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1 章
作者:元鸿羽   我真不是渣男[快穿]最新章节     
    薛扬刚一穿越到这个世界,只觉得浑身都不太对劲,脑子里晕晕乎乎的,一阵一阵的痛,仿佛脑袋被拉扯了一样,同时浑身还有些莫名的酸胀,就好像是刚刚用光了全身的力气一般。

    还没等薛扬从刚刚就立刻接受的那一阵子原主的记忆和任务详情中回过神来,身旁却是开始吵闹起来。

    薛扬用力,终于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看到的场景,就是一处普通又显得有些破旧的住宅,他自己也正身子有些扭曲地躺在了一张木质沙发上,怪不得他如今会睡得浑身都有些僵硬。

    薛扬慢慢地从沙发上坐起身子来,伸出手指揉了揉脑袋的两边太阳穴,希望以此来缓解脑子的胀痛和晕乎状况。

    灵光的鼻子一闻到自己身上浑身酒气的状况,如今的薛扬哪还能不知道,在他到来之前,原先的原主这是喝醉酒了呢

    怪不得头会这么晕呢

    薛扬一边用手指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终于偏头看向了前方正有些吵闹着的方位。

    一位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男孩子,也就是原主记忆中的儿子薛玉泉,如今正在有些急迫地大步跑上前,伸手打开了正在被人连续敲着的大门。

    薛扬眯了眯自己还有些朦胧不清晰的双眼,接着,看到的,就是大门被打开之后,站在门外的三位穿着一身警察制服的公安民警,其中,两名男警,一名女警。

    迅速地在原主记忆中找到了上辈子可以对得上的一场事件,反应过来的薛扬突然轻呼了一口气,接着就立马转头看向别处,张望着,终于看到了他此刻想要找寻的人。

    孔文茵,也就是原主的妻子,薛扬这辈子的任务对象,如今正同他隔得远远地坐在了一张凳子上面,浑身畏缩着,因为疼痛而轻微地颤抖,衣服没有遮掩住的手臂、脸部等地方,如今布满了青紫的痕迹,俨然就是刚刚经受了一场粗暴的殴打。

    许是因为敏感地察觉到了薛扬对自己投过来的目光,那头的孔文茵更是害怕得身子微微地发抖,唇色更加苍白,却不敢看向薛扬这边的方位,仿佛这样就能够逃避刚才所发生的那些事实一般。

    “我艹”

    一向言语都很文明的薛扬,这次终于是难得低声地爆了一句粗口。

    当然,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就在这个时候,那三位民警也终于是在薛玉泉的主动开门之下,接连进来了,他们都看到了坐在沙发上正低着头、头痛地揉着太阳穴的薛扬,以及浑身青紫、明显就是刚刚遭遇了一场殴打发泄的孔文茵。

    联想到刚才报案人口中所述说那些具体情况,几位警察都沉默又愤怒着,尤其是与孔文茵同样身为女性的那一名女警,更是立刻就加快脚步地上前来到了孔文茵的面前,一脸的同情以及愤怒,同情是对孔文茵所遭受的遭遇的,而愤怒,却是对于这其中的罪魁祸首,也就是这一刻突然替原主背了黑锅的薛扬的。

    薛扬“”

    强烈地感受到这三位警察对自己所投射过来的鄙夷以及愤怒的目光,薛扬只感觉自己如今的脑壳好痛啊

    他怎么就刚好穿到这个时候来了呢

    这是系统看在他以前的世界中,过得太自在舒服了,所以这次才会让他穿越到这个最为尴尬的节点上,同时还让他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完成以往的任务吗

    总的来说,薛扬这一次的运气,实在是有些“非”了

    这原主,已经很明显了,就是一位令无数人所鄙夷和为之愤怒的“家暴男”

    没错,就是那种会将自己身上的各种负面情绪,通过殴打辱骂的方式,发泄在女人身上的那种男人

    对于这种不仅打女人,打的还是自己妻子或女友的家暴男,一直以来所接受到的各种教育都是三观非常正常的薛扬,自然同样也是鄙夷以及愤怒着的。

    毕竟,薛扬过去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女儿、孙女、母亲、妹妹之类的女性亲人,肯定是有许多的,一旦让他想到她们找到的爱人,居然是会为了发泄自己的负面情绪而控制不住地殴打她们的渣滓男人,薛扬又怎么可能忍受得了呢

