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随时洗耳恭听
作者:星星先生   危情追凶最新章节     
    许怀峥看了一眼山上争吵的男女,目光沉了沉。他知道端末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依她现在这个表现来看,那个叫张玉玲的女人肯定是伤害过她。

    陆无川紧追在端末身后,柔软的触感还未散去,他捻了捻手指,语气轻缓地说道“一场好戏,不看可惜了。”

    端末扭头看他,脚步也随之慢了下来“我是不是挺坏的?”制造误会,还把毫不相干的许怀峥牵扯进去,这事儿怎么说都有点儿不地道。

    “该还击的时候就得还击,难道缩在壳子里任人欺负?”陆无川不答反问。他不认为端末做得有什么不对,不然也不会顺着她的意思添油加醋。

    端末眼眸微敛“他们根本什么关系都没有,甚至连话都没怎么说过。”许怀峥打小性子就比较冷,跟她这个邻居小妹妹话都不是很多,对她的朋友更是连个眼神都很少给一个。

    “你又没说什么,别人怎么想是他们自己的事儿。”陆无川唇角微勾,“微言大义,故弄玄虚,运用到审讯中,往往也会很有效。”三句话不离本行,大概就是如此。

    阳光从覆盖着残雪的枝桠中透过来,斑驳的光影下,俊美的五官立体柔和,尤其是唇角的笑意,让人感觉很温暖,就象那只握上来的大手,还有……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对方提到她妈妈,被她打断,然后反唇相讥制造事端,换成谁都会好奇吧?

    “想说的时候,我随时洗耳恭听。”虽然很想知道小丫头都经历过什么,但他不愿意做那个主动去揭伤疤的人。只要她想,他随时都会心甘情愿贡献出自己的肩膀让她依靠。

    许怀峥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一路上若有所思。

    等到了山脚,三人才发现燕林飞又不知道哪儿去了。

    陆无川给他打电话,他说马上就下来。这一马上让人等了将近半个小时。

    先下来的是那对撕逼男女,宋伟才在前面大步流星,走得相当目中无人。张玉玲眼睛红红的,期期艾艾地跟着,经过端末身边时还不忘狠狠瞪了她一眼。

    过了一会儿,燕林飞终于出现在石板小路上,头上身上粘了枯叶,后脑勺上的小辫子耷拉着,活象受了气的小狗狗。

    见他这副模样,端末问道“你这是……不会是被人打了吧?”

    “胡说,谁敢打我!这是在树林里蹭的。”燕林飞拍掉胳膊上的几片叶子,“我躲起来看热闹,谁知道那女的太怂了,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你真行,为了看热闹钻树林。”许怀峥拍了拍他的肩膀,“赶紧回去洗洗,脏死了。”

    原本计划着下山后去镇中心的饭店吃饭,经过这么一闹,谁都没了兴致。许怀峥让司机去把饭菜打包回来送到端末家。

    吃过饭,许怀峥问端末累不累,如果累就睡一会儿,他带燕林飞和陆无川去镇里逛逛。

    “那就麻烦怀峥哥哥了。”

    经过这两天的相处,端末发现他变了不少,不象小时候那么清冷。虽然话不多,但脸上总带着得体的笑容,待人接物也是谦卑有礼,对他的惧意也消减了一些。

    “客气什么,无川和林飞现在也是我的朋友。”许怀峥笑了笑,“在家等着,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端末点点头,送三人出门,上楼的时候才想起来,他刚才说的话为什么那么耳熟。

    小时候,她一看到许怀峥背着书包上学,就缠着要一起去,许怀峥总是揉揉她的头,或是捏捏她的脸,软声哄着“小末乖乖在家等着,哥哥放学给你带好吃的。”

    小孩子的零花钱不多,但许怀峥从没食言过,只要答应她,总会带点儿吃的回来。糖葫芦、烤地瓜、水果糖、糯米糕,每次都不多,但却能让小姑娘心满意足。

    小端末认为学校里肯定有好多好吃的,整天嚷嚷着要上学,于是外公托了熟人,五岁的小端末正式成为一名小学生。

    抱着枕头想小时候的事情,本来不怎么困,却不知不觉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醒来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洗了把脸下楼,三个外出游玩的男人都在客厅里。

    燕林飞抱着笔记本电脑不知道在忙什么,陆无川和许怀峥在喝茶聊天。

    晚饭在家吃火锅,菜是他们出去逛时顺便带回来的。还有糖葫芦,插在窗户外面的栏杆上,就跟小时候一样。

    饭吃一半,许怀峥接了个电话,有事儿先走了。

    也许是最近几个月太忙了,这种吃了睡,睡了吃,猪一样的生活让端末有一种负罪感,觉得整个人都颓废了。

    于是吃完饭,端小猪拿着抹布拖把开始打扫卫生,说是吃多了消消食。

    燕林飞一个劲地啧舌,这要是娶回家,连保姆都省了。陆无川剜了他一眼,把他从沙发上拎起来,说别在这儿防碍人家干活。

    他们俩住在二楼的客房,分别在楼梯两侧,陆无川把人带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抬了抬下巴“有什么话就说吧。”

    别人看不出来,他可是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家伙心里有事儿,一下午都不对劲。

    燕林飞看着靠在门上的好友,叹了口气,把手机掏了出来,连上蓝牙耳机“你自己听。”等他坐到椅子上把耳机戴好,按下了播放键。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陆无川把耳机摘了下来,丢到小圆几上。

    燕林飞在他对面坐下,说道“当时我假装走了,从旁边的树林里又绕了回去,本来就是去看看热闹,没想到那女人会说这些,我怕他们发现,就只录了音。”

    “删了吧。”

    “啊?”

    “删了。”陆无川又重复了一遍,“删了,就当什么都没听见。”

    “哦。”燕林飞把手机里的音频删掉,往前凑了凑,压低声音,“无川,你打算怎么办?”

    陆无川看着他,没说话。

    “你到是说说呀,你怎么想的?”

    “都说了,就当什么都没听见,还有什么好想的。”

    “我觉得你应该查查。”燕林飞急了,“如果那女人的话是真的,你们家那关可不好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