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八十章 道的演绎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 “叶兄,你输了。”

    “再来。”

    清脆的小竹林中,如这等话语,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蓦然响起,且间隔的时长,一次比一次短暂。

    这个三五日,圣体好像跌入了人生最低谷,一败再败,输的颇惨烈,混沌体便如一道天堑,一道让他难以逾越的天谴。

    “大帝啊!显显灵吧!”

    “吾诸天的圣体呢?吾人界的战神呢?”

    “老爹,灵儿想你了。”

    帝器的封神榜,也是那般残忍,便悬在棋局一侧,而这样的声音,未曾断绝过,有苍生的哀嚎、有发自灵魂的咆哮、更有孩子们哽咽的呼唤。

    这一次,叶辰未去看,盈满眸中的热泪,一次次打转,却终是未淌出眼眶,心神是混乱的,视线是模糊的,模糊到已望不请棋盘。

    “师尊,不能再逼了。”

    混沌体传音缥缈,笃定道祖在看。

    这般炼心,不是涅槃,便是魔障了,一个搞不好,叶辰终生都会止步八重天。

    “圣体一脉,从未让吾失望过。”

    道祖的话,平淡中略带一抹醉意,他是一尊巅峰大帝,也是一个世外之人,见证了荒古圣体的辉煌,刚烈的一脉,救世的一脉,承载着的信念,还更甚列代至尊。

    混沌体默然,拂手落子,又一次绝了叶辰的棋路。

    第一次,叶辰变的沉静了,真如魔障,静若石刻的雕像,一动也不动,只雪白的长发,随风飘摇,垂暮的星辉,掩的住他的苍老,遮不住他的沧桑。

    这一坐,不知坐了多久。

    混沌体未曾叨扰,只静坐垂眸,总在不经意间,去看一眼封神榜,他之心神,也曾有一瞬瞬的恍惚。

    他与叶辰不同,在诸天时,乃孤家寡人一个,没有故友,没有亲人,便也无那浓浓的牵绊,虽知叶辰心境,却不知圣体心有多疼。

    那,或许便是传说中的情,自刻在灵魂的那一瞬,便永生永世抹不掉。

    情愈深,炼心便愈艰辛。

    所以说,叶辰历经的磨难,远多于他。

    这一点,看叶辰这一路,便得真真切切,跨了九世、闯了六道轮回、历过情劫、经过绝望......那每一道痕迹,都是血淋淋的沧桑。

    “再来。”

    叶辰蓦然一语,声音沙哑。

    “做不到那个无情,你便打不败我。”混沌体淡淡道。

    “宁舍命,不舍情。”

    叶辰的话,少了一份暴躁,多了一抹平静。

    又一次,他拈棋落子。

    此一子落下,看的混沌体心神一瞬迷离,那看似是一颗棋子,却恍似一个人,身披着铠甲,手握着战矛,脚踏着尸山,沐浴着鲜血。

    “谢云。”

    混沌体轻喃,那颗棋子上,所映现的人影,便是谢云,恒岳的弟子、叶辰的好兄弟,他曾在封神榜的画面中,不止一次见过,平日不靠谱,一旦上战场,便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混沌体不明白,明明是一颗棋,为何成了一个人。

    “到你。”叶辰淡道。

    混沌体回神,一瞬迷离,方才落子。

    叶辰未看,一子又落。

    此番,混沌体从叶辰棋子上,望见的是司徒南的身影,披头散发,血骨淋漓,两棋并肩,两人影并立。

    啪!

    啪!

    又是棋子撞击棋盘的声音,颇是清脆。

    这一局博弈,略显不同。

    叶辰落子的速度,更想象中还快,快到混沌体猝不及防,他方才落子,叶辰便下,不似先前那般急躁,更多的是一种...让他不解的平静。

    正是这份平静,让他觉察到了叶辰心境的变化,沉寂如水。

    再看叶辰落下的一颗颗棋子,那分明就是一道道人影:楚萱楚灵、大楚皇者、帝尊神将.....那每一个,他都曾在封神榜的画面中见过,皆属诸天,此刻都在人界浴血奋战,用满身的血骨,守护着大好山河,捍卫着诸天的疆域。

    这个棋盘,不再是棋盘,恍似成了人界的战场。

    而叶辰,便是用他的棋,演绎出了那一个个鲜活的人。

    炼心的劫,他未曾摒弃故乡,并非用无情下棋,而是以有情博弈。

    混沌体皱了眉,衣衫被风吹的烈烈作响,长发被风刮的扬天飘荡。

    此处,并无狂风,而那所谓的风,是出自棋盘,一颗颗棋子,一个个人影,都自带无敌战意,聚成了一种信念,便是那信念的风,吹刮着他的衣衫与长发。

    以至于,他那如止水的心境,也因其骇浪滔天。

    下意识间,他望了一眼叶辰。

    叶辰的静,让他忍不住忌惮了,便如一层神秘的面纱,面纱之下,潜藏着无穷的力量。

    “到你。”叶辰这二字,依是那般平淡。

    混沌体收眸,拈了棋子,却定在了半空,第一次显得踌躇。

    叶辰的棋,太奥妙了,棋子自带人影,人影自带战意,战意自带信念,信念成了山河,诸天的大好山河,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是鲜活的,有情有灵性,有道有气蕴。

