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三十五章 有破绽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葬神古地的夜并不宁静,轰声此起彼伏,多大战波动,来探宝的修士,总会因一场机缘,而大打出手,这,便是人世,有热闹时扎堆儿成观战者,有造化时,便又成敌人。

    这等事,屡见不鲜,不止出在此处,有欲望之地,必有争端,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的世界,拳头乃铁定的法则。

    “这帮小兔崽子,大半夜的也不安生。”

    小山头,冥土帝子不环望着四方。

    一句小兔崽子,说的毫无违和感,论辈分,他们随便拎出一个,都能碾压诸天,纵帝荒在此,也得喊一声前辈。

    “莫看了,继续找。”炼狱帝子沉声道。

    冥土帝子收眸,开了第三眼,扫视着每一寸天地。

    不止是他,炼狱帝子、黄泉帝子与忘川帝女,也皆如此。

    找啥呢?自是在找异空间。

    先前,倒是捉到了异空间,还合力将天虚帝子送进去。

    奈何,那异世界太玄奥,并非静止,而是时刻移动的,乾坤来回交错,已成一种奇异的遮掩,时隐时现,有那么一两瞬寻到,却找不出突破口,起码还得一尊少年帝相助。

    可惜,古地没有其他少年帝了。

    “许久未出,莫不是遭了变故?”黄泉帝子皱眉道。

    “荒古圣体都未必拿得下他,在这葬神古地,无人杀得死的他。”炼狱帝子道,“天虚那厮,非一般的少年帝。”

    “那可未必。”冥土帝子深吸一口气,“神秘人多次逃过追踪,足见其可怕,未知来历,还是莫太早下定断。”

    忘川帝女较含蓄,未有言语,只静静找寻。

    轰!

