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五十四章 历史重演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

    因戮天自黑洞出来,星空的宁静,瞬间被打破,亿万雷鸣声,震颤世人心神,更有一股上苍意志,笼暮了世间。

    轰!轰隆隆!

    遥望而去,坠向洪荒大军的戮天,虽小如蝼蚁,可忽略不计,但他之天劫,就颇为凶猛了,赤橙黄绿青蓝紫,各色的雷电,交织共舞,聚成了一只遮天的雷霆大手,携灭世之威,抹向洪荒大军,似要抹灭这些...天地初开的第一批生灵。

    “混蛋。”洪荒的怒声,如万古雷霆,震颤着星域仙穹,眼见戮天朝这方而来,哪还敢停,皆亡命遁走,并非怕戮天,是怕他的天劫,诸天人扛不住其天劫,洪荒一样扛不住。

    星空的画面,一度变的浩大。

    围着幽冥大陆的洪荒大军,一眼望去,如一片漆黑汪.洋,却因一场天劫,上演了一处退潮的场景,上至巅峰境族皇,下至皇境级小兵,皆在逃亡,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纵如此,依旧有跑的慢的,被拉去被动应劫。

    噗!噗!噗!

    绚丽的血花,是娇艳的,于星空绽放,成片成片的洪荒人,葬灭在天劫下,不乏大圣和准帝,一颗颗死寂星辰,也难敌天劫雷电,被劈的一颗颗炸灭,连星河流沙,也被劈成飞灰,弥漫的血雾,汹涌翻滚,给这片星空,添了一层血幕。

    “该死。”各族皇怒吼,当场喷血,并非伤的,是气的,第几次了,这是第几次了,每次洪荒扎堆,必有天劫神罚,诸天的人渡劫倒也罢了,我洪荒帝子渡劫,却依旧难逃被劈的下场,难不成,吾洪荒大族,都长了一张欠劈的脸?

    “该死。”戮天也咆哮,眸子猩红,披头散发,已在横飞中,生生稳住身形,当即飞遁,远离洪荒大军。

    “哪走。”叶辰迎面杀至,没啥开场白,一棒抡翻了戮天,其倒飞出去的速度,比逃遁的洪荒人更快。

    洪荒排名第一的帝子,又是不偏不倚,落入了洪荒大军中,他之天劫,如狗皮膏药,如影随形,他在哪,雷电便在哪。

    噗!噗!噗!

    又是血淋画面,任洪荒强者遁法再玄妙,也难逃雷电命中。

    先前便说过,仅论天劫,上苍还是很公道的,但凡在天劫范围内,管你是准帝还是大圣,照批不误,而一道道雷电,准头儿也贼好,轻则肉身崩溃,重则魂飞魄散,惨不忍睹。

    啊....!

    怒吼声、咆哮声、惨叫声,伴着丧钟般的雷鸣,交织成了葬歌,无限响彻四海八荒,皆传自惨烈的洪荒大军。

    “事实证明,没事儿就别扎堆儿,容易遭雷劈。”望着溃逃的洪荒大军,幽冥大陆上的诸天人,皆登入了虚缥缈虚无,一个个的都垫脚探头,看叶大少,大展神威。

    “这等大场面,还得是荒古圣体。”玄荒的准帝们皆笑,先前的阴霾,已潇洒不见,如今的画面,就很养眼。

    “大楚的第十皇,果是玩儿雷的高手。”幽冥大陆的准帝,也都意味深长的捋了胡须,多少年了,洪荒都不知被劈了多少次,阵仗一次比一次打,一次比一次惨烈,圣体无天劫,却能借他人神罚,一样整的很溜,劈的就是洪荒族。

    “终是扳回一城。”大楚的准帝们,腰板儿就挺的笔直了,那叫一个乐呵,那叫一个欣慰,大楚十一个皇者,就属叶辰出类拔萃,但凡有他在,便没有破不了的危机。

    这一瞬,诸天的准帝们,看叶辰的眼神儿,都饱含了深意,自叶辰的身上,看到了一种信念般的安全感,他的背影上,闪烁着曙光,纵世间再黑暗,一样能映出希望的光芒。

    “祭帝器,轰灭他。”诸天人看时,星空传来了嘶吼。

    乃洪荒各族皇,逃的身形狼狈,遁入了一颗颗死寂古星,一个个踏上了八千丈山巅,挥剑遥指一方,而他们所指的,自是帝子戮天,他是渡劫人,欲绝天劫,灭了他最直接。

    嗡!嗡!嗡!