    所以,如今突然穿到一位“家暴男”的身上,可想而知,如今薛扬的内心是如何地愤懑和无奈了

    不仅如此,薛扬如今穿越的时间点也是非常地糟糕。

    先前,原主就已经有过好几次殴打妻子,也就是孔文茵的暴力行为的发生,只不过,之后的孔文茵都选择了原谅他,继续和他一起过日子,而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其实主要还是在于两人多年来唯一的孩子,也就是薛玉泉,如今还正在上初中,并没有成年,需要父爱,也需要薛扬这一位男人为家里挣钱、以维持家庭生活的原因。

    而今晚,喝醉酒的原主又再一次将暴力手段施加在了妻子孔文茵的身上,所以薛扬刚才一眼看过去,才会立刻就看到对方身上那些裸露出来的地方,到处都是刚刚被殴打过的青紫痕迹,甚至就连女人最为重视的脸上,同样都有这样的难看痕迹,完全遮掩不住。

    这不,因为实在是受不住这种糟糕事情的发生,如今年纪还正在上初中的薛玉泉,最后干脆就直接果断地拨打了报警电话,将家里刚才发生的事情都一股脑地说了出来,这才有了如今薛扬面前这三位警察的到来。

    薛扬在心里有些无奈地苦笑。

    若是自己早点穿越到这个世界的话,那么如今这副场景也就不会发生,而自己的任务自然也能够有很大转圜的余地。

    然而,现在

    薛扬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继续揉着自己晕乎发痛的太阳穴,希望待会儿要发生的事情能够早点过去。

    至于还需要他来完成的任务,那就只能是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只不过是一瞬间的时间里,薛扬的脑子里就飞快地涌现出这么多的念头,而在在场的其他人看来,他却仅仅只是维持着他先前的动作而已,并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三位警察对于家暴这种事情,看的已经是很多了,因此,在稍微地看了看现场的情况,以及双方当事人和先前向他们报警的报案人的各自状态之后,三人就开始按规章制度地走流程了。

    对于薛扬来说,他实在是不太想要回想这其中的各钟对于他来说实在是非常难受和苦恼的过程,即便他只是替人背锅,并不是原主这一位真正的家暴犯。

    总之,最终,即便这几位警察的心里实在是非常看不上这一位只会打女人的“薛扬”,但是,他们最终还是选择尽力地调节了他与孔文茵之间的关系,双方最后也都同意了通过离婚来达到和解的方式。

    这一点,还是受害人孔文茵首先提出来的方案呢

    对于这些个警察来说,让这两夫妻尽快离婚,其实就已经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了,更何况目前这双方也都同意这个方案。

    “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这种说话,可不是什么时候都很适用的

    相比起来,及时止损在很多时候才更加地有道理。

    要知道,先前很多家暴男以及他们的妻子或女友,要么就是根本就认识不到自己随便殴打别人、随意伤害他人人身安全的错误,要么就是怯懦地根本不敢反抗对方,或者是有些病态地死活都不愿意同对方分开,非做着家暴的那一方最终能够做出改变的美梦来。

    家暴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哪有那么容易就能够得到改变呢

    如今的薛扬能够同意孔文茵所提出的离婚举动,对于他们整个家庭来说,就已经是一个最佳的办法了。

    当然了,即便如此,也根本就不能阻止他们这些外人对于薛扬的鄙夷以及愤怒的眼神和态度就是了。

    被面前的这三位警察,尤其是那一位女性警察严厉地在口头上实实在在地教育了好一通之后,薛扬这才终于是神情有些疲倦和颓丧地送走了对方。

    亏得这些公职人员总不能因为自己的喜怒哀乐而打人,就算是对犯人也是一样,不然的话,薛扬都觉得对方都想要直接对他这种“渣男”动手、以暴制暴了。

    送走了警察后,薛扬转过身来,准备重新回到沙发上的时候,如今已经有一米七的薛玉泉,立即就用他自己的身子,护在了依旧还是显得有些畏缩的孔文茵面前,生怕薛扬会继续突然发怒,再次对孔文茵动手、使用暴力。

    如今警察们都不在,可没有人能够再阻止他的这些个行为了

    一想到这里,薛玉泉的心里就突然有些埋怨起来,刚才那些警察们明知道今天究竟发生了怎么一回事,那他们怎么就不直接将面前这一位男人关进监狱去,还让他根本就毫无损伤地继续呆在他和妈妈的面前做什么呢

