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四层16
作者:飞奔的橘子   我当大佬的那些年最新章节     
    “简思, 交代吧。”叶王大马金刀的一坐, 浑身上下洋溢着狂暴气息。

    魔术师懒洋洋的坐在他身后, 目光在叶王身上停顿两秒, 漫不经心的落到简思身上。

    他当然知道叶王的这些情绪是从何而来身份颠倒的憋屈感,人外有人的无力感,以及对对方油然而生的恐惧, 这些混合在一起, 无处发泄,又无法放下,最终濒临情绪失控。

    不过年轻人就是这点好, 至少还能有情绪失控的机会。

    魔术师发出几分老气横秋的感慨后, 就将这点小插曲抛到了脑后, 打量起了简思。

    这个出乎意料的打破了所有人计划的小白兔。

    不过, 这个绰号现在和他未免太不相符了。

    简思手上套着锁链, 锁链跟椅子紧紧相连, 这让他只能被迫保持弯腰靠着桌子的姿势。

    这是个不轻松的姿势,普通人被锁个半小时就足以浑身难受了,但这只前些天还跟普通人没两样,甚至比普通人还不如的小白兔,维持这个姿势差不多快一小时了,依旧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模样, 仿佛压根不觉得难受般。

    简思很沉默, 从在黑手套的死亡现场发现他到现在, 他就一直保持着沉默, 除了承认黑手套是他杀的以外,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魔术师歪了歪头,视线在对方身上停顿,看来,小白兔终于融入了星狱。

    “说话。”叶王不耐烦的拍桌子“装什么死都承认人是你杀的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简思的视线从空中落到了叶王身上,神情冷漠,一言不发,以至于以往柔软的外表都在此刻变得愈发锋利,像是稍稍触碰就会留下鲜血的利刃,在死亡和鲜血中散发出夺目的光。

    “你怎么杀的黑手套你为什么要杀黑手套”叶王压根没在意简思的模样,全身心都只关注一点“是不是医生”

    简思的表情终于发生了变化,他眨了眨眼,像是一瞬间活了过来,将那截尖锐利刃镀上一层灵动的光,愈发攥夺旁人的视线。

    他喃喃自语般低声道“医生”

    见他对这个词产生了反应,叶王忙迭声道“没错,是不是他要求你这么做的”

    “你之前跟他单独谈过话,那个时候,他”叶王的话没说完。

    简思缓慢的反应了几秒后,打断了他的话“医生在哪”

    叶王皱起眉,盯着简思看,如果说简思之前很平静,平静的像是冰封的海水一般,那么现在,他就宛若活跃的火山,不住的翻滚出各种情绪,在眨眼间,恐惧和肆无忌惮并存。

    如果说这两者都有什么共同点的话,那就是看起来精神都不是很正常。

    叶王直起腰,敲了敲桌子“我看你根本没搞清楚情况。”

    “你杀了人。”叶王加重语气道“这可能会加重你的危险性评估,让你去第五层,你知道第五层是个什么地方吗”

    简思对此的唯一反应是“医生在哪”

    “那里是地狱,真正的地狱,像你这种家伙进去,第二天早上连尸体都找不到。”

    “医生在哪”

    他执拗的重复这个问题,好似压根没听见叶王说的话。

    叶王的情绪本就濒临失控,再加上简思装疯卖傻的行为,气得脑子“嗡”的一声,紧绷的弦彻底断裂,朝着简思扬起了手上的警棍。

    “叶王。”魔术师喊了他一声。

    挥舞而落的警棍堪堪停在简思头顶。

    简思眨了眨眼,目光在警棍上停顿几秒,又好似与他无关般挪开了,而整个过程,拷在他手上的锁链都未曾发出声响。

    “魔术师,你不是要劝我吧”叶王稳稳的握着警棍,语气有些嘲讽“你们五层难道这么守规矩”

    “那倒没有。”魔术师靠着椅子,友好的提醒对方“不过我们确实不这么做。”

    叶王扬眉。

    明明是坐在叶王身后,但魔术师好似看到了叶王背对着他扬眉的动作般,笑着继续道“因为这样死的快。”

    叶王低头看了眼简思,死的快

    “在五层,更强势的可不是狱警。”魔术师做作的苦恼道“随便对囚犯动手,到时候怎么死都不一定。”

