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六百四十四章 龙仙草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咚!咚!咚!

    天界钟声冗长,又到天庭的早朝。

    叶辰已换了新的道袍,出了紫竹林,今日闭关,道蕴更玄奥,可惜,依旧未寻到突破的契机。

    今日,他是要上早朝了,已有半年之久,得瞧瞧玉帝的天魔气,碧霞仙子至今都未给玉帝情报,很显然,是不想触玉帝威严,无玉帝情报,便只得自己寻。

    凌霄宝殿前,已是人影无恙,亦如先前,一个个都打着哈欠,蔫不拉几的,还有人坐在石阶上打盹儿,便如那尊巨灵神,远远看过去,就是一座小塔。

    “哟,还知道上早朝。”

    见叶辰走来,太乙不免唏嘘了一声,要说尿性,谁能比过叶辰,请了半年的假,天庭任何一个星君,都没他这般任性。

    太白也啧舌,也想请假,玉帝不准。

    只司命星君心知肚明,玉帝不是给叶辰面子,是给华山面子,华山未来的掌教,几分薄面还是有的,不想来早朝便不来,随意的很。

    碧霞仙子也到了,又惹了一种目光。

    总那些个老不不正经,在寻思仙子传啥色的内衣,一个个都被晃了眼,碧霞仙子早已见怪不怪。

    “玉帝不久将闭关,将由八太子执政。”

    碧霞翩然而立,无视其他人,只传音叶辰,寓意还是很明显的,趁玉帝威慑力还在,早早谋后路,免得被殷明以莫须有的罪名给灭了,那厮决然做的出。

    “谢前辈提醒。”

    叶辰一笑,并无其他言语,此事他已知晓,且比碧霞仙子,更了解殷明,杀他是必然的,还准备连他华山,一块给灭了,八太子的雄心,是一统天界。

    不过,这于他而言,无关紧要,待寻了转世人,他便会反出天庭,临走前,还会捎走王和修罗天尊,想灭华山派,那要看天兵天将,禁不禁打了。

    碧霞亦沉默,只静静看了叶辰一眼。

    不知从哪日起,这个小石头,变的有些不一样了,自从白了发,便沉默了不少,她甚至能从叶辰的身上,嗅到一股浓浓的悲意,却不知悲从何来。

    “前辈若来华山,随时欢迎。”叶辰蓦然一语。

    碧霞俏眉微颦,叶辰知她话语意思,她自也知叶辰此话寓意,天庭的主宰,由玉帝做还好,但换做殷明,那就不一样了。

    玉帝最喜爱的儿子,是个睚眦必报的主,更是一个穷兵黩武的主,他若做了天庭主宰,必铲除异己,也必会大造战火,她甚至还能望见尸山血海。

    叶辰之话,不知传了碧霞仙子,也传了司命、太乙和太白,可不想他们受迫害,殷明手段太毒辣。

    众人你看看我,我瞧瞧你,皆皱眉沉默。

    此刻,晨钟又起。

    众仙家已排好队,整整齐齐两排,鱼贯而入。

    殿中,玉帝已安坐,宝相庄严。

    叶辰眸光深邃,能见其眉心乌黑之气,虽玉帝极尽的掩盖,可他依旧嗅得到,比之先前,更加浓厚,此番闭关,多半便与这天魔气有关。

    “道祖,你究竟选了一个什么样的人。”

    叶辰轻喃,玉帝身有天魔气,道祖不可能不知,既是知道,还让他做天庭主宰,寓意不可谓不深远,还有这玉帝的来历,也必定颇有考究。

    他轻喃时,突觉一道冷光,一闪而过。

    窥看他的,乃八太子殷明,立于玉帝身侧,看他的眼神儿,饱含戏虐玩味,嘴角微翘着,眸光的森光,一瞬一瞬的显化,便如一头恶狼,盯着自己的食物。

    除却殷明,便是丹君那厮,虽站到队伍前头,可他的神识之眼,却不止一次扫看叶辰,与殷明不同的是,他眸中的杀机与寒芒,是裸的。

    叶辰静静伫立,神色淡漠,古井无波。

    这个朝堂,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是一个能杀人于无形的战场,天晓得会被谁参一本,天晓得会被谁摆一道,无形的硝烟,最是可怕。

    今日的早朝,比往日隆重不少。

    果然,不久后有人踏入凌霄宝殿,亦是一个青年,眸若星辰,黑发如瀑,身披紫金战甲,披风烈烈,真就如一个大将军,戾气浓厚,慑的众仙家都心颤。

    “他乃天庭三太子,殷明的三皇兄,殷阳。”太乙扯了扯叶辰衣角,“方才征战北疆归来,打的蛮夷溃不成军,再不敢反叛,彻底归顺天庭。”