    说话间,突闻轰鸣声,天地都为之晃荡。

    旋即,便见一片昏暗世界显化,支离破碎,模糊朦胧,但仅一瞬,即又消失不见,只闻轰隆声,不知传自何处。

    见之,四尊少年帝眉宇齐皱。

    很明显,那惊鸿一现的世界,便是异空间,其内有大战,且波动不小,乃至禁制都无法掩盖,阵脚必遭了波及。

    四人猜测不错,其内真有大战,何止浩大,还很惨烈。

    遥望苍穹,魔化叶辰与神秘圣体,还在厮杀。

    两人一东一西伫立,一个踩着魔煞血海,一个踏着万钧雷霆;一个魔性加持,一个不死不伤,隔着虚空,在以帝道仙法对轰,丝毫不知疲倦,每次大碰撞,皆天崩地塌。

    不难看出,魔化叶辰占上风,不知哪来的力量,气血似用之不竭,竟能与血继限界状态的圣体,在虚天拼消耗。

    他,是真的魔性,真就如一尊魔神,魔威荡满四海八荒,气吞山河,一头血发飘荡,猩红的眸,充斥着暴虐与嗜杀,力量太狂暴,气血未消沉,反越战越勇,魔煞越战越汹涌。

    再看神秘圣体,黑袍下乃一张狰狞的面目,如若恶鬼,已怒极到近乎癫狂,没理由打不过叶辰,偏偏,就是拿不下,非但拿不下,还频频受创,血继限界都撑不住消耗了。

    “老七哪来的力量。”小猿皇神色怔怔,惊得无以复加,能与血继限界硬刚,玩儿命的拼消耗,叶辰绝对是第一个。

    “非一般的魔化。”夔牛沉吟。

    “是诅咒。”北圣给出了答案,她有天赋神通,对诅咒力,先天便有感知,早在叶辰黑化的那一瞬,便已知晓。

    小猿皇与夔牛挑眉,看了一眼北圣,又齐齐望向苍穹,接下来,无需北圣在说,他们也已懂了,叶辰那用之不竭的力量,多半便来自诅咒,以此可见,那非一般的诅咒。

    那么,问题来了,是谁诅咒叶辰。

    奈何,三人皆未看出。

    “若老七真灭了对方,下一个,便是咱仨了。”小猿皇干咳,依旧躺在地上,不敢站起来,生怕叶辰跑这闹腾。

    “前面还有一个顶着嘞!”夔牛说着,瞟了一眼不远处的天虚帝子,那尊帝子,也贼自觉,躺的也是安安稳稳。

    “俺懂了,若把老七比作一只狼,那天虚帝子,就是一块肉,而俺们,就是三只小苍蝇。”小猿皇搔了搔猴毛。

    夔牛与北圣齐侧首,瞟了一眼小猿皇,这比喻颇形象。

    纵叶辰发狂,大开杀戒,先灭的也会是天虚帝子,只要他仨,不冲上去找刺激,叶辰都不会搭理他们的。

    谁会放着肉不吃,去拍三只小苍蝇。

    而此刻,比起那神秘的圣体,天虚帝子也是一只苍蝇,魔化后的叶辰,毫无神智,却专挑硬茬打,把神秘圣体那块肉吃了,下一个便是天虚帝子,这顺序还是排的不错。

    他们知晓,天虚帝子也门儿清。

    所以,他也躺着,躺着看大戏,一把把丹药塞入口中,极尽恢复消耗,力求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巅峰状态。

    其后,便是等了。

    等两圣体斗的两败俱伤,或者,其中一尊被斩灭,才是他出手的好时机,此刻冲上去,那才是脑子被驴踢了,搞不好,叶辰与神秘圣体会罢战,从而群殴他,亦或叶辰放弃神秘圣体,转头攻他,无论哪种可能,下场都好不到哪去。

    这一点,他先前已深有体会,被叶辰那一掌打的神躯爆裂,前车之鉴,傻子才去找乐呵,坐山观虎斗才是王道。

    “喂,找阵脚。”夔牛与小猿皇皆传音过来。

    天虚帝子未回应,这还用尔等说?

    噗!

    四人看时,有人喋血,坠落了苍穹。

    仔细一瞅,竟是神秘圣体。

    这一幕,端的触目惊心,血继限界状态的圣体,竟被打的这般惨,莫说他四人,纵两大至尊瞧了,都唏嘘不已。

    非神秘圣体弱,是魔化后的叶辰,太强悍太诡异,斗了这么久,气血不消沉,反愈发磅礴,拼的血继限界都撑不住了,以此可知,魔天帝的诅咒,是有多霸道,沾染的那一丝可忽略不及的气蕴,真真的霸道,塑有无穷的力量。

    “吾不信。”

    神秘圣体嘶嚎,不甘落败,神躯重塑,一步踏灭乾坤,如一道神芒,直插九霄,席卷滔天杀意,再次攻向叶辰。

    此刻的他,亦多了一丝魔性,准确说,是多了魔障,自认无敌,却是败下阵来,不败信念遭了缺憾,变成了魔障。

    杀!

    这尊圣体疯了,不知施了何种禁法,眉心刻出了九道圣纹,刺目的神芒,笼暮了全身,远远望去,便如一轮太阳,垂落的每一次缕气息,都如江河翻滚,能压塌十万江山。

    叶辰舔了舔舌头,狞笑颇具暴虐,更显兴奋,凌空杀下,伴随他的魔煞血海,如一片黑幕,遮了浩宇苍缈。

    轰!砰!轰!

    斗战又起,轰声漫天。

    无论是大楚皇者,亦或神秘圣体,皆是个顶个的畜生,攻伐也变的原始血腥,近身大战,你劈我一掌,我便轰你一拳,你拆我一根骨骼,我便卸你一条手臂,血淋淋的。

    “这也太...生性了。”

    小猿皇暗自吞口水,有一种想吐的冲动,总觉那俩货,不是在争战,而是在互拆对方圣躯,何止血腥,简直残暴至极,照这架势下去,俩人都能把对方,拆的七零八落。

    “能与血继限界这般拼,魔化的老七,真真霸道。”

    夔牛咧嘴又啧舌,只觉浑身上下都不自然,可以说凉飕飕的,那夜,叶辰若也这般强横,他多半已成下锅牛肉。

    北圣静静望着,一幅幅血色画面,看的他心境已有阴影,修士间的斗战,她见过不少,如这般打的,还是头回见。

    另一方,天虚帝子眼珠上下左右摆动,看的并非大战,而是阵脚,斗战波动太大,波及了异空间,逼出了一处阵脚,一处移动的阵脚,他已将其锁定,只待机会,一击破之。

    嗡!

    虚空传来嗡隆,叶辰的混沌鼎,不经召唤飞了出来。

    主人魔化,它亦魔化,连垂溢的混沌之气,乃至其上刻的遁甲天字,以及自行演化的混沌道则,都蒙了一层魔性,响彻的大道天音,亦融了一种魔力,听的人心神恍惚。

    它,要为主人助战了,只因那神秘圣体,已出了本命法器,乃一柄赤色杀剑,其上还染着未干涸的血,嗡鸣而动,寂灭的剑气,刺的空间破裂,更有法则,环绕剑身。

    磅!铿锵!哐!

