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求你回来
作者:慕义   只准她放肆最新章节     
    chater 17

    哪怕在高中恋爱的时候, 奚盼都不曾听顾远彻说过这样的话, 他表达感情的方式一直很内敛, 能做绝不用说, 所以到后来她一度察觉不到。

    回国和他重逢的这段日子,或是强吻或者是吃醋,她确实感觉到他对她的在乎, 但她都以为是他的“占有欲”在作祟。

    而此刻, 他告诉她,他喜欢她。

    即使他们分开了六年。

    奚盼怔愣地看着他,压住心中的沸腾, “这是谁告诉你的”

    “我在家的杂物间看到了礼物, 当年你没说, 我家佣人把它收了起来, 我也就一直不知情。如果我知道你在我家门口等了我那么久, 我一定会回来找你。那天吃饭阙渺确实也有去, 但是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发的那条动态我也不知道。”

    顾远彻把那天发生的事和她一五一十解释清楚,“当时是我一直都没察觉到你的情绪,我真的不太懂女孩子的心思,是我不懂如何做男朋友。”

    奚盼听着他的话,心头的热浪一浪掀起一浪。

    他注视着她的眸子, 视线滚烫而热烈, 嗓音喑哑

    “盼盼, 你能不能重新回到我身边再给我个机会”

    良久, 奚盼抽回了手。

    垂下眸来。

    “抱歉,我不想再喜欢你了。”

    男人的手停在半空中,眼底的光渐渐熄灭。

    “其实我们分开是迟早的事,生日那天的误会不是全部的原因。我后来想过是本身性格就不适合,我们都很要强,不愿意妥协,我不想告诉你当年的真相,而你也不曾挽留。

    而且我也不想一直猜我的男朋友心里在想什么。或许是因为当初是我追的你,所以面对这段感情我始终患得患失,总觉得你是天边月。”奚盼压住心底的情绪,苦涩地扯起嘴角,“我现在只想要简简单单的感情了。”

    “奚盼”

    奚盼抬眸看他,眼里泛了泪光,“顾远彻,我们向前看吧。”

    走进玄关,奚盼倚在门上,攥紧的手心早已被汗打湿。

    她低头看着地面,半晌眨了眨眼睛,将所有起伏的情绪都平息下去。

    里头的客厅传来二姑和贾菡梅交谈的方言声,她这才抬步走了进去,贾菡梅一看到她,立刻上前,握住她的手左看看右看看“哎呀你没事吧你可担心死我和你爸了。”

    奚盼笑了笑,“你不是今早才知道我在骞岭吗。”

    因为在山上信号极差,加之奚盼不想让父母担心,所以一直没告诉他们这个消息,而贾菡梅向来对奚盼都是放养状态,所以她也没多想,不过好在有惊无险。

    “你向来做事都是风风火火的,我哪里管得住你,我看你还是搬回来住得了,省得那天你失踪了我都不知道。”

    “”奚盼安抚她,“妈,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贾菡梅看到他们平平安安的,心也落定下来。她先带着二姑和孩子去了客房,让他们去休息,而后她下楼去看了下看今早炖的汤,说要给奚盼先盛一碗。

    奚盼跟着母亲走去厨房,贾菡梅舀着汤,转头睨她

    “我刚才可是听你姑姑说,是小顾送你们回来的,这次他还去山上找你了”

    “”都怪她忘记和二姑交代一声了。

    “你别装糊涂啊,说说看你们到底怎么一回事不是说他是你上司吗难不成一个普通员工出事了,上司要亲自跑去慰问”她嘴角勾起,语气逐渐欢快“还是人家在追你”

    “妈,你这一脸满意的笑容能不能收一收。”

    “我这不是高兴吗小顾这孩子我多喜欢啊,而且配你怎么了,不仅门当户对还绰绰有余。”

    奚盼呵笑两声,接过甲鱼汤,“我看你要不干脆认他做干儿子儿子可比女婿亲。”

    “你又和我贫嘴是不是”

    奚盼叹了声气,敛起笑容“妈,我和他不可能的,我们不合适,你别多想了。”

    “为什么不可能你又没有试一试。”

    奚盼只是摇头,再没说话。

    晚上,奚盼回到自己的公寓。她心里很乱,还是想一个人安静待着,而且这些年出国,她也习惯一个人独处了。

    她拿了画本去客厅沙发上窝着,脑中却时不时响起今天顾远彻和她说的话。

    说没有冲击那是假的。

    但是她理智很清楚地告诉她,不应该回头了。

    过了会儿,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喂,欢欢”

    那头的女生笑了笑,和身旁男人低声说了几句,而后出声“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给我打电话。”

    “好啊你,顾远彻一问你,你就全部说了”她佯装发怒。

    “对不起他当时真的一副不问到答案就不罢休的样子,我就说了,盼盼你生气了吗”

    奚盼笑笑,“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其实想想也没有瞒的必要。”

    “我听出来他知道真相挺震惊的,难道这些年他还对你念念不忘吗”

    奚盼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了容欢,后者不禁感慨“我就知道你们两个这么要强的人要是其中一方不低头,是绝对不可能聊到复合的。但是你拒绝了”

    “我跟他看似是因为误会分的手,其实内里的东西已经坏了,而且回头草向来不好吃,不是么”

    “也不一定啊”容欢放轻声音,“我当初和他分开三年,最后不还是在一起了。反正不管怎么样,你开心是最重要的,男人都不及开心重要。”

    奚盼弯唇,“你这被爱情滋润的人这么说可真假啊。”