    “你别看这只小白兔,软绵绵的,好像没什么杀伤力。”魔术师伸手托腮“但要是医生知道了呢”

    叶王放下警棍,扭头看魔术师“他知道了,然后呢”

    “你不是已经知道答案了吗”魔术师看了眼放在一旁的警棍道。

    叶王回头看了眼简思,朝外走去。

    魔术师朝简思笑了笑,跟了上去。

    审讯室的门被重新合拢,叶王走进一旁的房间,扭头看向魔术师,神情十分难看。

    魔术师还是那副浮夸的表情“怎么有话跟我说”

    “之前你来四层的时候,我们说好了,只是观察医生,现在插手又算什么意思”叶王开门见山“怎么对四层管理者的位置有想法”

    魔术师虚按了按头上不存在的帽子,语气诚恳且浮夸“你想多了,我绝对没有挑衅你身为管理者权威的意思。”

    叶王扬眉“从刚才开始,你的话未免太多了。”

    魔术师老老实实道“因为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找死。”

    “我只是在履行我的职责。”魔术师叹了口气“毕竟你也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

    叶王十分想反驳对方关于他“一直在找死”的结论,但他仔细思考了几秒,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反驳任何跟医生有关的事情,都无比危险,这一点毋庸置疑。

    稍有不慎,就会直面死亡这么来看的话,他确实是一直在找死。

    但知道这一点,不意味着他能坦然接受医生的挑衅和嘲讽。

    堂而皇之的违背承诺,嘲讽四层管理者,杀死黑手套,让那些筹划一朝落空,是什么给了江奕奕底气,让他毫无畏惧

    这种有恃无恐的模样,十分容易激起旁人的叛逆心,让人产生一拭锋芒的冲动。

    你到底有多强大你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你难道就真的不可能被打败吗

    魔术师看了眼叶王,对年轻人的朝气感到惊叹。

    “我看的差不多了。”他慢吞吞的打破沉默“也该回去了。”

    叶王反应过来“你有结论了”

    “嗯,等我把报告提交上去,差不多就可以了。”

    虽然有所猜测,但叶王还是问了一句“结论是什么”

    魔术师看了眼叶王“危险。”

    叶王对他的回答感到不满“就只有危险”危险一词完全不足以概括江奕奕的可怕程度。

    “危险就够了。”魔术师打了个哈欠“足够去五层的危险是什么程度,难道还要我详细解释吗”

    “他是能力者吗”

    “不确定。”

    叶王有些惊讶“我记得之前的结论,不都说医生是能力者吗”

    “刚才见了一面,不太像。”魔术师按了按头上不存在的帽子“他不是疯子,也不是变态。”

    “你要说他不是疯子,也就算了,不是变态”叶王语调蓦然拔高几度,遥指了指江奕奕的方向道“信口胡扯也没你这么夸张。”

    “他要不是变态,你怕什么”

    魔术师不急不缓道“首先我不是怕他,其次,正因为他不是变态,所以我才跟他保持距离。”

    叶王扯了扯嘴角“你知道你说的,跟之前总结的资料完全不一样吧”

    “我知道。”魔术师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了,那些家伙还是一点没进步,这种错漏百出的资料也能一本正经的汇总”

    合着你的结论跟资料不一样,是因为资料错了

    叶王对他的狂妄不予评价,把话题扯回“他不是变态,你反而要跟他保持距离”

    “不是变态都弄的跟变态一样,那他变态起来不是更可怕”

    叶王沉默了几秒,无法形容自己复杂的感受,遂只好再度岔开话题。

    “你什么时候走”

    “马上。”

    “不留下来看看情况”

    魔术师看了他一眼,浮起个古怪的笑“没什么好看的。”

    叶王下意识觉得他这句话里有更意味深长的含义。

    “已经结束了。”魔术师拍了拍叶王的肩膀“医生出手的那一刻,一切就结束了。”

    叶王皱眉“他出手的那一刻”

    魔术师看了眼隔壁房间的方向,给出精确的时间点“他跟那只小白兔见面的时候。”

    “可那时候一切还没开始。”叶王下意识道“黑手套都没想好怎么传递资料,其他所有势力都在等着局势进一步发展,他凭什么就能在这个时候结束这一切”

    “就凭”魔术师压低的声音里,有种惊心动魄的存在,于无声处迸发出惊雷。

    “眼下你我都束手无策的这个结果。”