    一鼎一剑,皆有超高神智,无主人御动,便斗在一起,每次碰撞,皆能擦出雪亮火花,赤色仙剑是真的可怕,强如混沌鼎,都被斩出一道道剑痕。

    不过,它也好不到哪去,被混沌鼎撞得崩出了裂缝。

    主人在战,法器亦在战,斗的如火如荼。

    噗!

    血光乍现,又见人影坠落。

    此番,乃叶辰,血淋身躯刺目,将大地砸出深坑。

    镇压!

    神秘圣体嘶喝,遮天一掌,凌天盖下。

    叶辰笑的魔性,一飞冲天,一拳轰穿遮天掌印,余波太强,震得神秘圣体都后退,还未站稳脚跟,叶辰便又如鬼魅般杀至,毫无开场白,冲上去便是一顿爆锤。

    轰隆声中,神秘圣体坠下了虚天。

    继而,便是叶辰。

    然后,又是神秘圣体。

    这两尊圣体,顶有意思,如商量好的,交替着坠落,谁也不服输,败落便又逆天冲上,力求把对方撂倒,真如打不死的小强。

    下方,不止是天虚帝子,连夔牛他仨,眼珠也上下左右转动了,也寻到了移动的阵脚,将其锁定。

    这,都归功于大战,逼出了暗藏的阵脚。

    嗯?

    天虚帝子微皱眉,瞥向苍缈,无视叶辰只看神秘圣体,能清楚感知到,神秘圣体的血继限界,在渐渐削弱,战力不再如先前霸道,连自身恢复力,亦与先前无法比拟。

    反观叶辰,越战越凶,战力在增强,恢复力也更显恐怖。

    此消彼长,神秘圣体落了下风,难敌叶辰攻伐,频频喋血,被魔化叶辰,从东方苍穹,一路打到了西方苍空。

    “有破绽。”

    天虚帝子双目微眯,眸闪精光,堪破了些许秘辛,那神秘圣体,虽先天血继限界,但,必有时间限制。

    也便是说,超过那个界限,便是虚弱状态。

    如此时,神秘圣体正向虚弱靠近,他所谓的血继限界,必会在某个界定时间消散,其后会有一段时间,不在血继限界状态,也只过了那个时限,才会再次不死不伤。

    “莫动。”

    看清了这一点,天虚帝子传音了夔牛三人。

    纵寻到阵脚,也无需破坏。

    夔牛三人亦懂,自也看出神秘圣体之变化,照这架势打下去,他必败无疑,若硬要与叶辰战,很可能被灭。

    如这等局面,在异空间最好,无需他人参与,只静静观战便好,若破了阵脚,再有外人踏入,叶辰可能会大开杀戒。

    啊.....!

    虚无上,又传来神秘圣体的嘶嚎。

    败了,他又败了。

    的确,他在渐渐虚弱,不死不伤的血继限界,也撑不住伤势消耗了,而叶辰却越打越强,已然有压制他的兆头。

    他乃斗战者,他最清楚,叶辰太诡异,魔化也太强大,以他逐渐虚弱的状态,再难拿下叶辰了,非但拿不下,反而还有被灭的可能,血继限界都不行,更遑论正常状态。

    砰!

    叶辰一步跨越,踏碎了凌霄,再次杀到,气息狂暴,魔煞滔天,如一尊盖世魔神,一拳霸天绝地,轰塌了苍穹,天地乾坤也为之崩灭。

    神秘圣体血目猩红,紧咬咬牙,施了圣体神藏,逆开霸体外相,以此做防御,真真不敢与叶辰硬钢了。

    奈何,霸体也难挡叶辰一拳,轰然崩溃,他亦遭反噬,霸道的圣躯,斩灭了半边,能见璨璨筋骨,触目惊心。

    “他日,必斩你。”

    神秘圣体咆哮,扭头便遁,撕裂了空间,明显是要逃,不逃不行了,再特么硬干,他会被叶辰生生打成灰的。

    他欲走,叶辰自是不干,席卷滔天魔煞而来,血色的眸,死死盯着神秘圣体,真把他当做猎物了,不仅要撂倒,还得弄死。

    速破阵脚!

    天虚帝子豁的起身,一掌无匹,拍向一片虚无。

    与之不分先后,夔牛提起了战斧、小猿皇抡动了乌金铁棍、北圣御动了仙剑,四人齐齐出手,打出了至强一击,瞄准的,皆是早已锁定的异空间阵脚。

    ps:祝大家中秋节快乐,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