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 体 系 失 衡
作者:聚醚砜树脂   铜胎掐丝珐琅锻造锤最新章节     
    “实验结果挺不错的,满载车厢拉成这样了侧壁才崩溃,算是很不错了。好了,货车车厢回头就按这个标准造下去。”

    波鲁一边审视着图纸一边签上名字递回给凯斯。凯斯接过了文件板却没有离开,反而露出了有些欲言又止的神情。这种神情波鲁见过很多回了项目上出了问题,但是又不好意思说的时候,这种神情简直是标配

    这种时候只有主动逼问才能得知真实的情况

    “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别墨迹赶紧说”

    凯斯还是有些别扭,似乎提出问题对他来说是一种需要鼓起勇气的负担似地。他吸了口气才把问题说了出来

    “嗯就是目前我们这个车厢,之前你不是说为了保证强度,把几个侧板全部焊死了,还加上了钢梁,现在它的侧面是打不开的。东西只能从上面进,从上面出。这得靠人力铲到传动带上面去啊,我有点担心这个卸货的效率。”

    “这问题不是挺正常的嘛,你那么吞吞吐吐的做什么我看起来像是因为你提出问题就要解决你的人吗”

    凯斯摸着后脑勺笑了起来“那不是,但是这个问题我发现之后,你一直不在岛上我来不及上报,所以一直没有说怎么解决,有点担心。”

    “挺好的,真的,我特别希望你们能帮我发现问题。多想想,有什么问题直接说,觉得不好意思写成报告交给我也行。不可能没有问题的,咱们好多东西都是凑合过去的,要是你们发现问题,想出了解决办法,也直接告诉我。咱们好改生产线和图纸。”

    “其实我们已经改过一些东西了,有些特别小的修改解决之后,有必要上报吗我们都记得。”

    “不,很有必要。记得是一码事,修改图纸是另外一码事,记忆力不如图纸可靠。咱们的大型产品都是有图纸的,反是版本更新,记住,修改都一定要交到精密所,让他们存一个备份,图纸上还要贴上修改索引。然后重新画一张最新版本的。万一好久不造最后给忘了呢,这图纸和产品不就对不上了吗你们也不想改过的问题再来一次吧”

    “会不会有点太复杂了,改一次画一张图,感觉有些为难那些小孩子。”

    “他们不是小孩子了。”波鲁正色道“他们是炼金术学徒,从他们开始做学徒的那一刻,就应当以炼金术士的标注来要求自己。炼金术士画图,怎么会觉得麻烦呢”

    “我以前又不是没见过王室的炼金术士,说实话,这么热爱画图的就你一个,最多加上你的老师。那些炼金术士来找我们造东西的时候,也就是一张草图,还从来不让我们看清楚细节。”

    葛奥拉拢了拢头发,发出了活塞撞击般的笑声。

    “你再笑我我就派你去管图纸了啊”

    三人一起笑完,波鲁咳了两声才正色道

    “我总是会有疏漏的时候,很需要你们多思考,多提出问题。搞工程最怕死撑面子,有问题提出来大家一起解决就好了。你们的项目有问题我会提出来,我的项目如果有问题,你们也得向我提出来。千万不要发现了问题不说,咱们的大项目如果出了问题,后果会相当严重。”

    “至于卸货的问题,这个不用担心,解决这个问题的图纸我已经转给葛奥拉了。不过我估计他还没来得及看。这东西咱们得凑个时间来做实验,咦,史密斯呢”

    波鲁四下张望,想把史密斯叫过来。史密斯没有见到,却看见小艾琳面色严肃,只是默默的站在不远处等待着。

    “她这是怎么了算了,先说正事,待会再问她。”

    波鲁把注意力重新拉了回来

    “葛奥拉,我们现在有多少轨道存量”

    “最近别处用的钢不多,几乎全都轧成轨道了。现在如果光算轨道的话,大概已经存够了还有富余。”

    “那就好,够了也别停,接着造。迟早能用上,把闲置产能利用起来。真要是专门造这东西就会觉得它是个吞钢巨兽。你有遇到什么问题吗”