    容欢转头看了眼靠在床头看书的男人,抿嘴一笑“我偷偷告诉你。”

    “好啦,不吵你和傅叔叔过二人世界了,我也准备去睡了。”

    快挂电话,容欢突然道“等等,前几天顾远彻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记起来一事,想着还是和你说一声。”

    “嗯”

    容欢“你出国第一年的圣诞节,他曾给我打过电话,问你有没有回国。他不让我告诉你,我当时就没说。”

    奚盼怔住。

    “他问这个干嘛”

    容欢也说不懂。

    两人挂了电话后,奚盼回想起刚才听到的话,心思百转。

    那年圣诞节

    她在学校的操场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难道真的是他

    但是怎么可能呢

    奚盼烦躁地拍了拍脑袋,让自己不再多想。

    第二天,奚盼请了个假,她原本也不想这么偷懒,但是这次去骞岭,真把她折腾得够呛。

    白天一整天,她就在家里休息。

    晚上,元宏远打来电话,说是下班了要来看她,奚盼连忙婉拒“没关系,我已经恢复了。”

    男人的态度却很肯定“你这次去骞岭我就已经不知道了,如果不去看你,我心里会很过意不去的,只是出于朋友的探望你还要拒绝么”

    奚盼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元宏远就说在路上,马上就到。

    奚盼刚挂了电话,起身正打算收拾屋子,手机却再次响起,她以为是元宏远,下意识接起“喂”

    “奚盼,你在家吗。”

    是顾远彻的声音。

    奚盼愣了下,“有事么”

    “有一份工作上的文件,需要拿给你。”他嗓音很低。

    她沉默了几秒,“我现在有事,文件不着急的话明天我去找你拿,不用劳烦你,我明天就上班了。”

    那头也跟着安静了会儿,“好。”

    十分钟后,元宏远的车子驶入小区,在门口停下时却看到前面停着的迈巴赫。

    他略微感觉有点眼熟,下车走近时,车后座的门就被推开。

    顾远彻走下车,转头站定原地,视线落在他身上。

    元宏远眼底划过一道怔愣,却还是提着果篮走上前,淡声言“顾先生,这么巧,竟然在这碰到你。”

    “你来找奚盼”

    男人神色冰冷。

    元宏远莞尔“是,我和她说过一声要来看她。不过顾先生和她很熟吗我有点好奇您为什么对她这么感兴趣。”

    “和你有关系么”

    顾远彻出声。

    此刻奚盼不在,两人之间紧张的氛围不再隐藏。

    元宏远敛睫,扯起嘴角,“无意冒犯。”他颔首,“我先离开。”

    他往前走了几步,就听到身后顾远彻的声音

    “奚盼不会喜欢你这种类型。”

    元宏远停住步伐,转身。“你为什么这么笃定”

    “你觉得我跟你是一个类型吗”

    元宏远因这逻辑愣了瞬,唇边勾起一抹笑“人的喜好是会变的,顾总,难不成你还像小时候一样喜欢玩具赛车和飞机吗”

    顾远彻“”

    元宏远走上楼,敲开了奚盼的公寓门。走进去,他把买来的水果和饼干拿给她,奚盼怪不好意思,“其实我真没受伤。”

    “就算没受伤也受了惊吓。”元宏远扫了一圈她公寓,“这被你布置得很温馨啊。”

    “还行吧,一个人住,总是要热闹些。”

    奚盼给他递上棉鞋,而后走进去给他倒水,“坐吧,我切了点橙子。”

    他温柔道“是我来看你,怎么变成你招待我了”

    奚盼笑笑,“这是待客之道。”

    两人聊了一会儿,提及骞岭村上的村民,元宏远说自己已经捐了些款,希望帮忙能尽早重建家园,他也希望能够尽微薄之力。

    “我替那些村民感谢你。”

    “其实我只是希望,和你有关的所有事物都会变好。”

    奚盼愣了下,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对了,关于你的那期采访,放在了一月中旬。”

    两人又聊到了工作,最后他眼瞧着快十点,就说准备回去,奚盼说送他下楼,他却立刻否认,“不用再送了,你休息吧。”

    “没事,我刚好去附近超市买点日用品。”

    元宏远心头掠过到情绪,没再拦阻。

    两人一起下楼,推开楼下大门,没走两步,就看到倚在迈巴赫旁的男人。

    他看到她,站直了身,望向她,心里松了口气,却没有上前。

    奚盼没想到顾远彻会在楼下。

    元宏远也没想到他还没走,转头看着奚盼的脸,后者移回目光,朝他一笑“那你先回去吧,晚安。”

    男人嘴唇嗡动,眼里意味深长“好,早点休息。”

    他往前走去,看了眼顾远彻,从他身旁擦肩而过。

    元宏远的车子离开后,奚盼看了眼迈巴赫旁边的人,她以为她昨天说的够清楚,他想明白了。

    后者上前,把手里的文件递给她“这是有关于你和arren这次设计的注意事项,下周一他就会来寻致,你先看看,要开始准备了。”

    奚盼垂眸接过,“谢谢。其实不用你亲自送过来。”

    他视线落在她被路灯打亮的面容,开了口“没事,我顺路。”

    “”如果她没记错他家和她两个方向。

    男人像是猜到她心思一样,又补充道“今晚我刚好在附近处理个公事。”

    “嗯。”她其实也并不在意。

    见她转身准备要离开,男人心头一沉,又开启话题“你吃晚饭了吗”

    “吃了。”

    他默了瞬,轻声言“我还没吃。”

    对方话语暗示明显,奚盼抬头看了他眼,“那你回去吃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