    一想到这里,薛玉泉看着面前这一位所谓的“父亲”的眼神,就充斥着更多的恨意了。

    要说以前,他们家里还是曾经过过好日子的,虽然有些贫穷,家庭条件一直都很不怎么好,但是,至少,全家人的关系都很和谐,父母也都很爱他这一位家里唯一的孩子,更加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家暴这种事情。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薛扬开始经常夜不归宿,成日流连于麻将馆,也开始花钱酗酒了,而在酗酒过后,或许是因为在麻将桌上输了太多钱的原因,他居然开始殴打已经陪伴了他十几年的妻子,也就是薛玉泉的母亲孔文茵,让对方每次都被弄得遍体鳞伤,身上的痕迹也要过上好一阵子才能彻底地消退。

    难不成孔文茵时不时地规劝他不要沉迷于赌博和酒精,这些都是不对的,而且还是他可以随意动手殴打她的理由吗

    被丈夫殴打过后,始终是不愿意就此放弃对方,与对方离婚,让儿子没有父亲、没有一个完整的家的孔文茵,最终每次都是选择了原谅对方,仿佛只要大家将这些不好的事情忘记,它就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然而,就是因为孔文茵的这些原谅,这才放任了丈夫对她的这些家暴行为,反而还让他变得越发地得寸进尺,不知分寸起来。

    终于,眼看着母亲是如此地懦弱、不敢反抗,一直都不舍得薛扬这一位糟糕透顶的男人,今年才年仅十多岁的薛玉泉,今晚却是终于忍不住了。

    薛玉泉是真的害怕,若是他再不采取任何的措施的话,那么薛扬是不是真的会就这么突然打死妈妈,让这个家庭彻底地家破人亡呢

    薛扬成日赌博、酗酒,手底下在酒精的麻醉之下,可是没有任何的分寸和轻重可言,那么打死人这种事情,自然也是有可能会发生的

    薛玉泉平时工作日的时候还要在学校住宿,那么这些天就更加没有人可以稍微地管制住薛扬了

    好在薛扬虽然会时不时地殴打孔文茵,在她的身上发泄着怒意,但是,对于他唯一的儿子,也就是薛玉泉,却是从来都没有过任何家暴的举动的。

    孔文茵能够忍受早就已经变了的丈夫这么久,其实也不是没有这个原因的。

    同样,这也是今晚的薛玉泉,之所以能够成功报警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今的薛玉泉正张开了自己的手臂,将自己的整个身子都拦在了母亲孔文茵前面,以此来试图保护他身后的母亲,同时脸上却是愤怒又戒备地瞪着面前正在试图向他靠近的高大男人,也就是他曾经孺慕爱戴过的父亲薛扬。

    看到面前薛玉泉这一副如同小狼崽一般的凶狠眼神,薛扬的心里突然一痛。

    薛玉泉这副保护的动作,其目的自然是为了保护他身后的孔文茵,薛扬又哪里不清楚这一点呢

    想必,过去原主所做下的那些令人愤怒的事情,早就已经在薛玉泉的脑海中种下了非常深刻的阴影,这才使得如今的他这么地防备着男人,生怕薛扬会因为警察刚才“光临”的事情而恼羞成怒,再次将他内心的怒火宣泄在孔文茵的身上呀

    薛扬皱着眉头,微微动了动嘴唇,接着就用手用力地撸了一把脸,终于直接对上了被薛玉泉挡在身后的孔文茵的眼神,平静地开口,声音因为酒精的原因而有些嘶哑,“我们俩先来商量商量关于离婚的事情吧”

    原本内心还有些恐惧不安着想要将面前的儿子拉开,免得那暴力的丈夫突然开始直接对儿子动手的孔文茵,在听到薛扬这时说出口的话语后,内心却是突然一惊,似乎是对于薛扬如今的这一份平静感到难以相信。

    薛玉泉今晚果断地报了警,“大义灭亲”,这才会有警察过来调解家里所发生的这些事情,甚至还严厉地训斥鄙夷了薛扬一通,那么如今的薛扬,怎么就没有因此而发怒,反而还表现得这么地冷静呢

