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零
作者:杏遥未晚   伪装成系统的魔头最新章节     
    这天之后,华恃终于不再将自己独自关在房间里,因为宣书致的那番话令他重新燃起了希望,他开始每天更加勤奋的练功,只要韵秀笔的使用时间到了,他就会去往韵秀笔空间内借用充盈的天地灵气修炼。

    日子仿佛和从前没有太多的区别,几位前辈也经常会来指导他修炼上的事情,只不过少了那只时常陪伴在他身边的白猫,而他和往常那样在心里嘀咕的时候,也没有那个人时常温和地回应他地话。

    只是大概是看他太难过消沉,有时候精灵前辈和山鲸前辈会开口回应他两句。

    但他们都不是柳栖霜。

    如果要说还有什么比较大的区别,那就是不知为何几位前辈们最近看他的眼神都有些怪异,似乎是同情中透着惊异,惊异中透着钦佩,钦佩中又透着纵容和无奈。

    华恃对此疑惑不解,却不清楚这是因为宣书致早就猜到了他对方微的心思。

    而猜到他心思的宣书致将这些事情告诉了易湛,易湛又将这些事情告诉了其他人,于是不消片刻,闻重白蘅陆曜等人就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值得说起的是这些前辈当中只有陆曜的态度与旁人不同,华恃每次在陆曜的手底下修炼,都感觉对方眼神凶狠似乎随时要用视线穿透他的身体,将他狠狠钉在十字架上火烧。

    不论如何,又是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华恃每日盼着能够尽快救出柳栖霜,几乎连休息的时间都少得可怜,经过这段时间的事情他已经能够清晰地看清楚自己的实力,他已经不是当初刚踏足修行之道时处处逃避觉得自己一无是处的无知少爷,也不会因为后来打败了几名同龄弟子就膨胀得厉害,他知道自己的天资不错,而因为柳栖霜的帮助,他的师承也比大多数的弟子都要幸运,但就算是这样,他距离真正的高手也还有着距离。

    当然这些距离是可以通过时间弥补的。

    然而华恃没有想到留给他修炼和准备的时间并没有那么多,就在他一个月之后,他被易湛又叫到了灵阁当中。

    这次不光是宣书致在灵阁当中等待着他,闻重白蘅以及陆曜也都正等在那里,华恃进门的时候他们几乎是同时回头朝他看过来,这让华恃忍不住顿住了脚步,在房门处僵了片刻才进屋道“师父。”他先对宣书致说话,接着又看了众人一圈,将每位前辈都招呼了一遍。

    其他人皆是沉默,气氛似乎有些异样,华恃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见坐在房间中央的宣书致开了口道“我找你过来,是想问你几句话。”

    华恃很少听到宣书致用这样沉重的语气说话,他知道宣书致大多时候都带着狐狸样的笑意,不少旁人觉得严重至极的事情他都能够轻描淡写的处理好,除却上次天晴城外树林里发生的事情,华恃还从来没有见他面色凝重成这副模样。

    听见这话的华恃本能地凛住了面容,他知道宣书致将要说出来的事情绝不会太简单,但他又隐约有着期待,因为他知道这应该是与柳栖霜有关的事情。

    “师父,你要问我什么”华恃心中忐忑地应道。

    宣书致盯着华恃,看他表现出来的急切又担忧的模样,倒是没有耽误时间,只很快便道“现在情况有些不对,我们派人在玄青大陆四处搜寻黑蛇的踪迹,但对方有意隐藏行踪,我们每次都慢上一步,发现了它们的踪迹又很快会丢失。直到不久之前,我们才得到消息,我们找到那群黑蛇了。”

    华恃立即便道“师父是想让我跟去看看”

    他这么问着,心里却又禁不住疑惑,这种时候师父怎么会让他去处理别的事情难道不是应该令他尽快修炼好去救人

    宣书致摇头道“那群黑蛇就在祸渊。”

    华恃怔了怔“祸渊”

    祸渊这个地方在玄青大陆的各种传闻里面出场率并不低,而其中最出名的那个传闻,几乎只要提到他,都会想到祸渊,因为他就是在祸渊丧命的,那人就是昔年最强大的邪道之主方微。

    华恃蹙眉道“它们为什么会在祸渊难道这又是那群黑蛇的计划”

    宣书致没有立即回应他这句话,只道“你要救的人就在祸渊。”

    这话让原本还算平静的华恃瞬间变了脸色,他连忙道“那群黑蛇究竟想做什么我们要怎么才能阻止它们现在过去来得及吗”

    场间安静极了,只剩下华恃的声音,华恃说完这话,回头看着众人,才发现诸位前辈的神色都凝重得厉害。

    华恃这才迟疑着又道“怎么了”

    他这时候才又在心中泛起疑惑,提到祸渊谁都会想到邪主方微,但为什么柳栖霜也在那里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他被困入祸渊当中,又或者难道这是方微的布局