    叶王咬紧了牙,宛若再次被江奕奕嘲讽了一遍。

    “提醒你几点,务必记好。”魔术师恢复了漫不经心的语调“别在医生来五层之前,你先死了。”

    “首先,不要再接触医生,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其次,绝对不要向医生暴露你的敌意,还记得独狼的下场吧,不想变成下一个独狼吧”

    “最后,别招惹那只小白兔。”魔术师意味深长道“别忘了,黑手套是怎么死的。”

    魔术师朝门外走去,握住门把手“一个来自过来人的忠告,不要小看任何人。”

    他伸手虚按了按不存在的帽子,拉开门,毫无留恋的离开了这里。

    叶王一个人在那间房间待了许久,久到他将濒临崩溃的情绪重新收拾好为止。

    如今大部分的外科手术对江奕奕来说,都毫无难度,没看他这些天都不再执迷外科手术了吗

    因为实在太没挑战了。

    虽然鲜血、切割以及手术刀依旧让人痴迷,仍像是一种无法戒掉的瘾,在江奕奕的体内跃跃欲试。

    但大部分时候,江奕奕对自己的一切都有着绝对的掌控不管是情绪波动还是冲动亦或是生理反应,他几乎本能的警惕着一切会让他产生沉迷的东西,堪称克制的面对着这个世界。

    而这其中最让他警惕的,无疑就是做手术的这个爱好。

    因为他能清楚的从自己的反应中知晓,它对他的吸引力根植骨髓,源于本能。

    等会这是我有问题还是这个nc有问题

    江奕奕再度陷入了这个曾思考过数次的问题中。

    扪心自问,他在穿越前,绝对没有这种诡异的爱好。

    必须再强调一遍,他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智力维持在普通人水平,体力维持在弱鸡水准,爱好维持在肥宅水准。

    但现在就算想欺骗自己,也无法做到理直气壮的说自己只是个普通大学生呢。

    林异心惊胆战的看着江奕奕缝好伤口后就走了神,还下意识的转起了刀片。

    他伤口仍在隐隐作痛,但这点小痛,在此刻的心惊胆战前完全不值一提。

    他有种江奕奕正在思考该从哪里下刀的错觉,且真切的产生了即将被分尸的恐惧感。

    江奕奕的沉默在大部分时候都具有极强的威慑力,而在他手上拿着刀片的时候,威慑力远胜往昔。

    之前说过,手里有刀的江奕奕和手里没刀的江奕奕,完全是两个模样。

    前者让人恐惧,后者至少还留有一丝喘息之地。

    “医生”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林异出声打断了医生的思考“伤口”

    “我固定了下,接下来几天,不要乱动。”江奕奕收回飘远的思绪,随口嘱咐道。

    “医生的外科手术水平还是一如既往的高超啊。”林异尬笑着拍了个马屁。

    江奕奕被他话里的心虚提醒了“所以,谁弄断了你的肋骨”

    他问的平静,林异却无法平静的回答,他摸不透江奕奕是想帮他报仇,还是有其他想法,故而出口的话十分留有余地“他已经死了。”

    “那个魔术师干的”江奕奕回忆了下魔术师的模样,平平无奇的长相,吊儿郎当的气质,浮夸的肢体语言,以及夸张到足以碾压江奕奕所见过的所有人的解剖平面。

    总觉得他不应该只是个路人nc,还是说星狱里强到这个地步的人比比皆是

    “他救了我。”

    “准确来说,是我救了你。”江奕奕诸多优点中,绝对没有将自己做的好事拱手相让这一点,他平静的纠正林异的话“他只是在履行约定。”

    林异便紧跟着问出了那句话“那医生为什么要救我”

    江奕奕对这个问题略有些惊讶“我以为你知道原因”

    “因为,如果我就这样死去的话,未免太可惜了”林异复述了一遍江奕奕曾说过的那句话,瞥见江奕奕不为所动的平静表情“您想得到什么呢”

    他问出了那个在他心中徘徊许久的问题。

    “你觉得你能给我什么”江奕奕反问林异。

    林异慎重的思考了许久,才迟疑道“我确实知道不少星监会和年罗会的秘密”

