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三十三章 开撩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

    还是一条星河,隔了红尘东与西,两尊圣体,遥天对立,时光又恍似定格,迷离的星辉,又映出了永恒的光。

    “别来无恙。”叶辰淡道,神色无丝毫波动。

    “那日未将吾燃灭,是否颇感遗憾。”女圣体轻唇微启,一语缥缈而枯寂,美眸中的光,还闪烁着冰冷的光。

    “你,又何尝不是。”叶辰的话,依旧平淡。

    “吾,从未想过要杀你。”

    “当年,若我未到灵域,怕是天魔铁蹄,已踏破万域诸天,圣体的先辈,你来教教晚辈,若诸天沦陷,我是该去战,还是该如一条狗,跪着乞求,乞求你家的人,饶我一条狗命。”

    “纵诸天沦陷,吾也会护你。”女圣体淡道。

    “谢前辈抬爱。”叶辰一笑,“不过,晚辈有个臭毛病,喜欢站着死,不喜跪着生。”

    “这么说,你定要与吾为敌了。”女圣体目不斜视。

    “前辈此话差异。”

    “你骗了我,我伤了你;你教了我神通,我救了你性命,这便是缘分,你我既是有缘,又何必不死不休。”

    “莫不如,你与晚辈一道,结成联盟如何。”

    “咱都是荒古圣体,搞不好日久生情,还能造个娃娃出来。”

    “无论男娃女娃,血脉必定强大。”

    叶大少一言接一语,把这肃穆的画风,愣是整的温馨了,已知先前错的离谱,可不能再犯错,得尽力挽回。

    所谓尽力挽回,就是撩女圣体。

    说起撩妹,也是需要技巧的,坚持、不要脸、坚持不要脸,他样样都行,这可比与女圣体干仗,来的实用的多。

    “你这后辈,终是上道了。”冥帝笑道。

    “此番补救,不算晚。”帝荒话语悠悠。

    去看女圣体,气势竟弱了一分,那冰冷的美眸,真就多了一丝恻隐,在那么一瞬间,竟还有了一瞬的恍惚。

    叶辰见之,诶?有戏。

    “俗话说得好,一日夫妻百日恩。”

    “床头吵架床尾和嘛!”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

    “孩子的名我都想好了。”

    叶大少又来精神了,开了嘴遁模式,忽悠智商低的姑娘,他最拿手,最主要的是,脸皮够厚,都不带脸红的。

    他这一番话语,听的冥帝莫名的手痒痒。

    一句一个夫妻,你跟人是两口子吗?不要脸了是吧!

    手痒痒归手痒痒,可冥帝还是很欣慰的,对待女圣体这号的,就不能要脸,还得死皮赖脸,这一点,他对叶辰颇有信心,女圣体又如何,无限接近大成又怎样,在某个特定的时间,某个特定的情景,在某个特定的人面前,总会心存眷恋。

    再看女圣体,竟踉跄了一下。

    她并非受伤了,也并非感动的,而是先前那一丝恻隐和恍惚,给了诛仙剑可乘之机,欲控制她心神,以至于意识对抗中,使她神智在清醒与浑噩中,来回的转换。

    叶辰双目微眯,瞬间堪破端倪。

    当即,他单手结印,动了帝道分离,好不容易有了一丝希望,可不能被诛仙剑搅黄了,只需分离出诛仙剑,剩下的皆好办。

    然,他道行太浅,帝道分离无效。

    没有多想,他一步跨过了星河,以大圣修为,一口气催动了十尊帝兵,磅礴如他之气血,也险些被抽成干尸。

    嗡!嗡!嗡!

    十尊帝器嗡动,横悬虚无,绽放了璀璨仙芒,如十轮耀眼的太阳,光辉普照星空,可怕的极道帝威复苏,环绕帝道法则,威压连成一片,凌天压向了女圣体。

    他之目的很明显:镇压女圣体,扯出诛仙剑。

    铮!

    女圣体体内,诛仙剑铮鸣,七彩仙光顿现,笼暮了女圣体,十尊帝器的压力,激发了它的神力,竟一举压下了女圣体神智,控制了她的心神。

    诛仙剑在手,女圣体气势威震八荒,竟一剑横扫了十尊帝器。

    噗!

    叶辰喷血,横翻了出去,被斩翻的师尊帝器,不分先后融入了他体内,帝道仙音颤鸣,加持他之战力。

    铮!

    伴着剑之铮鸣,女圣体跨天而来,一剑划出了一条七彩仙河,所谓阴阳乾坤、法则道蕴,在她一剑下,皆成虚妄。

    叶辰稳住身形,瞬化道剑,逆天一剑,也斩出了一条仙河。

    两条仙河,一条七彩、一条黄金,于虚空碰撞,一道寂灭的光晕,无限蔓延,所过之处,空间寸寸崩塌,一颗颗死寂星辰,一颗颗的炸灭,毁天灭地的力量,颠覆了整个星空。

    轰!

