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零七章 延后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大战落幕,五岳斗法的会场,堕入了沉寂,所有人都不知,这五岳的斗法,是否还继续进行,场面一度很尴尬。

    算起来,叶辰并无参加五岳斗法的资格,四岳的神子神女,虽大多败给了他,但有些并未出局,如嵩山神子与泰山神子,皆是打入决赛者,至此,两派神子都还未分出胜负。

    一时间,多数人都望向了昆仑掌教。

    事实上,昆仑掌教也在思考这问题。

    历届五岳斗法,皆要分出个成败的,可不能坏了规矩,起码嵩山神子和泰山神子那一战,还是要打的,但看两人昏睡状态,一个比一个睡的香,一时半会儿是醒不来的。

    “莫不如,延后两日”昆仑真仙悠悠道。

    昆仑掌教不语,只看五岳掌教。

    “随意。”华山真人耸肩,真淡定悠然,延不延后对他而言,都无所谓的,五岳斗法花落谁家,他也浑不在意了。

    只因,无论哪派是得头筹,都抹不掉那惨败叶辰的事实,说白了,这五岳的斗法,他华山一派,已是最大的赢家。

    “无异议。”嵩山掌教淡道,神色昏黑无比。

    “无异议。”泰山掌教也一样,输给了叶辰不假,但五岳斗法,他泰山派还未败,那得凭这个,找回点儿颜面。

    “无异议。”恒山与衡山两派掌教,语色皆不怎么和善,两派也已出局,延后与否,皆已无所谓了,谁爱打谁打。

    “如此,延后两日再战。”

    昆仑掌教起了身,一语传遍八荒,话落便拂袖而去。

    临走前,这老道还不忘瞟了一眼叶辰,你小子是真出类拔萃啊无资格参加五岳斗法,你丫的却愣是出尽了风头。

    他这眼神儿,叶辰自是不干,你要搞清楚,是对方先挑战,非要跑来找刺激,有收宝贝的好事儿,哪有不做之理。

    世人一声干咳,也各自起身,参加过这么多次五岳斗法,就属这次奇葩,竟是来了个延长赛,破天荒的头一回啊

    这,都归功于华山的小石头。

    说到叶辰,他倒是悠闲,还安稳稳的坐着,揣着个储物袋,埋着脑袋瓜,在清点着自个的战利品,脸色再不苍白,颇是红润;气息也不再萎靡,雄浑无比,哪像受伤的人。

    把四岳的神子神女,坑惨了啊

    老家伙们捋着胡须,神情那叫一个深沉,除了恒山与衡山两大神子,其余神子神女输的输残的残,本命器都被叶辰赢走了,嵩山派与泰山派最惨,还多输了两宗逆天神料。

    而四岳掌教的老脸,也一张更比一张难看。

    尤属嵩山的掌教,遭的吃人目光最多,都怪你家的宝贝神子,斗法就斗法,找叶辰打个什么劲,一发不可收拾。

    “四位道友,莫上火才好。”

    华山真人笑道,一手拽着叶辰,踏天而去,那腰板儿挺得贼笔直,步伐也虎虎生威了,多少年了,第一次这般畅快。

    此话一出,方才起身的四岳掌教,差点儿栽那。

    偌大的斗法会场,随人潮离去,变的空旷不少。

    每一人走时,都唏嘘啧舌,叶辰这几场大战,可比五岳斗法,精彩太多了,一个演戏的戏精,坑了人一大串儿。

    说到这延后,其实已无大用了,纵能夺得斗法头筹又如何,依旧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叶辰的手下败将,他们在承载耀眼光辉的同时,也会相应的将叶辰的高度,再拔高一分。

    日后,世人传颂斗法第一时,也必会顺带着捎上叶辰,斗法第一很牛逼,但华山叶辰更霸道,赢过斗法第一的神子。

    夜幕,悄然间降临。

    昆仑山外,可谓门庭若市,多是老家伙,明面是拜访昆仑,实则,是想找叶大少聊聊,整的昆仑掌教很是尴尬。

    去看昆仑山内,也是人影促动,多是昆仑的弟子长老,聚了一片又一片,交头接耳,指指点点,议论声不绝于耳。

    怪只怪,叶辰在五岳斗法上的表现,太过惊艳了。

    “这也太逆天了,几月而已,竟突破到了圣王,且还有天人五衰劫未渡,他华山派,哪捡来这么一个宝贝疙瘩。”

    “你是未瞧见,四岳神子神女输的输残的残哪”

    “本命法器都给赢走了,几场独战,叶辰真收获满满。”

    “因他,五岳斗法都延迟了。”

