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暗劲!
作者:妖僧花无缺   从道果开始最新章节     
    岁月一晃。

    又是十年。

    这一日。

    泰青山密林当中,陈季川俯卧于地,用双手和足尖把身体支撑起来,整个人犹如猛虎卧睡,一呼一吸,隐隐有虎啸之声。

    在他背上。

    有千斤重的磨盘,随着他呼气吸气,起起伏伏,彷如无物。

    在他身旁。

    又有昔日陈门四大金刚王明章、陆青、孙汉九、周大生,各持小锤,轮流锤击陈季川胸肋。

    每每落下。

    有轰鸣之声。

    丹田收紧,胸肋扩展,鼻孔喷气。

    每一下都似虎啸。

    “卧虎神功少人知,拳掌支撑莫变形,筋肉骨骼俱坚实,磨盘压身千斤重,苦中加苦等闲视。既练拳力又练心,成就金刚不坏身。”

    这是卧虎功。

    又称睡功。

    已经被陈季川练到极高深的境界,全身上下无惧击打,可称金刚不坏。

    王明章四人昔日号称莽金刚,跟随陈季川学艺足有四十余年,如今个个都是江湖响当当的人物。

    但各自也有六十多岁。

    此刻却跟个学徒一般,做着苦力,帮助陈季川行功。

    四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却干的津津有味,四双眼睛看着这位不老祖师,观其肌肉颤动,观其呼气吸气,心中也在琢磨、思索。

    他们能在江湖上闯出名号,一个个当然也不简单。

    一身实力。

    不下于十年前故去的南拳鲁长寿。此时观摩祖师爷练功,均有所得。

    往日里。

    行功一个时辰就该功行圆满。

    但今日不同。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三个时辰。

    足足三个时辰过去,直把四个年逾花甲的老家伙也累的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这锤击的功夫看着简单,可实际上,对于陈季川这等高手来说,唯有四大金刚这几位宗师才有足够力道、足够技巧,助其行功。

    掌握其中的力度。

    不但费力,更是劳神。

    好在。

    三个时辰过去,一番行功终于到了尾声。

    “散开。”

    只听陈季川猛地一声喝,将四大金刚惊走。旋即两眼一瞪,背脊尾椎同时调动

    砰

    一声响。

    背上千斤石磨竟生生被弹开,上头更是石末纷飞,留下许许多多细小的坑。而陈季川一个翻转,顺势起身。双手趁着石磨未曾落地,猛地往前平推。

    轰

    一掌落下,石磨当场就被打的四分五裂,四处炸开。

    “遭”

    可怜四大金刚看的傻眼,被碎石打中,一阵狼狈赶忙又往后退了几步。一个个看着收功,傲立在飞灰当中的祖师爷,又是惊又是喜。

    陈季川立在原地。

    感受一番。

    只觉全身无不通透,方才推出两掌,更是无声无息,举足轻重。

    将身体转来转去,扭来扭去,身体上各个部位的关节,肌肉的劲都拧成了一股,全身上下有一种通透的感觉更浓郁。

    待到极限。

    噼里啪啦。

    未曾出拳,身体竟传来一阵炸响。

    “暗劲外放。”

    “骨节雷鸣。”

    “原来这就是暗劲层次。”

    陈季川心中升起一股明悟,又有大喜悦充斥心间。

    历经百二十年。

    苦练数十年。

    由明入暗。

    他终于是踏出这关键一步。

    自此之后。

    便是暗劲人物

    姓名陈季川其一

    年龄139

    仙阶无

    官职无

    等级6

    天赋造化洞悉

    法术陈门七十二绝艺第六层、神扑刀第四层、控火术第四层、鬼跌剑第三层

    仙俸1

    源力6628

    “祖师。”

    “成了”

    四大金刚中,最为年长的王明章,见祖师爷口中呼出长长一口气,不多时脸上又露出笑容,忍不住问出声来。

    陆青三人也看向陈季川。

    “不错。”

    “成了。”