    星监会又是啥怎么还出现了个新名词江奕奕的思绪里冒出了问号。

    林异没从江奕奕脸上看到丝毫动容,又接着道“不过眼下我任务失败,身份暴露,间谍这个身份已经完全没用了,就算医生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事情,估计我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他依旧未从江奕奕的表情中看出动容,便又继续道“除此之外,我能给医生的,就只有我自己了。”

    江奕奕对他说的没什么兴趣,倒是对另一件事很有兴趣“方才,叶王跟我说,上头给你一句话,你就会自杀。”他停顿了下,饶有兴趣的问“是这样吗”

    林异的表情收了起来,准确来说,所有的情绪从林异身上褪去,留下了一片无需分辨的纯白也就是平静。

    不像以往那般轻浮浅显,也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深沉内敛,简单得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看来他说的没错。”江奕奕从他的反应中得出了答案“你们这些做卧底的,确实都很愚忠。”

    林异沉默的靠着床,将多余的思绪抹去他更熟悉这种结局,平静且冷漠的等待死亡。

    这是他们的宿命。

    “我救你可不是为了让你去死的。”江奕奕打量林异“既然我救了你,作为报酬,你的命归我了。”

    “恕难从命。”林异平静的注视着他大部分的恐惧来源江奕奕,将那些多余的情绪摒弃在外“你可以重新拿走它。”

    江奕奕对这种愚蠢的忠诚很感兴趣大概是因为林异在他的印象里,是一个无比识趣的年轻人,而不是一个可以为了一个命令就坦然去死的傻瓜。

    “我有点好奇,为什么你能坦然赴死”江奕奕诚恳的问道“我记得你一直很顽强的想活下去。”

    林异看了眼江奕奕身旁的疯子“他也可以为了你的命令去死。”

    江奕奕为他这句话笑了起来,不假思索的笑了起来。

    “他跟你不一样。”

    疯子的瞳孔转动了下。

    虽然心存死志,并坦然接受了自己的结局,但在这种情况下,身为间谍,对秘密的敏锐知觉,让林异依旧下意识的追问了一句“哪里不一样”

    江奕奕回答他的语气十分漫不经心,几乎能让人察觉他不在意的态度“他跟你一样。”

    怎么又跟我一样

    林异的思绪转动,在一片寂静中,忽而看到疯子的手指中,小拇指在不住轻颤。

    这是无法控制的下意识反应。

    他瞬间反应过来江奕奕话里的意思。

    疯子是卧底

    林异毫无波澜的平静终于泛起了涟漪当然,疯子从出现到再次出现的动机都很值得怀疑,但问题是这是个疯子啊

    就算值得怀疑,谁又会联系到他是卧底这种匪夷所思的猜测上呢

    这个冲击力过大的消息,一时甚至让他遗忘了自己方才还在坦然等死,将更多疑惑问出了口。

    “既然你知道,那为什么还留着他”

    江奕奕为他这个问题而发笑“我都能留着你,为什么不能留着他”

    疯子颤抖的小拇指忽而停了下来。

    林异反应几秒,不知为何,生出了强烈的争辩冲动“我跟他不一样,我又不是冲着你来的。”

    江奕奕注视着他的视线,让林异再度回忆起了被江奕奕智商碾压的感受。

    “如果你完成了这个任务,你觉得你下一个任务会是什么”

    林异在床上僵立数秒,明白了江奕奕话里的意思。如果他完成了黑手套的这个任务,那么理所当然,他下一个任务只会是江奕奕因为没有人的身份比他更适合这个任务。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你就这样死了的话,我会觉得很遗憾。”

    林异没明白江奕奕话里的逻辑,但他真切的感受到了江奕奕对他和疯子格外宽容这句话的含义。

    “我很遗憾。”林异沉默了半晌,低声说了一句。

    江奕奕扬眉,知晓他话里的意思他很遗憾,他依旧选择了忠诚,选择了死亡。

    “我不遗憾。”

    江奕奕侧头看了眼疯子。

    疯子沉默的点头,视线落在了林异身上。

    “你还不够了解我。”

    江奕奕起身朝外走去,将那句话远远的抛在身后。

    林异知晓疯子是用来看着不让他自杀的,但江奕奕最后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林异看着江奕奕远去的方向,心跳缓慢加速他有一种直觉,江奕奕将再一次超出他们的想象。

    就如同江奕奕留给他们最深刻的印象一样,他所想做的一切,都将成为现实,无人能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