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三百九十八章 休养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随洪荒被镇压,这场席卷诸天的战火,终是落下了帷幕。

    各方皆踏上了归途,洪荒虽被镇压,可世人却高兴不起来,反而眸中萦着热泪,疲惫、沧桑、哀痛,刻满脸庞,一路皆无言,能听闻的,只有抽泣哽咽和嚎啕大哭声。

    仔细想想,这一战并无赢家。

    洪荒伤亡惨重,诸天又何尝不是,尸骨成山,血流成河。

    大好的江山,满目疮痍,入目皆一片片废墟,蒙着猩红的血色,太多的英魂,连尸骨都未留下,太多的传承,被洪荒杀到灭绝,太多的生灵古星,因洪荒而崩灭,无家可归。

    月下的大楚,血雾飘飞,被哀痛所笼暮。

    大楚修士齐聚,大楚守护神、大楚皇者、天庭圣主、各部统领都在,屹立在南北楚边界,对着南楚城墙的废墟,洒下了一片酒水,无数人泪流满面,那座血色城墙,葬了太多英魂。

    这一夜,一座名为英雄冢的石碑,又在大楚立起,被刻上了一个个人名,有转世人的、有天魔入侵战死的、有洪荒大战葬身的,密密麻麻,有的人活着,而有的人,却只是个人名。

    如大楚这般,幽冥大陆、玄荒大陆、各个星域、各个古星,也都立起了英雄碑,摆上了供果、插上了麝香、洒下了浊酒,祭奠战死的英魂,整个星空,都响满了嚎啕大哭声。

    一场滔天战火,将诸天,洗成了血色,摧残的满目疮痍。

    战后,休养生息的岁月来临。

    因洪荒开战而聚集的诸天修士,都带上了凡人,又各自奔向四方,伴着血与泪,踏上了回归乡的征途,重建家园。

    除了这些,便是各个域面的生灵,也各自开辟了生灵古星,家乡成了洪荒的放逐地,而诸天的星空,成了新的家园。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真正的休养生息。

    正如当年天魔入侵后,日后很漫长一段岁月,都不会有大的战乱,只因万域诸天,多了一尊名为帝荒的战神,他是一个象征,也是一座巨岳,守护着苍生,镇守着诸天。

    一日又一日,战火的血腥气,逐渐散去,笼暮诸天的阴霾,也烟消云散,皎洁的月光、璀璨的星辉,倾洒世间。

    往日空旷枯寂的星空,又多了人间烟火,每一颗生灵古星,都有了人影,在休养生息中,继续一脉脉的传承。

    还好,自洪荒扫荡的资源不算少,大战的消耗,可以勉强补充,宇宙无边辽阔,待开发的资源,自也无数。

    这是一片人间净土,氤氲朦胧,鸟语花香,载满了一棵棵桃花树,桃花掩映的深处,乃一排洁净的竹房,蒙满了岁月灰尘。

    月光散漫,万籁俱寂。

    老树下,帝荒静静坐着,早已换下了血衣,一身素衣装扮,不露丝毫修士气息,恍似一介凡人,一手握着刻刀,一手握着木块,刻着木雕,眸子饱含温情,一刀一顿,每一刀刻下,都是岁月的痕迹,将他的月殇,刻的栩栩如生。

    这片桃花林,便是他的家,在万古前的某个岁月,有一个名为帝荒和月殇的人,生活在这里,如神仙眷侣,不问红尘事,不管人间修,如一对平凡的夫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眨眼,已不知多少个沧海桑田,帝荒还在,东华女帝却不在了,留下的,只是这片桃花林,以及那如梦幻般的沧桑记忆。

    “月儿,我回来了,你何时回家。”

    帝荒的眸,多了泪光,握刻刀的手,都忍不住颤了。

    一声月儿,道不尽尘世蹉跎。

    谁言至尊无泪,谁言帝荒无情,再多的岁月,也难掩月殇的名,那道如梦似幻的倩影,早已在万古前,便刻在他灵魂上。

    那是他的妻,再难见她倾世的嫣然。

    夜,逐渐深了,帝荒刻着刻着,便沉睡了,歪到在了老树下,一缕缕黑发垂落,遮了半边脸庞,却掩不住岁月的痕迹。

    此刻的他,不再是威震寰宇的帝荒,而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人,也只有在这桃花林,才能睡的这般安详,才能寻到心灵的慰藉,甘堕梦境中,去寻那个早已不在的人儿。

    蓦然间,紫萱幻化出了人形,蹲在了老树下,替东华女帝,拨开了帝荒散落的长发,轻轻拂着他的脸庞,仿佛要替他,抹去所有的殇。

    “女帝,圣君回家了,你可望见了。”

    她的眸,萦着水雾,在月下,凝结成了霜。

    她的泪,也是东华女帝的泪,饱含女子柔情,还载着一抹凄美。

    女帝的残魂,也有她的情,也爱着帝荒。

    可惜,她终究不是东华女帝,也只敢在夜深人静时,偷偷抚摸他的脸,朦胧的泪中,总能映出一副古老的画面:一个名为帝荒的战神,一人堵在天荒,为他的爱人护道,不惜战到身死道消.....。

    哎!

