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第 93 章
作者:麻花疼   听说你是我的人[娱乐圈]最新章节     
    93

    一时间气氛僵到不行,三个人都不肯退步,向北还脑抽的说了句,“病房里住不下这么多人。”

    挨了向老爷一拐杖,疼的他叫都不敢叫出来。

    蔺乔一看这架势,急忙把到嘴边的“要不然把隔壁的病房包下来”的话给吞回去了,向老爷子看起来像是连不认识的人都会打的样子,好可怕

    这大概是蔺乔吃过最凶的瓜,也是见过最可怜的唐时迎了。

    在蔺乔心里唐时迎的形象一直都是所向无敌的,他就没遇到过让他方寸大乱的事,也从未这么卑微狼狈过。

    蔺乔悄悄把衣服紧了紧,准备随时跑路。

    唐时迎一直都紧紧地搂着怀里的向榆没松开,他也是第一次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

    以往就算遇到再难的事,他都觉得总是会有办法解决的,而且也能理性的去处理。

    唯独这次,他发现不管自己用什么办法,好像都没有实质性的解决方式。

    他也是第一次发现居然真的有需要靠爱来支撑的事。

    这些都是当初他不相信的东西,没想到现在他也无能为力的只能靠两个人相爱来支撑了。

    气氛慢慢地凝固在一起了,唐时迎和向榆不肯让步,向老爷子也不肯,三个人就这么僵持着。

    旁边的人倍感煎熬,在这样的气氛下,当事人感觉还好,但是旁观者却有种受内伤的感觉。

    最后向西看不过去了,也担心自家老爷子的腿,再这么站下去老头估计要受不了了,让人搬过来一张椅子让老头坐下。

    老头估计确实站累了,腿脚本来也不是太好,椅子搬过来他就做下去了。

    这一坐下去,气势就弱了很多,无形中气氛都跟着缓和了不少。

    向榆跟着从唐时迎怀里探头试探自己老爸,“老爸我可以回去。”

    唐时迎急忙拉了向榆一把,他知道向榆要说什么。

    他肯定是要放弃自己喜欢的事业来换取两个人在一起,他是不会允许向榆这么做的。

    向榆一看就知道唐时迎猜到了他要做什么,他其实也不愿意,但是这事总是需要一个人来让步的,到这个地步除了他往后挪一点,还有谁可以挪

    “哼”向老爷子多精,向榆一撅腚他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如果你让我接受你们的关系才肯回去,想都别想。”

    “我自己的事为什么不能自己决定”向榆的表情一下子就垮下来了,别过头不去看自己老爸,整个人有气无力地靠在了唐时迎身上。

    “因为你做的事不对。”向老爷子的脾气还很大,拐杖在地上一顿,发出了很大一声闷响。

    向榆心里难受地窝在唐时迎怀里,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老爷子对他做的事总是要出手干涉。

    唐时迎拍了拍向榆的后背,让他坐在回了床上,自己走到向老爷子面前,“向老先生,能不能单独谈谈”

    向老爷子不理他,任由唐时迎尴尬地站在那里。

    唐时迎没有得到回应,也不觉得尴尬,向老爷子是长辈,他又跟人儿子在一起,这点事他受着就是了。

    既然不能谈,又没人让步,这个局又僵住了。

    双胞胎想出来打圆场,一看老爷子这六亲不认的气场,都默默地站在一旁没吭声。

    唐时迎也没办法了,只能松口,“如果向老先生执意要留下来,那我就先回去了,刚好向榆和向老先生也很久没见了,可以多聊聊。”

    唐时迎的意思是,病房就这么大,如果大家都留在这里,今晚怕是越熬火气越大,他在向老爷子这里越掉分。

    他对向榆有信心,他肯定不会走的。

    如果老爷子要硬来,他的人还留在病房外面呢。

    他这么一退,双胞胎很明显地松了口气。

    蔺乔在一旁摇头,这些人还是不够了解唐时迎。

    人这是以退为进赚好感呢,不过看向老爷子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估计也够呛。

    向西见唐时迎愿意暂退,也跟着出来劝向老爷子,“爸,已经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向老爷子要是真的这么容易被劝住,那就不是向老爷子了,老头看了双胞胎一眼,直接说“你们也留下来。”

    言下之意就是要跟唐时迎耗到底,虽然强龙不压地头蛇,但是他们现在人多。

    唐时迎反倒很平静,“我让人在酒店定好了房间,向老先生随时都可以过去,我的助理会留在这里负责招待好您的。”

    向老先生依然没有搭理唐时迎,态度冷漠。

    唐时迎看了向榆一眼,给了他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然后就离开了。

    他一走,蔺乔也不好意思再待着了,急忙跟出去了。

    一出去就追着唐时迎问“你真就这么走了你就不怕向老爷子把人带走了”