    本该宁静的夜,那座山峰下,热闹非凡,都想上去找叶辰谈谈人生理想,奈何,皆被华山真人婉拒,这若一松口,就别想消停了,昆仑的尿性,他清楚的很,总喜挖墙脚。

    峰巅,华山真人与华山仙子对坐,悠闲的煮茶,时而也会侧首,瞟一眼不远处的叶辰,坐在老树下,静静刻木雕。

    华山神女也在,双手托着脸庞,坐在叶辰身旁,自回来后,便一直这般盯着看,想瞧瞧这小石头,究竟哪不一样。

    至于华山神子,早特么没影儿了,看见叶辰就火大,今日出风头的,本来是他,若非叶辰,他早已得了斗法第一。

    “你为何未渡天人五衰,便进阶了圣人。”终究,华山神女忍不住好奇,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也不得那般盛气凌人。

    闻言,华山真人与华山仙子,也竖起了耳朵。

    “不知。”叶辰定了一下,而后无奈的摇了头。

    这倒是大实话,至今也未搞明白,多半与他带记忆应劫有关,或者是道的缘故,还有道经帝蕴,任何一个皆有可能。

    说话间,狂风大作,有一人从天而降。

    定眼去看,才见是嵩山掌教,昏黑的老脸,阴沉无比,特别是瞧见叶辰那厮,气便不打一出来,俩眼都冒火的。

    “你家神子自愿上台,可无人逼他。”华山真人笑语悠悠,有一股柔和之力横溢,替叶辰卸掉了嵩山掌教的威势。

    “话不多说,本命法器拿来。”

    嵩山掌教伸了手,语气还略带一抹冷意。

    这,便是他今夜一行的目的,两日后五岳斗法,他家鹅神子,是要上台斗战的,无本命法器助战,必败无疑。

    “早知前辈要来,晚辈已备好。”叶辰放下了刻刀,笑呵呵的,随手拎出了嵩山神子的本命器,于月下璨璨生辉。

    拿是拿出来了,可他并未交出去,一手拿着抹布,搁那使劲的擦,时而还会哈上一口气,擦的那叫一个锃光瓦亮。

    开玩笑,老子赌战赢来的宝贝,哪还有再送回去的道理,想要你家神子的本命法器,那得拿宝物来换,等价交易才行。

    这个寓意,嵩山掌教自是懂,一个拂手,一物自袖中飞出,乃一块金色的仙铁,金光灿灿,还流溢着莫名的道蕴。

    叶辰抬眸瞟了一眼,未有言语,又埋头擦法器,好歹是一派的掌教,大半夜的跑来,逗我玩儿的吧,你家神子的本命器,可是货真价实的准帝兵,是由神铁铸造,这么一块仙铁,就想拿走,也未免太会做生意了,一点儿诚意都没。

    嵩山掌教深吸了一口气,忍了大发雷霆的冲动,又是一拂袖,一块银色的神铁,悬在了半空中,比金色仙铁更璀璨。

    “好东西。”华山神女眸光闪亮,对这银色神铁贼是青睐,只因昆仑神子之本命器,便是由此神铁铸造,珍贵无比。

    再看叶辰,抬眸瞥了一眼,还是未说话,继续擦法器。

    “你。”嵩山掌教脸色瞬时阴冷。

    叶辰头都没抬,该干啥还干啥,给少了就不换。

    华山仙子掩嘴一笑,华山真人捋了胡须,笑的也贼是乐呵,颇看好叶辰,真能沉得住气,一语不发便是最好的回应。

    嵩山掌教豁的侧眸,朝他这边望来,老眸火焰绽放,意思似在说,你丫的好歹是掌教,不会放个屁,让他给吾换了

    华山真人不言语,拂手一古卷,竟读起了书,就不搭理你,这举动很好的阐述了一句话:你嵩山有钱,多给点儿嘛

    嵩山掌教深吸了一口气,一腔怒火,已酝酿成形,差点儿炸了,气的胃疼、肝儿疼、肾疼,浑身上下都特么疼。

    气氛,一度变的极为压抑,无人说话,静的可怕。

    “这法器颇霸道,若融入你那根铁棍,它必定更凶悍。”

    “老实说,正有此意。”

    “我晓炼兵之法,你若不懂,我教你。”

    华山神女与叶辰,就颇有情调儿了,头顶着头,你一言我一语,聊得贼开心,看样子,时刻准备打碎嵩山神子法器。

    华山仙子又掩嘴偷笑,颇看好叶辰与华山神女,配合的真好,还真是,与小石头待久了,总会惹上一些臭毛病。

    嵩山掌教昏黑的老脸,瞬时涨红,活了几千岁的老家伙了,怎不会不知这俩小娃的寓意,这就是在吓唬他啊

    终究,他还是一脸肉疼的,自袖中取了第三块神铁。

    此神铁一出,连华山真人都侧眸了。

    那是一块奇异的神铁,如小酒坛那般大,其形状并不规则,却通体流光溢彩,熠熠生辉,它颇是沉重,压得空间都扭曲了,仔细去聆听,还能得闻大道的天音,似隐若现。

    “这是。”华山仙子美眸闪烁了一道精光。

    “造化神铁无疑。”华山真人笑道。

    “可够了。”嵩山长老冷哼,看叶辰的眼神儿,都满载寒光,若非华山真人在此,他多半已出手,弄死这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