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大灰狼喜欢那只小兔子
作者:三日成晶   穿成男主恶毒嫂子最新章节     
    方安虞是听不懂的, 君月月听到了朝门口看了一眼, 却躺在床上一时没有动。 小 说

    这时候敲门,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君老爷子这几天一定会找她说话,这是在剧情里面就有的,但是君老爷子不太可能会在这个时间找她, 外面敲门的人动作又这么轻, 君愉腿脚不方便更不可能,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

    敲门的是方安宴。

    君月月猜出了之后,就更不想动了, 方安宴找她能有什么事儿, 肯定又是警告她, 让她不要欺负方安虞, 再警告她不要在君老爷子面前乱说话什么的, 方安宴紧张得太显而易见了, 他生怕一点点的意外影响了他在君老爷子心中的美好形象,导致方家和君家的合作出现什么纰漏。

    如果不涉及到自己的利益,君月月当然乐于成人之美,她不准备牵扯剧情的主线,当然也没兴致跟着瞎掺和,剧情里面方家和君家联手之后, 确实成为了丘海市地产业龙头, 男女主的感情也和蒸蒸日上的公司一样, 越来越好。

    至于后面拓展了海外市场, 男主常年不在家,原身君悦也因为心灰意冷凄凉退场,君愉一个残疾,和方安虞一个聋哑常年待在家中相互照应,却被佣人传有私情,引起了一系列的狗血误会祸起萧墙什么的,都是很远的剧情呢。

    现在眼下,八竿子没一撇,方安宴和君愉还没擦出什么爱的火花,君方两家都摇摇欲坠,业内等着看笑话呢,方安宴担忧合作不成,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君月月却不打算配合方安宴,她也没有那个义务,该说的话,该争取的东西,她既然都穿了这个身体,自然是要争取的。

    所以她索性装着听不到方安宴的声音,侧头把脑袋彻底埋在被子里,贴着端端正正躺着的方安虞闭上了眼睛,准备睡觉。

    “咚咚咚”方安宴锲而不舍。

    “咚咚咚咚咚”方安宴显然越来越急躁了。

    君月月躺得特别稳,一点点动的意思都没有,反正方安宴也不敢大声,借着这个声音只当成是催眠曲了,没一会儿她还真的迷迷糊糊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外的敲门声没了,屋子里安静下来,君月月已经睡着,她枕边放着的手机却突然亮了起来。

    方安虞还没睡着,他被晃了一下,伸手摸过了君月月的手机,指纹一按就开了。君月月为了方便方安虞拿着她的手机练习打字,在手机里面加入了他的指纹。

    解锁之后,屏幕上弹出来的是一条短信,君月月已经把方安宴的手机号码加了黑名单,他两张卡全都打不进来,也发不进信息,这消息的发件人是妹妹。

    内容是开门我有话跟你说

    方安虞看到连着两个感叹号,以为事情挺急的,他知道发件人是君愉,君愉是个残疾人,行动比他还不方便,方安虞立刻坐起来,推了推君月月之后,赶紧下地去开门了。

    “你干嘛啊”君月月才睡着被推醒了肯定不高兴,打着哈欠借着地灯的亮度,看到了方安虞去门口了,连忙出声喊,“别开门”

    可惜方安虞听不到,门打开,外面站着的是面色黑得锅底一样的方安宴,根本没有君愉的影子。

    方安虞疑惑地看着方安宴,回头看了一眼君月月。

    君月月已经看完了床上亮着的手机上的信息,无奈地靠着床坐着,面露无奈地看着方安虞。

    这小傻子,也太好骗了。

    方安宴这是非要找她不可了,打不通她的电话,不惜半夜三更地去找君愉了。

    “你出来,去楼下吧,我有些话跟你说。”已经很晚了,方安宴来来回回都折腾了一个小时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方安宴声音压得很低,说完了之后,关上了房门等着。

    君月月烦躁地又躺下,在被子里磨蹭了一会,这才打了一行字给方安虞看你弟弟说有话跟我说,要约我去楼下,但你也知道,我是他嫂子,这深更半夜的需要避嫌,所以你跟我一起去

    方安虞看了片刻,疑惑地回刚才不是君愉

    当然不是,你太好糊弄了,是你那狡猾的弟弟骗你的,就像是大灰狼站在小兔子的门口学兔妈妈唱歌,就是想要骗你开门。

    方安虞不关心他弟弟为什么半夜三更的这么折腾,也一定要和君月月说话,他的关注点很快歪了问道大灰狼不是生活在草原上吗它们还会唱歌吗为什么要去小兔子家的门口唱歌

    你没看过童话吗君月月问。

    听说过,但是家里没有那样的书。方安虞表情颇有些遗憾。

    君月月啧了声,揉了揉方安虞的头发,“那等一会回来,我给你讲讲小兔子和大灰狼的故事。”