    令下,几十尊帝兵齐颤,帝道法则萦绕,极道帝威流溢,每一尊帝器,都扫出了一道寂灭仙芒,射向戮天,反正不是自家的帝子,死了也不心疼,最主要的是,能绝天劫。

    “瞅见没,你洪荒的人,不待见你。”叶辰瞬身杀至戮天身侧,带着戮天,瞬身遁入了黑洞。

    轰!砰!

    几十尊帝兵的绝杀,并未因他二人消失而停下,那片星空,被瞬间轰的炸灭,而随着戮天再消失,天劫也随之湮灭。

    “退,速退。”穷奇族皇嘶喝,知道未命中戮天,也知戮天被叶辰带入了黑洞,天晓得他俩再出来,会是哪片星空,所谓明qiāng易躲暗箭难防,就是这个道理,不知会从哪出来,那便躲的远远的。

    轰!轰隆隆!

    黑洞中,雷霆肆虐,方才沉寂不久,又起轰隆。

    “若吾有血轮眼,必斩你。”戮天咆哮。

    “若吾本源完整,你会死的更惨。”叶辰冷哼,这话倒是不假,本源不完整,那夜还能稍胜一筹,更遑论完整本源,荒古圣体同阶无敌的神话,并非虚妄。

    说话间,他抬脚跨越,一棍抡飞戮天,未等戮天稳住身形,他便又瞬身而至,一手拎着诸天,出了空间黑洞,将方向和位置,计算的无比精确。

    果然,他俩方才出来,便有洪荒人遭了秧。

    噗!噗!噗!

    娇艳的血花,频频绽放,那并非一两朵,是成片成片的,多有洪荒人肉身崩灭,元神险之又险的遁出,而底蕴弱的人,无论准帝,亦或小辈,都会在一瞬间,成为劫下灰。

    “那人多,咱去那。”

    “放心,我不下死手,给你留口气儿。”

    “跑,哪跑。”

    满星空皆是叶辰大呼小叫声,那厮也颇上道,把戮天当做了棒球,而他的凌霄铁棍,便是球棒,哪人多往哪打,而且,留了三分力,戮天的价值庞大,可不能一棍子给敲死了。

    于是乎,历史的一幕又重演。

    不止诸天人,连洪荒人也有这等感觉,遥想昔日的旱疆帝子,在危机关头,也引来了准帝劫,本想着坑诸天,却反被叶辰镇压,把洪荒坑的够呛,与此刻的场景,何其的相像,身为帝子,一个是排名第二,一个是排名第一,真给诸天,做了天大的贡献,本是一把好牌,愣是被打的稀巴烂。

    啊.....!

    戮天咬牙切齿,面目狰狞如恶鬼,他之嘶吼,发自灵魂,歇斯底里的咆哮,他乃大帝之子,洪荒排名第一,无上的不灭仙体,竟在同阶的叶辰面前,毫无招架之力,真就被当做了一个球,被打的满星空乱飞,不知坑死了他多少洪荒将士。

    啊.....!

    洪荒各族皇嘶嚎,怒到肝肠寸断,一路溃逃,不敢停留,心中怒骂着叶辰,也怒骂着戮天,你他.妈的,千里迢迢而来,不是帮忙的,是坑队友的吧!非但未破开幽冥的护天结界,反倒把我洪荒的人,劈死了一片又一片,真不愧你洪荒第一的威名,坑自家人的本事,你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啧啧啧。”望着星空画面,诸天人又啧舌。

    事实又一次证明,在特定的情形下,天劫的确比帝器好使,越扎堆儿,威力越猛,血脉越强,天劫越凶悍,洪荒与戮天把这两种情况都占了,不仅都占了,还碰上了叶辰那尊逆天的妖孽。

    “有一股烤肉香。”不止是哪个准帝,耸了耸鼻子。

    不止他嗅得到,在场的人,也都嗅到了,洪荒也有抗揍的,硬抗了天劫未死,却被劈的浑身冒黑烟儿。

    “可有人出去溜达。”圣尊一步登天,出了幽冥大陆,还手提着轩辕剑。

    诸天人众多,也仅他一人出去了,谁让他是个狠人呢?万古前的帝道神劫,都未能劈死他,更遑论是戮天的天劫。

    也得亏帝姬和第六神将未在此,不然,仨人必定联袂而去,一个也渡过帝劫,一个曾在帝尊的帝劫下遛弯,都是能抗能打的那种,自也不惧戮天的神罚。

    可惜,帝姬和第六神将皆在应劫中,赶不上这等大场面了。

    因圣尊加入,本就霸道的天劫,又浩大一分,他应的是准帝劫,还特别不安分,拎着轩辕剑,一路追一路斩。

    不得不说,曾在帝劫下活命的狠人,的确不是盖的,那一剑剑,皆毁天灭地,除了极道神威,更带有天劫之威,普通的洪荒的准帝,都扛不住他一剑,惨叫声都省了,直接上黄泉。

    “祭帝器,轰灭他。”洪荒各族皇还在嘶嚎,远远躲避天劫,疯狂的挥动杀剑,眸子猩红的欲喷血。

    嗡!

