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作者:朴刀一郎   穿成修仙界第一美人后最新章节     
    白洛蕊这番话让不少修士听了,嘲笑不止,她们不是天道宗的人,但是也瞧不上言而无信之人,明明说好了不用幻术,却因为比试劣势,重新用上了幻术,当真是可笑。

    也有修士对比表示理解,毕竟这是小青云大比的决赛,当时可能是一时口快而已,更何况苏洛菲的灵器就是这笛子。

    “你小心了,她应该是幻修,跟之前的术法威力根本不在一个级别。”纯鋆提醒。

    楚喻眉头微锁,刚刚那一击没有彻底淘汰她,她掂量着手中的天狂,想着计策。

    天狂的真正能力是类似于名刀的作用,但是一旦动用了天狂的能力,她若是淘汰不了对方,对方将她反杀,不仅仅是被淘汰这么简单了。

    苏洛菲身前生长着大量的藤蔓,她执起玉色的长笛,轻轻放到嘴边。

    大量的灵气输送进笛中,笛声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台下人听了,都忍不住轻声叹气。

    擂台外可是有着元婴期长老特设立的防护灵罩的,能透过防护灵罩的保护,还能有如此作用,可见这笛声的威力。

    在她的视野里,只见苏洛菲身旁涌出大量的五阶灵鸟,这群灵鸟向她袭来,鸟类的声音又乱又尖锐,让人忍不住头皮发麻。

    楚喻知道她大概是进入了幻术中,不过这灵鸟的攻击是否有用还是说只是恐吓她而已

    楚喻施展水瀑术抵挡,同时用简单的藤蔓攻击这群灵鸟。

    只见几只灵鸟穿透这水墙,藤蔓攻击的几只灵鸟纷纷落地。

    在外界看来,苏洛菲放出了几只水箭攻向楚喻,同时几根利金箭掺杂其中。

    苏洛菲本就是单一水灵根,对于水系法术的加成效果很大,所以水箭术威力极大,利金箭很快被楚喻的藤蔓所击落。

    楚喻虽然用水墙术抵挡,但是同一属性的水墙术是抵挡不住高阶水箭术的。

    进入幻术中的只有楚喻一人,外界看的清晰,但是楚喻只看到几只肥胖的灵鸟突破了她的水墙术,朝着她袭来。

    灵鸟飞的极快,口中竟然还会喷火,楚喻下意识释放水瀑术熄灭这火焰,这胖胖的灵鸟却又大了一圈

    什么鬼

    苏洛菲勾起唇角,以水瀑术来抵挡她的水箭术,只能徒增它的威力罢了。楚喻能引得她动用本命灵笛,说什么也得付出些代价

    既然法术无用,那么剑术呢这胖鸟飞行速度太快,楚喻直接挥舞魅影剑谱的剑诀,几招之内这胖鸟全部都被打落到地上。

    虽然胖鸟被击退,但是它落到地上后,身体逐渐融化成血水,并且从中爬出来恶心的肉虫,肉虫还能分裂,绿色的肥胖的肉虫一根接着一根蠕动,黏连在一起非常恶心,楚喻喉咙一哽,差点没吐出来。

    这什么玩意

    顾思言脸色难看,楚师妹也中招了,他紧紧攥着手掌,眼神犀利的看着苏洛菲。

    场外众人只看到楚喻脸色苍白,低着头看着脚下融化的水箭,一动不动,如同昨日的顾思言。

    “哎,看来比试要结束了。”

    “没想到又是这个结果,可惜可惜。”

    众人忍不住惋惜,楚喻的实力他们这场算是见识过了,苏洛菲差一点就出局了,真是可惜了。

    就连为苏洛菲下注的修士,都忍不住喊道,“楚道友,快醒过来啊”

    苏洛菲并没有立刻使用花开花落之术结束比试,能让她脖颈受如此严重的伤势,说什么也得好好磋磨她一番。

    她换了个曲调,曲声带着生机与活力,如同春天马上就要到来。

    楚喻抬起头,试图不看脚下的肉虫,然而苏洛菲又开始变换曲调,然后她听到极其细微的破壳声,紧接着几只绿色的蛾子从地上扑棱着翅膀,朝着她飞来。

    凑那绿色的大虫子多了两片大翅膀反而更恶心了,楚喻脸色苍白,她呼吸都慢了几拍,在她的视野里整个擂台上都是手掌大小的绿色大扑棱蛾子,现在不仅眼睛疼,胃也一阵阵抽痛。

    众人只看到大大小小的水箭朝着楚喻袭去,不少修士的心紧紧的吊起,在为女修担忧,“楚道友躲开啊”