    孔文茵顿了十多秒后,最终还是在心里让自己的情绪渐渐地冷静下来,她推了推一直护在自己面前的儿子,“小泉,我和你你爸商量点事,你先进屋吧”

    薛玉泉直接扭头不赞同地看向孔文茵,但最终还是拗不过她眼中的这些坚持,最后不情不愿地慢慢踱回了他自己的房间。

    这下子,客厅里就终于只剩下薛扬和孔文茵这两人了。

    如今的薛扬,这才有功夫仔细打量了孔文茵一眼。

    孔文茵今年已经是快要到四十岁的年纪,早就不如那些年轻的小女孩们那么地美貌,更何况在过去的这十几年来,她整天还要忙着照顾丈夫和儿子、照顾家庭,平时根本就没时间和功夫、也没这个经济能力来保养自己,所以薛扬如今一眼看上去,对方的脸部就已经有些细纹,根本就比不过原主记忆中那位二十多岁的年轻漂亮女人。

    再添上因为原主刚才的那些暴力手段而留下的青紫淤痕,显得她更加地普通,乃至于还有些可怜了。

    薛扬顿了顿,喉结也突然动了动,最终迈步重新坐回到那厅里唯一的一张沙发上。

    期间,在薛扬走动的时候,他还不经然地留意到,孔文茵的身子又开始有些轻微地抖动,脸色也有些苍白,俨然是内心非常害怕他突然再次翻脸和发怒。

    薛扬坐下之后,被原主折磨地有些迟钝的孔文茵,这才终于坐在了他的侧面,隔得依旧还是有些远。

    两人之间的距离,可以说是在客厅中能够保持的最大距离了。

    对此,薛扬只能是在心里微微叹息一声,如对方所愿而已。

    想要消除孔文茵对于“自己”的这些害怕和恐惧的心理,这可不是一下子就能够达成的,毕竟,“他”今晚才刚刚对她施暴过,痕迹还留在她的身体上,一直在发痛呢

    若不是因为薛玉泉后来终于报警了,或许孔文茵这一次过后,还是会继续原谅这所谓的“丈夫”,不会想要和对方商量离婚的事情了吧

    原主和孔文茵二人当初是在两位亲戚的介绍之下,相亲认识的。

    在当初那个年代,虽说早就已经没有了古时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旧思想,但是自由恋爱等风气依旧还是比较时髦的,通常来说,经由亲戚的介绍之下,双方互相结识,只要是对对方没有太大的反感情绪,那么这两位年轻人,就可以在不久之后商量着结婚的事情了。

    原主和孔文茵二人便是如此,在互相认识了几个月之后,就顺利地结了婚,成了家。

    两人之间虽然没有那些唯美浪漫的爱情,但是,在过去相处的这十几年的作用之下,亲人之间的亲情,自然早就已经在二人之间产生了,更别说家里还有薛玉泉这一位两人共同的孩子的存在。

    然而,就在大家都以为这个小家会和大多数普通家庭一样,在大体上和谐地继续走下去的时候,原主却是突然产生了巨大的改变。

    原主变得酗酒,变得好赌,变得暴力,从而导致了这些家暴事件的发生。

    而身为其中唯一一位受害者的孔文茵,即便是遭受到了这些人身伤害,但她最后每次却是选择了原谅丈夫,不愿意与他就此脱离关系,不愿意让孩子没有父亲,从而越发地放纵了对方,让原主变得变本加厉起来,再也回不到最初那一位还算是负责任的丈夫、父亲的形象当中。

    在上辈子的时候,今晚过后,孔文茵和原主二人最终依旧还是离了婚。

    不过,在原主的坚持和强烈的态度之下,家里的房子最终留给了他,而孩子薛玉泉却是由孔文茵这一位母亲来抚养。

    这一间两人当初花了好大力气,全款买下的房子,已经是这个家庭当中,最为重要、价值也是最高的财产。

    当时的原主,脑子里只记得喝酒、赌博,哪里还会想要继续一个人照顾孩子,即便薛玉泉是他这些年来唯一的儿子呢

    将儿子扔给孔文茵来抚养,这才是原主潜意识里直接做出的决定。

    孔文茵实在是不想要再同心早就已经不在自己和孩子身上的原主继续纠缠下去,所以她才会这么快速地同意了原主所提出的这个对她不利的决定,迅速地同他离了婚,带着孩子离开这个过去已经生活了十多年的家。

