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天空飘来五个字
作者:抽骨磨刀   我有一座随身监狱最新章节     
    第79章

    女人的面目最终归于柔和,鲜明镜收紧怀抱似乎想要挽留,但下一秒,手中仅存的残魂也烟消云散。

    一股浓厚的生机从厉鬼身上剥离出来,眨眼间回到了鲜明镜的肉身上。

    赵奇秋眼看着倒在床上的身躯恢复了正常的呼吸,脸色虽然仍有些苍白,可已经散发出活人的气息,只要那副霸道的灵根恢复运作,明天一早,鲜明镜就和往常没有什么区别了,起码外表看起来没什么区别。

    鲜明镜垂头跪在原地一动不动,赵奇秋耳边也依然回荡着那个女人的话。

    经过这么长时间,他早已经确定鲜明镜就是鲜明楼,但当真正发生的时候,还是有些出神。

    的确,以鲜明镜目前的状态,没有理由刻意改名,上辈子应该也发生了一样的事件,可归根溯源,上辈子的鲜明镜没有遇到自己,不会有这把能掩盖气息的刀,更没有自己教他的这手“专业技术”,即便悲剧发生,也绝不会发展到今天这样惨烈的地步。

    瞄了一眼脚边依旧失魂落魄的少年,赵奇秋恍惚的想,我本来教导他是为了干什么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是因为我彻底玩脱,选择性失忆了吗

    危机过去,赵奇秋真切的感觉到有些口干。

    鲜明镜还是没能抬起头,但他身上已然传来一阵阵的杀气。魂魄状态的他起了杀心,那气息便犹如实质,干冷刺骨。

    赵奇秋做足了心理准备,万万没想到,鲜明镜没动,杀气却没个尽头一般,在狭小的空间内越发浓郁。赵奇秋脸色不由有些黑了。

    这小子几个意思,都活下来了,还能硬生生把魂魄往恶鬼的方向发展

    那边鲜明镜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觉得身心剧痛,满脑子沸腾的都是先前那一幕,以及随之而来的恐惧、愤怒、极致的孤独和寂冷。

    灵气重启后他仿佛重新拥有了一切,原来只是一场幻觉。

    将仅存的理智狠狠咀嚼,鲜明镜终于缓缓抬起视线,露出了一双逐渐血红的双眼。

    一只大手猛的落在头顶,那个曾经令自己贪婪不已的声音冷静说道“你还没有资格变成那种东西,回去吧。”

    不

    鲜明镜目眦欲裂,一阵天旋地转后,他再次回到了自己的肉身中。四肢百骸强烈的虚弱感令他不由张嘴,溺水上岸一般本能的大口喘息起来。

    意识朦胧间,手指被人抬起,冰凉的触感激得他一颤,鲜明镜视线晃动中,指尖的凉意已经离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烈的暖流,从指尖蔓延开来,传遍全身。

    等他回过神,虚弱感褪去大半,垂下的视线内也出现了一抹金色,似乎不容他拒绝的,小拇指被戴上了一枚金色的细圈,其上隐隐传来森严的戒律约束之力。

    鲜明镜瞳仁猛地缩紧,看着手指上熟悉的金圈。同样的东西,他在清道夫身上见过,在那只鹦鹉身上见过,在山魈恶鬼身上见过,而现在,出现在了自己身上。

    两耳嗡嗡作响,想到刚才被戒圈禁锢时的无助和悲痛,鲜明镜脸上再次浮现出戾气,猛的翻身坐起,丝毫没注意自己已经恢复了力气。

    一股巨力袭来,赵奇秋手臂一痛,手中的辟邪长刀顷刻间被夺走,白光一闪,一阵灼热刺人的气息已经反过来逼近他的脖颈。

    鲜明镜实力演绎风水轮流转,着实气势惊人,要是闭着眼,赵奇秋也分不清,自己的对手究竟是眼前的少年,还是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些疯子。