    方安虞高高兴兴地被君月月糊弄着穿好了衣服,跟着她一起下楼了,方安宴等在楼下的客厅,看了方安虞之后,眉头微微皱起来。

    这里是大厅,又是在别人家,不方便说话,方安宴心里不高兴,也忍着,三个人一起出了客厅,朝着院子里面走。

    小路曲曲折折,方安宴娴熟地带着两个人七绕八绕的,竟然找到了一个凉亭。

    说是凉亭也不太准确,因为这亭子很奇怪,里面没有桌椅,形状也是方形的,而且旁边还有上亭子上面的梯子,说是凉亭,更像个花架子。

    夜风很凉,四周寂静无声,方安宴停下,一转头就责怪君月月,“就几句话,你折腾我哥干什么”

    君月月裹着方安虞的衣服,过长的外套,一直盖过她的屁股,她靠在凉亭的一个柱子上,微微皱眉,“避嫌啊,我是你嫂子,这半夜三更的你带着我去小树林,被人看到还能说得清吗你不要脸我还要的。”

    大概是为了讲究情调,这院子的里面到处都是太阳能的小灯,不至于把院子照得亮如白昼,也一点都不黑,这小凉亭周围确实是有几棵树,但是钻小树林又他妈的从何说起

    方安宴反口就是,“你想得美我警告你,别再做那些丧心病狂的事,”方安宴神色冷下来,“你要是真的坏了我的事,我绝饶不了你。”

    到这时候,就是彻底地撕破脸露出了他不曾露出的爪牙。

    如果是原身的话,或许还真的会因为方安宴说这些话而有所顾忌,但是君月月呵。

    君月月掏了掏耳朵,给站在她身边的方安虞赶了下蚊子,这才说,“呦,要当君家的姑爷了,说话这么硬气”

    君月月说,“你用什么立场站在这里和我说这种话你的自信来自于你屁股格外翘还是脸格外大”

    方安宴没想到这女人是这个反应,一时间准备好的威胁话一个绊倒了一个,在他喉咙里面摔成了一团,堵住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君月月的脸也沉下来,这也是她在穿越之后,第一次真的和方安宴计较。

    “你他妈的自己为了钱要娶个残疾人做老婆,还真的觉得自己为祖国出了一份力,帮助了残疾人过上幸福生活所以很高尚”君月月走到方安宴身边,有意识地背对着方安虞,不让他看到她的脸色和表情。

    “你真觉得我喜欢你啊,你想着我喜欢你,你说上几句,我就不敢闹了”君月月慢慢咧出一口小白牙,嗤笑出声,“我也警告你,你娶谁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是君家要扶贫,还是你要救残,我连听都懒得听,可我是君家大小姐,我的那一份,不论是你,还是我那个妹妹,谁动,谁就别想过的舒坦,懂吗”

    “你”方安宴被君月月的表情有点煞到,但是很快回过神,迅速道,“你想争那块地”

    “你根本不懂经营,君家的产业君愉还了解一些,你又知道现在处于什么阶段,你拿了那地能干什么”方安宴也露出不屑,“请你那帮狐朋狗友去蹦迪还是你想凭借着那块地让我回头”

    君月月一时间没说话,方安宴以为说中了她的心思,他朝着方安虞的方向看了一眼,明明知道他哥哥听不见,却还是压低声音道,“你少痴心妄想了,我这辈子都不会跟你这种女人有什么牵扯。”

    君月月撇嘴,方安宴又说,“我哥哥也是,你要是再敢对他”

    君月月有些烦闷地吹了声口哨,这夜里格外的响亮,方安宴立刻要去捂她的嘴,被君月月闪身躲过。

    “我告诉你,”君月月一字一句,“这世界上,没有我不敢,不能,只有做不做。”