    楚喻喉咙一阵阵翻滚,她体内灵力快速的旋转着,丹田内运转到极致,金灿灿的一团更是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景羽寂身边的修士都离得远远的,他们小心翼翼的窥视着这名金丹真君。只见其冷峻的面容上都带着几分威压,月牙白的长袍无风而起。

    楚喻头昏昏的,她闭上眼睛,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把这些扑棱蛾子全部打死

    众人只见到擂台上的女修手执着黑色灵刃,灵刃上剑光闪烁,如同白昼的日光,熠熠生辉,那精致的五官被披上了一层霞光,增添了几分仙气,影讯楼来记录的修士喉头滚动,“咕嘟”一声口水声响起。

    因为是闭着眸子,众人都能看清女修纤长而浓密的睫毛颤抖,她轻喝一声,一道犀利的剑芒以她为中心扩散开来

    苏洛菲来不及躲闪,眼中的惧意还未收起来,剑光直指面容,她“啊”一声喊叫,整个擂台四分五裂的炸裂开来

    紧急间她挥洒出一把种子,落在擂台四处,同时她催动灵力,“花开花落之术”

    楚喻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她的头懵懵的,胃里也在翻滚,她抬起头,见无数的扑棱蛾子被她的剑芒炸成一团血花,还有一些都溅到她身上,而且身侧还落下来一些种子。

    “快离开擂台”

    楚喻再也忍受不住般,一个翻滚至台下。

    所有人都惊呆了,对这转折措手不及,只见苏洛菲从左边额头到右侧手腕一道犀利的剑痕蔓延,玉一般的容貌皮肉外翻,而在她的另一侧,楚喻直接跳下台吐了个底朝天。

    众人虽说苏洛菲现在并不好看,但不至于吐了吧有这么丑吗

    不少修士多看了几眼,嘀咕道,“有这么丑吗。”

    擂台规定,被赶下擂台者算是淘汰,但是刚刚楚喻与苏洛菲都出了擂台,这怎么算

    “依我看,楚喻先落地,算是天道宗苏洛菲赢。”

    冉景行冷哼一声,“苏洛菲是被击落的,她受伤严重,理归算输。”

    “规矩可注明了,先出擂台者为淘汰。”

    几名长老商议来商议去,意见不一,不过天道宗的长老脸色最为难看,若是判苏洛菲获胜,场中的修士估计都不会愿意,而且他们这场比试,着实落了面子。

    灵门寺善漠真人站起身,声音带着安抚的威力,“历届小青云大比不是没有过平局,本场比试两位都是第一,各派弟子带着受伤的同门回去修养吧。”

    善漠真人的话颇具威力,场中倒是无人争议了。只不过天道宗弟子脸色难看,他们连忙跑到苏洛菲身边,给其喂入疗伤秘药。

    景羽寂微微蹙眉,脸上带着担忧之色。

    楚师弟一直在吐,脸色苍白,无助又可怜,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温声道,“结束了,楚师妹。”

    楚喻转过身,第一眼看到的是师兄俊美的容貌,她吞了吞口水,只觉得眼睛被洗涤了。

    来不及多说什么,景羽寂感到怀中一重,女子瞬间扑进了他的怀中,紧紧的搂住了他。

    语不休捂住嘴巴,连忙做了个“嘘”声动作,归一门同门“嘿嘿”一笑,心照不宣。

    楚师叔这是找景师叔安慰嘞

    景羽寂喉结动了动,他不太敢用力抱师弟,师弟的身子软软的,而且极轻,真的像个女人一般。

    楚喻闻着师兄的独特味道,心中稍微安定下来。

    景羽寂轻抚师妹头发,一边神游天际这就是众位师兄所说“软软的师弟”吗当真是可怜又可爱,让他为其欢喜,为其忧。

    作者有话要说本章提要

    打脸发糖,俺没有拖延,俺熬夜更新了,俺挺长的我和基友讨论,她说你们说我短

    *感谢在2020032223:56:562020032302:26:0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大梦一场、josehe狐狸、喵、过桥米线、种个月亮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88天团团长82瓶;ritatian20瓶;远山淡影5瓶;陌流、虞兮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