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八百八十三章 若曦气蕴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叶辰一句不知,竹林堕入沉静,揣手的揣手、饮茶的饮茶、捋胡须的捋胡须,还在做着某种沉思。

    如人王、如叶辰,时而会抬眸,对视那么一眼,完事儿,便又各干各的,俩周天传人知道的更多,有一种默契,也专属他两人,对此一事的猜测,他二人,该是不谋而合的。

    “想不通便莫想了。”

    “老夫以为,打洪荒族最紧要。”

    经久的宁静,终是因天老一话,被彻底打破,那厮的眸光,是泛着寒芒的,是对洪荒大族的杀机。

    闻言,众准帝皆收思绪。

    与天老相同,在场的每个准帝,神色都是冰冷的,颇多时日的休养生息,一股怒火是越憋越旺盛。

    不过,他们还在等,等诸天元气恢复,他们也还需再疗伤,都参与了屠帝,某种伤痕极其难复原。

    夜幕,悄然间降临。

    众准帝皆起身,各奔各方。

    叶辰未走,去了天玄门深处。

    又一次,他来到了那片小竹林,小若曦被封在上面,小丫头睡的正安详,大多时间都是在沉睡中。

    叶辰立在祭坛前,静静凝望。

    亦如先前,他看不透这小姑娘,乍一看很平凡,却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忌惮,半步大成都颇有压力。

    良久,他才拂手,取了小葫芦,就蹲在祭坛一侧,又如一个敬业的保安做安检,在若曦身上扫来扫去。

    这一扫,还真有丝丝气蕴流溢,被吞入小葫芦中,货真价实的帝道气蕴,无形无相,且似隐若现。

    叶辰看了若曦,便又看小葫芦,双目近乎微眯成线,自若曦体内溢出的气蕴,极为霸道,其他帝蕴远远都避让开来,似潜藏着一种惧怕。

    这副画面,不难解释。。

    其他的帝蕴,都怕若曦的气蕴,便证明若曦比那些大帝强,且强的不止一星儿半点,气蕴都压制啊!

    “真是古天庭女帝?”

    叶辰摸了下巴,看若曦的眼神儿都变了,这般可怕的气蕴,帝蕴都惧怕,多半只女帝才有这等威势。

    嗡!

    他看时,紫金小葫芦一声嗡动,先前吞的一丝丝若曦气蕴,又给吞了出来,或者说,是气蕴自自己个跑出来的,而后又融入若曦的体内。

    叶辰挑眉,如这等诡异的状况,还是头回见,让他不觉以为,是小葫芦级别太低,难容纳若曦气蕴。

    此刻,他已基本确定,抡翻黑莲女帝的,就是若曦了,必遭遇了帝道的威胁,潜意识中攻伐,至于她是否是古天庭女帝,那就还不得而知。

    “看来,你已有了答案。”

    悠悠话语蓦的响起,人王显化。

    “绝对是她。”

    叶辰随意回着,自小若曦体内,摄出了一滴鲜血,就悬在掌心,仔细的窥看,血是赤红,与普通的鲜血无异,莫说神力,一丝仙光都没。

    他又将鲜血还了回去。

    而后,这厮绕着若曦转起了圈,时而也会伸手,捏捏若曦的小胳膊小腿儿,还不忘摸摸人小脸儿。

    “你该是知道她之身份。”

    人王捋着胡须,走上了祭坛石阶。

    “古天庭女帝。”

    叶辰回的依旧随意。

    扑通!

    话落,便闻扑通声,本是神色淡然的人王,一步没怎么踩稳,差点儿栽那,撞得石阶一声砰响。

    待爬起身,他死死盯住了叶辰,这玩笑可开不得,古天庭女帝啊!何等的存在啊!传说她是凌驾大帝之上的,早已葬灭万古,还能活着?

    “是与不是,五五参半。”

    叶辰底气不足,值得肯定的是,小若曦与那古天庭的女帝,绝对有关系,且是极为密切的关系,是本尊也说不定,这可不是随便臆想的。

    人王震惊了,一步踏上了祭坛,女帝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比盘古大帝还古老,纵是人皇本尊在此,也得唤她一声前辈,还得恭恭敬敬的。

    “这会是女帝。”

    这货也凑上前,跟在叶辰身后,俩人颇有情调,一前一后,绕着若曦转起了圈儿,时而会蹲下,在若曦身上捏来捏去,颇敬业的研究着。

    月下,两人的背影,极其猥琐,咋看都像是俩小偷儿,干着偷鸡摸狗的勾当,而且手法还很娴熟。

    这,是个宝贝疙瘩。

    不知何时,两人才先后收了手,给出了这么一句话,何止是宝贝疙瘩啊!这就是一尊逆天级啊!