    “那块地我确实没有兴趣,我也确实不懂经营,但是要是我想要,你也要不到。”君月月说完,方安宴简直被她张狂的语气逗笑了。

    君月月却还是很平静地在阐述,“至于你,我要是真的喜欢你,想要你,你觉得你能拒绝我吗”

    这话说得任谁听来都会觉得君月月疯了,众所周知原身喜欢方安宴,喜欢到发疯恨不得嫁给他聋哑哥哥,听了她说这种话,都会觉得她疯了,或者是说梦话,因为方安宴从来对她不屑一顾。

    方安宴在笑,带着轻蔑,君月月现在,对于这本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彻底丧失了所有在看书的时候累计的好感。

    她静静等着方安宴笑完了,才开口,“你们公司楼下有个停车场,你每天下班的习惯都是顺着步行梯下去,那一段,有监控死角,可以直接从地下通道一直到公司后面的街上。”

    方安宴瞪着君月月,“你查我还是派人看着我”

    君月月没有回话,努力回想着剧情,继续说道,“或者你从电梯下来,但是车子也要经过一个头已经歪掉的监控,那里正好是转弯,开车行驶,有三秒的时间是视线盲区。”

    方安宴皱眉,脸色更加难看。

    君月月继续,“就算你从公司那里出来,上了街,但是朝着方家别墅开的那一段,有个监控被吸毒的醉鬼打碎了,已经两个月了还没换上,那一段正好经过一片很密的自然保护区,我想物业一定跟你说过,还很骄傲,例如这片别墅区被划为自然保护区,是因为那里发现了很珍惜的树种。”

    “但是他们没告诉你,那珍惜树种的底下,从来没人进去过,有天然的大坑洞,能同时容纳二百人的地下树坑,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黑漆漆的不见天日,因为经年的树叶和泥土累积,连雨水都浇不透。”

    方安宴看着君月月简直像是在看着神经病,君月月却在他的视线下提起一点嘴角,笑起来,“你也生活在上流社会,你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我要是把你弄到那坑洞里面,给你食物和水,你这种求生强悍的人,肯定不会任由自己饿死的。”

    方安宴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君月月却还在继续,“你要是突然间就消失了,没人能够找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就算怀疑到我的身上,君老爷子也不会不管我的,他越是偏心君愉,越不会让我被卷进这种事情,你们家没了你,败还不快吗”

    君月月说,“整个丘海市,谁不想要那块地君老爷子只要稍微透露一点风,你信不信,那群有你嘴里所谓的正经生意人,能把你的存在都从这个世界上抹掉”

    说到最后一句,君月月陡然加重声音,方安宴张着嘴,感觉自己后颈汗毛倒竖,他看着自己面前这个明明娇柔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像是被什么东西摄住一样。

    君月月还在轻声细语地陈述,“到那时候,过个一两个月,没人会再去在意你,就算你们家要找,可能去哪里找”

    “你会彻底失去所有的救援,你说到那时候,我要是想要你,勾勾手指,你会不会爬过来”君月月笑意逐渐明媚,“对哦,你脾气不好,或许一两个月还不行,那年呢”

    她拢了拢自己的衣服,歪了歪头,“年要是还不肯的话,那要是打断双腿呢”

    “你他妈的疯了吧”方安宴朝着她低吼,却忍不住朝后退了一小步。

    “打断腿还不行,如果双手砍掉呢反正这也不影响你的外观,你还能爬的。”君月月说着,似乎想到那个画面,美滋滋地绕着方安宴转了一圈,“漫长的黑暗,你独自一个人,我会把你关进一个只能容纳一个人的地方,一个月,你说你再见到我,会不会像是见到了天使”

    方安宴难以置信地看着君月月,朝后靠在了凉亭的柱子上,脊骨冰凉。

    “就算你骨头硬,到最后也不肯跟我,那也没关系啊,”君月月表情阴鸷,继续吓唬他,“我听我的一个狐朋狗友说,她认识国外一个人偶师,据说能完美地避开人所有的大血管,切割掉所有的肌肉再用些特殊的手段,竟然能让植物人动起来,你说给她大笔的钱,她会不会用真人做人偶啊”

    “你在说什么”方安宴真的听不下去了,正好这时候有夜风吹过来,他毛骨悚然地看着君月月,刚才的气焰已经没了,只色厉内荏地说,“你疯了”

    “不,”君月月表情放松,摇头,“我没疯,那得庆幸我还没疯,庆幸我不是真的喜欢你”