    终究,他还是落了子,眉宇又皱一分。

    只因这场博弈,他渐落了下风。

    下的是棋,斗的却是道,棋落了下风,便是道落了下风。

    他修混沌道,叶辰亦修混沌道。

    同修混沌道,叶辰的道,比他的更玄奥,一种名为情的东西,让道都有了灵性。

    “圣体一脉,从未让吾失望过。”

    道祖的话,在他耳畔蓦然回荡。

    果然,还是帝看的更真切。

    这圣体的一脉,潜力果是无穷的,炼心的劫,未摒弃故乡,却另辟了一条蹊径,将诸天的战场,搬到了棋盘上,一颗颗棋子,都是一个个战士。

    封神榜映现的是画面,叶辰演绎的却是真情。

    而他,貌似被叶辰,视作了洪荒,他的棋、他的道,都在遭受毁灭般的攻伐。

    “来。”

    混沌体笑了,棋逢对手,其乐无穷。

    先前,叶辰心境混乱,胜之不武。

    如今,叶辰涅槃而上,才是真正的对决。

    啪!

    啪!

    这等清脆的声音,多了铿锵之意。

    叶辰的棋,越发的强横,并非把故乡人当做棋子,那是他的情,亦是他之道。

    蜕变逆天而来,他便逆天而上。

    轰!轰隆隆!

    这片小竹林,变的不平静了。

    混沌体衣衫烈烈,叶辰白发飘荡,道对道的攻伐,演出了异象,以他二人为中心,一层层光晕,一层层蔓延,成片成片的翠竹,被拦腰斩断,连深处的仙池,也掀起了浪花,池水如光雨,凌天倾洒,染着星辉月光,甚是璀璨。

    去看苍缈,混混沌沌一片,已是电闪雷鸣,万物的异象,于内演化,在虚无之上,勾勒出了一片浩渺的大世界。

    “这棋下的,动静足够大。”通天教主唏嘘,在仰天遥看。

    “不相上下。”元始天尊揣着手,笑着说道。

    “好小子。”太上老君啧舌,在那等境况下,叶辰竟能与混沌体斗出这等异象,难能可贵啊!若换做他,决然做不到。

    太公神色怔怔,被万物异象所吸引,心神朦胧。

    道祖的徒子徒孙们,基本都在场了,看着混沌异象,聆听者大道天音。

    “圣体修混沌道,真是新鲜。”

    “同阶之中,能与小师祖斗到这般境地的,只他一人。”

    “大楚的皇者,果然不是盖的。”

    天之下,议论声不断,各个山头都有人影,撇去叶辰秉性不谈,那个小圣体之惊艳,是让人骇然的,有那么一瞬间,竟偶有顿悟,太多人眸中,都多了明悟之色,心境齐齐升华。

    轰!轰隆隆!

    世人仰看时,虚无的动静更大。

    两种混沌道,都多了杀伐之气,诸多异象交织,幻化成了两条龙,一头紫色神龙、一头黄金神龙,代表的便是混沌体与叶辰的道,乃两头道之龙,一尊龙眸混沌眼,一尊龙眸刻着六道轮回,矫健的龙躯上,那每一块龙鳞,都融着无上道则。

    吼!吼!

    两龙大如山岳,在缥缈上开战了。

    许是龙之体型太庞大,苍穹都被碾的崩塌,混沌道太玄奥,颠覆了乾坤,逆乱了阴阳,垂落的每一缕仙光,都映着混沌光晕,都成了凌天仙雨,在夜里,绚彩夺目。

    “这样的大战,还是头回见。”

    道祖的小徒孙们,多话语喃喃,龙是道龙,却毁天灭地,一个神龙摆尾,便能给他们甩到九霄云外去,顺便,再上奈何桥,喝上一碗孟婆汤。

    “尿性。”玄帝亦啧舌,又一次小瞧了叶辰。

    那小子,就不能把他当人看,忒特么妖孽了,炼心之心何等残忍,愣是开了蹊径,能做到如此者,心境该有多坚韧,不亏是帝尊的轮回身,他自认不如。

    缥缈之上,道祖翩然而立,终是露了一抹微笑。

    一场劫一场造化,叶辰会涅槃,会踏出一步,会立地九重天。

    “若你徒败了,是否尴尬。”玄帝揣了手,笑看了道祖。

    “败给他,不丢人,任何人败给他,都不丢人。”

    道祖此番话,饱含了深意。

    就是不知,他口中的他,是指圣体叶辰,还是指仙武帝尊。

    是大帝,他是功盖寰宇的;

    是圣体,他是威震八荒的。

    九生九世九轮回,是帝开端,有他终结,造的那两个逆天之人,都注定是永恒的神话。

    ps:抱歉,今天两章。明天补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