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小激动
作者:灯中点影   一剑落江湖最新章节     
    “啦啦啦啦啦啦”

    杜雪涛坐在山崖旁,两脚晃荡着,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宛若一个智障。

    郭浩走了过来,踹了他一脚。

    “走了,有事情。”

    杜雪涛横了他一眼道:“喂喂喂,我差点被你一脚送走了,这可是悬崖边上,万丈深渊的那种,你直接叫我一声不就行了。”

    郭浩淡淡道:“我对你很放心起码不会摔死。”

    “”

    听到前一句,心里还有些好受,可是后面这句是什么鬼,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铁打的也得摔成八块儿。

    嘴里小声哔哔,表示不想搭理他。

    走在路上,杜雪涛还是先开口了。

    “你叫我过来,到底什么事情”

    郭浩面无表情道:“不知道,曹帅只是让我通知你过去,并无其他了。”

    杜雪涛哼哼几声,没有再问什么,这家伙就是闷骚,总是板着一张脸,这大晚上的给谁看。

    哦,好像就只有我了

    走在小路上,本来是没有的,但最近为了方便也就开辟了一些。

    这大晚上的,两个人在这山里走着,恐怖恐怖先另说,主要是挺无聊的,所以杜雪涛找着话题来打发一下时间。

    “喂,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不知道。”

    “你说北元那些人来干啥会不会也跟咱们一样,也许可以合作一下呢,当然我说的是偷偷的合作。”

    “不清楚。”

    “唉你成天板着表情,不累么,若不是咱们这么长时间了,还以为你是面瘫。”

    “”

    “啧啧,你这一言不发的样子,就更像面瘫了。”

    oo

    “呵呵,算我没说。”

    冷风吹,寂寞之时都有谁。

    曹帅站在一处小坡上,夜风吹拂,倒是不怕着凉。

    “老曹,啥事啊,我还忙着看夜景呢”

    杜雪涛开门见山,极为郑重的问道。

    曹帅转过身道:“待会儿要见见一个人,商量商量一些事。”

    杜雪涛皱眉道:“什么人什么事”

    直觉告诉自己,这事情不简单。

    好吧其实是个人都能猜到,这大晚上的见人,神神秘秘的,肯定不简单。

    曹帅道:“他已经来了。”

    说话间,三人齐齐看向一个方向,那里一片黝黑,茂密的枝叶遮住了月光。

    一道气息浮沉,若隐若现的感觉,但在场三人皆为高手,自然能够察觉到。

    “是谁”

    杜雪涛眯了眯眼,猜测来人的身份,手已摸到了剑柄。

    “无事。”

    曹帅摆手道。

    接着,就看到一个人走了出来。

    杜雪涛沉下目光,已经认出了来人,竟然是魔僧法善。

    是他

    杜雪涛看了眼曹帅,道:“你说的人就是他”

    曹帅点头道:“不错,今晚要见的人就是他。”

    郭浩一言不发,似是早有预料的样子。

    “我来了。”

    法善徐徐开口。

    以四人为中心,一种气息扑面而来,隐隐形成一种对抗。

    曹帅缓缓道:“人都已经到齐了,可以说出你们的诚意了吧”

    魔僧道:“我既然已经来了,那就代表了诚意。”

    曹帅摇了摇头,道:“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你们能够拿出的筹码如何”

    魔僧道:“三名半步天人,五名圣品,另有八百人手,这样的分量够不够。”

    曹帅目中闪烁,虽然早有预料,但是听他说出来,心中还是有些惊诧,果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他们已经没落,但仍旧不可小觑。

    杜雪涛道:“那你们想要什么”

    魔僧淡淡道:“我们想要的东西,你们难道还不清楚么。”

    曹帅突然轻笑道:“好,待这事情结束之后,那些后续的功法定然奉上。”

    魔僧摇头道:“不行。”

    杜雪涛道:“那你想要如何”

    魔僧道:“我要在之前拿到。”

    话虽然平淡,但带着一丝不可质疑。

    杜雪涛道:“不可能,你们拿到东西后不办事的话呵呵,当年不就是这样么。”

    当年正魔大战,对方这些人,到了关键时刻,皆是树倒猢狲撒般,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如今,竟然还想想要空手套白狼。

    魔僧道:“你们不相信我们,但我们同样也不相信你们,这都明白。”

    曹帅这时开口道:“你既然明白,那定然也想到了办法,不若直接说出真正的条件,何必遮掩。”

    魔僧点了点头说道:“好,那在办事情之前,你们只需要给我的功法。”