    葛奥拉是矿石的第一且唯一接受方,他受困于运力不足所以无法提升产能已经很久了,因此对提高运力的这套轨道系统充满了热情。

    在波鲁去修萝o卜xiang的时候,大部分的早期建造和实验其实是他来完成的,因此对这些问题他应该清楚的很。

    葛奥拉倒是毫不客气“小总管,这轨道上的碎石头怎么办现在我们可是用的铁矿石破碎机来破碎的,就这么一段500米实验轨道上的碎石头,我们就忙活了很久才铺上去,虽然没准确称过,但是按破碎机的工作时间算,这上头起码也有800吨了。

    从码头到这里15公里,都不说这好几万吨碎石头怎么铺怎么运,这岛上我们上哪儿挖那么多石头去”

    “还有枕木的问题。这部分怎么办现在准备的是重载矿石轨道,按我们的实验结果,要想钢轨不变形,每半米就得下一根枕木,这么长的距离需要下四万根,得砍多少树,我觉得自己在砍秃岛上的树木前自己就该秃了。”

    “你想的这些问题都很实际,也很必要啊。”

    波鲁情不自禁的抬起头看了看他日渐稀疏的头发,发自内心的赞叹起来

    “我发现你越来越像个工程学派的炼金术士了。枕木和碎石的问题我正在准备解决方案,待会儿你们跟我一起去实验室看看吧。”

    “这次你担心的问题,其实我们已经在着手解决了。这事儿还得怪我,最近有点忙,不在岛上,项目没组织起来,各自之间都不太清楚别人在干什么。走吧,精密所那儿已经忙了好些天了。”

    坐上车之后,小艾琳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着窗外一言不发。这实在是让波鲁有些好奇“小艾琳,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

    “这一看就是有事嘛。”

    “别烦我。”

    “说说吧,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烦恼。我们这三个人呢,看看能不能商量一下好解决。”

    “那我说了”

    她猛然坐直,把对着窗外的视线转了回来,直盯着波鲁。根本不等波鲁回答那个听起来像是在征求意见,其实是个大招蓄力的问题,她就继续说了下去

    “你知道我有多焦虑吗上万人每天要吃要喝要穿粮仓里的面粉渐渐减少,现在我每天都要去盘一边库存,算算减少了多少,还能吃多久

    虽然说应该可以顶到秋收的季节,但是市面上根本买不到这么大批的粮食现在我们还在岛上,没有办法补充,万一外头有什么波动,买不到面粉了,你能吃铁矿活着吗

    这些东西你全都撒手不管,好,那我去跟星岛商量人家一年也就消耗我们三个月的量,法师哪有工人们能吃根本就没有存货我派人去跟诺斯卡普的商行订货,但是人家是要收钱的我们仓库里有钱吗有吗天天往外腾东西,怎么不进东西呢最近唯一一批回岛上的东西就是你拉回来的那堆破烂碎片”

    波鲁忍不住提醒她“那堆碎片可以带来十分之一的加工费收益呢,高等魔法材料,卖出去能换超多钱对了,上次不是还带铜回来了吗那都是钱的。就算是我们这些铁家伙,任何一个卖出去都能换不少钱。”

    “那你倒是卖啊全都扣在手里跟宝贝似的。还铜铜你个头,铜是能吃还是能穿我们需要生活物资吃的喝的穿的你知道干重活的工人们有多费衣服吗现在磨破了问我领块布打个补丁我都没有”

    “要不是人人都有房子住,有暖气,虽然吃的单调但是起码能吃饱还是比外头强,只怕早就有人想离开这里了”

    小艾琳气鼓鼓的结束了发言。她双手环抱,眼神里清晰的传达出一个意思“你不是要问吗,我说了,今天你不给我一个解决办法这事儿就别想过去吃饭也是正事还是头等大事”

    波鲁张了张嘴,感觉自己实在是没有办法硬着头皮反驳确实是完全把后勤撒手给了小艾琳,自己的精力完全倾斜在重工方面。

    从小艾琳的怒吼中可以看出,资源全向重工倾斜,又不怎么运营的问题已经暴露出来虽然塔岛造了一堆看起来很好很棒很厉害的大铁坨子,但是实际上岛内的衣和食这两方面和土著们并没有什么两样可能还没有生活在城市中的市民阶层过的好。

    再静下心来仔细一想“害,还以为自己能有多清醒,结果还是光顾着爽走到轻重工倒挂这条死路上了。脱离了拨付物资,又天天爬科技树,都没想起来这些基础的事情。被吼一顿也算是提了个醒吧。