    几十尊洪荒帝兵又齐齐嗡动,在同一瞬间,扫出了帝道仙芒。

    然,洪荒这一次瞄准的,并非戮天和叶辰,而是正在大杀四方的圣尊,你丫的,打不着叶辰俺们认了,你算那颗葱。

    见之,圣尊顿的色变,瞬施帝道遁法,一两尊帝器,他是扛得住的,若几十尊帝器联合攻伐,那就另说了。

    另一方,叶大少拎着棍子,一路追着戮天打,一旦追上,毫不犹豫就是一棍,自始至终,都秉持着一种打法:哪人多,就往哪打。

    至于圣尊,他都不担心的,那厮保命本事大着呢?

    别说,圣尊的确尿性,真就避过了帝道绝杀,完事儿,就有拎着轩辕剑,安分分的回了幽冥大陆,一步没踩稳,差点儿栽下虚无,一手拎着剑,一手捂着老腰,走路一瘸一拐的,避过了帝道绝杀不假,也遭了可怕的重创,老血一口口的喷。

    “要不,再出去溜达溜达?”天老捋着胡须,斜着眼看了一眼圣尊,不知为啥,眸中还带着幸灾乐祸,或者说,在场的老家伙们,皆是这等神情,见他挨虐,就莫名的感觉很爽。

    “一群怂包。”圣尊不以为然,挨虐了咋地,老子至少敢出去,瞧你们一个个的,头儿都不敢冒的,还有脸说老子。

    众准帝脸皮也厚,怂咋了,就不出去,洪荒几十尊帝兵,是摆着看的?莫说他们,纵女圣体来了,也不敢硬抗,这叫自知之明,没有叶辰那等躲避帝道绝杀的本事,就老实实的待着。

    “跑,哪跑。”说到叶辰,那才是真的尿性,他之大骂,尤为响亮。

    在诸天人的瞩目下,拎着他的棍子,一路抡翻戮天。

    俯瞰虚无,洪荒汪.洋般的大军,愣是被他俩,一路追着跑,竟无一人敢回身大战,偶尔反击,也是帝道绝杀,但那在叶辰面前,就是一个摆设,能随意出入空间黑洞,可不怕帝道绝杀。

    去看戮天,那是真的惨,不灭的仙躯,血骨淋漓,霸道的恢复力,都扛不住天劫之威,以及叶辰的铁棍,哪还有人形可言。

    战力被绝对压制,便无翻身之力,想走走不了,想打又打不过。

    不过,这尊帝子还是很有上进心的,总觉自己个,还能再抢救一下,保不齐,一不留神儿就跑了,所谓念想,还是要有的,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结局。

    嗡!

    洪荒的帝器,不甘寂寞,伴着轰隆声,又一次扫出帝道仙芒,虽无法命中戮天和叶辰,但却能争取时间。

    不知第几次,叶辰拎着戮天,遁入了黑洞。

    天劫瞬间消散,而溃逃的洪荒大军,终是有了喘息机会,或有遁逃者、或有观望者、或有祭域门者,整个星空,乱糟糟一片。

    这一次,间隔的时间有点儿长,久久,都不见叶辰带戮天出来,越是如此,洪荒越不敢大意,搞不好,下一瞬就会出来,给他们一顿好劈。

    噗!

    黑洞中血花绽放,叶辰一棍将戮天抡的爆裂。

    此番,他并未想着再出去,只因大轮回tiān zàng的时限将到,还有便是戮天的天劫,正逐步减弱,帝道法则身的劫数即将到来,可不能再浪了,以免变故突生。

    他为圣体,他心有遗憾,此番,若是他的天劫,会更热闹,他人天劫,哪有自个的好用,他会打的更骚。

    “吾不甘。”戮天的嘶嚎,载着滔天的怒火,还这是有上进心,不与叶辰打,一路遁逃,霸道的恢复力,极尽愈合伤痕。

    “你,走不了。”叶辰冷哼,沐浴着天劫雷电,戮天一路逃一路嘶嚎,他是一路追一路打,再不留手,也无需留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