    而原主,自然是依旧留在了这个已经只剩下他一人的家里,继续过着他从前颓废的日子。

    离婚之后,双方的生活自然是大大不一样。

    孔文茵为了养活孩子,维持孩子平时上学的学费,最终还是从一名已经十多年没有在社会上工作过的全职主妇,努力地应聘上了这座小城里,一间大型超市的收银员,每个月也能够挣到个两三千块钱的基础工资,只要日子过得清贫一些,也足够养活她自己以及孩子了。

    就这样,孔文茵带着孩子,渐渐地忘记了过去的生活,忘记了曾经爱护过她、最终却狠狠地伤害了她一通的前夫,还算是平淡地努力生活着。

    而另一头的原主,却是没有孔文茵那么好过的。

    离婚之后,原主依旧还是没有改变过他那些好赌酗酒的臭毛病,甚至最终终于是彻底赌得红了眼,将手上唯一的房子都给卖了,用来换取赌资,结果还是输得一干二净,连最后一条内裤都没有剩下。

    最终,没有赌资可以让他继续赌下去、同时也早就不再继续工作的原主,居然就这么饿死在了他后来居住的狭窄阴暗的出租屋里,还是孔文茵这一位前妻来给他处理的后事。

    可以说,原主上辈子会有这样的结局,那也是他活该、罪有应得的

    自然,被原主用暴力手段狠狠地伤害过的妻子孔文茵,如今也就是薛扬在这个世界里的任务对象了。

    一想到如今的任务,薛扬就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痛起来了。

    毕竟,事情也都已经发展到了两人即将离婚、家庭即将破裂的地步,薛扬往后还需要对方幸福地过上一生,这不是让他难办的嘛

    不过,薛扬在心里也同样认为,两人离婚已经是一件非常势在必行的事情了。

    那么,任务的事情,还是暂时留到以后再来说吧

    让目标尽量地幸福一生,也并不是非要对方和他继续在一起,薛扬才能做到的啊

    总而言之,离婚这件事情还是需要进行的,不过,与上辈子的原主做出的自私选择所不同的是,薛扬这一次可不会自己占大头,让孔文茵带着孩子离开,身上却没有几分钱可以继续生活,这才让她上辈子最初的那一段时间里,过得是非常地辛苦和劳累,整个人都好像老了好几岁一样。

    想通了这一点后,薛扬就终于对着一直冲他低着头、不愿意看着他的眼睛的孔文茵开口了。

    薛扬咳了一声,有些尴尬,终于平静地提出,“离婚之后,孩子你来照顾,房子也归你,我只要咱们那些存款里的一万块钱,以后我每个月也会给你们母子俩打一些生活费,你觉得这个决定怎么样”

    虽然过去的原主因为赌博,已经输了很多钱,但是,家里的存款,如今依旧还是剩下了大概有五万块钱左右,薛扬拿走其中的一万块钱之后,孔文茵和薛玉泉两人也不会过得太艰难。

    薛扬的话刚一说完,刚才还有些不想面对他的孔文茵就瞬间抬起头,瞪大了双眼地盯着薛扬,眼里全是不可置信,仿佛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一样。

    薛扬刚才提到的这个想法,难不成,他这是想要净身出户

    难不成,他也终于意识到了他之前做下的那些事情很糟糕,所以如今才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弥补她和小泉两人

    孔文茵在心里突然讽刺了一声,眼里也是对于薛扬的嘲讽和不信任。

    若是薛扬真的在今天突然就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么她之前原谅了他那么多次,又算得了什么呢

    如今的薛扬,早就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一位虽然做得不算太好,但也还算是合格的丈夫和父亲了。

    此刻,她面前的这一位男人,可是一名实实在在、罪行累累的“家暴犯”

    她刚才怎么能够又再次觉得他可能突然变好了呢

    之前的那些因为再次信任对方而受到过的教训,难不成还不足以让她对他彻底地死心了吗

    孔文茵有些悲哀地在心里这么想着。

    不过,既然如今的薛扬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而这样开口,那么她又为什么不为了自己以及孩子的将来,直接答应他呢反正,她自己也没有多少损失,不是吗

    孔文茵脸上的表情终于是渐渐地恢复平静,她幅度有些小地点了点头,“可以,那我们明天就直接去领离婚证吧”

