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零八章 硬闯?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轰!砰!轰!

    不周山中,轰声不断,伴着厉鬼哀嚎,阴风儿阵阵,倒不像是一座禁地,而是一座坟墓,太多冤魂。

    其内,天庭几十万强者,亦如无头苍蝇,胡乱冲撞,找不着叶辰,也找不着出路,各个都很惆怅。

    山外,天庭大军俨然而立,等了三日,啥都未等着,未等到天庭强者出来,自也未等到叶辰。

    许是所有人都瞩目,对叶辰与天尊的离去,无人在意,以至两人遁到天边,都没人有丝毫察觉。

    “何去何从。”天尊笑道。

    “下界。”叶辰拎了酒壶,话语悠悠,一个不周山,已吸引了天庭注意力,此刻下去,正合时宜。

    “英雄所见略同。”修罗天尊笑着,接过了叶辰递来的酒壶,上界着实不能再待了,得寻一个安全之处,好好疗伤,以恢复全盛状态。

    两人一笑,齐齐进了域门。

    “你小子,从哪出来的。”方进域门,便见太乙冒了头,连太白金星与司命星君,也一头的雾水。

    “传送阵。”叶辰说的颇随意,顺手取了一块神牌,融入了月心的体内,留待日后借法用。

    “俺们的呢?”

    “都有。”叶辰拂手,众人神牌尽显,神牌中还有功德,这可是诸多岁月的积攒,哪能浪费了。

    待出域门,叶辰收了众人。

    出了域门,远远便能瞧见南天门。

    如叶辰所料,南天门的守将,比先前少了很多,兴许也被殷明调走了不少,去围攻不周山了,戍边的兵将都调过去了,更莫说南天门的。

    纵如此,南天门也是只进不出。

    “硬闯?”太乙挑眉道。

    “趁乱即可。”叶辰笑道,隐入了虚无,瞟向了一方。

    “杀啊!”

    旋即,便闻嘶嚎声,黑压压的人影,自空间冲出,妖气汹涌,魔气滚滚,数量足有上万之多,各个都是准帝级,各个都气血滔天。

    那些个,自是散仙界的大妖与大魔,先前大闹天宫,走的太晚,都被堵在了上界,如今见南天门守卫空虚了,这才要组队硬闯出去。

    天兵天将见之,顿然色变,论兵力,他们人数占山峰,但若论强者数量,对面是碾压他们的。

    “挡我者死。”一尊大魔手嘶嚎,手提神刀,冲杀在前,席卷着翻天魔气,一路碾的虚空轰隆的。

    他身后,大妖大魔们,也个顶个的猛,难得好机会,难得殷明无暇他顾,那得一鼓作气杀出去。

    “拦下。”天将嘶喝,开了攻杀大阵,天兵天将也已排兵布阵,一边抵抗,一边向天庭求援。

    轰!砰!轰!

    大战顿起,轰隆声漫天,散仙界的人才们,一个比一个凶悍,毫不恋战,一路横冲直撞,打的天兵天将人仰马翻,成片人影炸灭成血。

    不对等的阵容,天兵天将自是落下风,看这架势,不等援军到,便可能全军覆没,对面太凶悍。

    “就是现在。”叶辰眸光闪烁,如一道神虹,穿过了人影缝隙,越过了南天门,直奔银河一线天。

    如他这般,大妖大魔也成片的杀出,一个比一个跑的快,天兵天将自拦不住,自也不敢去追。

    “还是散仙界空气清新。”待越过银河,天尊便拔在了炉口,狠狠吸了一口气,自出修罗界,前前后后几百年,这还是头一回下来。

    叶辰一笑,又蒙了黑袍。

    伴着他渐行渐远,身后的喊杀声,也逐渐消弭,天兵天将大败,死的死残的残,血染南天门,至于大妖大魔们,早已过银河,扬长而去了。

    悄然间,又到星辰漫天。

    叶辰驻足在了华山外,月下的华山,宁静祥和,蒙了一层璀璨的仙衣,不知罩了多少结界,固若金汤。

    随着叶辰传音,结界的一角被打开,叶辰悄悄进入。

    乾坤峰上,人影颇多,华山真人、华山仙子、地元真人他们皆在,看叶辰的眼神儿,如看怪物那般。

    自叶辰上天庭,上界貌似就没平静过,先后斗败丹君丹宗、大闹丹神殿、硬闯天牢、几千万围杀。

    当日,叶辰欲上天庭,他们这些都还拦着,以为叶辰就是一个小官儿迷,谁曾想,是上去捣乱的。

    “方才传来消息,天庭大军还围着不周山呢?”地元真人唏嘘,“该是不会想到,你已不在其中。”

