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一十五章 盗帝蕴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 夜,逐渐深了。

    遥望而去,有一座鸟不拉屎的山头,叶辰搁那安稳稳的坐着,翘着二郎腿儿,棍子就插在身侧。

    而他,则握着一个老烟杆,吧嗒吧嗒的抽着,深沉的吐着烟圈儿,烟雾缭绕中,如似在修仙儿。

    至于老叟,已不见了踪影。

    没错,叶辰跟丢了,牟足劲儿追了大半夜,手段尽出,愣没追上,打劫这么多年,就属这回尴尬。

    于是乎,他一个想不开,就跑这山头了,抽山一袋烟...压压惊。

    “神位高过玉帝,传说中的姜太公?”叶辰摸了摸下巴。

    这个猜测,很靠谱,早闻天界众神,皆由姜太公所封,整个天界,神位高过玉帝的,也只有他了。

    “难怪追不上。”叶辰啧舌,小看那老头儿,打架猛不猛他他不知,跑的不是一般的快啊!

    此刻,他心中,突的生出一抹悔意,就该看清了再打劫,最不济也得问清楚。

    如姜太公这等级别,多半是知道道祖的,若聊开心了,保不齐还能带他去找鸿钧,这下倒好,追着追着人没了,再想找他,那就难了。

    不知何时,他才收了思绪,取了地图,简单辨认了一下方向,便直奔一方而去了。

    又是一个夜晚,他在一座山峰定身。

    今夜不见星辰,亦不见银轮,有些月黑风高,逢有这等夜色,便是那啥的好时机。

    远方,乃是一片仙山,罩着一层庞大的结界,似隐若现,其内仙气缭绕,异彩喷薄,笼暮仙光之下,如华山一般,如一片仙境。

    那,便是嵩山了,五岳之一,名头不在华山之下,也有帝蕴。

    叶辰盘膝坐下,勾动了体内的华山帝蕴。

    五岳之帝蕴、外加昆仑派的,皆出自道祖,可谓一脉传承,自有某种感应,进去明抢,显然不可能,帝道缥缈时灵时不灵,有结界罩着,很难在不惊动嵩山的前提下偷入。

    盗帝蕴,哪里都可以,只要能联系到嵩山帝蕴,一切都好办。

    冥冥中,他以华山帝蕴,牵了一条线,避过了对方窥看,寻到了嵩山帝蕴所在处,亦在山底,亦是一片紫色的云海,帝蕴便藏在其中。

    华山帝蕴偷入,嵩山帝蕴起了波动,二者皆颇具灵性,似两个失散多年的孩子,在山底重逢。

    “来,跟哥走。”

    叶辰笑道,以华山帝蕴为媒介,开启了忽悠模式。

    可惜,嵩山帝蕴不搭理,对华山帝蕴亲切,对叶辰,就不怎么待见了,你丫的谁啊!哪冒出来的。

    “逼我动绝招。”

    叶辰深吸一口气,忽悠随之变成开骂,把道祖鸿钧、连带着他家祖宗八辈儿,都挨个骂了遍儿。

    昔日,他就是这么分离的华山帝蕴,也正是用此方法,拐走了昆仑一丝帝蕴。

    事实证明,此法很实用,勾动的便是帝蕴中反叛的一面。

    不多久,一丝帝蕴出来了,细微如发丝,无视嵩山结界,出了那片仙山,没入了叶辰的丹海。

    吼!吼!

    很快,便闻龙吟声,华山帝蕴颇兴奋,化成了一头龙,新到的嵩山帝蕴也一样,如丹海便成龙形,两龙盘旋而上,直入缥缈,贼是活泼。

    在叶辰的注视下,两帝蕴融为了一体,帝蕴的力量,增强了不少,让叶辰精神一震。

    嗡!

    嵩山蓦的一颤,因帝蕴躁动。

    “何人?”

    暴喝声顿起,传自嵩山大殿。

    许是觉察到了帝蕴异样,成片的长老,聚向嵩山山底,连掌教与太上长老都惊动了

    可惜,他们什么也找不着。

    山外山峰上,叶辰已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嵩山,悄悄离去。

    去看丹海,帝蕴已化成一缕紫色气,缓缓融入了道经中,它会是一颗种子,给其足够的世间,必能生成参天大树。

    接下来,便是泰山。

    泰山一脉就强横不少了,名字大气,山也磅礴,如嵩山,也罩着结界,多日来,已是闭门不见客了,特别是华山的人,寓意很明显,不与你们联盟,谁爱死谁死,与俺们无关。

    对此,叶辰只笑着摇头。

    倘有一日,华山被灭,其他四岳门派,没一个可以跑得掉,平时各自为政,这都没啥,若与上界开战,还不联合,那就太应该了,不懂唇亡齿寒的道理,早晚被攻破。

    殷明有一统天界的雄心,散仙界任何一个势力,都不可能置身事外,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又一次,他在泰山之外,寻了一座小山峰,盘膝而坐,闭了双眸,又以华山帝蕴,勾动了泰山帝蕴。

