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半夜捉人阎王现
作者:流连山竹   唐朝第一道士最新章节     
    “统领,刚才道长说的事,真能成”出了县侯府的金水,向着李山好奇的问道。

    “应该能成,刚才我们到了孔府后,你没发现那孔誉见到我们之时,很是紧张吗”李山回应道。

    “那孔誉看着是紧张一些,但我们一会可是要上门去抓人的,那孔家的老祖定然会阻挠的。”金水不明所以的问道。

    “你赶紧去准备东西吧,抓人的事,交由我就行了。”李山没有过多的解释,向着金水交待道。

    金水听后,也不再多问,带着侯着县侯府外的人,奔向别处去了。

    他需要准备的东西,那可不是一星半点的,那可是有着不少呢。

    况且,还要布置什么的,那工作量,也是不小的。

    不过,对于这一点,金水到是不担心。

    反正有人,什么事办不了啊。

    至于钱,百骑司又有着经费。

    没有东西,拍开一些店铺大门买东西即可。

    而此时,李山却是去了某个地方。

    随后,带着数位长相奇特的人来到了永乐坊。

    永乐坊就在长兴坊的南边,同时,也在永宁坊的西边。

    正好临近两座里坊,对于李山要办的事情,也最为方便,更何况,百骑司有一处宅院,正好处在永乐坊中。

    “你们,依着我刚才说的话去打扮吧,记得,要凶悍一些,丑陋一些。”李山带着那几人,来到了一座宅院后,向着那几人吩咐道。

    “是,上官。”那几人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干嘛,但李山的话他们不得不听。

    虽说他们并非百骑司的人员,但在长安城生活,普通人可以得罪,但这禁军的统领却是不能得罪。

    而且,他们也得了他们的东家的话,今夜必须听从李山的话,而且事后还有奖励,这对于他们来说,那绝对是一件好事啊。

    这大半夜的,要寻几个本就长得有些丑陋的人,着实有些困难。

    但好在平康坊中,还是能寻到这样的人的。

    这不,这几个长相奇特,更或者说是丑陋的人就是从平康坊中寻来的。

    平康坊是什么地方

    那是青楼娼院多如牛毛之地,就连朝廷所设的教坊,都处于平康坊中。

    当然,平康坊中的女子占据了这坊中七成左右的人口数,男人反而少一些。

    在青楼中求活的女子,或多或少,都会染上一些病症。

    就连一些男子,也会染上这些病症。

    而这青楼的东家,为了减少开支,依然还会使用这些人。

    就如李山带回来的几个丑陋之人,其脸上身上就长有脓疮,看起来特别的难看吓人。

    此时,县侯府中,钟文正在小花的房间里,继续他的说教。

    “你是说,这长安县几十个里坊的小子们,都听从你的吩咐我怎么听着感觉你是在跟我说故事呢你可别骗我,这么多的小子,他们真能听你的不会是你把人家打了吧”钟文听了小花的解释,感觉小花能统领这几十个里坊的野小子们之事,像是听了一个天方夜谭的故事一般。

    “哥,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打也只是打那向个头头而已,其他的人我可没有打过。”小花嘟着嘴说道。

    “哟,没看出来啊,原来你还有做将军的本事啊,都知道先收服那几个头头,那你是不是跟他们一样,会收什么利钱”钟文听后,感觉自己的这个小妹,着实有些头脑,还知道先把那些野小子的头头打服了。

    “我没收利钱,我还给他们发钱呢,而且,我也不准他们收利钱。”小花听到自己哥哥夸了自己一句,脑袋都快顶到天上去了,心中甚是欣喜。

    “你发钱你有多少钱发不会拿府上的钱去发的吧我不管你怎么统领那些野小子,但府上的钱,你不准动,你要是这样下去,那以后我们可就要喝西北风了。”钟文说道。

    “那是我的钱,又不是你的,皇后跟我说了,我每个月都有俸禄的。”小花争辩道。

    “哈哈,是,那是你的钱,你一个月有多少俸禄你不知道吗你说说,你花了多少钱了后院那些动物,花去了这么多,现在还给那些野小子们发钱,你说你还能剩多少”钟文被小花的话给气笑了。