    一声叹息传自缥缈,传自冥界的帝。

    这尊帝,端的有情调,口中虽叹息着,可帝眸却璨璨生辉,抱着他的珍藏版,研究了一遍又一遍,已是不要脸了。

    清晨,和煦的阳光,洒满了大楚诸天门,给这片破败的山河,蒙了一件祥和的外衣,一花一草一山一水,皆染着光泽。

    好惬意!

    每一个大楚人,伸着懒腰出房门时,都会来这么一句话。

    惬意,着实惬意,没了洪荒族、更有帝荒坐镇,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各个荣光满面,颇具精气神儿,从未觉得这世间,这般的安定,无需担忧战乱,无需担忧前路。

    轰!砰!轰!

    这份宁静,终是因轰隆声被打破。

    嘈杂声,传自恒岳宗,总有那么些个人才,起的早了,就不甘寂寞了,于是乎,就开始朝着各个山峰,投放了一颗颗地雷弹,还美其曰叫人起床。

    “大清早的扔地雷弹,傻逼吧!”

    “死胖子,老子知道是你,再他娘的扔,踹死你丫的。”

    “谢云,你特么有病吧!”

    这等骂声,未等天色大亮,便响满天地,恒岳的人才们,还是那般有活力,总会在不经意间,干些不要脸的事儿。

    比起外界,玉女峰就格外温馨了。

    众女起的颇早,聚在灶台上,如一个个温柔的妻子,准备着早餐,小叶凡和小杨岚天真灿烂,如俩小精灵,于草地上玩耍,咯咯笑声不绝于耳。

    女圣体也在,还是那么大个头儿,安稳稳的坐在老树下,兢兢业业的啃着灵果,饭量一如既往的大。

    “小娘亲,够不。”叶灵嘿笑,颇是善解人意,又搬来了两筐,都不知这么小个人儿,咋这么能吃,还是说,圣体的饭量,都很大?

    “别叫我娘亲,吾不是你娘亲。”女圣体俩小手抱着灵果,吃的贼香甜,如她这等人才,普通人家都养不起的。

    “老爹与我说了,你俩上过床,还说你叫的贼好听,在床上,属生龙活虎的那种。”叶灵蹲下了,嘿嘿又笑。

    一句话,女圣体灵澈的大眼,豁的燃起了火苗,狠狠瞪向了玉女峰巅,粉嘟嘟的小脸儿,还有一抹抹红晕闪过。

    去看玉女峰巅,叶大少就在那,如老僧禅坐,宝相庄严,一动不带动,自回了大楚,便上了峰巅,一坐便是十几日。

    此刻的他,已非元神状态,足用了四月时间,才重塑了圣躯。

    虽还未渡准帝劫,可他之气息,却极为磅礴,笼暮在金辉下,圣躯如黄金熔铸,周身有异象幻化,似隐若现,一缕缕混沌道则,缠绕其身,仔细聆听,还能听闻大道天音响彻。

    看其头顶,混沌神鼎悬浮,嗡嗡颤动,主人进阶了准帝境,身为本命器的它,自也进阶了准帝兵,依是那般庞大厚重,古朴自然,比先前更加不凡,如主人那般,在演化着道则,只待叶辰渡准帝天劫,它的涅槃蜕变,才能彻底完成。

    同样活跃的,还有仙火和天雷。

    尤说仙火,贼有活力,绕着叶辰,上窜下跳,融了太初神火,它之级别又攀升,混沌本源里更精粹,金灿灿的。

    可惜,它依旧未能蜕变成混沌之火,若说它如今的阶品级别,便类似于巅峰准帝,欲化作混沌火的难度,便也等同于巅峰准帝封位大帝,虽无限接近混沌火,可最后一步的涅槃,才是真的天堑,或许叶辰和它的穷其一生,也难踏过。