    君月月认真地看着方安宴,又问了一遍,“否则你觉得,你能拒绝我吗”

    这一次方安宴没笑,也没说话,眼神闪烁下意识地远离君月月。

    君月月却耸肩,“你看,所以你不应该跟我说刚才那些话,我并不打算管你和君愉的事情,至于你说你哥哥”

    君月月转头看向一直特别特别乖靠着柱子站的方安虞,说道,“我就睡了他一次,你总炸什么,我就算再睡,你也管不着。”

    她看着方安宴,为了一劳永逸,放狠话道,“我会给他补偿的,但这跟你也没关系,你再多管闲事惹我生气挡我路,我不保证我会不会嫌弃你麻烦,让你人间消失,并且保证那个大坑里面没有食物和水,你会和那几十年积蓄的树叶一起烂掉。”

    方安宴不应该被吓到的,面前这个女人矮他那么多,他一只手就能打得她没有还手之力。

    但是她在说这些的时候,身上的气势真的是方安宴从没见过的,伴着夜风卷过来,他甚至错觉自己闻着湿漉漉的腐臭味道,让他无法呼吸,而且君月月说得很细致,虽然不是完全没有漏洞,可真的按照她说做了,真有那个树坑,动手的再缜密一些,方安宴相信,在他死之前,真的不会有人找到他。

    所以他真的被君月月吓到,心里认定她是个疯子,却也真的开始忌讳她。

    “说完了滚吧,”君月月扒着凉亭朝上看了看,挥手打发方安宴走,打算爬上去看看。

    方安宴还想说什么的,他神色复杂地看着他哥哥,看到这个说出这么恐怖的话的女人转头就笑眯眯地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给他哥哥说什么,他从小到大,第一次涌上一股无力感。

    方安宴一直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承担着家里,也照顾着哥哥,但是此时此刻,他真的浑身酸软,强撑着自己离开凉亭,朝着别墅的方向走。

    谁又是天生就想要承担一切,谁又真的想要为了钱搭上自己的婚姻,他对君愉的品格很欣赏,可并不代表他就真的喜欢自己的女人不能行走

    方安宴这一晚上想得很多,从没有过的多。

    君月月却总算是把他糊弄走了之后,狠狠松口气,她说的确实是真的,只不过那部分是后期剧情里面,君愉被绑架的时候才发现的,监控也是,树坑也是。

    当然了男主光环让他真的找到了那里,女主光环也让君愉凭借树坑旁边的蘑菇活下来了,这剧情当时两个见面拥抱的时候,君月月还泪目了一把,少女心又颤巍巍地死而复活蹦了那么一下,又相信真爱了。

    可是没想到,真的身临其境,c不光磕不起来,她还利用刀子剧情去吓唬男主了。

    眼见着方安宴走远了,君月月这才让方安虞在下面等着,自己先爬上去看了看。

    上面是一片平顶,很厚实的实木,能够经得住人,而且庭院里面有光线不太亮的灯,在下面的时候看不到星星,上了这上面,她才发现,今晚星星特别地多且亮

    反正刚才哔哔一通吹了夜风也精神了,君月月想着小傻子肯定没看过星星,索性趴在底下,朝着他勾手,示意他上来。

    方安虞很快上来,果然很新奇,眼睛简直比星星还亮。

    不过他新奇的实在太多了,没有这样半夜三更地出来这么久,没有这样登高过,没有在夜里专门看过星星,也没有一边看星星,一边听着人给他讲故事。

    君月月把小兔子乖乖的故事讲给他,不过才讲了一半,方安虞就在手机上慢吞吞你输入大灰狼为什么要唱歌为什么要进屋,他是不是要干坏事

    君月月本来要说是的,但是看着方安虞微微地皱眉,一副十分担心小兔子们的样子,她突然脑子转了一个弯,开始胡编乱造。

    她已经打上了当然两个字,想了想又在后面接 当然不是了,是因为那屋子里头,有一只小兔子特别特别的可爱,大灰狼想要见它呀。

    方安虞看完之后,果然狠狠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接着又疑惑打字那为什么大灰狼想要见它呢

    君月月也想知道为什么,不过这故事既然是她编的,总要有头有尾。

    她看着方安虞,单纯得就像个小兔子,突然间灵机一动,笑着在手机上打出一行字。

    因为大灰狼喜欢那只小兔子,想要把它叼回自己的窝里做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