    闻此,杜雪涛几人面色古怪起来,这个条件高么,应该说是很低了。

    只是魔僧一人,那还是可以应承下的。

    曹帅道:“那你怎么保证其他人出手”

    只给魔僧功法,并不包括其他人,那如何能保证其他人会出手。

    魔僧道:“那就是我的事情了,自然有我的办法。”

    曹帅道:“但你应该知道,我们并不知道你那功法内容,具体的需要在总坛取出,而这时间也来不及了。”

    魔僧道:“我自然清楚,但是你们若是拿不出来,我也不会提这般条件。”

    曹帅目中闪了闪,思量片刻,然后点头道:“好,你的条件我们答应了。”

    魔僧缓缓点头,然后身影慢慢消失,最后消失在了黑暗中,仿佛从未来过一样。

    确定其离开后,杜雪涛忍不住道:“他们真的能够相信”

    说实话,对方的心思本就不纯,想让他们出大力,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曹帅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咱们人手明显不足,而他们这些人,若是不能暂时拉拢过来,就容易站在对立面,无疑更是不妥。”

    杜雪涛冷哼道:“一群苟且偷生之辈,若是他们要打,那就打。”

    郭浩:“呵呵”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咋滴,你有意见不成。”

    杜雪涛瞪眼道。

    郭浩没有回答,只是道:“困了,睡了。”

    然后,就慢悠悠的走了。

    曹帅也抬头望月,今天的天儿不错,睡了睡了

    杜雪涛:

    “呼”

    南天一练完一套剑法,收剑回鞘。

    自从擂台赛结束,已经两天时间了,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风平浪静,没有任何人出现在这里。

    至于魔教,则是仿佛从未出现一般,但是南天一能够感觉到,若是这般平静,那些江湖人越是显得不安。

    有的时候,放在明面的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未知的东西。

    如今,很多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就慢慢变得焦躁起来。

    至于南天一,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与自己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总体来说,该吃吃,该喝喝,日子过得还不错。

    这两天,陆仁杰与郑富贵两个,也是经常往外跑,有的时候喝的大嘴,还是别人搀扶着他们回来。

    “南兄,南兄,快看这个宝贝”

    这时,郑富贵的声音陡然响起,人也从外面跑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长木盒。

    郑富贵小跑过来,一副兴奋的模样,笑的都合不了拢嘴,就像是得到了什么宝贝。

    而后,陆仁杰也从后走了进来,一剑无奈的表情。

    南天一好奇的道:“这时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仁杰摊了摊手道:“这事儿,你还是问他吧”

    闻此,南天一看向郑富贵,只见后者摆好木盒,然后一脸郑重的将它打开。

    那里面赫然其一把剑,一把宝剑,只看那剑柄和鞘身的做工,就很有年头了。

    “这可是我赢来的,嘿嘿,捡到宝了,真是捡到宝了”

    郑富贵喜滋滋的说道。

    “南兄,你给看看,这剑成色怎么样”

    南天一点了点头,然后拿在手中,微微颠了颠分量,很是适中,随后抽出长剑。

    剑身色泽偏红,两面锋锐,显然有什么不知名的材料,拿在手中挥动了几下,很是柔顺。

    以南天一来看,虽然算不上极品,但也在中上之流,也是不错了。

    南天一道:“不错,是一柄好剑。”

    闻此,郑富贵笑的更深了几分,不住地点头,表示这是自己的眼光好。

    南天一好奇道:“这是从哪里弄来的”

    郑富贵嘿嘿笑道:“这是赢来的,外面有人开赌局,我也就上去赌了几把,然后就赢了这把宝剑。”

    南天一颇感无语,这也行

    陆仁杰解释道:“这样的赌局很多,而且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人敢闹事,什么千奇百怪的东西都有,他能得到这柄剑,那也是运气好。”

    郑富贵不满道:“什么叫运气好,实力的事情怎么能说是运气,这叫做缘分,否则凭什么别人输了个精光,而我却赢了,这是冥冥之中的注定,老天爷给的缘分。”

    陆仁杰道:“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你开心就好。”

    郑富贵哼了哼,这绝对是羡慕嫉妒恨,谁让他没自己这缘分。

    本来,郑富贵资料放弃练剑了,但是如今却得到了这么一柄好剑,难道这是上天都在暗示自己要坚持下去不成。

    仔细一想,还真的有这种可能,没准自己以后就是剑之豪者,走上人生巅峰

    嘿嘿,这么想想还有一些小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