    随微风拂来,叶辰圣躯轻颤了一下。

    冥冥中,他似望见了一道黄金神纹,也便是那帝荒所说帝道咒印,徘徊于灵魂深处,也是似隐若现,看得见摸不着。

    如今的他,发挥不出咒印的威力,如帝荒所言,只有洪荒反叛,才有它真正的作用,欲让洪荒灭族,只一念便可。

    不知何时,才见他开眸。

    登时,便见两道恍若实质的神芒,自他眸中崩射而出,将虚无空间,戳出了两个窟窿,璨璨金眸太可怕,仅一个眼神儿,就能灭了一尊大圣,这便是准帝级圣体的威势。

    奈何,瞳力枯竭,他之六道轮回眼,也还在自封中。

    虽仙光敛尽,他的眸,才恢复平静,如星空般深邃,闪烁着金色星光,虽古井无波,却有道蕴演化,一眼望不穿。

    “好霸道的力量。”叶辰轻喃,轻轻握了握拳头,掌心的空间,被碾的爆裂,掌指之间,还有寂灭的雷电在撕裂。

    修士境界,一境一天地,这还未渡劫,就不是巅峰大圣可比的,他有一种自信,能屠灭巅峰准帝,自然,这里所指的巅峰准帝,乃普通的巅峰准帝,如九皇神将那等,不在此列。

    或许,只有渡过准帝天劫,才有资格与那等级别的准帝过招。

    想到准帝天劫,他不免头疼,六十四尊帝道法则身,何等的阵容,能不能闯过还两说,一挑六十四,九死一生的劫数,而他,还未做好渡劫的准帝,那会是一道生死关。

    缓缓收了思绪,他召唤了仙火。

    静静望着掌心仙火,他的神色,难掩的是悲痛,好似能隔着火焰,望见一道倩影,在对他回眸而笑。

    那是念薇,前世星月宫弟子,今生若天朱雀家的公主,在危难时刻,献祭了己身,助太初神火与仙火融合。

    若非是她,他也不可能逆天进阶准帝,更莫说通冥帝荒了,若说工程,她才是最大的功臣,救了万域诸天。

    这是天大的恩情,心一阵阵的疼,第三世让人等了足六十年,致死都未等到他,这一世,又为他献祭,他二人的因果,再难剪断,而他叶辰,欠这个女子的,也再难还清。

    “她,或许能复活。”缥缈的女音响起,一道倩影从天而降,仔细一瞅,正是帝尊的妹妹帝萱,一同的还有众位神将,除却葬灭应劫中的第一神将,其他的都来了。

    “前辈能救活她?”叶辰忙慌上前,满眸希冀。

    “献祭己身,她必有一丝魂,在太初神火中。”帝萱轻语一笑,“以吾之道行,束手无策,但你家先辈,必定可以。”

    这下,叶辰希冀的眸,绽放了璀璨的光亮,怎把帝荒给忘了,那可是大成的圣体,道法通天,没有理由救不活。

    说到帝荒,自镇压洪荒后,就没影儿了。

    叶辰猜测,多半是去了东华女帝的故乡,已有无尽岁月了,难得回来,自是要缅怀一下,会有来恒岳的一天,复活念薇,也只时间问题,若连帝荒都救不活她,鬼都不信。

    一瞬,叶辰悲痛的神情,被希望掩盖了,复活念薇便是希望,起码,他能机会还恩情,还有古老的因果,也许了结。

    他这心境激动,九大却不言不语,就那般盯着他看,眼神儿颇是奇怪,各种情感掺杂,有沧桑、缅怀、激动,以及泪光。

    这些时日,有关叶辰的身份,基本已明了,他就是帝尊的轮回身哪!帝尊乃他第一世,他乃帝尊第九世,轮回的牵绊,剪是剪不断的,看着他,就如看着当年的仙武帝尊。

    叶大少挑眉,被盯的浑身不自然,脊背还凉飕飕的。

    “吾提议,咱揍他一顿吧!”六神将意味深长道。

    “这....不合适吧!”第七神将、第八神将、第九神将口上说着,可手上却没闲着,已在捋袖子,外人一瞧便知,这特么是要干架啊!嗯...准确说,是要打人,打一个叫叶辰的人。

    “当年没少揍我,扬眉吐气的时候到了。”第三神将摸出了一根铁棒槌,对着铁棒一个劲儿哈气,擦的锃光瓦亮。

    “哪次偷看人仙子洗澡,都拉我顶包,害的我被满天下追杀,此事,吾很不爽。”第五神将说着,摸出了一根捆仙绳,看样子,要给某位大少绑了,而后找棵歪脖子树挂上去。

    “老实说,吾早就想锤他了。”第四神将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当年干不过,今日,吾得教教他咋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