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五十六章 黑暗中的入侵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婆罗域,宁静幽寂。

    映着月光,一道人影蓦然显化,乃是位面之子曦辰,神色多疲惫,可谓一路风尘,三五月世间,又在域面巡视了一圈。

    没办法,整个诸天,仅有他一人能随意穿梭各个域面,巡视的重任,只能落在他身上,也只在夜深人静时停下来歇息。

    “何时是个头啊!”

    月下,他寻了一块石头坐下,拍了拍身上灰尘,这才拎出了酒壶。

    他该是不知,他脚下的踩的那片土地中,有那么一粒沙尘,藏着一片异空间,无数的怪物、两脉荒古圣体、瑶池仙体、诛仙剑、混沌之体、修罗天尊皆在其中,此刻正打的正火热。

    曾有那么一瞬间,他下意识抬眸,瞟了一眼四方,总觉不对劲,但也仅是感觉。

    一壶酒下肚,他又拍了拍灰尘,继续巡视。

    在叶辰未大成前,在诸天未出帝前,他还得继续劳累,可不想再被天魔域,打个措手不及。

    他忙碌,诸天也忙碌。

    遥望而去,星空多见来回溜达的人影,有巡逻的、找人的、寻洪荒族的,热闹非凡。

    可惜,找了三五月,也未再见洪荒族,至于天尊和混沌体,更是杳无音讯,连叶辰和姬凝霜也不见了踪影。

    “不知咋回事儿,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世界,藏着太多未知,天晓得还有多少神秘的存在。”

    “前方,便是天荒了吧!”

    映着星光,伴着交谈声,三道人影驻足在了星空,一个佝偻老者、一个白发中年、一个赤衣女子,算是一个小队,出自三方势力,一路巡逻,已入星空深处,来到了传说中的地方。

    那是一片死寂星空,浩瀚无疆,不见一颗星辰,亦不见半点儿星光,好似被一层云幕笼罩,枯寂冰冷幽暗,只一缕缕流沙徜徉,伴着星风,载着它的故事,流向宇宙边荒。

    没错,正是天荒了。

    万古前,大成圣体帝荒便是在这里,为护月殇证道,独战天魔五帝,也是在这里,战的身毁神灭,若无帝荒,便无东华女帝,更无后世的繁华。

    “至尊的爱恋,让人生叹哪!”

    佝偻老者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握着酒壶,一路走一路倾洒,是为祭奠女帝,也为祭奠帝荒与月殇的情。

    哎!

    白发中年与赤衣女子叹息,也做着同样的事。

    万古已过,战死的帝荒还活着,可成帝的月殇,却早成历史尘埃,一段古老的情缘,满载的是遗憾,一个错过,便是无数沧海桑田,岁月的尽头,再难见那至尊红颜,留下的,仅是千疮百孔的情缘,会随着传说,渐渐演成神话。

    嗯?

    不知那一瞬,佝偻老者蓦的驻足,不由抬了眸。

    白发中年和赤衣女子也皆皱眉,望向了缥缈虚无。

    入目,便见一缕缕云雾,一缕接着一缕的显化,交织融合,聚成了一片乌云,不知遮了多少星空,本就幽暗的星空,连最后一点星光都被掩去,成黑暗一片。

    “那是什么。”黑衣中年怔怔道。

    “好生心悸。”赤发女子喃喃。

    “阵法。”

    相比他二人,佝偻老者眼界更高,老眸已微眯成线,能隐约见虚无中,有一道道漆黑的阵纹,似隐若现,与他二人相同的是,他也压不住心悸,心灵忍不住颤抖,连轻拂的星风,都多了冷意,如自地.狱而来,吹的他浑身打哆嗦。

    “走。”

    佝偻老者一声轻叱,第一个抽身后退,此地太邪乎,需找至强者看查看,他虽也是准帝,可比起皇者那些,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然,他们倒是想走,却分不清方向了,或者说,是乾坤颠覆了,更有朦胧的阴雾缭绕,也已看不清前路,一路飞了颇久,都好似还在原地。

    “速速传音,召唤强者。”

    佝偻老人一声大喝,紧握了拐杖,警惕的看着四方,苍暮的脸庞,已然苍白,战栗的心灵,冰冷到了极点,好似此刻已在九幽。

    话落,白发中年与赤衣女子皆施法,一道神识的光弘,冲天而去。

    可是,神识光弘入天,便如石沉大海,消弭不见,准确说,是被冥冥中一股强大的力量,给瞬间抹灭了。

    “怎会如此。”

    两人色变,佝偻老人的脸色,也难看到极点。

    轰!

    正说时,突闻苍缈一声轰隆,一道漆黑的光柱,自上笔直降下,贯穿了浩宇乾坤,整个星空都一阵晃荡,仔细凝看,以光柱为中心,一道乌黑的光晕,携着滚滚魔煞,无限蔓延四海八荒。

    噗!噗!噗!

    老者、中年和女子,当场被撞飞出去,老者还好,中年和女子底蕴稍弱,肉身当场炸灭,仅剩一道虚幻的元神。

    “擎...擎天魔柱。”

    三人双目皆凸显,难以置信的望着,眸中刻满了恐惧,都曾见过擎天魔柱,绝不会认错,天魔域又入侵了,遮盖星空的云雾,便是一座大阵,一座遮仙天帝阵。

    嗡!嗡!嗡!

    三人看时,魔柱之中,射出了三道魔光,乃三杆漆黑的战矛,将三人钉死在了星空。

    嗡!

    擎天魔柱嗡动,天魔自内涌出,如潮如海,各个身披漆黑铠甲,各个手持冰冷战戈,一张张脸庞,皆狰狞可怖,一双双眸子,皆猩红欲滴血,以魔柱为中心,排兵布阵,惬意的吸允着诸天的气息。

    嗡!嗡!

    魔柱嗡动不停,更多天魔走出,如一张黑色地毯,铺满了星空,也立满了星天,遮盖了世间光明,也掩了世间乾坤。

    其后,颇多帝道域门撑起,杀到的天魔,已时刻准备传送了,只待大帝降临。

    降临诸天的擎天魔柱,可不止这一根。

    星空的彼岸,有那么一片死寂的星域,远离诸天繁华地带,也有一根擎天魔柱屹立,与第一根降临的时间,相差不过三五息,也有遮仙天帝阵掩盖了乾坤,也有黑压的天魔涌出。

    在那片星域巡逻的修士,皆已被钉死在星空。

    致死,他们都未传出神识。

    “好美妙的气息。”

    沐浴着森然的魔光,自魔柱中走出的天魔,多在惬意的吸允着,人界的气息,让他们欣喜若狂。

    若叶辰在此,在仇恨的同时,必定也欣喜,只因这些入侵诸天的天魔中,有不少熟悉的面孔,无一例外,皆为大楚转世。

    该是不会有人想到,一个大轮回之后,颇多转世人,竟是以天魔的身份再回故乡,多舔着猩红舌头,时刻准备屠戮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