    说到最后,孔文茵的双眼里,终于泄露出了一丝迷茫和怅然的情绪。

    薛扬点点头,没有出声打扰她。

    如今的孔文茵,早就已经看透了原主,也同样对他彻底地死心了,所以她这才会立刻就答应了他刚才的说法,一点意见都没有,毕竟,薛扬刚才提出的这个说法,对于他自己来说,反而才是最为不利的。

    看着手上这个印有“离婚证”三个烫金大字的绿本本,看着刚才还和他站在一起递交资料的孔文茵和薛玉泉二人,如今这么迅速地远离他的身边,母子俩和谐地一同离去,薛扬突然皱了皱眉,又有些烦躁地伸手撸了一把自己头上那还算茂密的头发。

    几秒后,薛扬就起步跟上了前面这一对刻意与他保持着距离的母子,跟着对方一起回了家。

    回到家后,在孔文茵和薛玉泉二人的沉默、冷暴力之下,薛扬就独自回了原主一个人的房间。

    在原主渐渐地沉迷上赌博和酗酒等毛病之后,他和孔文茵二人之间,就直接分房睡了,完全就不像是一对曾经感情很好的夫妻。

    薛扬进了房间之后,呆在客厅里的孔文茵和薛玉泉二人,这才终于放松下来,出声聊天了。

    今天一大早地,没有他们两人的提醒,薛扬就直接起床、从他的房间里出来,甚至还主动做完了全家人的早餐。

    这像是讨好的突如其来的迹象,可谓是吓了孔文茵和薛玉泉好一跳。

    自从薛扬沉迷于赌博和酒精之后,他就开始渐渐不着家,成天就惦记着麻将桌和酒精,哪里还记得照顾他们这两位曾经与他最为亲密的亲人呢

    若不是因为不工作,那身上没有钱买酒、没有赌资的话,或许薛扬当初就连他那一份在市场里卖猪肉的工作,都会突然不做了、直接撂手不干了呢

    结果,就在孔文茵终于准备同对方离婚的这一天,薛扬却是突然发生了这样子十分反常和突兀的改变,这也怪不得孔文茵和薛玉泉二人都会对此表现得如此惊讶,甚至是觉得十分地不合理了。

    对此,生怕今天父母决定离婚的事情,会突然发生自己所不想要看到的变化的薛玉泉,甚至还事先在私下坚定了孔文茵的想法,不让她因为薛扬这做出的一点点的改变,而再次心软和妥协,再次将两人离婚的事情拖后。

    谁知道,薛扬今天之所以会如此地反常,仿佛之前那些糟糕的事情都从未发生过一般,是不是就是因为他对于昨天已经商量好的准备离婚的事情突然反悔,不想要离婚了呢

    如今早就已经不再孺慕着这一位已经变了心的父亲的薛玉泉,对于他即将和母亲离婚的事情可是非常乐见其成的,他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发生任何的变故。

    总之,他和他的母亲是一定要离开薛扬的了

    好在,虽然心里有些不安,但是孔文茵和薛扬两人最终还是顺利地领了离婚证,办了相关手续,从此再也不是从前的夫妻关系了。

    陪着参与了这其中全部过程的薛玉泉,如今都想要直接抱着自己的母亲一起欢呼了

    他们终于摆脱那一位大混蛋了

    如今,就等着对方彻底地从他们的家中搬走,再也不见了

    虽然心里好像因为这些事情而开心欣慰着,不过,薛玉泉却是渐渐地红了眼眶。

    孔文茵见到自家儿子渐渐通红的眼睛,连忙伸手一把用力地抱住了对方,给予他来自母亲的温暖和安慰。

    说到底,薛玉泉如今也只是一位十多岁的少年,对于来自父亲这个角色的关爱,内心其实还是一直都渴望着的。

    即便对方曾经做下那么多的过错,让他不再孺慕爱戴着对方,然而,这些心中的感情却还是难以彻底割舍的。

    孔文茵在心里偷偷地叹了一口气,她又何尝不是在心底有些惆怅和迷茫的呢

    十几年的夫妻、亲人,就这么彻底地断绝,往后毫无关系,她又真的能够立刻就接受这个事实吗

    不过,虽然心里还存留着这方面的情绪,但是事已至此,却是再不能有任何的更改了

    她绝不能让薛扬再次有机会伤害到她、伤害到她的孩子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又是日万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