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 47 章
作者:秦寺   小清嘉最新章节     
    南晓云收到导师发来的一封邮件,是关于第一次开会的时间地点的新通知。因为是寒假的短期项目, 所以时间挺赶的。

    她来不及跟薛星辰一起回去过年了。

    薛星辰想留下来陪她, 却被她强行赶去了机场, “过完年早点回来。给我带点你妈妈做的肉丸。”

    “”

    从机场回来的路上开始下雪。

    南晓云坐上机场大巴返回,抬手拉了拉围巾, 眼眸注视着车窗外随着风越飘越大的白色棉花团。

    来自南方的人看见雪总是新奇又好感的。

    大巴车晃晃悠悠地开着。她下车还没几分钟, 薛星辰也到目的地了。她人还没出机场, 先一个电话打过来。

    “你那儿下雪了吗”

    “嗯, 正好在我回去的路上。”前面空地里摆着个刚堆好的雪人, 又丑又可爱,头上还顶着红色的炸鸡桶当帽子,南晓云走过去伸手把它的帽子扶正,笑着,“跟昨天的天气预报说得一模一样。”

    “那路上有看见雪人了吗没有戴手套就别去碰雪。”

    “”

    南晓云讷讷地收回手, 转过脸特意看了好几眼确实薛星辰不在周围。

    “嗯, 不会。”

    “不会”

    “嗯。”

    薛星辰语气带笑,“不会就好。我就怕你这个小没见过世面的玩了会儿雪回家长冻疮。”

    “才不会, 我又不是小孩子,”南晓云表情认真,可是望着那个雪人, 过好几秒才移开目光继续往前走, “接你的人来了吗”

    “没有, 我妈说临时有重要的事情让我自己打车回家。”薛星辰拖着箱子往外走, 戴着耳机讲电话, 低头看着手机收到的消息,点开来,“哦,我爸说她约了朋友在家里打麻将。”

    “噗嗤,”南晓云抿住笑,“那你要注意安全啊。”

    “你也快到家了吧”

    “已经到了。”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薛星辰花了半小时到家。

    拿钥匙开门,进门就看见玄关口一双双款式大小不同的鞋子,亲戚朋友们都已经来了。客厅里吵吵嚷嚷的。厨房里阿姨在忙着做菜。

    “胡。”

    “你怎么又胡了啧啧,这手气”

    “妈妈,我回来了。”薛星辰把箱子丢在玄关处,换好鞋就往里走,目光扫到客厅里的亲戚们挨着顺序打招呼,“叔叔,阿姨”

    “辰辰回来了啊,诶呦阿姨想死你了,在外地读书辛苦吧平时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玩”阿姨边说边起身,拉着她的手臂,塞过来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大红包,打量着她,“看着脸都有点瘦了。”

    “没有瘦,”薛星辰笑眯眯地道谢。

    薛老板问了句,“你考完试才回来的吗”

    “不然呢爸爸”

    “现在我们辰辰学习也很好的,”姑姑坐着搓着麻将,从包里掏出个装得呼之欲出的红包塞给姑父,让他拿去给薛星辰,“哟这次终于要轮到我胡了。”

    “我儿媳妇呢”黄慧文目光从麻将牌上移开,伸长脖子却怎么看没找到南晓云。

    “她学校里有事情。”

    “什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我不是前天就发短信告诉你了吗”

    “什么我没看你短信。”

    “”

    薛星辰白了她一眼,把身上的双肩包拿下来丢沙发边,“妈妈,我都快成你继女了”

    “瞎说。”

    黄女士轻飘飘反驳了下,转头跟亲戚们夸奖南晓云,先说了一大堆感叹,最后总结,“原来真有这种又聪明又漂亮又乖巧又聪明的小孩”

    薛星辰坐在沙发上收着亲戚们递过来的红包。按照往年的经历,这样一圈全收完她的小金库能多个十几万。

    抬眼提醒,“妈,你聪明说两遍了。”

    “那人家是真的聪明呀,”黄女士忽然想起来,问说,“哦,她是不是因为那个项目的时间太紧了,才来不及回来”

    “你怎么还知道这个。”薛星辰惊呆了。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是个跟妈妈讲五分钟电话就嫌烦的没良心小混蛋,嗯”

    薛星辰简直六月飘雪,“我什么时候嫌你烦了”

    黄女士没理她,继续给亲戚们讲南晓云在学校里有多优秀,这个项目有多难申请。

    “哇”

    “哦唷”阿姨边摸牌边感叹,“小姑娘厉害。”

    “厉害啊”亲戚们都非常捧场。

    “确实了不起,”薛星辰的叔叔也点点头表示赞同,“才这个阶段就能跟导师进项目的学生,未来可期。”

    薛星辰听见不由挑眉笑“哎,我叔叔,来自某知名重点大学博士生导师,教科书编写者,行业领头人之一。都这么说”

    叔叔眉心一皱,“干吗忽然奉承我先申明,我将来肯定不会收你当我们学校的学生。顶多给你弄几封漂亮的推荐信送出国。”

    “怎么,”薛星辰小声地“切”了下,“在要送出去的推荐信里昧着良心夸我就不损您名誉了吗”

    叔叔奸诈一笑,“这事儿好办,我让我同事帮你写。”

    “”

    黄女士笑着摸牌,边又把话题扯过来说,“那孩子,家庭条件不太好,家里乱糟糟的,从小也没人给她报补习班请家教费心教,她就是靠自己,那么争气,硬是拿了个状元进全国最好的学校,还年年拿奖学金。”

    其实南晓云高考并没有拿到什么状元。

    薛星辰忍了忍,没纠正,震惊于自己都是很后来才知道南晓云家里情况的,而她妈竟然也知道还一副知道得挺清楚的样子

    “”

    她跟亲戚们打招呼的任务也进行得差不多了,起身回房间去。

    薛星辰到房间里,转身关上门。

    “听见他们的话了吗,我家流落在外的小公主”

    “”

    “嗯,”顿片刻,才传来南晓云不好意思的声音,语气弱弱的,“你是不是天天跟别人夸张、虚假宣传我。”

    她们的电话一直没有挂断。

    南晓云抬手捂了下泛热气的脸颊,默默听着全程,觉得这辈子都没从长辈那儿收到过那么多的夸奖。

    心里麻麻的,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