    叶辰不语,早知玉帝有八子,除却殷明,其他七个皆镇守在边疆,上仙界也有战乱,也有各大诸侯,还特别的不安分,隔三差五就作乱,才有七子守边疆一说。

    说白了,此乃玉帝的帝王之术,在派七子守边疆的那一日起,便定好了继承人,便是八太子。

    “比起殷明,老夫看殷阳还顺眼些。”太白道。

    不止他这般认为,在场诸多仙家,也皆是如此,起码殷阳秉性不坏,至少不会滥杀无辜。

    可惜,殷阳只适合做将军,不适合做帝王,因为他不够狠,打仗是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治国的权谋,就差殷明太远了,仅此一点,便注定他做不了天庭主宰。

    “等着吧!殷明若执政天庭,必打压他七位皇兄。”司命星君捋了胡须,口吻颇肯定。

    叶辰也看的真切,瞧殷明的眼神儿便知,表面对殷阳亲切,实则充满敌意,他两人非一母所生,他日做了天庭的主宰,自也不会手软,卸掉军权是肯定的。

    另一边,殷阳已行礼。

    同一瞬,叶辰瞥了一眼玉帝,身为父亲的慈爱,还是有的,眸中还有潜藏一抹踌躇,多半还老三与老八之间,徘徊不定,一个能打仗,却无治国权谋;一个有治国权谋,可秉性不佳,皆有优缺,才更难抉择。

    “儿子生多了,有时也尴尬。”太乙捏着胡子,吐露了一个真理,天庭这些事儿,他是看的门儿清了,谁来做天庭主宰,是个问题,玉帝已费心了几百年。

    这一点,叶辰深有感触。

    他的第二世,便是一国皇帝,自知其内乾坤。

    主要还是环境,一个仙人的国度,愣整的跟凡人王朝一般,这里不止有悟道,还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便如他的二世身,也曾为了那个皇位,手足相残,血染了王庭,屠的只剩他孤家寡人,这便是帝王家的无情。

    “天哪!龙仙草。”

    叶辰思绪沉湎时,突闻一声惊呼,惹得他豁的抬眸,只见三太子殷阳手中,托着一株仙草,形似龙形,更有龙息萦绕,仔细凝看,还有龙的异象显化。

    “真是龙仙草。”太乙舔了舔舌头,自知龙仙草的珍贵,这上下两界,多半寻不出第二株。

    “这老三,还真是孝顺。”司命一声唏嘘,也顶喜欢那龙仙草,多半是三太子在北疆所得,纵是打仗,也不往给老子捎宝贝,比殷明那厮,强太多了。

    “小子,你不是在找龙仙草吗?”太白戳了戳叶辰。

    叶辰未说话,看龙仙草的眸,闪烁着精光。

    找,他自是在找,已找了几百年,那是炼制九转还魂丹的材料,与麒麟果同等的珍贵,加上昆仑老道的材料,他只缺龙仙草与凤凰花了,如今得见,怎会不激动。

    朝上他激动的人,可不止他,如丹君,那眸中火热的精光,都快烧着了,身为炼丹师,最喜这等仙物,还更甚麒麟果,已在寻思着,咋龙仙草弄过来。

    殷明自也喜欢,不过,并无那般浓厚。

    如紫阳仙君所言,他已有更高的追求了,不再拘泥于一物,待做了天庭主宰,啥样的宝贝搞不来,仅一株龙仙草而已,哪能跟无上的权力相提并论。

    这个早朝,因三太子归来、因那龙仙草,变的比往昔热闹不少,玉帝龙颜大悦,在那一瞬间,都险些将继承人的人选,换成他家老三了,这特么太懂事儿了。

    朝后,便是庆功宴,有幸参加的,起码都是三品以上的仙家,给足了三太子面子。

    至于叶辰,就有点儿死皮赖脸了,一个星君,小小六品官儿,愣是挤了进来,不为喝酒吃果子,只为玉帝手中的龙仙草,可不能被别人拐走了,譬如丹君,那厮看龙仙草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生怕他人捷足先登。

    还有诸多的老家伙们,也寻思这事儿呢?就等庆功宴落幕,找玉帝好好聊聊呢?

    “此乃蟠桃,延年益寿的,不吃一颗?”

    许是心神都在龙仙草那,叶辰的那俩眼,关注更多的还是玉帝,俨然未觉身侧有人坐下,正是碧霞仙子,许是多饮了几杯,脸颊上还多了一抹绯红,煞是迷人。

    叶辰未收目光,一边看玉帝,一边抓桃子,他也不吃,抓一个便往怀里塞一个,自个桌上拿完了,就顺便那碧霞那边的,一并扫荡了,整套动作,毫无违和感。

    开玩笑,大楚的皇者,会不认识蟠桃,比瑶池圣地结的果子,还更精纯,好似这才是正宗。

    他强烈怀疑,昔年瑶池女帝来过天界,抽空还挖走了一车蟠桃树,而后,栽到了瑶池圣地。

    再看碧霞仙子的脸,略显黑了一分,看叶辰的眼,都成斜的了,好你个小星君,不要脸了是吧!老娘我是脑子进水了,才坐你旁边,一个桃子没吃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