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黑洞之行
作者:薄酒微醺   小仙不从最新章节     
    ,

    没有片刻的停顿,桃梓冲了上去,手中桃木剑不断挥舞,劈向“荪辛。”

    荪辛的分身不躲也不避,大笑着俯身冲了过来,转瞬已在面前。

    桃木剑刺进荪辛,但没有刺中实物的感觉,反而仿佛是被吸入了泥潭,半分动弹不得。

    桃梓伸手想拔,却被陷的更甚。

    “这”桃梓轻疑。

    “这就是力量啊”荪辛得意的仰天长啸,浓的化不开的黑气愈加浓烈,“久违的,血肉的味道”

    荪辛原地大吼一声,他的影子开始贯通了起来,缓缓的没了人形,慢慢的化成浓的见不了底的黑洞。

    桃梓只觉有一股巨大的吸力牵扯着自己往荪辛的影子深处而去。

    左肖的余光看见了这一切,因着手上忙着与巨蟒互拼,一时竟无法像猪。

    得了黑石力量的巨蟒,竟然比起人还难对付,坚硬的皮像是盾牌一样覆盖在身上,左肖手中的短刃一时对它够不成伤害。只得被这巨蟒拖住了脚步,大吼,道,“桃梓,快松手”

    桃梓哪里肯听。

    桃木剑已经完全没入黑洞之中,只要一松手,这把剑就会永远的消失。

    桃梓拼着一口气,就是不松手,不但不松手,反而抓的更紧。这毕竟是师傅留给他的唯一念想,就算是断臂也不能松开它。

    “哈哈哈”荪辛与黑石的力量融洽的越来越好,他身上的血肉更加紧实了起来,大臂一挥,巨蟒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两根冒着毒烟的獠牙,冲向了左肖。

    獠牙的锋利几乎短刃抵挡不住,毒液滴落在地上,瞬间便将地面毒穿了一个个巨孔。

    左肖面色急切,在忙着抵挡的同时,分出了心思看着桃梓。

    只见桃梓的力量渐渐的用尽,她心里清楚再几个瞬息,自己就会全无抵抗之力,但就是这样的压力下,她仍旧不松手,反而咬紧牙关,猛的将木剑抽出来。

    桃木剑与她终究心意相通,自然也卖力的抖着身上像黑绳一样缠着自己的黑气。

    二者齐心

    桃梓轻喝一声,拼尽全力将桃木剑渐渐拔了出来,却没想在最后的那一个关口,来不及等桃梓换气,这些黑气就像是在逗弄桃梓,一瞬间几倍的出现,将桃木剑猛的吸入黑洞之中,随之而来的是丧失了所有力气的桃梓。

    桃梓被吸入了这片黑洞之中,随之黑洞像是打了个饱嗝,慢慢的收缩了起来,渐渐消散了。

    “不”

    左肖大惊失色,忙顾不得眼前的局势,拼着被巨蟒的蛇尾扫中,冲向了黑洞,但无济于事。

    左肖瞬时发狂,他定定的看着消失的黑洞,眼睛瞪的浑圆,满步血丝,他的身上忽明忽暗,灵力瞬间涌体而出,却不是熟悉的淡蓝色,是一种墨色。

    浓的化不开的墨色,和那黑石一样的墨色。

    “我早就知道,你和我一样,都是怪物”荪辛的目光中透着讥笑,道,“自诩是圣人不,你不是。你是比我还要恶的血统,是这世界真正容不下的人”

    左肖的左眼下渐渐浮现了黑气,越来越浓,竟然最后像爬着的藤蔓一般烙印在了左肖的左眼之下。

    远看竟有几分诡异之感。

    而与此同时,

    桃梓从昏眩中醒了过来,看着眼前这方漆黑的天地,手里的桃木剑在这片黑暗中彻底的暗淡了下来。

    桃梓从地上爬了起来,缓缓的在看不见的黑夜里慢慢的走着,每走一步都感觉自己的脚被陷了下去,像踩在泥潭中一般。

    桃梓呼吸着这里稀薄的空气,没有目的的笔直走着,但是每一步却没有任何改变,甚至连空气都不流通。

    “真是个古怪的地方。”桃梓无奈摇了摇头,继续往前走着。

    这一走仿佛没有时间的流逝,也没有空间的转移,只是在走着,却没有半步的真实移动,这便是黑洞的扭曲空间。

    左肖的状态渐渐稳定了下来,他的左脸上就像是画上了纹身一般,整个人的气势全然变了,竟然隐隐透着几分邪气。

    他的左眼的瞳仁望着就像是一汪深潭,幽兰的几乎看不清底,与他右眼的瞳仁相对比,鬼魅极了。

    他邪笑着,怜悯的看着荪辛,道,“听说你想要力量”

    “你你果然是个怪物”荪辛自己的神识刚刚聚拢了回来,还没高兴半刻,便瞧见了这般模样的左肖,忙退了几步,惊恐的看着他。

    “你说的没错。”左肖松开了手中的剑,缓步走了过来,看着荪辛,道,“我就是个怪物,生下来就是。”

    “你疯了”荪辛胆战心惊的步步后退,本能告诉他这是他前所未有的危机,并且无法被他掌控。甚至连黑石都失去了颜色,变成光秃秃的一块没有反应的石头。

    “告诉我,她在哪里”左肖步步逼近,道,“告诉我,或许你还能选择个活路。”

    “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我不知道啊刚刚你也看见了,我不是我刚刚如果是我操控的,一切就不会是这样了”

    荪辛惶恐不安的道,他的眼睛巴巴的望着左肖,眼底都是藏不住的恐慌。

    “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伤害她的,这样我没有任何收益”荪辛为了活下去,说着不切实际的谎话,但这个时候他的内心甚至没有半分歉疚,活下去,才是真的。

    “好,我相信你。”左肖左眼突的亮起一道幽兰的光,直射进荪辛的瞳仁里。

    荪辛的眼睛慢慢的暗淡了下来,人无知觉的向后仰去,重重的跌在了地上,心跳也渐渐的停滞了。

    左肖看也不看他一眼,从他身边缓缓的走过。

    风吹起时,左肖已来到了黑洞的残影面前,他用手触着残留的黑气,感受着空间的流动,轻声道,“等着我”

    瞬间,他的左眼幽兰更甚,手上渗出无边的黑气,将这块空间生生的撕裂了一道硕大的口子。

    浓烈的黑气像是伸出了无数手掌意图将所看到的,能抓到的一切吸附进去。

    左肖立在这漩涡之中,不喜不忧,不动如钟。

    待漩涡稳定成黑洞,左肖才从容的踏进了这片撕裂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