    陈季川开怀大笑,一朝功成,心腔满是喜悦。见王明章四人瞪大眼睛朝他看来,陈季川并不吝啬,迈开步,轻松自如在这青石铺陈的地面上走了三步

    四人看去。

    只见就在这无声无息间,青石上居然留下三个足有四五寸深浅的脚印。

    若让他们来,一脚下去,踹碎青石都是等闲。可这般举重若轻,不露痕迹就留下脚印的功夫,他们是万万不及的。

    “嘶”

    “这就是暗劲”

    陆青一脸憧憬,一双眼中也放出光明。

    “正是暗劲。”

    陈季川心情好,跟前四人又都是他手把手教授出来,话自然就多了,“我初成暗劲,一次也只能踏出三步,这已经是极限了。并且暗劲只能运到手脚两处,做不到全身各处混元一体,处处都喷劲如针。”

    一朝得道。

    夕死可矣。

    陈季川练出暗劲,以往朦胧不可知的境界就在眼前,已经被他看的通透“明劲是用筋骨打人,暗劲则是用心打人,两者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语。暗劲不发则以,一发必要中,否则反耗自己的心力体能。心力勃发消耗的体力可比筋骨运动要大上十倍”

    陈季川舒展拳脚,体会暗劲。

    脸上笑意止不住。

    暗劲打人。

    这可比单纯的拳脚筋骨之力打人厉害的多。

    他方才小试牛刀,就知晓此中厉害。从仙籍上更能看出,困在五级许久。这一番练出暗劲,当场就突破到6级。

    “将外功、明劲练到极致,也不过五级。”

    “可一旦悟出暗劲,顷刻就是六级。”

    “一级之差。”

    “实则是天与地的区别。”

    陈季川看着仙籍面板,心中愈发欢喜。

    他眼下才刚练出暗劲,却已经知晓前路。只要将暗劲练透,从拳脚两处,练到全身各处。一旦动手,全身各处混元一体,处处都喷劲如针,这就是更高一层了。

    能看到前路。

    对陈季川来说,就等同于触手可及。他有足够时间去琢磨,一世不行再来一世,数十年、数百年,不断苦练、思索,何愁功夫不成

    “恭喜祖师”

    王明章、陆青四人听到陈季川当真练出暗劲,一个个激动欢喜无以复加,冲陈季川连连道喜。

    他们四个一生沉浸武道。

    明劲早已吃透。

    与鲁长寿一般,全都困在暗劲门外,苦修多年而不可得。本以为也要跟老门主一样抱憾终老,没想到今日喜从天降,竟让他们这些武人,亲眼瞧见暗劲功夫。

    “这一生。”

    “值了”

    周大生仰天长啸。

    一旁孙汉九也激动不已,白须乱颤,大声道“祖师悟出暗劲,这是我陈门之喜,也是武林同道之喜。我建议,择良辰吉日大宴南北群雄,将这大喜之事昭告武林。一来扬祖师不世威名。二来扬我陈门威势,三来也好叫外间武人知晓,明劲之上,尚还有路,以激励江湖同道”

    他平生最喜欢热闹。

    上次泰青山上热闹事,还要追溯到十年前老门主鲁长寿过世,各路武林人士前来吊唁的时候。

    “”

    陈季川看着激动的孙汉九,脸上笑容僵住。

    陆青见着,扯了扯还要大话连篇的三师弟。

    “额”

    孙汉九被陆青扯了下,不由一愣,紧接着就看到祖师脸色,心不由大骂自己两声。

    一时激动,居然忘了祖师最不喜这些凡尘俗事。

    喉咙忽的干涩,忙腆着老脸跟祖师赔笑道“建议。弟子只是建议。”

    “的确值得庆祝。”

    “不过大宴南北群雄就算了,又不是要召开武林大会。就我们自家人吃个饭,没必要张杨。”

    陈季川心中确实有大欢喜。

    一向不喜这些形式的他,今日也算破了例。

    孙汉九一听,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忙应道“全凭祖师吩咐。这件事就交给我了,一定把那些个老兄弟全都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