    黄金仙河崩灭,叶辰又喋血,圣躯炸开,金色鲜血喷薄,崩飞的血骨,在坠落中,也被碾灭成灰。

    一击硬憾,纵有十尊帝器助威,他也败的彻彻底底。

    并非帝器不够强,是融了诛仙剑的女圣体太可怕,就算再来十尊帝器,他一样不是对手,无限接近大成,可与大帝过招,又岂是说说那般简单。

    “汝圣体一脉,果是个顶个的猛。”冥帝唏嘘道。

    “一境一天地,大圣巅峰境圣体,在巅峰准帝圣体面前,与蝼蚁无异。”帝荒淡道。

    身为一尊大成圣体,他最有话语权,也最知圣体的可怕,如今的女圣体,只差半步便是大成,更融有诛仙剑,非帝不能镇压,再给叶辰百尊千尊帝器,一样斗不过女圣体。

    这不是帝器的缘故,是境界的绝对压制。

    可以这么说,若无极道帝器助威,若极道帝器护佑,以叶辰此刻的战力,连女圣体一掌都扛不住。

    噗!

    两至尊注视下,叶辰再受创,被女圣体一剑,斩翻出去八万里,横飞的一路,不知撞碎多少星辰,圣躯不知爆裂多少次,若非圣体恢复力霸道,不等他定身,便会炸灭成灰了。

    大轮回tian zang,开!

    叶辰豁的定身,瞬开tian zang,十倍战力加持。

    铮!

    女圣体杀至,无甚言语,一剑斩来。

    星空脆弱,撑不住女圣体一剑,被一剑划成了两半,两侧的空间,成片的湮灭,堕入混乱中,准帝步入,也难得善其身。

    叶辰冷哼,动了飞雷神诀,避过了绝杀一剑。

    他再现身,已是女圣体上空虚无,一掌按下,帝道伏羲九九八十一阵齐显,被他加持了十尊帝兵威力,罩住了女圣体。

    一切,皆在电光火石间,这便是飞雷神的霸道。

    可惜,他还是小看了女圣体,也仅一瞬,帝道伏羲便被一剑斩开,毫无破阵之理,是战力绝对碾压下,强行破开的。

    叶辰嘴角溢血,飞速后遁。

    女圣体更快,如影随形,堪与飞雷神比速度,木讷的美眸,空洞无比,无人之情感,只一缕缕七彩仙光萦绕。

    叶辰瞳力汇聚,对女圣体施了大轮回天幻。

    尴尬的是,天幻毫无作用,或者说,是诛仙剑先天免疫,还有他的大轮回天照,一样无用,好似除了荒古圣体本源,诛仙剑无视一切秘法。

    帝道困天!

    女圣体动了禁法,逆了道蕴法则,封了乾坤阴阳。

    飞速后遁的叶辰,瞬间被禁。

    铮!

    这一瞬,女圣体持剑杀到,一剑洞穿了岁月,直攻叶辰眉心。

    此一剑,威力太强,虽隔着还有数十丈,可叶辰的眉心,便已被杀机破开,竟无视神龙盾,直逼他元神真身。

    给我开!

    叶辰灵魂嘶吼,以十尊帝器威力,挣脱了束缚。

    吼!

    龙吟声随之响起,八部天龙显化,八个神龙摆尾,崩天灭地。

    女圣体就诡异了,在神龙摆尾甩来时,身体竟是一瞬虚化,八条龙尾是穿着她身体过去的,此法,与东周武王的帝道缥缈,颇为相像,或者说,就是帝道缥缈,可虚化身体,无视外界攻击,堪称逆天神通。

    噗!

    金色鲜血飞溅,叶辰圣躯,被瞬间洞穿,不过,被刺穿的并非头颅,而是肩膀,他施了太虚挪移,避开了要害。

    纵如此,他也并不好受,半个圣躯都炸开了,这还在十尊帝器护佑的前提下,若无帝器护佑,不用诛仙剑刺穿,他便已被碾成飞灰。

    “你,还真是出类拔萃啊!”叶辰跌跌撞撞后退,第一次与女圣体真刀真qiang的斗,才知这娘们儿的可怕,太特么凶悍了。

    说话间,女圣体又到,还是一剑,绝杀的一剑。

    叶大少不敢硬抗,瞬动飞雷神,遁到了东方星空,却被剑的余威,伤到了圣躯。

    砰!砰!砰!