    华恃还没有理清楚头绪,宣书致已经语气平缓地接着道“黑蛇在祸渊是因为猜测,我们的人在祸渊外面找到了黑蛇的鳞片,他们使用灵力推演的法子查出了黑蛇短期内的动向,最后跟着灵力的轨迹发现他们进入了祸渊所在的方向,但很可惜,祸渊只能进不能出,所以他们没敢再继续追查下去。”

    他说到这里,华恃已经听明白了宣书致话中的重点。

    只能进不能出。

    如果说柳栖霜真的在那里,那么他如果想要进入其中救人,便也要面临这样的局面,又或者他还会遇到更多的危险,撞见祸渊中的那群黑蛇。

    他终于明白了在场众人面色凝重的原因。

    正如同华恃所想的那样,易湛闻重等人看着宣书致,似乎在等待着后者开口,宣书致盯着华恃沉默良久,终于还是出声问道“你现在的修为虽高,但实力仍需提升,我原本以为还能够有时间让你准备,但现在看来应该没有那个机会了。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判断那群黑蛇究竟想要做什么,但如果继续耽误下去,我担心我们会错过救人最好的机会。”

    在场的人除却华恃都曾经听方微说起过祸渊那个怪物的事情,他们都清楚的知道现在的状况恐怕不容乐观,那群黑蛇的目标便是要放出祸渊中的那条黑蛇,现在谁也没有办法确定那些黑蛇的计划究竟进行到了哪里,但许多事情已经不在他们能够阻止的程度之内。

    如果说他们能够先黑蛇们救出方微,那么方微便能够通过祸渊阵法的力量继续困住那头怪物,或者甚至有可能重创它。

    但如果先出来的是那头怪物,那么出事的便会是方微,以及整个玄青大陆。

    “这就是我们要问你的问题。”宣书致沉着声音字字句句清晰地问道,“现在的祸渊很危险,但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你愿不愿意去祸渊冒这趟险”

    华恃感觉胸中发烫,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燃烧起来。

    只要去祸渊,他就有机会救回柳栖霜。

    曾经他惧怕冒险,趋避所有可能会带来危险的行为,甚至于不愿踏出家门,不愿离开门派游历。

    但现在他却不再会有这样的心思。

    只要去往祸渊,他就有机会救回柳栖霜,只要柳栖霜能够回来,那么就算境况再危险,前路再坎坷那又如何

    华恃紧捏着双拳,目光坚定道“我当然愿意”

    他话音未落,忽地听外面突然有动静传来,接着是周询师兄仓皇喊出口的声音“哎那个、不对,您不能进去,不哎门主门主我拦不住了”

    什么拦住

    华恃怔了怔,不知道究竟是谁闯了进来,但不管来的是谁,以周询师兄的实力也该能拖住不短的时间,更何况以他们玄灵阁的实力,谁敢随便闯进来难道是特地来捣乱的

    门外脚步声和周询的声音更近了,华恃微蹙着眉头,转身打算看看这个擅闯玄灵阁的人究竟是什么模样,然而等回过头见到从外面闯进来的人,他才骤然愣住,忍不住在对方的气势下瞪圆了眼睛。

    这个擅闯玄灵阁的人,竟然是灵道之主计渊

    灵道之主为什么会突然之间亲自来到这里

    不对,更关键的问题是以他灵道之主的身份,只要随意通报一句,众人必然都不会怠慢了他,等到这里的谈话结束他便立刻能见到宣书致等人,难道当真有什么事情着急得厉害,让他连这片刻的时间也等不了

    不光是华恃神情愕然,就连宣书致和陆曜等人也没有想到。

    宣书致看着面色冷淡走进房间里的计渊,视线淡淡往跟在计渊身后走进来的周询身上扫去,周询满脸无奈苦笑,对上宣书致的视线后连忙摊手,生怕被无辜牵连。

    而陆曜看起来对上计渊脸色也不怎么好,他紧皱着眉头道“你这个灵道之主就是这么当的偷偷闯进别人的地方,偷听别人说话”

    计渊身上的气势看起来却是丝毫都不输于陆曜,甚至此时此刻他脸上的表情还带着点厌倦。

    他冷笑地看着在场的众人道“我本是来问你们话的,但现在看起来已经没必要再问了,刚才的话我也听到了不少,我只想问你们一句。”

    陆曜不怎么情愿与计渊说话,只想尽快将人应付走“你到底想说什么”

    计渊缓步来到华恃身前,华恃不知道他的意图,心里面仍是有些戒备,正打算接着后退避开对方的视线,然而却没想到计渊竟然伸出手来拉住他的胳膊,将华恃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这动作分明是带着保护的意味的,华恃瞪着眼睛满是不解,正打算开口询问,却听见计渊对着陆曜等人沉着声音道“他说他要救人,你们为什么要骗他”

    华恃此时整个人茫然无措,不明白这突然的针锋相对是怎么回事,计渊的话又是怎么回事。

    只是这种时候实在不是内斗的时候,华恃连忙拉住计渊道“灵主,不是你想的这样子,救人是我想救的,师父他们没有骗过我”

    “你根本就不明白。”计渊将华恃护在身后,声音愈发沉冷,“他们根本不是要救你想救的人,不过是想借你的手,救出被困在祸渊深处的邪主方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