    鲜明镜眼中更犹如大火焚烧,全然不计后果一般。好在赵奇秋也知道把他得罪的狠了,换了自己,拼命也就是一般操作。

    赵奇秋算是冷静的动了动,按常理这把刀也伤不到他,只是罡风一到,赵

    奇秋心肝就是一颤,内心大喊shit。

    犹如孽力回报一般,他竟然抬不起手来。

    紧急关头,房间里情形突变,如同进入数九寒天,一阵彻骨的寒意当头泼下,鲜明镜的动作由极动变为极静,任他再如何努力,手中的刀都无法再往前一毫。

    呵气成了团团白雾,鲜明镜面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讥讽,仿佛早就知道自己伤不到眼前的人。而和外界的冰冷不同,新鲜戴在手上的那枚戒指,传来阵阵的灼热,仿佛在警告他不能对眼前的出手。

    而眼前的青年,从始至终神情都没有丝毫变化,看着自己,好像在看笑话一般

    “大官人,”

    鲜明镜一愣。

    一把有点熟悉、语气却陌生的女声静静的道“大官人该听四娘的,在家好生休养。”

    随着那飘忽的声音逐渐靠近,鲜明镜指尖传来的温度愈发灼热,渐渐发烫起来。

    鲜明镜依旧一动也不能动,但和之前金戒圈束缚他时不同,此时那股压制他的力量,无比的冰冷,连他的骨头也冻的生痛。

    那女人还继续说道“若是大官人出了什么差错,日后还有谁会为妾诵经超度呢”

    说到最后,那声音变得晦涩幽暗起来,鲜明镜清晰的感觉到,身后仿佛有一个极其可怕的东西正在一点点朝他靠近,森森的蚕食着他身上仅剩不多的热量。

    突然,眼前的男人出声道“四娘。”

    随着话音落下,四周变得一片死寂,空气也像是凝固了。

    面前青年的目光落在鲜明镜身后,仿佛在和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对视,片刻后,周围骤然回暖,只剩下丝丝冰凉的阴风。

    王四娘刻意收敛,做为活人的鲜明镜应该是感觉不到威胁了,但赵奇秋原本就正被监狱惩戒,经过刚才冰河世纪的一遭,就算王四娘现在嗲怒的看着自己,好像他艳福不浅似的,但他依旧眼前发黑,无福消受的魂体又薄了两层。

    王四娘哎的一声惨呼,哀鸣道“大官人”

    赵奇秋“别过来”惹不起,真惹不起。

    鲜明镜还没被解除禁法,但明显的,他指间戒圈带来的热度已经完全消失。

    所以这东西刚才是在示警,而不是威胁他吗

    虽然女鬼听了赵奇秋的话没有上前,但一只柔滑艳丽的广袖,仅露出细细的指尖,从鲜明镜的耳鬓伸了过来。

    那从袖中伸出的孱弱指尖,缓缓的行动,看起来却十足的惊心动魄。

    下一秒,轻轻落在离赵奇秋已经不远的刀面上,如同高处的水滴坠入深潭,鬼气碎裂四溅,顷刻间只听咔嚓嚓不堪重负的声响,那柄分明可以辟邪驱鬼的长刀便四分五裂,落在地面。

    与此同时,鲜明镜浑身一松,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继续攻击赵奇秋,只是神色莫名的看着自己戴着金戒圈的那只手。

    出了这样的事,他竟然还想用这个保护自己

    鲜明镜冷笑一声,见手中刀柄仅剩薄薄一角,二话不说朝自己的小指切去

    那力道之狠,赵奇秋毫不怀疑

    目哀怨的翻了个白眼。

    赵奇秋则想e可以考虑

    好半天,赵奇秋才战胜邪念找回自己的声音“三个月后,戒圈会自动消失三个月内,你的生魂不能再离开身体,做为对你的惩罚。”

    比起保护,现在鲜明镜明显更喜欢惩罚这个词。

    赵奇秋也能看出来,鲜明镜很喜欢夜晚生魂离体后的“活动”,现在让他老老实实在家睡觉,对鲜明镜来说,可不就是惩罚吗

    鲜明镜不知为什么没回答。

    既然已经玩脱了,赵奇秋也不想再刺激这孩子,正要离开,忽然听到鲜明镜道“等等。”

    赵奇秋脚步不由顿了顿,但鲜明镜只是又道“等等。”

