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王妃的下马威
作者:明日昭昭   王爷的盛宠娇妻最新章节     
    楚玦也在认真听着,“那如果王妃还是生气呢”

    管家道“那王爷就把侧妃赶出去不就好了。”

    这个侧妃是楚皇塞过来的,完全没有进过楚玦的考虑,杀了她倒也简单,但问题就出在这里,楚皇这次就像是个地痞流氓似的,不讲道理,杀一个,他能再塞一双,所以这不是治疗问题的根本所在。

    “要真是这么简单的话,本王也不必发愁了。”

    “那王爷多买些小礼物,哄哄王妃”说到这里,管家不好意思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奴才惹自己那婆娘生气的时候,每次送她点小礼物,她就不生气了。这女人啊,哄哄就好了,当然,这个哄是有学问的,一定要用心,而且要恰好哄在她喜欢的点上。。”

    楚玦细细琢磨着管家说的,虽然话糙,但理不糙。

    女人嘛,还是得用心去哄哄。

    话说到这里了,管家问了句“那王爷还去书房吗”

    楚玦唇角勾了勾,他转身,往原路返回。

    管家笑了笑,又摇了摇头,小声说了句“年轻人的爱情啊”

    楚玦返回到自己的房间了,门虽然是锁上的,但以他的本事,很容易将门打开。

    于是,楚玦三两下就把门打开了,他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

    沈长歌已经熟睡了,呼吸声很是沉稳。

    楚玦捏了捏沈长歌的鼻子,小声骂道“把赶出去了,自己倒睡得安稳真是可恶。”

    沈长歌感觉到有人在碰自己,她的手不安分地动着。

    楚玦又捏了捏沈长歌的脸蛋,他就觉得奇怪了,她的脸看上去那么瘦,为何捏起来如此有肉感呢

    “让你欺负本王,哼“

    翌日。

    沈长歌醒来,看见楚玦在自己旁边,她乍一伸手,将楚玦推了下去。

    可怜的楚玦,身为王爷,却被自己的妻子给推到床底下去了,真是委屈

    沈长歌故意不看楚玦,“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楚玦从地上爬起来,整理着自己的衣襟,“我这不是怕你生气吗特意来哄哄你。”

    沈长歌“我没生气。”

    怎么会没有生气呢好端端的日子,平白无故插了一个人进来,她怎么会不生气呢

    楚玦坐在沈长歌身侧,搂着她,口吻竟然带了几分撒娇"那你别不理我。“

    谁能想得到,在外面叱咤风云、人人闻风丧胆的誉王,竟然会有如此一面

    还真是反差极大。

    沈长歌嫌弃地将楚玦推开,“休想用美色迷惑我。”

    这个男人还真是美不自知,一大早地就黏着她,也不想想她的感受。

    她成天对着这样一张完美的脸,生气都不知道该怎么生气

    这时候,秋月在外面道“小姐,侧妃在外面等着,说是要给你请安。”

    沈长歌真是脑袋疼,如云起这么早干什么有必要如此勤快吗

    说到侧妃,沈长歌的脸色又冷下去了,她白了楚玦一眼,“看,你干的好事。”

    楚玦甚是委屈,“本王什么都不知道。”

    他真的很委屈,到目前为止,他还没见过那个侧妃的容貌。

    大厅。

    沈长歌和楚玦坐在上席。

    如云慢慢地走过来,她跪在地上,对着沈长歌和楚玦一拜,“妾身给王爷、王妃请安。”

    沈长歌看了如云几眼,想必是为了搏得楚玦欢心,如云精心打扮了一番,勉强算是有几分姿色吧。

    管家端着茶给如云。

    按照规矩,侧妃在进府的第一天,需要向王妃敬茶。

    在楚国,自古以来,就是正室为尊,侧室为卑。

    只有正室才算是主人,侧室顶多算个身份高点的丫鬟。

    但也不乏有宠妾灭妻这样的事情,如云就是存了这样的心思。

    如云双手捧着茶,朝沈长歌递过去,她低着头,十分谦卑的模样,语态娇柔“王妃请用茶。”

    沈长歌漫不经心地看着如云,她也不伸手接着那茶,任由如云先跪着。

    一般来说,正室都是会给侧室一个下马威的,沈长歌对这点是甚是了解。

    至于楚玦,沈长歌不说话,他就更不会说话了,也不敢看如云。

    毕竟,管家说的对。避免让沈长歌生气,楚玦就得做到非礼勿视、非礼勿言。

    于是,楚玦的目光宁愿偏向管家的位置,也不看如云一眼。

    如云只好笔直地跪着,她这个姿势,手脚都是酸痛的,偏又不敢动。

    一会儿,她的手脚都麻了。

    如云暗暗动了动膝盖,重复了一遍,“王妃请用茶。”

    沈长歌的表情很淡漠,看不出悲喜欢乐,她缓缓伸出手,接住了如云手中的茶,却又故意在接过来的时候,手掌一滑,将茶杯给打翻了。

    一整杯滚烫的茶就这样倒在如云的身上,从她的头顶,流至她的腿上,她看上去,像极了一只落汤鸡。

    而在下人们眼中,沈长歌就是一个欺负侧室的恶毒王妃。

    事实上,沈长歌就是。而且,她已经不需要隐藏自己的恶毒了。

    如云被茶水烫了一脸,心里敢怒不敢言,只能浑身发抖,楚楚可怜地望向楚玦,谁知楚玦压根不看她。

    春儿和冬儿扶着如云,“侧妃,你没事吧”

    沈长歌没让如云起来,按照规矩,如云就不能起来,她只能跪着,即使全身湿透了,也只能跪着。

    在这个府里,沈长歌不发话,其他人就不敢发话。

    沈长歌要惩罚如云,就没有人敢去为如云求情。

    沈长歌不单是要给如云一个下马威,更重要的是,她要让如云明白,进了这个门,才是痛苦的开始。

    如云现在感觉全身都是冷的,冷到骨子里,这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她想象中的是,沈长歌不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欺负她,而楚玦也会爱惜她

    如云温柔而可怜地看向楚玦,唤了声“王爷”

    楚玦压根不想理如云,“本王还要早朝,就先走了。”

    他是直接把如云交给沈长歌处理了,自始至终,都没为她说过半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