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水乳交融
作者:宝庆十三郎   五代梦最新章节     
    叶天问当初心中都知晓,裴天印自然更加明白,逍遥派两个长老不是吃素的。苏候虽然只是普通执法长老,但他可是沈、冯二位的师弟。

    他虽然不像沈、冯二位有名,却也真正是有着精深修为的人物。裴天印虽然自负,但是也不敢自夸,可以轻易应付苏候。

    所以想到逍遥派门下,居然得到如此大一个机缘,心里自然便有着几分惊讶。不过想到暗中的势力,自然不会鲁莽行事。

    “如此倒要多谢道长挂心,某自幼出身草莽,对于道门修真一途,其实所知甚少。也是机缘巧合,得到师尊厚爱,怜见收归门墙之下,能够时时受教,心中欣喜有余,至于修炼岂敢妄说,徒让道长见笑”

    如今的萧乘,自然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年,能够肩负密党交付的责任,当初去到饶州发展,自然有着其难得的坚毅。加上跟随冯碧唯来到金陵城,虽然时间尚短,但是目光自然早就不同

    听到裴天印这么说,这个时候虽然不宵去探知,身边叶天问的心意,光是看到他对苏侯说的话,萧乘便知道这个人,往常对逍遥派没有多大好感,自然跟同门不会说逍遥派好话

    所以在面对叶天问的时候,萧乘自然也没有必要,给予必要的客套。但是看到多了一个裴天印,甚至隐隐令得苏候警惕,萧乘体内的真气自然忍不住有些回应。

    对方毕竟看着和苏侯身份差不多,但是气势却各有千秋,在萧乘看来是远胜叶天问,所以萧乘自然也不会,过分的显露自己的不宵。尤其当着燕敬权和陈诲这些人,还是说了几句场面话。

    “小兄弟却是客气了,以小兄弟得到边生佛,和瑶池仙子的机缘,世间罕有人能够相比小兄弟倒也不必妄自菲薄”裴天印有些不动声色,毕竟知晓这里不是自己一个人

    “能够得到长辈的厚爱,今日本来邀约在逍遥宫相聚,仰仗眷顾,厚颜和长辈在刺相聚,不意居然惊动高人,倒是某家罪过,拳拳之心望能体谅”萧乘便又朝叶天问和裴天印拱手施礼。

    “九郎不必自责,你自做你的事。燕、陈、彭、林诸位将军,都是朝廷脊梁。这些人匆匆而来,来势汹汹,多管闲事而已”苏侯却不想给面子,直接便把问题定性,甚至带着冷笑。

    确实彭师杲站子啊李弘翼身边,林仁肇离着也不远,何况这里除了萧乘,还有逍遥派另外的弟子,虽然这些弟子他没有在意,但是涉及到门派颜面,还是要端着几分架子的。

    所以苏候虽然是对着萧乘,带着笑盈盈的回话,嘴巴里却明显对叶天问,甚至是裴天印来意的刻薄,显然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叶天问双眼冒火,裴天印却脸色平静

    正常人对苏侯的挑衅,自然都会生出嗔怒。一直有些强势的叶天问,因为师兄裴天印在身边,却显然没有太多的表示,甚至好像没有听到一般。

    裴天印自然明白周围的眼睛,所以目光温润如玉,缓缓的扫视了场中诸人一眼。不过目光在林仁肇和李弘翼身上,稍微的停顿了一下,余者都是一扫而过而已

    他不是不找苏侯麻烦,而是知晓这周围,还有江湖上的人虎视眈眈。甚至可能就是这金陵城道门,其余几支的人物,所以他平静的看着,没有多说的意思

    如今金陵城道门五支,严格说来鬼谷门都不算是道门,但是其余四门的势力,在金陵城的明争暗斗,可是从来没有停过。何况还有一直和道门,公开争宠的佛家,自然更让裴天印有忌惮。

    是人都认紫霄真人谭峭,是不世出的老神仙,但是从他门下天雷弟子的性情来看,他自然不会参与到,江湖上这种事情里来。

    不过因为当初,朝廷有人对正法派的打击,却使得紫霄真人谭峭,一直都约束门下弟子。毕竟在唐国这一亩三分地上,凡是和朝廷扯上关系的事情,还是需要注意一些因果。

    裴天印目光如炬,自然认出了李弘翼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小郎君能够被边生佛看上,一定是有着莫大机缘。虽然不能陪在边生佛身侧,如今他亦坐化于盛元寺。说起来某昔日也是边生佛故人,感慨世间修行不易。”裴天印声音平静

    看到苏候没有吱声,他又接着说“观郎君浑身气机,不由令某心中感慨,倘若他日郎君有闲,不妨去城里五雷观,寻某吃茶听雨如何”

    裴天印是真的风度翩翩,当真有着几分,神仙中人的感觉。和颜悦色的样子,给人完全另外一种亲切感觉。主动对萧乘发出邀请,不知道刚刚缘由的,只怕都会对他大生好感

    “道长太客气,如此某先谢过好意”对于裴天印的身份,萧乘似乎不明白一样,似模似样的施礼回应,丝毫没有失礼。

    一旁苏侯脸色都未变,看着萧乘的举止,上次叶天问找事,回去他就已经给萧乘补过一课,如今看来有些效果。

    萧乘淡淡的语气依旧,看着裴天印说道“今日因为相聚本门,只怕污了道长法眼因为遇到一些事情,还需和几位长辈兄弟一起,只怕是怠慢道长了”

    说到现在的时候,萧乘不由看了叶天问一眼,情形是如此的相似,不过人换了而已。随即浑身再次迸现出,一股柔和无形的气机来。

    这是一种让人如沐春风般的感觉,却隐隐散发着强劲质感的气机。这是一种体内气机的圆融,好像是在他身上散发着威力,忽然这股隐隐散发的威力,和其无形融为了一体

    不说裴天印和苏侯的脸色,这时瞬间都骤变,就是旁边的叶天问和陈诲这些人,都惊讶的紧紧看着萧乘。尤其这边独立的林仁肇,眼神里带着一种若有所思

    这种变故太过突如其来,也有些让人感觉到,似乎是在意料之外好比感觉到一个装水的桶,水突然再次融入了桶,就好像天地间那片湖泊,突然便水乳交融

    好像湖和水,本就是一体,没有丝毫的异常,令人耳目一新真要说感受,却是无法言语表达,当真奇妙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