    顺着他的视线,赵奇秋恍然发觉他在看什么,手掌微微动了动,缩向身后,躲开了对方的目光。

    但青年那被灼烧的发黑的手掌已经进入了鲜明镜的眼中,俨然感到一盆冷水当头浇下,心中的火焰似乎熄灭了不少。

    先前他没注意到,今天青年的状态的确有些不一样,那张使着障眼法的脸上看不出什么,但鲜明镜渐渐觉察,眼前青年的生魂,似乎真的有些虚弱

    结合那女鬼的话,恐怕今天青年遇到了什么事情,伤到了魂魄,不然不会该“在家休养”。

    鲜明镜眼前不断闪过青年握过刀的那只手,对方恐怕来的时候就把刀上的符篆破解,但如果是往常,这把刀即便没有符篆中和,也不可能伤到他,除非他本身已经十分虚弱,连这把刀也抵抗不了。

    那个人竟然受伤了

    他也会受伤

    鲜明镜神色变了数变,但最终,他神色阴沉的闭上了嘴。

    赵奇秋看他已经有所觉察,心里一动,转而道“如果你未来想要报仇,今天就是你唯一的机会了。”

    “大官人”

    王四娘一惊。

    鲜明镜此时有些愣愣的看着赵奇秋。

    赵奇秋则看了一眼卧室角落的棒球棍。

    “我说的是真的,”赵奇秋道“因为我从来”

    “不说假话。”鲜明镜接了下去,神色说不出是痛恨还是难过,一阵扭曲。

    最终,鲜明镜哑着嗓子道“出去。”

    赵奇秋内心叹息一声,也不由松了口气,对这个答案有一丝了然,说到底,鲜明镜只是外表强硬狠厉而已。

    离开鲜家后,没等赵奇秋哆嗦着让王四娘离他远点,海量的功德就从四面八方涌来,把赵奇秋淹没了。

    赵奇秋生魂不由停在半空中,静静体会这比以往多数倍的功德涌进自己的魂魄。

    又一次的,他虽然收获了这么多功德,却还是没感到多少快乐,真是见了鬼了。

    hrsize1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大家,恢复更新了,不是故意守着三个月,其实是昨天才惊觉已经三个月了,再不更新这篇文就要黄了,也是天降的幸运,到头来真的舍不得。离开晋江期间,想到大家的支持,从来没有考虑过进宫,只是时间竟然过得这么快,这段日子,作者升级成了新妈妈,日夜照顾包子,当时还在连载,大家也能觉察我的更新时间不稳定,每天在修仙,其实晚上只睡两

    0010923:52: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星辰大海3个;山有扶苏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怂怂不怂、东音雪2个;星辰大海、墨时羽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山河湖海楼4个;无间奶糖、为爱发电、帘帘无声2个;猫吃鱼、咩咩虹、世界在变、顾茗烟、椰蓉青豆、日落江河、眠泠、山有扶苏、酉风、星辰大海、山有白泽、39565326、只念ぺ、茭白、莫理、呵呵呵、木木木兮、35029682、安岑、墨时羽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星辰大海145瓶;呵呵呵128瓶;叁千客100瓶;卫子卿59瓶;未若柳絮迎风起58瓶;月上中天、轮回50瓶;君君36瓶;沙葱、啊叽娅、snoyo30瓶;陌未央、不言尘鞅28瓶;茭白26瓶;烟锁池塘柳23瓶;773770、嘻嘻、春浴暖风、墨时羽、好一棵白桦树、问夏、今天早睡了吗、糖人猫、噜噜、小小青柠檬草、3198655820瓶;荛姬19瓶;椰蓉青豆15瓶;你家白在哪13瓶;少年成狂、但明、盛夏锦年、天天吃蔬菜噢、枫糖栗子、奥特曼、落叶归根、只念ぺ、君子如猫、叶紫、千里、不爱吃鱼的猫、钠na10瓶;叶子9瓶;君蛭、395837288瓶;仴僾糖糖あ、吉吉小天使、路人甲、跟你不熟、洞庭、彩虹糖、藏、软萌小淑女、37237625、丝缠铁石、上下未形、南山、戬鲤、楚路、27、oo、眠泠、我就看看不说话、星痕、曙光5瓶;笑春风、莲子、东音雪4瓶;十四杀我3瓶;丶褐瞳少女、笑笑、不要哭猫在笑、清瑶家的大团子、酉风、灯宸2瓶;骸璜、辰星、蒟蒻、红烧鱼、云汉清且浅、千秋幻梦、一元、6769、娜娜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