都白了。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说给人递刀就给人递刀,眼都不眨

    早知道,早知道他就不图嘴上痛快,瞎几把乱说了

    孙家母子俩被王贵芝挥着菜刀从谢家院子里赶出来,周围看热闹的居然没一个敢上来劝的。

    王贵芝有多泼辣,又有多宝贝谢苗这个孙女,这么些年邻居谁不知道

    调戏谢苗,那不是茅楼里打灯笼找死吗

    何况谢家老二谢卫民还是他们河东大队大队书记,队里分活儿全归他管,谁愿意得罪。

    孙家母子俩愣是被追出了半条街,才屁滚尿流从老太太刀下逃出去。

    饶是这样,王贵芝还站那儿骂了半天,方提着菜刀回去。

    当晚,除了谢苗,谢建华三兄弟也比旁人多分了一大勺蝲蛄豆腐。

    “干得好,以后谁敢欺负你姐,就给奶使劲儿揍他”王贵芝表扬几个孙子。

    刘招娣听了,心里有些不高兴。

    揍啥揍万一受伤了怎么办今天那个孙雷可是比她家建华还大四岁。

    她刚想说些什么,就见自家儿子一脸傻笑拼命点头,连一向严厉的丈夫也把自己那份蝲蛄豆腐分给了儿子,“今天表现不错,就不抽你了。”

    刘招娣“

    一个丫头片子而已,至于吗

    七几年的时候还没有双休日,学校周六照常要上课。

    下午放学,谢苗背着周末的作业刚和几个弟弟走到村口那边,居然又瞧见了孙雷。

    对方像是早在那里等着了,一见他们就走了过来。

    谢家兄弟忙将谢苗护在身后,“你又想干嘛”

    孙雷不理他们,低着脑袋对谢苗说“对不起,我混蛋,我不是人,我不该说那样的话。”说完啪啪连给自己俩嘴巴,转身便走。

    这下不光三兄弟,谢苗也愣了,“他这是怎么了你们又去找他麻烦了”

    “没有啊。”

    “那他干嘛突然跑来和我道歉”

    “不知道。”

    谢苗蹙起眉,“你们觉不觉得,他脸上的伤好像比昨天还重”

    她一说,谢建华几个才反应过来。

    “是啊,他那脸都快肿成猪头了,昨天他来咱们家的时候还没这样儿,他这是又让人揍了”

    “谁知道呢,说不定他爹听说他闯祸了,回去把他修理了一顿。”

    孙雷他爹要是真对他这么严厉,他还能一天天啥也不干,没钱了就冲父母伸手要

    谢苗有些不信,但除了这个,她也找不出更合理的解释。想想只要不是几兄弟干的,就与自己无瓜,她很快将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当天晚上,谢苗就将作业全写完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见天色还不错,她找了个背筐,准备上山捡点蘑菇。

    随着天气变冷,园子里的菜渐渐少了,倒是山上现在都是蘑菇,正是吃蘑菇的时候。

    谢苗虽然在家不干活,但从小没少跟着自家大伯往山上跑。王贵芝还是比较放心的,嘱咐了孙女两句“别太累着”“中午记得回来吃饭”,就放人了。

    谁知今年蘑菇不太收,谢苗往深山里走了走,才捡了差不多半背筐。

    她估算了下,这些应该够吃两顿,剩下的还能晒一点。正准备下山,突然发现了自家大伯做的记号,还在记号附近看到了野兔的脚印。

    村里人常说兔子转山坡,转来转去回老窝。

    意思是野兔这种动物它有严重的强迫症,跑得从来都是同一条路线,根本不换。只要发现脚印,在附近设好陷阱,它就有很大几率自投罗网。

    谢苗根据记号在附近找了找,果然找到她大伯设的陷阱。

    可惜里面空空如也,并没有抓到野兔。

    谢苗有些失望的把陷阱上面的掩护重新弄好,起身刚要走,目光触及什么,瞳孔猛地一缩。

    谢苗从十一二岁就跟着大伯谢卫国往山上跑,对后山的路还是比较熟的。

    身上衣服和鞋已经湿透了,特别的冷,她干脆也不找地方避雨了,直接抄近路下山。

    雨差不多停了的时候,谢苗也走到了山脚下,迎面正碰上被王贵芝打发出来找她的谢建中。

    “姐,姐你可算回来了,咱奶跟咱爹都急坏了”

    谢建中一瞧见谢苗就咋咋呼呼跑过来,还扯着嗓门儿喊“哥,建华哥,咱姐回来了”

    因为天色不好看不到太阳,谢苗也没法判断时间,一面加快脚步往家里走一面问自家弟弟“现在什么时候了午饭吃过了没有”

    “午饭早吃过了,要不是外面下雨,咱爹他们都该下地干活儿了。”

    那的确是挺晚了,难怪她这么饿。

    谢苗揉揉抗议个没完的胃,觉得自己全身酸软,快要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谢建军一跑过来就发现自家姐姐浑身湿透脚步虚浮,他那个傻弟弟却愣是一点没看出来,还在那儿叽咕叽咕说话,“姐你咋才回来咱奶可担心你了,从开始下雨就一个劲儿往外瞅。”

    他有些无奈,走过去跟谢苗说“姐,背筐我帮你背着吧。”

    谢建中这才反应过来,“我背我背,姐你歇着,我背。”

    谢苗是真又累又饿,也没强撑着,取下背筐给了两个弟弟。

    谢建中赶忙抢过去背在了身上,姐弟三人汇合了匆匆赶来的谢建华,一起往家里去。

    几人到家的时候,老太太王贵芝果然站在大门口张望,脸上难掩担忧。

    “奶,我姐回来了”

    谢建中立马颠颠儿跑过去,王贵芝却看也没看孙子一眼,匆匆迎上来心疼地拉住谢苗的手。

    “咋淋成这样儿了没找个地方躲雨啊早知道要变天,早上就不让你出去了。你瞅瞅你这手凉的,冻坏了吧赶紧进屋,奶给你煮了姜汤”

    老太太唠叨到一半,突然变了脸,“苗苗,你手咋伤了”

    一路下山,谢苗手上的伤早疼得有些麻木了,她也就没太注意。

    这会儿突然叫王贵芝碰到,谢苗疼得直皱眉,偏还不想让老太太太担心,只能忍着,说“没事儿,下山的时候差点滑了一跤,抓树枝借力的时候不小心刮的。”

    谢苗说没事儿,可看到她从小臂一直延伸到手心的血口子,谢家哪个人会当她真没事儿。

    顾涵江追着谢苗来到谢家的时候,王贵芝和谢家大小男人正团团围着谢苗,如临大敌。

    作者有话要说  贺涛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感谢在20200302 23:07:5820200303 22:29: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琛琛 10瓶;hongke111 5瓶;zjzq123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