    “早晚会知道。”叶辰笑道,眸中惊芒四射,真到那时,殷明必会出兵下界,第一个攻打的,也便是华山,会有一场战火,席卷整个天界。

    不过,他很淡定,散仙界有境界压制,来了下界,老仙尊也得被压到圣人境,同阶对战,他乃王者。

    天尊也出来了,如领导视察,左瞅右看,整的一众老家伙,都很尴尬,天尊第一次来下界,他们也是头回见天尊,此番得见他,果是不凡。

    遥想当年,这尊魔头,也如叶辰那般,闹的上界天翻地覆,连玉帝都参战了,不知动了多强者,才将他镇压,真尸骨成山,血流成河。

    他能出来,自归功于叶辰。

    能从天牢劫走人,还杀的天兵天将溃不成军的,也只叶辰一个,且救的还是天尊,堪称逆天之举。

    如今,叶大少回来了、修罗天尊也乌泱,一尊盖世魔头、一尊逆天妖孽,他俩凑一块,真绝配。

    深夜,叶辰才拂袖离去。

    再回赤焰峰,颇多感慨,天庭一行,造化与厄难共存,亦可谓九死一生,能活着归来,实属万幸。

    很快,转世人们来了。

    数量着实不少,有在上仙界寻到的,也有在散仙界寻到的,出自大楚各个势力,老辈小辈皆有,望见叶辰的那一瞬,各个都泪流满面。

    再其后的一幕,就颇为煽情了,月心泪眼婆娑,时隔一个大轮回,再见故乡人,心境可想而知。

    山巅,酒香弥漫,转世人齐聚,静静仰望着苍缈,好似能隔着无尽虚无,望见那片大好山河。

    “各个哭哭笑笑,都有病啊!”

    远方,太乙看的愕然,太白也看的一头雾水,连知晓秘辛的司命,也露了疑惑之色。

    不知何时,叶辰倚着石头,沉沉睡去了,手中还提着酒壶,微风轻拂来,撩动着他雪白的长发,一次又一次的,拍打在他沧桑的脸庞上。

    累了,他太累了。

    转世人皆起身,整整齐齐的列了几排,包括法轮王、包括月心,都对叶辰拱了手俯了身,便是这个白发青年,迎着岁月沧桑,一路风尘,将他们一个个寻到,只为带他们回家。

    这,便是大楚第十皇者,终生的使命,百转千回,至死方休。

    沉静中,转世人们默默退去,只留叶辰一人,静静沉睡,自应劫到天界,第一次睡的这般安逸。

    这一夜,华山阴霾笼暮,诸多传送域门开启,运输着天石,叶辰回了华山,天庭早晚会攻来,天石乃维持法阵的源泉,会是一场消耗战。

    上界,不周山。

    盘坐虚无的浩渺仙尊,终是开了眸,手印变动,一道仙光没入了不周山,化作了一条璀璨的仙路。

    “仅有一刻钟,随此路出山。”

    浩渺仙尊的话,也通过仙路,响满不周山,他的脸色,不是一般的惨白,为接引天庭强者出来,他这尊老仙尊,可谓殚精竭虑,施了此仙法,伤了根基,老命都差点儿丢了。

    听闻他话语,身在不周山的天庭强者,皆朝仙路聚来,连先前被困在此处的仙家们,也前呼后拥。

    待出不周山,天兵天将便围了上来,皆手持一面神镜,那是挨着个的盘查,生怕叶辰也偷摸混入。

    几十万强者,耗时颇久,到了都未见叶辰。

    于是乎,天兵天将又归整,将整个不周山,围的水泄不通,更有诸多法阵刻印,就等着叶辰出来。

    殷明的脸色,狰狞到了极点,怒到身体发颤,派入几十万兵,愣是未捉住叶辰,反损失惨重。

    “陛下,南天门失守。”

    “一群乌合之众。”殷明冷哼,对所谓的南天门,已提不起半点儿兴趣,只死死盯着不周山,不是吹,纵他家祖坟被扒了,他一样无动于衷,满脑子想的,都是咋弄死叶辰。

    虚空,浩渺仙尊已走下,也进了一座玉辇,盘膝疗伤,并未劝殷明撤兵,因为,他也愤怒,让天庭损兵折将,更让他遭重创,被视作仇怨,也寻思着报仇,让叶辰血债血偿。

    于是乎,几千万大军,都杵的笔直,按兵不动,再无人进去,只堵在门口,就不信叶辰不出来。

    啧啧啧!

    玄帝虚影唏嘘,揣着手看着,颇是看好殷明,都不知玉帝,咋选了这么个玩意儿做天庭的主宰,几千万大军堵在这,竟只为捉一人。

    轰!轰隆隆!

    轰声乍然响起,听的他豁的抬首,望向缥缈虚无,以他之心境,也颇为心颤,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轰隆声,自传自太古洪荒。

    帝荒他们三人组,又与天魔遭遇了,一番大战,斗的乾坤崩灭,屠了两尊天魔帝,也杀的天魔兵将尸横遍野,未等其他天魔帝杀到,他们便没影儿了,顺便打扫了战场。

    此战,是他们来了之后,打的最漂亮的一场,先前回回撞见天魔,回回被追杀,终扬眉吐气一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