    之前每次说要做点赚钱的东西,结果都遇上事儿,然后就给忘了。行吧,看来得认认真真做点零售产品了。或者干脆先确保粮食自给”

    刚刚小艾琳还提到买不到这么大批的粮食,他就想起另外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在原始的小农经济阶段,想要获得大批粮食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原始农业的粮食产量就那么多,想要征集足够的粮食,一层一层摊派下来,底层的农民面对的可能就是十抽五,十抽六甚至十抽七的比例。

    如果没有足够强力的暴力手段,这种夺人口粮的事情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市面上也几乎不可能出现这么大批的可以自由买卖的粮食。

    粮食,可是命脉啊。他忍不住在心中苦笑起来。

    “说实话,不抛掉良心实在是干不了这个活儿啊。这么一想,这面包馒头都不好意思多吃了。”

    想解决这个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

    简单一点,熊地精和它们的采矿工具,足够扫荡出地面上所有的存粮。

    但是波鲁认为自己虽然节操值比较低,但是还没有变成那样真正的道德真空,做不到视自己造成的苦难为无物。于是剩下的道路只有一条粮食自给。

    他回过头看了看缩着脖子,一言不发假装自己不存在的葛奥拉和凯斯

    “你们俩种过地吗咱们岛上有这么多荒地,能开出来种粮食吗”

    葛奥拉勉强回答“少量种一点还是可以的。”

    “那我想让岛上实现粮食自给困难吗”

    “我觉得不太现实虽然荒地不少,但水不够灌溉用的。种粮食特别费水,别看我们这个岛不小,其实淡水并不怎么足够。洗矿就要占掉很大一部分,还不能用海水。所以现在就已经紧紧巴巴了,用来种粮食肯定不够。再说我们这岛上这个气温,应该也就够种一季的。”

    “水不够那他娘还得先搞海水淡化蒸馏还是靠归”

    波鲁一遍自言自语,一边又要开始陷入沉思之中,忽然听得耳边小艾琳咳了两声,求生欲让他顿时清醒了过来。

    “至少海水淡化还能卖副产品镁假如真的有镁的话。不,是盐盐巴这种东西,可以拿来和农民换粮食这岂不是又是一条生路。小艾琳你觉得如何”

    “嗯,用盐还是能换到些粮食的。还有呢”

    “还有”

    波鲁傻眼了。

    “织布自用不不,这东西没原料怎么玩啊,水晶玻璃器妈蛋这个市场已经被炼金协会那些人占领了吧再说这东西估计回头就我自己用的最多。瓷器拉倒吧连高岭土都没见到,我还不如造模压玻璃器呢。高度酒就更扯淡了,现在缺的就是粮食啊。”

    他一下子实在想不出来这个社会阶段要卖什么东西才挣钱,脑袋里东西太多,但是适应市场的却没有几个。他只好用眼神求助躲在后面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的葛奥拉。

    葛奥拉低着头假装自己不在。

    “葛奥拉快想想,有什么我们现在就能开始造的东西,能换粮食的那种”

    葛奥拉眼看实在躲不过去,只能出了个主意“小总管,现在是春耕的季节,农具消耗很大,要不我们造点农具卖吧。铁制的农具值不少钱呢。”

    毫无创意,但是非常实际的点子。但是颗救命稻草就得抓。

    “好那就再造点农具这应该也能从农民手里换些粮食吧”

    求生欲驱使着波鲁的大脑疯狂运转“对了纳茨瓦最近放出话来,有多少武器盔甲全部都收,交易物资任选等铁路修好,第一批运出去的武器我们就换粮食回来”

    “又是它们上次一去就沉了一条船你还去”

    “这次不一样。”

    波鲁向小艾琳解释了一番这次收到的信件的内容之后,她虽然还带着将信将疑的神情,但至少没有那么焦虑了。

    “要是精灵们还在这里就好了。我只会种点葱啊大蒜啊,这粮食真没伺候过。总感觉这个关系白拉了。可惜他们都紧张自己的圣殿,最近不肯到这边来。要不回头通过法师问问好了。”

    “别琢磨了,我都打听过了,埃索度征粮比较少,农民的日子没有那么紧,手头还是有存粮的,但是都分散在各村镇,没有集中起来。你赶紧把你说的盐巴和农具做出来,想想办法去换一批粮食回来现在只有看到粮食进仓我才能舒服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