    而后,道祖鸿钧便又躺枪了,被某个叫叶辰的人,正儿八经的骂了一通,也得亏他在自封中,不然,天晓得会打多少喷嚏。

    叶大少嘴遁,可不是盖的,他一旦骂起人来,加特林都跟不上节奏的。

    天色临近黎明,才见一丝泰山帝蕴,优哉游哉的出来了,穿过了诸多结界,飘入了叶辰的丹海。

    两道帝蕴,瞬间相融。

    帝蕴神秘的力量,更显精粹,磅礴浩渺之力纵横,突入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充斥的神力,撞得叶辰都不由闷哼。

    依如嵩山,泰山帝蕴失了一丝帝蕴,也颇躁动,整的泰山都翁嗡隆隆的,大清早的,泰山也热闹起来,成片人影聚集,冲入了山底,见帝蕴躁动,却不知缘由,各个一头雾水。

    得了两岳各一丝帝蕴,叶辰干劲儿十足,转身消失不见,辨认了方向,直奔下一派。

    嗯?

    在路过一片山林时,他蓦的定了身,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有丹之气蕴,甚是缥缈。

    定眼一瞅,才知是丹宗,身着朴素的衣衫,正握着锄头耕种,不透修士气息,咋看都像是个凡人。

    叶辰一笑,从天而下,惊得丹宗一愣。

    “前辈,好生悠闲。”

    叶辰笑道,还递了一个酒壶,早知丹宗离了丹神殿,却不知来了下界,寻了一片世外凡地,做了一个普通的农夫。

    丹宗放下了锄头,接了酒壶,看叶辰的眼神儿,满含的是复杂,因这个小石头,丹神殿一朝倾覆,也正因这个小石头,他才看清丹神的面目。

    对丹神失望,对丹神殿也再无眷恋,厌倦了尔虞我诈,平平凡凡倒活的更充实,若是可以,他宁愿做个凡人。

    “丹神已死。”叶辰说道,依是无怒无恨,无喜无忧,对那个看似温和、却阴险狡诈的老头儿,他更多的却是一抹悲。

    “意料之中,牌位早给他立好。”丹宗叹息一声,早在来下界的那一日,便帮丹神立好灵位,毕竟是他的师兄,曾经也情同手足。

    叶辰走了,临走前,还邀丹宗如华山,却被婉拒了。

    对此,叶辰并未强求,人各有志。

    接下来的一路,多见老熟人,如丹峰,也来了下界,寻了一个不大的小古镇,做了一个教书先生。

    除了丹神殿,还有不少仙家,都曾在上界见过,已然辞官,各自寻了各自的归宿,隐居在山林。

    “星君啊!还要封我们到何时。”

    铜炉中,光脚大仙醒来了,一同醒来的,还有千里眼和顺风耳,自那日被封,便一直被叶辰囚禁。

    叶辰未言语,放出了三人,一手拂过,抹掉了三人见过他的记忆,而后转身消失不见。

    身后,三人捂着脑门儿,摇晃了一下,待站稳,你瞅瞅我,我看看你,又齐齐望看四方,才知是散仙界,一脸的懵逼,不知为何到了这。

    这边,叶辰跨过一片苍原,越过了一片沧海,才映着月光,落在了一座山巅,眺望着远方。

    月下的恒山,蒙着月光,很祥和。

    叶辰立身山巅,双目微眯,极尽目力,能见几个黑袍人,偷摸进了恒山派,能嗅到神位的气息。

    不用说,便是天庭的人,来此的目的,也是昭然若揭,是想拉恒山入伙,待天庭大军下界时,一同围攻华山。

    就说嘛!殷明人虽在不周山,却极不安分,已在为围攻华山做准备,合纵连横的道理他也懂,待灭了华山,再挨个收拾。

    叶辰无视,已盘膝坐下。

    其后,便是骂道祖了,骂的贼欢实,不骂鸿钧,帝蕴不出啊!

    映着星辉月光,他宝相庄严,不会有人想到,这么一个人模狗样的货,私下里竟在骂大帝,俨然已把不要脸,演绎到了极致,为了宝贝,啥脸不脸的,节.操都不要了,还要啥脸。

    或许,也正是他这等气质,才备受恒山帝蕴青睐,竟前后飞出了两丝帝蕴,看的他眸光熠熠,这倒是意外之喜。

    嗡!嗡隆隆!

    恒山也嗡动了,正在大殿商议联合的恒山掌教,豁的一步踏出,直奔地底,愣是把前来的天庭强者,晾在了大殿中。

    比起他们,恒山帝蕴最要紧。

    可惜,帝蕴的躁动,寻不出缘由,自也不知盗帝蕴一事。

    那座山峰,已不见叶辰的身影,盗了三家,直奔最后一家。

    依是故伎重演,最后一岳的帝蕴,也被他盗走了一丝。

    五岳帝蕴、外加昆仑帝蕴,相互缠绕,相互融合,又交织了神秘的力量,缥缈浩瀚,极为不凡。

    旋即,便见了一道璀璨的神虹,自叶辰天灵盖,一路冲天而去,将苍缈,戳出了一个大窟窿,更演出了奥妙异象,勾勒了一方大界。

    除此之外,便是大道天音,惹来不少修士,都不知谁惹出的异象,更不知这异象代表何种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