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四十九章 走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呜呜呜....!

    狂风呼啸,如昏沉的殒曲。

    那片天地,昏暗无光,修罗天尊抱着月心,如若石刻的雕像,连滑落的泪光,都定格在了脸庞上。

    月心死了,一代天尊仿佛魔怔。

    不远处,叶辰以铁棒做着支撑,踉跄而来,远远望见那一幕,身躯止不住的颤,眸中蒙了水幕,却掩不住那一条条纵横的血丝,染的眸子都赤红,千辛万苦寻的转世亲人,还是难逃死劫,致死都未能回故乡。

    这一瞬,一种前所未有的愧疚,淹没了他的灵魂,若非当日他捡回月心神位,也不会有今日惨状。

    哎!

    众仙家皆暗自叹息,同朝为官,自认得月心,自知那是碧霞仙子的徒儿,见她葬身,也难免悲叹。

    “死了,看,她死了。”

    经久的宁静,终是因一声大笑,被打破了,是殷明在笑,高高在上的天庭主宰,笑的肆无忌惮,脸庞狰狞到扭曲,真兴奋的有些变态了。

    众仙家皆侧眸,浑身凉飕。

    此刻,他们眼中的主宰,更像恶魔了,一头欣喜到癫狂的恶魔,看人惨死的感觉,于他而言太美妙。

    “来啊!来杀我啊!”

    殷明森白牙齿尽露,立身凌霄宝殿前,笑的肆无忌惮,也肆无忌惮的挑衅,把邪恶演绎的淋漓尽致。

    天尊起身了,眸中泪瞬间化去,双眸鲜红欲滴血,飘荡的长发,又一丝丝一缕缕,褪去了白色,变成了血色,漆黑滚滚的魔煞,滔天翻滚,他献祭了本源,在那一瞬,又化作盖世魔神,杀气让天地都失了颜色。

    叶辰亦如此,血祭了真命本源,有一把把疗伤丹药,不要命的塞入口中,不惜一切代价,恢复着伤势,又换来最巅峰的战力,有一条仙河自脚下徜徉,一片星空自头顶布列,道则混合帝蕴,丝丝缕缕环绕其身。

    两人再次并肩,一个手提神刀,一个手握铁棍;一个如盖世魔神,一个如八荒战神;他为故乡的亲人,他为异国的爱人,要去向那人讨还血债了,要让那人用他的命来偿。

    杀!

    他二人的嘶吼,是发自灵魂的,如两道神芒,射向凌霄宝殿,两双血红的眼眸,死盯的是天庭主宰。

    “大戏,该落幕了。”

    殷明幽笑,大手一挥。

    登时,空间炸裂,天庭大军自四方冲出,黑压压乌泱泱的,兵力何止几千万,潜藏暗中的仙君仙尊,也齐齐杀出,堵在了四方,无论叶辰亦或天尊,都不可能活着出天庭。

    杀!

    天尊挥动了神刀,劈出了一条万丈血路,不知多少天兵天将,葬灭他倒下,不乏仙君和仙尊。

    嗡!

    叶辰抡动了铁棍,一棍打爆了一尊仙尊,身如诡幻,不断与天兵天将置换位置,帝道仙法频出,无视天庭大军,血色的眸,只盯着殷明。

    轰!砰!轰!

    天地晃荡,乾坤震颤。

    俯瞰苍穹,天庭是一片大汪.洋,而叶辰与天尊,则如沧海一粟,却极为刺目,欲大军中冲杀。

    画面血腥,一片片的天兵天将,成片的葬灭,人命如草芥,卑贱而廉价,战神与魔神的,铺满血骨。

    “走吧!别杀了。”

    有好心的仙家,暗自做着祷告,知道叶辰与天尊,都被仇恨蒙蔽了该有的睿智,这明显是死局,若此刻遁走,尚有活命的机会,硬要找殷明清算,都会丢命,天庭有帝器啊!

    杀!

    天尊咆哮,叶辰嘶吼,真被仇恨怒火,掩了心智,只顾拼命冲杀,纵死,也要让殷明...血债血偿。

    噗!噗!

    天兵天将如海汹涌,一次次淹没二人,一次次被杀出,无人能阻他们的路,被杀的溃不成军。

    “一群废物。”殷明冷哼,随意摆了手。

    令下,堵在四方的仙尊,除却毁灭仙尊外,都齐齐动了,席卷滚滚云雾,踏天而来,自四方开攻。

    滚!

    叶辰暴喝,奋力冲杀。

    “还不束手就擒?”道灭仙尊冷哼,遮天一掌压来。

    叶辰瞬身如虹,施了帝道缥缈,穿过了掌印,一步登临高天,一棍砸出,将道灭抡到了九霄员外。

    “死吧!”