    “不会的。”唐时迎自信地进了电梯,他的人还留在这里,向老爷子真要把人带走也没这么容易。

    “我知道你留了人在这里,问题是向老爷子真要动手,你的人敢下手吗”

    对方可是唐时迎都不敢惹的人,那些保镖敢动手再说了,向老爷子手下的保镖们,一个个都是外国人,块头看着就很惊人,真发生肢体冲突,也不知道胜算有多少,而且场面也太难看了,以后唐时迎跟向榆还怎么在一起

    唐时迎也没多说,从医院出来直接进了医院对面的酒店,他的助理已经帮他在这里定好了房。

    蔺乔的脸一下子从担忧变成了鄙视,他就知道

    唐时迎这个人真的太鸡贼了,估计向家的人都不知道他根本就没走,随时都在这里的盯着,向榆那边一有点什么风吹草动,他立马就会赶过来,他亲自坐镇估计还能拖一阵。

    蔺乔在心里感叹,向老爷子要是知道唐时迎是个这么鸡贼的人,怕是更加不会把向榆交给他。

    不过他也对唐时迎和向榆多了那么一丢丢的信心。

    唐时迎一走,病房里的向榆心里也慌了,他生怕向老爷子忽然发作直接让人把他扛走,急忙往床上一趟,闭着眼睛死死地抓着病床边的栏杆。

    向老爷子看着自己儿子这幅没出息的样子,真的是又气又好笑。

    唐时迎不在这里,他的火气居然没有继续往上涨,似乎一开始光惦记着对付外人,这会终于想起自己这个受伤的儿子来了。

    看着向榆脖子上手上都缠着绷带,向老爷子眼睛都红了,碍于刚刚发过火,这会也不好意思说软化。

    向榆哪里知道自己老爸的心里在想什么,这会正在强行装睡。

    不过因为闭着眼睛的缘故,心里反而变得越发不安了,对周围人的一切都变得异常的敏感,所以当他感觉到有人靠过来的时候,忍受不住的跟着睁开了眼睛,然后额头上就挨了一巴掌。

    向榆郁闷地喊了声,“老爸”

    “全家就你最不让人省心。”向老爷子的脸色也缓和了不少。

    向榆看到老爷子的脸色,心里忽然明白唐时迎为什么要离开,他一走气氛就升温了,感觉自己跟老爸还是有话可以说,只要老爸不生气,大家一起平心静气的聊聊,总好过面对面的对吵强。

    看样子唐时迎还是要比他聪明那么一丁点。

    “老爸”向榆露出可怜兮兮地眼神,“唐时迎对我真的很好。”

    忽然叫人名字,向榆还一脸的不自在,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害羞的神色,看的老头子又是气不打一处来,又是一巴掌拍在向榆的额头上。

    “闭嘴”

    向榆老老实实地闭嘴,他也看出来了,现在还不是父子交心的好时机。

    向老爷子看了看向榆的伤问他,“怎么样”

    “挺好的,都是皮外伤。”向榆哪里敢说自己受的伤重,恨不得现在就跳下床给自己老爸表演一套街舞动作。

    “你看看你,才回来多久就混成这个样子。”向老爷子恨铁不成钢。

    “这是意外,你老人家难道就没遇到过”向榆顶嘴也是一套一套的,“我八岁那年,你跟人赛车在医院躺了一个月,我们都没这么说你。”

    向老爷子真的想一拐杖敲死向榆算了。

    “未来会发生什么谁能预料,我回来之前也不知道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向榆说着说着又开始往唐时迎身上带,“唐时迎也不知道我会遇到这些,我敢发誓他要是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他肯定会挡在我前面。”

    向老爷子的白眼都要翻上天了,实在是懒得跟向榆在这里废话,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回来没多久中文说的这么溜,老爷子都说不过他了。

    最终向老爷子还是回酒店了,不过向北被留下来了。

    别以为他不知道,唐时迎人虽然走了,但是他的人还留在这里。

    唐时迎担心他走了,向老爷子会把向榆带走;向老爷子也担心自己走了,唐时迎会来偷人。

    不过真让他强行把儿子绑回去,他也做不到。如果换做十年前他的脾气,今晚向榆肯定无论如何都是要被绑回去的。

    这些年,向老爷子也感觉到自己身体大不如前,也意识到家庭关系的重要性,以前专断独行让几个儿子都不怎么跟他亲,说是家人看起来反而更像上下属。

    唯独向榆还在刚刚成年懂事的时候,他还有把父子关系维持好的机会,所以他也很紧张向榆,但是自己的行事风格又让他有时候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干涉向榆的想法。

