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雾气渐浓
作者:妖僧花无缺   从道果开始最新章节     
    现实。

    黑狱。

    岩洞中。

    陈季川躺在平坦处,双脚分开与肩同宽,膝关节屈起并拢,双手上举过头平放,掌心向上,手臂绷直。

    这是大燕世界鲁鹏传授的拉伸矫正的小技巧。

    陈季川原先弯腰驼背,极其难看。

    一个多月下来。

    坚持正之本拉伸,已经完全矫正驼背,腰背变的挺拔,肩颈仪态也不逊色前世芭蕾舞演员。

    在他腹部。

    又有一块百二十斤的厌铁矿。

    大石置于腹部,却能安然酣睡,毫无痛苦,可见铁牛功已经大成。

    “呼”

    从大燕世界出来,陈季川呼出胸中一口浊气。

    睁开眼。

    先将腹部大石挪开,感受气血,调动源力滋养,铁牛功火候又精进不少。

    大燕四十一年。

    世上风云变幻,人潮涌动,江山代有人才出。

    陈季川人在岭南,居朗宁府,坐看岁月流逝,淡对世事变迁。

    业已名震大燕武林。

    可谓功成名就。

    但转回现实。

    才仅过去三十七天。

    黑狱一成不变。

    岩洞沉闷凄冷。

    让人透不过气。

    陈季川早已习惯这种时空交错带来的极端反差,不为所动。

    心念一动,调出仙籍

    姓名陈季川

    年龄18

    仙阶无

    官职无

    等级4

    天赋造化洞悉

    法术铁牛功第四层,玉带功第四层,陆地飞行术第四层,分水功第四层,金铲指第四层,铁扫帚功第四层,卧虎功第三层,金刀换掌功第四层,鹰爪功第三层,浪裹功

    仙俸1

    源力14253

    这一个多月,陈季川过得极为充实

    每天在大燕待六个时辰。

    又在现实中修炼六个时辰。

    甚至。

    意识思维进入大燕世界,身体在外,陈季川还要腹压巨石修习铁牛功,或是状如猛虎背负巨石修习卧虎功。

    不惜源力的情况下。

    紧赶慢赶。

    比起大燕世界中四十一年实际二十一年的成就还是差了不少。如铁牛功、玉带功等,都差了一层,只达到第四层。

    而就是这一层之差,放在大燕世界中,便是鲁雄、杨旭这种一府高手,与南朝陈陈季川、散花腿谭晋玄这等大燕顶尖高手的差距。

    可谓一天一地。

    但没办法。

    毕竟时日尚短。

    陈季川练功刻苦,六个时辰轮流修习九种武艺,一刻不歇。因气力增加,开采灵石不废多少时间,每日花费少少两刻钟,就能开采十块左右的灵石。

    三十七天下来。

    得源力20849点,用去足足6000点,才达到如今层次。

    倘若时间充足。

    陈季川恨不得一点源力不留。

    可是不行。

    一来。

    每日练习次数有限,强度有限,身体能吸收的源力就有限。即使陈季川有再多源力,身体没法吸收,也是枉然。

    二来。

    “五十六天。”

    “500矿工死的死走的走,到昨日,只剩下200人。”

    随着时间流逝

    恶心。

    呕吐。

    流鼻血。

    便血。

    皮肤脱落。

    脱发。

    头顶生疮。

    脚底流脓。

    严重疲劳。

    口腔溃疡。

    咳血。

    种种症状一言难全。

    总之,遭受灵石辐射,引发病变的矿工越来越多。

    各种各样的诡异死法也随之增多

    自焚。

    化水。

    冰冻。

    石化。

    离奇古怪,让人惊惧。

    陈季川每日用洞悉术去看余下矿工,还没看到除去陈少河之外的第二个觉醒天赋的。

    但看眼下趋势。

    真说不准哪天就有人觉醒。

    一旦有。

    超凡加身,这觉醒者必定要闹个翻天覆地。

    然而,武胜门有组织的将他们这群矿工拉来,又怎会失了防备

    在这矿山外围,只怕还不知藏着多少黑甲。

    等到有人觉醒,闹出动静。

    此处必定混乱。

    一般人兴许想着可以趁乱逃走。

    但不要忘了。

    黑狱封闭。

    武胜门把守出口,若此处混乱,有疑似超凡者逃遁,黑狱恐怕瞬间就要戒严。

    到那时。

    陈季川、陈少河不论是选择趁乱逃走,还是继续留在岩洞,都不会有好结果。

    “好似温水煮青蛙。”

    “再等下去。”

    “我能得到更多源力,实力也能一天天更强。可一旦事变,想要逃出黑狱,必定多出许多变数。”

