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033章
作者:枯木再生   贵妃娇宠日常最新章节     
    如果盛国安和赵信都是为了“盛国安生的好儿子当街殴打朝廷命官”一事而来, 那么以两个人不同的角度来说, 盛国安肯定是恨不得所有人都看不见赵信脸上的伤口, 好大事化小, 小事化了。

    赵信若是来告状的,必定会希望他脸上的伤痕越明显,越能引起别人的注意越好。

    江容在这种关头说他的伤吓人, 无疑是火上浇油。

    站在盛国安的角度, 往好的想,皇帝说不定已经平息怒火了,被江容这么一提起,肯定又要坏事。盛国安怎能不迁怒于她

    再加上今天早上的事

    江容说完话就安静下来,十分乖巧地靠在皇帝怀里。

    皇帝不说话,没人敢先开口。

    御书房里安静了片刻, 江容靠在李晨瀚怀里, 能听到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她偷偷看向盛国安。

    刚才他进门那会儿, 江容飞快地打量过他一眼,这个丞相虽然是个反派角色,脸长得还是挺好看的, 当得上“中年美大叔”这五个字。

    也难怪能生出盛清河那么漂亮的女儿。

    之前在紫宸殿上,她目不斜视, 虽然在龙椅上坐了会儿,却是半个人都没看清。

    方才一见盛国安, 她心底还有些惋惜来着。这么好看的美大叔竟然是个反派, 她作为皇帝党, 自然是要和皇帝一起对付这个佞臣的。

    他要是个好人就好了,这样的话,他们就不用面临你死我活的结局。

    美大叔匍匐跪在地上的姿势也很好看,背一片平直,恭敬又标准。

    他旁边的赵信也是如此。

    他们跪在地上拜见皇帝,没有皇帝的允许,他们就只能一直跪着,直到皇帝叫他们起来。

    皇帝却似忘了他们还在跪着的这件事。他眼睛看着盛国安,心思却不在他身上,手先是在江容的腰间来回摩挲,过了一会儿,开始有了别的动作。

    修长的手指在江容的腰间流连,偶尔戳一戳,或是轻轻地捏一把,感受那弹弹软软的触感,在江容条件反应地往后撤时追上去,玩得很开心。

    “陛下。”江容压低了声音叫了他一句。

    皇帝收回目光,挑眉看她。

    江容憋气,把腰往远离男人魔爪的一边扭,小声说道“臣妾怕痒。”

    皇帝往她的腰间看了眼,就在江容以为他要放过自己时,他却伸出手指,在她腰间的软肉上挠了挠。

    刚才轻轻的捏捏戳戳,酥麻感大于痒意,江容勉强还能忍,只是呼吸有点不顺畅。现在被他有意一挠,江容整个人差点弹了起来。

    小时候被好几个女同学压着挠痒痒的画面浮现在眼前,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轻咬着下唇,双手并用去推皇帝,精准地捉住了他的手臂,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他。

    娇娇揉揉地又喊了一声

    “陛下。”

    李晨瀚心软的一塌糊涂,不动声色地停下手上动作。却又有另一个想法自心中升起。

    想更加欺负她,叫她在他怀里哭哭啼啼地求饶

    还不是时候。

    李晨瀚在心底告诫自己,敛眸屏息,摒去心底的旖旎心思,正巧女孩在他怀里挪了挪。

    在他另有想法之前,女孩这样稍稍蹭一蹭倒没什么,现在却不一样了。她轻而易举地在他身上蹭出一团火,那种旖旎的感觉反而更甚了,让他不由吸了口冷气。

    他不动声色调整呼吸,清楚自己对怀中之人没有抵抗力,大手及时扣住女孩的细腰。

    低头在她耳边小声道“别乱动。”

    低沉的声音带了些不易察觉的黯哑,温热的气息令人耳根子发软,酥酥麻麻的感觉仿佛要顺着耳朵流到她的心里去。

    直觉告诉她现在的气氛不对,江容乖乖停下。为了分散注意力,她拿起他腰间的祥云腾龙玉佩在手中把玩。

    心里却想着,要不是他刚才突然逗她,她也不会因为坐的不舒服挪屁股呀。

    不一会儿,皇帝终于开口。

    却不是叫地上跪着的二人起来。

    “丞相前来所为何事”

    清冷的声音,与刚才面对江容时的温柔声音完全不同。

    盛国安仍匍匐在地,道“臣教子无方,前来请罪。”

    皇帝声音淡然,状似无意道“朕还当你是为盛婕妤来的。”

    “臣”盛国安顿了片刻。

    他跪在地上,只留个江容一个后脑勺,江容自然看不出他现在的表情。

    但是有一点她知道

    美大叔因为这一瞬间的迟疑,被皇帝抓到了空子。

    “丞相消息果然灵通。”皇帝的声音仍旧淡然。

    是啊,皇帝早上才降了盛婕妤的身份,丞相下午就知道了。这可不就是消息灵通吗

    消息这么灵通,是不是后宫里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都能知道往深里想,他是不是在后宫里安插了眼线皇帝的一举一动他是不是也了如指掌

