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府邸私话言要事(二)
作者:曾鄫   红楼之山海志最新章节     
    “我家大老爷收了修国府的银子,然后硬逼着我来找四郎,给侯孝康那厮求个情,保他平安。”

    刘玄都听傻了,愣了好一会才摇着头叹道“你家老爷可真是,这泼天的大案,别人躲都躲不及,他还硬生生地往里凑,真个是要钱不要命啊。保侯孝康平安这厮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问题,真不知谁给你家老爷这么大的念想”

    贾琏满脸尴尬,他知道自己父亲量小识短,贪淫昏暴,可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刘玄也不好当他面说太多,便住了口,转向薛蟠道“蟠哥儿,今晚怎么闷闷不乐的”

    “这两日出去会友,正午神威将军府的冯紫英冯兄宴请,我去吃了一场,却听了一场呱噪闷气回来。”

    “怎么了”

    “宴席上有长信侯府的二公子李面头、信安侯府的大公子张龟子,这两鸟人居然说四郎身为贵胄世家子弟,却是卖友求荣的小人,不仅构陷两浙同僚,还坑害同为世家的修国府,完全不念当年先祖们一起跟着太祖打天下的情分。要不是我谨记了四郎的交待,定要在那两个鸟人的脸上开个酱料铺子。”

    刘玄也气得面色发青,“这些混账子,真以为我中了状元,就是念佛吃斋了,来人,去把传嗣兄请来。”

    孙传嗣和李公亮在京师没有住宅,又是刘玄的属官,干脆继续住在刘府,这会他们各自在忙着。

    不一会,孙传嗣匆匆赶来了。这几日三人分工明确,孙传嗣和刑部交办官犯和案卷,李公亮跟都察院、度支司和吏部交办,刘玄则面圣应对以及跟各位大佬交涉。

    “传嗣,案卷都交过去了吗”

    “没有,还有大半。”

    “长信侯、信安侯两府跟此案有关联之处吗”

    “有一两处,不过都轻微无害,估计也就是惩训一番。”

    “帮我添几笔,尤其是长信侯府的二公子和信安侯府的大公子。这两个鸟人最近在京师里闹得太不像话了,请他们去南疆北塞偏远僻静处,好好修身养性,说不得能心静识过,从此发奋读书了,也不枉我刘家数十年前与两侯府往来过的世交之情。

    孙传嗣轻笑着应了一声,他长于刑名,懂得洗刷冤案,当然也懂得怎么往里加东西。而且他也听说那两人的名声,欺男霸女的事没少做,所以也没有什么愧疚的。

    看着孙传嗣离去的背影,转过来的薛蟠是一脸的敬佩,贾琏却后背满是汗。他现在相信侯孝康只怕是真的难以活着出来了。随即又想到刚才的托请,凉飕飕的后背又热乎了,他迟疑地问道“四郎,我家老爷。”

    “琏二哥,你不用担心,你家老爷我还不知是个什么人。只是你回去,跟老太太说起永妃娘子的事时,务必也提提这事。要是再让你家老爷肆意妄为下去,你们荣国府上百口子还不够他祸害连累的。“

    贾琏郑重地连连点头,记下了刘玄的每一个字。突然间涌出个念头,要不要把这有阶无俸,只是挂名好听的通直郎辞了,这当官,太td吓人。

    通达了的薛蟠一口气喝了好几壶酒,喝得醉醺醺的,自有家人扶了去歇息。贾琏也趁着宵禁前急着赶了回去。

    这时候李公亮也有空闲过来吃饭,一边吃的时候,一边听刘玄说起刚才的情况。

    听完后,李公亮忍不住放下碗筷,微皱着眉头说道“侍卫殿前两司换防,再到叩阙移宫,最后杨师杜公入京,圣上大势已成,四王八公十二侯的勋爵世家被剪除已成定局。四郎为何一直在相帮贾府想留后手吗”

    “重明,此事我们以前讨论过。勋爵世家可以剪,但不能除。没有他们居中,我们军将世家就要直面阁部文官,现在文武两班之间本就微妙,要是阁部文官真对上了军将世家,那就是一场天崩地裂的龙虎斗。”

    “我明白四郎的意思了,还是留着勋爵世家居中,这样文武两班多少有份牵制,不好撕开脸面。只是为何四郎选贾府因为四郎跟贾府有亲吗”

    “有亲是其一,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人选不是我定,也不是圣上定的,而是太上皇定的,我只是在中间推了一把。”

    “什么太上皇定的”

    “这次后宫册妃有四位,重明知道是哪几位”

    “略闻过,荣国府的贾妃,齐国府的陈妃,长安侯府的周妃,怀安侯府的田妃。”说到这里,李公亮略有所思道,“我还听说这册妃是奉皇太后的懿旨,且这齐国府、长安侯、怀安侯虽然名列八公十二侯,但一向非常低调。原来如此。”

    “四王里的南安郡王,有南安太妃照拂着,万不会出事。且那郡王爷也应当知道这些事情,纨绔骄奢之事做了不少,但真正的大恶大奸之事却从未沾。再加上贾府、陈府、周府和田府,这四王八公十二侯的勋爵世家就垮不了。”

    “是啊,”李公亮赞许道,“国朝虽有非军功不得封爵的祖制,但有功的外戚却可以赐爵,到时找个由头给这几家外戚再赐个爵,这勋爵世家又可以延续下去了。只是圣上会答应吗”

    “重明,你这句话问得好,圣上会答应吗太上皇再精心安排,总会有千秋的时日,到时圣上会认这个帐吗”

    “所以四郎一直暗中帮扶贾府,助其一臂之力。”

    “是啊,贾府一门两公,勋爵世家中是翘首,原本还能有所作为,只可惜子孙无一有长进的。不过就是因为如此,圣上才高抬贵手,允了贾妃册立,就是吃定贾家难以复起。”

    “明知贾家是阿斗,是一滩子的烂泥,四郎怎么还不遗余力地帮扶他家”

    “哈哈,事在人为啊。”刘玄眯着眼睛说道,“当年太祖困守金陵,怎么料到能传承了前周的鼎器”

    李公亮的筷子差点掉到桌子上,他左右看了看,小声道“四郎,慎言慎言”

    但是停了一会,李公亮自己又忍不住开口“四郎想以外子过嗣的法子,传承贾府可你为何又聘的是薛公之女四郎心思,我琢磨不透啊。”

    “重明就是喜欢胡思乱想,我又不是神仙,明天的事情都预料不到,那还能想那么远”

    李公亮看着刘玄在那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然后冷笑地说道,“好,算四郎说得都对,只是贾府那几个公子,李某可看不出谁能有大出息。”

    “重明,我们要的只是贾府这个牌子,不需要他贾府出能人。顶着贾府这块牌子,或许平平庸庸、不惹是生非才是上计,真要是才学绝伦,只怕一早就没了活路。”

    “四郎说得极是。”李公亮脸色郑重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