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被嫌弃的薛宝儿
作者:伽蓝遗梦   薛宝儿的灿烂人生最新章节     
    薛宝儿放下手中翻了一半的金融杂志,抱着薛鸠笙调转了身子面对着她,捏了捏薛鸠笙圆嘟嘟的粉嫩小脸,疑惑的问道。

    “嗯贝贝为什么这么说呢”

    其他人也被薛鸠笙的这个问题吸引,纷纷朝着她们母子这边看了过来,想要听听薛鸠笙到底想说什么

    薛鸠笙想也不想,下意识的回道“那还用问吗要不是失业了,妈咪怎么会在家一待就是两三天以前妈咪从来没有在家待这么长时间的”

    在薛鸠笙的印象里自从他有意识开始妈咪都很忙,除了周末,白天基本上不会留在家里。

    他知道妈咪很忙,所以他也很听话的从来不打扰妈咪的工作,更多时候都是跟着保姆或者干爹在一起。

    干爹会教他玩电脑游戏,还给他将好多故事。

    然而,此话一出,薛宝儿脑子哄得一响,眼眶蓦的就红了,想要说出的话顿时哽在了喉头里,说不出来也吞不下去。

    薛宝儿这才想到这么多年她一个人带着贝贝在国外生活,又不愿意向家里面伸手要钱,为了给贝贝更好的生活,她努力工作,拼了命的工作,除了节假日她几乎都在工作。

    贝贝从小就很懂事,不哭不闹,自己玩儿自己的,甚至更多她不在家的时候贝贝都是跟着保姆或者他的干爹唐砚卿在一起玩儿的不亦乐乎。

    薛宝儿一直觉得贝贝懂事,此时才察觉她尽然为了工作将贝贝忽略了,忽略了他的成长,忽略了他只是一个四岁的小孩儿,他需要她的陪伴。

    一旁的雪飞雪鼻头一酸,猛地扑到了薛天的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薛天一个大男人或许是年纪大了,少了年轻时的锋利棱角,多了几分柔软,虽然没哭,却也是面色黯然,拥着雪飞雪无声的安慰着。

    薛宝儿耸了耸鼻子,将薛鸠笙抱起来站在她的大腿上,努力挤出一抹笑。

    “以后妈咪不去工作了,就都在家陪着你好不好”

    她不想再错过儿子的成长,想要和儿子在一起,给儿子更多的关爱。

    谁知,薛鸠笙听了薛宝儿的话却并没有兴高采烈的跳起来,两簇眉头蹙成了两条毛毛虫。抿着嘴好一阵才摇了摇头。

    “不要,妈咪喜欢工作,妈咪是大律师,妈咪工作的时候最帅了,妈咪是我的偶像”

    薛宝儿突然破涕为笑,心里却有些酸涩。

    “你不想妈咪有更多的时间陪你吗陪着你玩儿,陪着你打游戏”

    谁知,薛鸠笙听到薛宝儿这么说,却是嫌弃的瞥了薛宝儿一眼,想也不想,直接摇头。

    “得了吧,妈咪游戏那么差,还没有我们幼儿园的小朋友玩得好,还是算了吧”

    薛宝儿囧,她尽然被自己的儿子嫌弃了

    一旁的雪飞雪也是破涕为笑,扶着雪飞雪的薛天更是嘴角微抽,一时无语。

    薛鸠笙似乎觉得自己的话伤到了薛宝儿的自尊心,圆溜溜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伸出软软胖胖的小手摸了摸薛宝儿的脸,笑的像一朵向日葵,讨好而谄媚。

    “妈咪,我不是嫌弃你笨真的,我一点儿都不嫌你笨。只是我已经长大了,已经开始上幼儿园了,在幼儿园里有老师和同学陪我玩儿,如果妈咪不工作我上幼儿园的时候谁陪你玩儿呢你还是去工作吧不然我还得担心你,要不你还是听舅舅的话找个男朋友玩儿,给我弄个爸爸回来玩儿也可以,我真的很忙的,没有那么多空陪你”

    薛宝儿更囧。

    这还不是嫌弃她吗而且是嫌弃她笨

    男朋友是什么鬼,爸爸是拿来玩儿的吗这都是谁教他的,薛鸠笙这么小怎么会知道男朋友这玩意儿的

    一说出口,薛鸠笙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舅舅告诉过他不能再妈妈面前提男朋友和爸爸的,两只胖嘟嘟的小手蓦的捂住粉嫩的嘴唇,圆溜溜澄澈明亮的大眼睛歉疚的看向薛正阳。

    薛宝儿转头看向薛正阳,只见他视线移开,左右飘忽不定,一看就是做贼心虚。

    “薛正阳,你都教他些什么鬼”

    薛正阳尴尬的摸了摸鼻头,常年淡漠的脸上露出一抹讨好的笑。

    “宝儿,贝贝还在呢,冷静冷静,你这样子别吓坏孩子。”

    然而薛宝儿却丝毫不给薛正阳留面子,抓起沙发上的保证朝着薛正阳狠狠的砸了过去。

    “贝贝胆子大着呢,不怕,倒是你,自求多福吧”

    两个人顿时在客厅里你追我赶,就像两个长不大的大孩子。

    薛正阳委屈啊,他这当哥哥的容易吗不就想让自家妹妹找个男朋友,修成正果,一家三口幸福美满吗怎么还落得这样的下场呢。

    薛鸠笙坐在沙发上看着两个大人在客厅里玩闹,自顾自的舔着手里的棒棒糖,悠然惬意。

    杨灿灿通知薛宝儿可以去毓文律所报道,薛宝儿因为薛鸠笙那天晚上的话,决定多在家待两天,好好陪陪他。准备带着薛鸠笙去游乐场,儿童公园玩玩,毕竟小孩子都喜欢去那些地方玩儿,然而却被薛鸠笙嫌弃了。

    薛鸠笙抱着笔记本电脑,肉嘟嘟的小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敲击着,偶尔分出点时间看着薛宝儿。

    “妈咪,你都多大了,还想去游乐场玩儿,你幼不幼稚啊”

    薛宝儿囧,她尽然被自家四岁的儿子冠上一顶幼稚的帽子,还催促着她赶快去上班。

    薛宝儿欲哭无泪,现在的小孩儿都这么难带的吗

    无法,薛宝儿只能不情不愿的往毓文律所上班去了。

    毓文律所主任办公室

    薛宝儿刚走到罗知文的办公室,你就感受到一股莫名的诡异。

    无他,而是因为罗知文过度的热情。

    “罗主任,不好意思,在家里有些事耽搁了两天,今天才过来”薛宝儿说的极为客气,脸上依旧是职业化的标准淡笑。

    罗知文领着薛宝儿坐到沙发上,给小助理使了个眼色,这才推了推金丝边眼镜,笑的无比灿烂,看着薛宝儿的眼中都闪着熠熠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