    虚灭与天皆尊杀到,一左一右,一人持仙剑,一人掐手印,一人施了封禁,一人斩向叶辰元神。

    叶辰未言语,瞬施了移天换地,坑杀了一尊仙君,也避过了虚灭仙尊绝杀,一棍抡翻了天灭仙尊。

    “镇压。”

    又是两大仙尊,头悬法器而来,煞气滔天,齐齐施了杀生大术,一个针对叶辰肉身,一个直攻元神。

    叶辰冷叱,开了帝道黑岸。

    而后,那两大仙尊,便被扯入了黑洞,一同被吞没的,还有成千上万的天兵天将,瞬时不见了。

    “雕虫小技。”

    有老仙尊冷哼,祭了一道神光,冲天而去,在缥缈虚无,刻出了一片浩瀚星空,璀璨的星辉洒落。

    那星空,甚是诡异,一经显现,叶辰的帝道黑岸,便失灵了,好似那星空,刻的便是帝道黑岸。

    “神禁。”

    不知哪个仙尊,又施仙法,加持了那片浩瀚星空,或者说,给星空添了一轮圆月,皎洁月光洒落。

    这月光也如那星辉,诡异非常,竟克制了叶辰的帝道缥缈,而星空之中,又显化的一轮太阳,璀璨阳光普照,竟隔绝了叶辰的移天换地。

    要不咋说天庭卧虎藏龙、人才济济呢?将叶辰之仙法,早已研究了个顶透,都被一一克制了。

    “还有何神通。”众仙尊齐至,或御动法器、或施展仙术、攻伐铺天盖地而来,将乾坤打的崩碎。

    叶辰喋血了,险些葬灭。

    轰!砰!轰!

    不远处的天尊,也好不到哪去,亦被众仙尊围攻,难以脱身,频频遭重创,神躯已是血骨淋漓。

    再俯瞰天宵,天兵天将皆倒退,空出了一片天地,而那片天地,成了两个战圈,一个围攻叶辰,一个围攻天尊,斗战打的天崩地塌。

    如众仙家所说,此乃一个死局,天庭早有准备,更兼帝器镇守,两人不可能杀死殷明,纵能杀到凌霄宝殿前,多半也破不开结界,纵能破开结界,多半也难近殷明的身。

    杀!

    天尊疯狂了,又献祭本源。

    战!

    叶辰也疯狂,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吞吐着本源,整个人,便如一团火烈焰,极尽加持着战力,要强行杀过去,宰了殷明那个狗杂碎。

    然,纵如此,依旧无济于事。

    天庭的阵容太庞大,仙尊太多,论战力,在他两人之上的,还不在少数,如这等战况,莫说冲过去灭了殷明,连自保都难,英雄无畏,却双拳难敌四手,纵散仙界联盟来了,都未必是天庭对手,更莫说他两人。

    “杀我啊!来杀我啊!”

    殷明并未闲着,如疯狗般狂吠,还生怕叶辰他们看不到,干脆站在了龙椅上,面目还是那般狰狞,如恶魔阴森暴虐,欣赏着这场大戏,两只蝼蚁垂死挣扎,太赏心悦目了。

    他的叫嚣,满载着无上的魔力,湮灭了叶辰与天尊,最后一份清醒的神智,又血祭本源换战力,没有最疯狂,只有更疯狂,殷明是疯子,他两人,也成了不折不扣的疯子。

    轰!砰!轰!

    那片天地的轰隆,震颤了九霄,遥望而去,画面血淋,不知多少仙尊围攻,每有一次攻伐,叶辰与天尊必喋血,此刻去看,哪还有人形。

    “真真的汉子啊!”

    血色的一幕,看的天兵天将们,都动容了,心灵在打颤,连握兵器的手,都忍不住颤抖,那是两个铁骨铮铮的人,是抱着必死决心的。

    可惜,他二人,对上的是天庭,强者无数,更有极道帝器,自来了这深潭虎穴,便注定出不去了。

    噗!

    万众瞩目下,修罗天尊喋血了,如一颗陨石,自苍空坠落,血淋的身躯,甚是刺目,落地血泊一片。

    噗!

    血光乍现,叶辰也难逃厄难。

    轰!砰!

    伴着那两声轰隆,浩瀚的大地,被砸出两个深坑,漫天仙尊伫立,如君王俯瞰,眸光枯寂冰冷。

    杀!

    不屈的皇者,又冲天而起。

    “结束了。”

    幽寂的话语,响彻了浩宇乾坤,毁灭仙尊终是出手了,动了帝器打神鞭,复苏了极道神威,悬于高天镇压着万古,帝道仙芒凌空而下。

    噗!

    血花绽放,嫣红似火。

    然,被打神鞭命中的,并非叶辰,而是修罗天尊,在那么一瞬,施了无上禁法,与叶辰置换了位置。

    “走。”

    天尊又自天坠落,声音颇沙哑,残存的一丝神智,终是唤醒了那份清醒:仅凭他两人,战不过天庭。

    想要讨还血债,需有人活着。

    而那个人,不会是他。

    他已道根尽毁,也伤的太重了,再无力逃出,为叶辰挡帝器一击,是他有一种执着和信念,依旧无条件相信叶辰,相信他能活着出去,待他年修为大成,再来找殷明清算。

    他们败了,但总要留一个希望,一个复仇的希望。

    “赵云,老子撑不住了。”

    天尊笑的颇疲惫,能见其眸中,神光极尽湮散,本就只剩半条命,如又挨了极道帝器的一击,元神之火熄灭了,如一片深秋落叶,自苍缈飘摇而下,散尽了最后一抹神华。

    生死弥留之际,他好似能望见一道背影,坚韧挺拔,如一座古老的丰碑,屹立在岁月的最尽头。

    那是赵云,一尊盖世的战神。

    历史的一幕,还是那般的残酷,若这也是一个轮回,那便有前世和今生,同是为了一个女子,前世战的身死道消,今生战的身毁神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