    星空震颤了,缓慢而有节奏,乃女圣体,提着诛仙剑,正一步步走来,似踩在了时间长河上,遥远到不可触及,许是圣躯太沉重,以至于每次脚掌落下,都踩的星宇嗡动。

    随她一步步踏下,这片浩瀚星空,竟以肉眼可见之速度,褪去了深邃的颜色,化作了七彩色,那每一道七彩色仙芒,皆融有无上的神力,抹掉了星空的乾坤,崩灭了星空的法则。

    叶辰皱眉,不知这是何种秘法,却知自己刻在四方星空的轮回印记,竟被抹去了,也便是说,他在这片星空,再不能动飞雷神。

    或者说,女圣体施此秘法,克的就是他的飞雷神。

    叶辰干咳,动了大轮回天道,遁入了黑洞。

    要不咋说女圣体优秀呢?他前脚刚到,女圣体后脚便跟了进来,一句开场白都没,举剑便攻。

    你牛逼,我怂了!

    一声大骂后,叶大少开遁了,如女圣体和诛仙剑融合这等存在,根本没法打,他若是准帝境,还能钢几下,仅是大圣境的他,在女圣体面前,就是个小孩,一巴掌就能打成sha bi的那种。

    不得不说,大楚皇者开遁,还是霸气侧漏的。

    可惜,这没啥卵用。

    比速度,女圣体也绝对凌驾他之上,融了诛仙剑的她,也是人狠话不多,一路追一路斩,一剑更比一剑霸道,携带灭世之威。

    如此,两尊荒古圣体,一前一后,一追一逃,一个融有十尊帝器,一个融有诛仙剑,如两道神芒,划过了无边的黑暗,给幽深的黑洞,增了两抹绚丽。

    轰!砰!轰!

    幽寂的黑洞,因他二人,变的颇不平静。

    轰隆声传到外界,惊动了四方势力,不少人跑来查看,却寻不到源头。

    “诡异,轰隆声哪传来的。”太多人挠头,不明所以。

    “谁在黑洞大战。”眼界高的老修士,则一个个扬着老眸,望看缥缈虚无,知道大战者并不在星空,而在空间黑洞。

    “这个时代,除却应劫的人,能进黑洞者,着实没几个。”

    “以老夫看来,其中一方,必有大楚第十皇。”

    “随意出入黑洞,圣体做得到。”

    议论声此起彼伏,年轻修士一头雾水,老辈修士各个捋着胡须,人影聚少成多,一片接一片,追着虚无的轰隆声飞行,连洪荒族也被惊动,敛了气息,蒙了黑袍,也遮了尊荣,潜藏在人群中,不时仰看缥缈,也笃定,黑洞中必有叶辰。

    噗!噗!噗!

    外界热闹,黑洞中的画面,却是不忍直视。

    一向吊炸天的叶大少,被锤的抬不起头,战力被碾压,速度也被碾压,说是一追一逃,实则,是他一路被斩的翻飞。

    此刻去看,怎一个惨字了得,浑身血壑无数,每一道伤口,都映着七彩幽光,卷着寂灭杀机,于他圣躯内作乱,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包括元神和真身,都被杀机荼毒。

    幸好,他身负十尊帝器,帝威的霸道也不是盖的,极尽碾灭着杀机,他如今还能活着,也归功于十尊帝器,替他挡下了不止一次绝杀,有那么一尊帝印最惨,被诛仙剑斩出了一道道剑痕。

    噗!

    伴着刺目血光,遁逃的叶辰,又被斩飞,圣躯险被生劈。

    “你妹的,有没有中场休息。”

    “你也是无限接近大成,能不能清醒点儿。”

    “活该你胸小。”

    叶辰被追的发狂,一路连滚带爬,嘴还特别不老实,骂骂咧咧的,嗓门儿那叫一个高,甚是盖过了轰隆声。

    别说,他这一番大骂,着实管用,女圣体的速度,竟慢了一分,而她之气势,也随之弱了一分。

    叶辰挑眉,一个转身,正着飞变成了倒着飞,上下打量着女圣体。

    此刻的她,气息略有不稳,身上的七彩仙光,也变的时而耀眼,时而暗淡,空洞的美眸,时而也有清醒色,而手中的诛仙剑,也翁嗡隆隆,虽还在不断斩向他,但却毫无招式可言,与乱劈乱砍没啥区别,失了应有的准头,每一剑叶辰都能轻松避过。

    不难看出,女圣体的意识,又在跟诛仙剑对抗,欲重新控制身体,还有一种莫名的怒意,燃成了火焰。

    叶辰抽空摸了摸下巴,脑瓜转的那叫一个快,女圣体突的如此,必与他的大骂有关。

    准确说,是与他最后一句大骂有关。

    是与不是,一试便知!

    叶大少憋足了一口气,一声大骂,骂的酣畅淋漓。

    “活该你胸小。”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