    小花确实有俸禄,但就她那点俸禄,估计连在长安城生活都不够,还俸禄。

    据徐福跟钟文说过,小花每个月的俸禄也才十石,再加上其他的一起,还有田地产出什么的,满打满算,一年估算下来,也就七八百贯的铜钱。

    而小花给那些野小子所发的钱,上个月,就去了近两百贯,这个月估计会更多。

    召集了这么多的野小子,这发的钱,依着小花说是每人十文钱。

    可钟文听说了,去了砸了张家的人,那可是有几百号人呢,而且还陆陆续续的去了数百号人。

    这么算下来,怎么的也要几十贯去了。

    这还不算到时候要不要赔张家的钱呢,真要是李世民说要赔张家的钱,那估计得去了几千贯了。

    依着正常人来说,一年七八百贯的收入,那绝对可以说是富户之家了。

    便放在小花的身上,七八百贯,这哪里够她花的。

    况且,钟文估计小花不会听他的话,过些时日,肯定还会跟那些野小子们混在一块,到了要钱的时候,肯定得找自己。

    想着这些事的钟文,脑袋也是头疼不已。

    虽说自己小妹有着这样的能力,钟文该高兴才对。

    可这钱并不是风刮来的啊,这样下去,哪里够小花造的。

    而此时,小花心中也在计算着自己还有多少钱。

    可算来算去,发现她自己已经没钱了。

    “哥,你给我支点钱吧。”小花摇着钟文的手恳求道。

    “支,支,支,支你个头啊,要钱自己想办法去挣,一会儿我就向徐福说一声,以后一个月就给你十贯钱,再多就没有了,想要更多的钱,自己去挣。”钟文拍开小花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哼,不支就不支,难道我还想不出办法来挣钱吗”小花见钟文不给她支钱,心里不服气的自言道。

    钟文去找了徐福说了一声后,就离开了县侯府。

    小花的事情,钟文也算是知道了全部了。

    自己小妹有着这份能耐,钟文想着也觉得不错,至少以后不用担心她长大后被人欺负了。

    虽说自己小妹跟自己的性子有些相像,性子急也莽。

    但这性子前期不吃亏,可真要遇上了一些耍阴的人,那定然是要吃亏的。

    但钟文却从小花能统领几十个里坊的野小子之事当中,也算是知道了自己小妹也算是有些能耐的,只不过这份能耐是通过打架打出来的,属于领导力,但依然还跟自己一样,没有那份沉稳与冷静。

    没多久,钟文到了永乐坊的某处宅院当中。

    “李山,准备得如何了”当钟文到,就向着李山问道。

    “准备的差不多了,师兄,现在去抓人吗”李山见到钟文来后,知道事情要开始了。

    “去抓吧,把人打晕带过来。”钟文回道。

    李山得了钟文的指示,话不多说,直接纵身往着永宁坊去了。

    而钟文在金水的引领之下,往着一处行去。

    随后,钟文见到了几个扮相凶恶,且极为恐怖的几人。

    当钟文见到那几人之时,也愣是吓了一跳。

    钟文没想到,李山金水他们着实难办事,人都找的很特别,再加上这扮相,估计谁都顶不住啊。

    “你们也真会找人,这扮相,连我都给吓了一跳。”钟文看着房间的几人,开口说道。

    “嘿嘿,这是李统领从平康坊找来的人。”金水嘿嘿笑了一声回应道。

    孔誉一醒来后,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处阴森恐怖之地,犹如地府一般,觉得自己应该是做恶梦了。

    孔誉揉了揉眼,发现自己并非在梦中,随即,两眼望向灯光高处,瞧见一个黑脸凶恶之人,其势一看就如地府的阎王一般。

    而两边更是站了几个长相极及丑陋的人,手里还杵着杀威棒。

    而后,是一个黑衣白面,舌头长到都快贴到胸前的白面人,边上站着一个白衣白面,跟那黑衣白面人一样之人后,这明显就是地府勾人魂魄的黑白无常啊。

    “啊”尖叫声起。

    随着孔誉看过这当下的一切后,感觉自己像是来到了地府一样,恐惧之及,顿时吓得屎尿齐出。

    此处,正是地府的场景,同时,也是阎罗王殿。

    “堂下何人报上名了。”灯光高处所在的阎罗王,沉声喝道。

    其声当中,带着一股让人恐惧之音,更是直击心脏。

    “啊”孔誉的尖叫声继续。

    “黑白无常,给我掌嘴。”阎王见孔誉并未回应,令站在堂下的黑白无常人掌嘴。

    “叭叭”

    黑白无常得了令,吐着舌头,走近孔誉,巴掌甩下。

    “本王再次问你,堂下何人,如不实话而言,本王则令鬼差让你下油锅。”灯光高处的阎王再一次的出言问话。

    从阎王的话中,其所发之声听起来能直击心脏,能让人产生恐惧感。

    如胆小之人,说不定直接吓破胆都有可能。

    这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这一点。

    而装扮阎王的,自然是钟文了,因为只有钟文,才有这样的能力,运用内气,裹挟着声音,这才有着直击心脏,让人听在耳中,犹如敲在心脏。

    黑白无常嘛,自然是李山与一个百骑司的人装扮的了。

    正好李山身形瘦弱,再加上身高也高,百骑司当中有一人,与李山也相差不多,所以二人装扮黑白无常最为合适。

    而杵着杀威棒的,当然是那向个长相丑陋的人装扮的了。

    他们无须说话,就算要说,也只要求他们说是而已。

    不远处黑暗之地,透着一丝丝的灯光处,坐着的一个书吏一般的人,那正是金水。

    金水做为记录人员参与到这一场别开生面的审讯当中,也自好见证这一次最为有意思的审讯。

    审讯过程,全都由着钟文来问话,毕竟,钟文才是装扮阎王之人,当然得由着他来审讯问话了。

    但此时嘛,孔誉却是被吓得魂不附体,根本没办法问话。

    就连这屎尿都流了出来了,使得这屋子里充斥着一股难闻的味道,使得大家都得忍受着这股难闻的味道,继续着他们该办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