    所以现在父子之间的关系,变得有点一言难尽。

    如果再往崩坏的情况走,向老爷子心里也很难受。

    不过这些都在自己儿子跟男人搞在一起的前提下都变得不重要了,所以向老爷子人虽然回去了,但是想让他妥协,那也是不可能的。

    向北看着自己这个惹事的弟弟,发出了感叹,“你是怎么做到闯了这么大的祸,居然还能睡得安稳的你心里就没什么想法”

    向榆也很无奈,“我能有什么想法我要是说话有人听,今天会闹成这样”

    向北鄙视他,“你不跟那姓唐的在一起不就好了。”

    向榆别过头,“不行。”

    向北开始碎碎念,“你才这么点大,还什么都没定下来,你为了这样的感情跟老爸拼命,万一以后遇到了更好的,更值得你为之拼命的感情时,你又要折腾老爸一次”

    向榆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了自己四哥一眼,“四哥,不会说话你可以不用说话,还有中文你要是说不好,可以说英语的,以后也不要轻易跟人说中文,我怕你出去会挨打。”

    向北

    向榆心里郁闷,他其实一直都挺乐观的,一直觉得向老爷子再怎么生气肯定还是会站在他的立场,最多嘴上反对一下,态度至少不会这么强硬。

    因为老爷子虽然一开始就不同意让他进娱乐圈,但是等他进来之后,老爷子实际上也没有真正的干涉过他,几个哥哥偷偷的给他钱,要说完全瞒着老爷子估计也不太可能。而且就算天高皇帝远,老爷子真的要管他也不是完全没办法,那向榆肯定是没办法在娱乐圈走到现在的。

    所以向榆一直都觉得老爷子是个嘴硬心软的人,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父母的接受能力。

    他现在都要怀疑一直都对他宠爱有加的母亲是不是也会生气,说不准火气比老爸的还要大,一想到这里心里就变得格外的难受。

    向榆心里正难受着,忽然放在枕头下的手机震动了。

    一悄悄看了四哥一眼,向北正在翻小师带给他的国乐器的书,看的一头雾水,估计一整页五分之四的字他都不认识,估计也分不开神来注意到他。

    向榆放心地拿着手机缩进了被子里,消息是唐时迎发过来的,只有简单的两个字。

    想你

    这真的是史无前例地情话。

    向榆觉得自己的小心脏都要烫的从胸口跳出来了。

    他捂着胸口几乎要把这两个字给看透,然后印在心上,记上一辈子。

    很快唐时迎的消息又进来了。

    你早点睡。

    向榆才不要睡觉,他飞速地给唐时迎回了个消息过去。

    我现在就来找你,谁也拦不住我。

    唐时迎的消息回来的很快。

    折腾什么

    我要跟你私奔。

    唐时迎正站在窗边,看着对面住院大楼里向榆的病房,再看着向榆回过来的消息,忍不住笑了,私奔那是小孩才做的事。

    向榆努努嘴,那大人该干嘛

    大人就是在征求对方父母的同意后,在双方父母的见证下结为连理。

    向榆不是很明白连理是什么意思,还偷偷地查了一下,一看连理是比喻至死不渝的爱情,整个人开心的都要蜷缩在被子里了。

    向北看着缩成一团的被子,伸手拍了拍向榆,“怎么缩成一团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向榆没吭声,伸直了腿表示自己一切正常,然后给唐时迎回了过去,那你什么是带我见见你父亲

    唐时迎看着手机,表情很淡定,快了。

    既然都见过向老爷子了,那他也确实该带向榆回家了。

    他现在虽然表情看起来很淡定,但是他的心从未这么乱过。

    他恨不得把向榆现在就拐走,找个地方把仪式举行了,然后向榆就名正言顺的归他了。

    唐时迎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居然也会有需要这样的仪式来给自己安全感的时候。

    向榆的脸都在被子里被捂红了,他当然知道唐时迎跟他说这些话的意思。

    就像向北问的,他怎么确定这份爱情会是他一辈子唯一的爱情,怎么确定这段感情就值得他去跟父亲争执。

    向榆也说不来自己是怎么确定的,反正他心里就觉得这就是他要的感情。

    只是,唐时迎和向榆怎么都没想到,前一天晚上两个人说的事,第二天就成真了。

    唐时迎这一夜,睡得特别的不踏实,天一亮他就起来了。

    本来想直接去医院,但是公司那边有点事他临时要处理一下,等到他处理完在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

    唐时迎的心里异常的不安,虽然留在医院的人并没有给他发来消息,那就意味着向榆那边肯定不会有事发生,但是唐时迎的心还是乱糟糟的。

    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他有种自己等下一进向榆的病房会发现里面已经是空空如也的感觉。

    这种不安一直持续到他走到病房前

    唐时迎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一声怒吼。

    “我儿子怎么就配不上你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