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第 51 章
作者:鱼西球球   短期关系最新章节     
    顾言向陈老师要了一个寒假的时间,但其实一个寒假也不长。

    再长总长不过未来可期的许多年。

    认识顾言总会觉得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幸运到就算将曾经经历过的不好重新回忆一遍,也能从里面捉到一丝浅浅淡淡的甜味儿。

    所以当这么幸运的一个人含着笑意问自己觉得什么时候求婚合适的时候,陈词其实愣了愣。

    而之后反应过来,陈老师的脑子里便不自觉地印下了两个字花期。

    他开始数日子,开始在上下班的路上看路边野花开得灿烂,看见梅花开落,看见玉兰盛大,看见阳光一日日地暖和明亮起来,看见身边这个人长长了头发又乖乖剪掉。

    曦城靠南,空气里总有淡淡的水汽儿,春夏之交总是会下很多天的雨。

    断断续续的,天空蒙着一层雾,地面也总是沾了潮气,陈词周末不太想出门的时候就会坐车到顾言这儿来,窝在沙发上看上两天闲书,再在周一早上被人浅笑着唤醒送去学校。

    他还是没有搬过来,谁也没有再提。

    只是无论在哪儿,总是有另一个人陪着的。

    顾言就算定居在了曦城,也是很忙,年后就进了剧组,陈词去探过几次班,被人拍照传到了网上,只是照片依旧糊的看不见正脸。

    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的那几天,陈老师依旧在学校上课,只是心不在焉看手机的次数越来越多。

    他问顾言打算怎么办,对方在电话那头清浅笑开,“能怎么办呢,陈老师想我公开吗”

    “”

    自然是不愿意的,可是又总带了些很浅薄的期盼。

    顾老师懂他,笑着说自己会处理好,笑着说想他了。

    春夜凉风刺着人,但又不算很冷,陈词站在窗边看楼下路灯孤零,总觉得这一幕很熟悉。

    去年秋天顾言和他隔了两座城玩了场电话y,挂断电话他就看见这人给自己发了好多张改了备注的聊天界面。

    这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冷风吹了脑袋,陈词突然问他“你给我的备注是什么”

    顾言一愣,“什么”

    陈词清醒过来,“没事,早点睡吧,很迟了。”

    对面顿了顿,便传来一声很低的笑声,顾言问“陈老师你这撩了人就跑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

    耳尖被笑红了几分,陈词冷着脸挂了电话,过了几秒却看见这人给自己发的消息。

    gy看来是改不了了。

    gy不是想知道备注吗。

    gy图片

    截图最上方还是陈词早上给他发的早安,只是左上角几个字扎眼

    小美人,我的

    陈词是真不知道这人哪儿学来的毛病,好好的一个备注断句成这样,这要是回去碰瓷语文老师,老师都能给他气死。

    只是落到自己这儿,生气没有几分,耳尖倒是烫的人头疼。

    陈词推开窗,手伸出去感受了一下空气里的温度。

    凉凉冷冷,却带了点不易察觉的暑气。

    要入夏了啊,陈词想。

    顾言怎么跟媒体解释的,那些场面话有几分真实陈词没去看,只是在课间听见班上女生说顾言谈恋爱了的时候留了几分心。

    没有什么证据,当事人也没有明确承认,但就是有这个说法。

    据说还是从顾言大粉头那儿传出来的,再听说这个粉头以前私下还和顾言见过,关系不错,也不是喜欢惹事的人。

    陈老师没去问他到底怎么想的,可是心里却莫名觉出丝丝甜意。

    他不愿公开,不愿意顾言前途受自己影响;可是喜欢一个人,想要和他长长久久在一起的时候,就算再大度的人也不希望自己永远被藏着掖着见不得人。

    顾言知道他这些小心思,所以私下里传出自己有恋人的消息,再听说那个恋人还可能是某个配音演员。

    等到故事传到校园女同学嘴里,再听见陈词耳朵里的时候,就变成了顾言一直喜欢迷梦这款游戏的一名配音演员,时隔多年,游戏重置,顾老师听见那人熟悉的声音,想方设法和他相见,却发现对方恰巧也喜欢自己,连圈名都用他的名做姓氏,起名言词

    陈词听见这段话的时候,感动没有多少,麻木倒是真的,再一次佩服顾老师这骗人的嘴。

    怎么就这么能瞎扯呢,扯得一点真实性都没有偏偏还有人在微博上写起了c同人文。

    陈词没去看,只是想着那人拍戏回来能不能赶上花期。

    他有些期待,期待花开、也期待顾言。

    花不是一天开的,但总有那么一天,你随意一瞥,会看见满目春光。

    顾言回来的那天,陈词正在上最后一节语文课。

    五月中的天气,穿长袖都有些热了,陈词却还穿着衬衣,袖口折了一道,却还是沾上了粉笔灰。

    手机响的那一下,他正在黑板上写到“小楫轻舟,梦如芙蓉浦。”

    陈老师神色不变,却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gy我在你楼下,下课等我一起走。

    他捏了捏手心,不知什么时候出了虚汗,想忍着,但还是没忍住,丢下满课堂的学生走了出去。

    平日见惯的景象,但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看见教学楼旁边那棵香樟树下站了一个人,戴了帽子和口罩,穿了一身干净的白t,单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拿着手机在打字。

    底下那人动作停下来的瞬间,陈老师看见他抬起头来,眉眼弯成了一道月,心跳忽然就慢了一拍。

    顾言摇了摇手机,陈词这才想起来去看一眼他给自己又发了什么消息。

    gy太想您了,所以就过来了。

    gy你呢也是因为太想我了,所以看见消息就出来了吗

    gy陈老师,你是不是很喜欢我

    顾言本就是想逗一逗小美人,看见这人因为自己一条消息就出来已经很开心了,见他愣在楼上更是忍不住好心情,又想着他还在上课,正要打字说不逗他了,自己出去等,却看见楼上那人低下了头。

    春日光线暖暖的,又很温柔,洒在身上浅淡的一层,给人上了色。

    顾言看见陈老师低头,自己要发出去的消息生生就停了下来。

    他想看陈词会说什么。

    小美人,我的是,我想你了。

    小美人,我的我一直很喜欢你。

    顾言不知道别人如果被一个一直很清冷的人表白了是什么感受,他只知道自己这一刻很想上楼。

    想要从阳光下一步一步走到陈老师身边,想要抱住他。

    过了多少岁月才遇见这样一个人,他不仅想把自己的名字写进他手心,更想刻在他心上。

    他喜欢陈词,喜欢到这人只要稍稍主动一点儿,他就能忘了天气是什么样的。

    他忍住喜欢溢出,笑着打字快回去吧,我出去等你。

    可是消息还没发出去,他看见信息往上移了一格。

    于是嗅到了花香。

    小美人,我的花期到了,所以你来了吗

    顾言愣住片刻,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抬头直视那人眼眸,看见一枚耳钉反射着太阳的光辉。

    花期到了,所以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