    若要严重追究,这可是窥探帝踪的大罪。

    古代皇帝讲究多,普通人看一眼皇帝都是冒犯天颜,是大不敬。窥探帝踪就更不用说了,严重的可是要砍头的。

    江容在心底分析得头头是道,见皇帝不说话,继续发挥她添油加醋的本事

    “那真是太可怕了,有歹人在后宫里,万一他们想要危害陛下怎么办”

    李晨瀚嘴角微扬,抱着江容的手稍稍用力,另一只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动作温柔却不容反抗地把她按在自己怀里。

    “爱妃果真心疼朕,朕甚欢喜。”

    影帝。

    明明不喜欢和女人接触,还要做出这样亲昵的样子,真是为难他了。

    江容在心底“啧啧”了两声,嘴上说的却是“陛下是臣妾的夫君,是臣妾的天,臣妾不心疼陛下心疼谁”

    影帝的女人绝不认输

    跪在地上的赵信见缝插针表忠心“娘娘放心,卫尉寺必当将陛下的安危放在第一位,不让歹人有机可乘。”

    江容好奇“赵大人不是光禄寺卿”

    怎么突然给卫尉寺吹彩虹屁难道是他一回来就被调到卫尉寺去任职了

    皇帝“看来赵卿被打坏的不只是眼睛。”

    江容狐疑地看了赵信一眼。

    皇帝这是在说赵信脑子坏了

    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试探着说道“眼睛挨揍的时候,头肯定也会受到撞击,被打坏脑子也不是不可能。赵大人这么优秀的人才竟然被打傻了,那可真是我大晋的损失。”

    她特意加重了“我”这个字的音,和赵信一样见缝插针,表达了她对晋国强烈的归属感。

    皇帝颔首“盛清江罪加一等。”

    盛国安大惊,抬头看向皇帝“陛下”

    他才刚开了个口,江容就扬声呵斥道“本宫和陛下说话,盛丞相突然出声打断,礼数何在难怪盛婕妤也爱打断陛下的话,原来是从盛丞相这学来的。”

    盛国安握紧拳头低下头,心底有无数的话想说,最后到嘴边却只剩四个字

    “陛下恕罪。”

    皇帝没开口,不开口就是默许的意思。帝王都觉得他无礼,他如何敢再轻易说话为自己辩解

    想他堂堂一国丞相,竟然会憋屈到这个地步,为上位者完全不顾他的颜面,叫赵信这个毛头小儿和江德容这种破落小国里出来的公主看了笑话,如此令人寒心,又让他怎么忠心于他,为他效力

    话说回来,暴君以前只是残暴嗜杀了些,除了不涉足后宫没有子嗣,其他事做得并不差,在用人方面也似乎很有眼光。

    被暴君提拔上来的人,如今已分布在朝中各处,那些人都是绝对拥护暴君的人。

    有那些人有意无意的阻拦,他们这些年来的行动也越来越困难。若是再这么拖下去,让他羽翼越来越丰满,日后想再对方他,就更难了。

    好在他现在有了弱点。

    这越国公主听说是个痴儿,好像还有失魂之症,却在来晋国之前突然好了。这是皇室秘辛,知道这事的人不多,大家却一致认为这公主以前是在韬光养晦,可见她必是个心思深沉的人。

    再联系她刚才说的每一句话,都能正好说到点上,让他无可辩驳。有她那些话在前,他后面再说什么都像是狡辩,相比之下,保持沉默反而是更好的应对办法。

    说话都如此有技巧,可见她的心思确实不简单。

    但是有一点他不明白,她既已受宠,为什么还要在皇帝面前给他上眼药

    皇帝宠爱她,让他堂堂丞相受一个正二品的嫔呵斥

    且看着吧。盛国安心想。她日后也定会成为皇帝的绊脚石。

    江容对盛国安是怎么想的不感兴趣,她现在更好奇的是,盛国安那个宝贝儿子要怎么处理。

    她稍稍抬头,往皇帝耳边凑了凑,小声问道“陛下,殴打朝廷命官,要怎么处罚”

    “赵信是朕亲封的光禄寺卿,盛清江敢当街殴打朝廷命官,是藐视朕的权威,谋逆犯上。重则斩首,家中男丁流放两千里,女眷充作官奴,十代之内都不许脱奴籍。”皇帝没有压低声音,就好像是故意说给盛国安听的。

    赵信稍稍侧头,看向旁边之人。

    宽大的袖子遮住了盛国安的手,可他极力压制而引起的身体的颤抖,却无法逃过赵信的眼睛。

    也是。

    他不就是看准了盛清江是盛国安最疼爱的儿子,又喜欢流连青楼,嚣张跋扈,一激就怒,才特意引盛清江出手的吗

    就不知道这盛国安,能为他最疼爱的孩子做到什么地步了。

    眼看着盛国安要说话,赵信抢先一步道“陛下,娘娘,臣的脑子没坏。”网,网,大家记得收藏或牢记,  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