    变数有好有坏。

    但陈季川不能赌。

    也没有资本去赌。

    “二百人。”

    “就是今日,不能再拖了”

    陈季川扭头看去。

    陈少河在一旁,闭目养神。

    自一月前,以余下矿工人数定下大致日期,再到前日正式定下行动的日子,陈少河从今天一早开始,就已经在休养精神,以免事到临头,因精神不济而出现变故。

    这些日子以来。

    陈少河也没浪费。

    每日练习控火术,已经能操控火焰的形状、大小跟温度。双手一搓迸射火球,能激射几十步开外,遇者即焚。

    破坏力不容小觑。

    “黑狱。”

    “武胜门。”

    陈季川心里盘算着,出奇的平静。

    六年黑狱,的确折磨。

    要是搁在以往。

    想到接下来的行动关乎能否逃出黑狱之成败,陈季川一颗心早就要砰砰直跳。

    可他在大燕世界,经历了四十一载春秋。每日习武练功,又邀战岭南高手,大阵小战历经数百场,早已炼就一身沉稳。

    遇事不慌。

    倒是陈少河。

    两耳微动,听到四哥发出的细微声音,猛地睁眼。

    眼中有光亮,脸上虽然竭力压抑,但是在厌铁油脂遮掩下,隐约还是能看到一丝激动。

    再去细看,心脏脉搏,也与寻常大不同。

    “四哥。”

    陈少河看向陈季川,只觉嘴巴有些发干。

    “别紧张。”

    “还有两个时辰。”

    陈季川能理解陈少河,出声帮助陈少河安抚情绪。

    “四哥。”

    “我”

    陈少河到底只有十六岁,难免心慌。

    陈季川如平常一般笑着,与陈少河说着话,缓解其紧张情绪。

    其实。

    陈季川在大燕世界,借着时间差,已经做好许多预案,方方面面都前后思量数百次数千次,尽可能的都预想清楚,理清头绪。

    面对什么样的情况,又要做出什么样的应对。

    不厌其烦。

    反反复复。

    之后又拿出来跟陈少河讨论,直到前日都还在添补。也许其中还有很多不确定,很多错漏,但在目前已知的情况下,已经是最周全的预案。

    其他的。

    只能随机应变。

    出逃黑狱。

    说起来简单,可做了预案,猜测了种种可能,才知道有多困难。

    即使陈季川如今有四级战力,即使陈少河也有四级异能。

    想要成功逃出,也绝非易事。

    陈季川一面生火造饭。

    一面给陈少河最后梳理

    “整个行动。”

    “大致可以分为三步。”

    吃过饭。

    “啊”

    陈季川张开嘴巴。

    “四哥。”

    “忍着点。”

    陈少河两手扶着陈季川腮帮子,掌心冒出火焰。火焰精细,在陈季川嘴巴里一闪即逝一闪即逝一闪即逝一闪即逝

    闪了七八次。

    陈少河才收手。

    拿着荧光石往里看,就见高温烫伤,嘴巴里、舌头上冒出一个个细小的水泡。

    一个多月来,陈少河控火之术已经极为精细。又有近十天数十次的试手,如今烧出的水泡,戳破之后过上两个时辰,看上去与口腔溃疡大致相似。

    “”

    “”

    火焰吓人。

    烫伤痛极。

    一个个水泡冒出,直让陈季川整个脸部都在颤动。但却强撑着嘴巴。等陈少河收了火焰,才闭上嘴。

    忍痛默不作声。

    又过片刻,用铁镐木把上撕下来的木刺,挑破水泡。

    其中酸爽。

    不足与外人道。

    “到我了”

    陈少河看了多次,每次看都还是头皮发麻。但想到出去,什么痛也难不住他。一咬牙,也如法炮制。

    时辰临近。

    陈季川嘴巴里已经糜烂的没法看。

    勉强适应。

    起身进入岩洞深处。

    轰轰轰

    锵锵锵

    砰砰砰

    挥起铁镐,奋力猛砸。将这一个多月来营造的石桩、石磨、沙硕、石刀等等练功器材砸的稀巴烂。

    抹去一切痕迹。

    手拿着荧光石,甚至将陈少河练习控火术而在岩壁上留下的焦黑也全都凿去。

    气力大增。

    凿山开石毫不费力。

    等到全都完成之后,甚至还剩下半个时辰可供陈季川休养。

    与陈少河并肩坐在一处。

    “四哥。”

    “老五。”

    兄弟二人对视一眼,默默坐着,彼此都能听见对方的心跳声

    “砰”

    “砰”

    “砰”

    不知不觉。

    雾气渐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