    “再有天魔帝,便往大楚引。”

    “搞不好,还能给人抡飞了。”

    “老夫对着小丫头,有信心。”

    人王捏着胡子,说到头头是道。

    至于叶辰,他就不这般认为了,黑莲女帝提到底蕴,可不是说说那般简单,若曦之底蕴该是有限,能出手两次,不代表第三次也能出手。

    如人王所说的,非但不能去做,还得杜绝,招来一次天魔帝,便耗损若曦一次底蕴,至某个极限,多半会有厄难,既与女帝有关,或者说她就是女帝,那得好好看护着才行。

    倘有一日,古天庭女帝若归来,于诸天而言,自是大幸,有至尊守护苍生,总好过苍生们去血拼,至少在他圣体大成前,在诸天出新帝前,需守好若曦,她涉及秘辛,那是一种只有大帝,才能参与的万古秘辛。

    “可望见大成的门了。”

    人王拎出了酒壶,瞟向了叶辰。

    叶辰摇头,圣体大成无异证道,哪那般容易,历代荒古圣体,封位圣体大成,哪个不是逆天而上的。

    “尽力便好。”

    人王拍了拍叶辰,不带玩笑色,身为前辈,他对叶辰的要求,该是太苛刻了,他不过千岁,能修到准帝巅峰,仅论圣体一脉,这天赋,已是万古无一了,他还是奢望什么呢?

    刺啦!刺啦!

    叶辰未回应,可他的圣躯之上,却有漆黑的雷电撕裂,那是天谴的霸道雷霆,还在时刻折磨着他。

    圣体一脉刚烈,皆是逆天的人,他也不例外,对抗上苍意志,一路都是这般过来的,已是体无完肤。

    深夜,叶辰出了天玄门。

    他再现身,已是凡间一个小园。

    远远,便见房晃动,颇有节奏,仔细聆听,还有女子娇.吟,以及男子喘粗气之声,很是悦耳的说。

    叶辰驻足,未再往前走。

    夜里的叶星辰,还是很上进的,这就开始造娃了,前世是在这小园成的亲,今生还要在这结个果。

    离了凡间,他去了广寒宫。

    月下的广寒宫,人影是扎堆的,能闻醒世篇的仙曲,亦能见大楚列代诸王,摆了一桌,搁那喝小酒。

    去看神玄烽,虽清醒,眉宇紧皱。

    他倒是想起来,奈何身上有封禁。

    自清醒后,他整个人都是懵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亦不知自己的修为境界,为何超出先前好几级。

    叶辰未现身,静静看着。

    神玄烽、红尘、六道,属同类,皆来自未来,逆转了时空,遭了冥冥反噬,很难记起未来之事的。

    除非,他们悟透时空法则。

    宁静中,他又走了。

    临走前,还把诸王都给捎走了,都是山大王,咋一点儿眼力见儿都没嘞!人小两口儿在聊情,你们搁这裹什么乱,都哪凉快哪待着去呗!

    祥和的夜,叶辰走在虚空。

    大楚修士多有人未睡,特别是南楚城墙上的,不少人在磨刀,颇多人在擦战戈,都在等一个命令。

    叶辰路过时,不少人都起了身。

    “俺们没媳妇就不说了,你这有媳妇的人,大半夜的溜达啥。”

    古三通揣着手,斜了一眼叶辰。

    诸天哪个不知,圣体家养了一窝美女,这么多年了,就生了叶灵和叶凡俩娃,白浪费圣体的血脉了,趁着年轻,多造几个才是王道,学学你的九个道身,曾孙子都会打酱油了。

    看叶大少的俩眼,也是斜着的,若非天谴,鬼才跑出来溜达,热炕头儿睡着舒服,老子会不知道?

    “媳妇多了,也不见得是好事。”

    “别闹,圣体身板杠杠的。”

    “若一天娶一个,得随多少份子。”

    “大楚特产,了解一下。”

    这大半夜的,人才还是不少的,如太二真人,如牛十三、如吴三炮他们,走哪都扎堆儿,围着一口大铁锅,炖着香喷喷的肉,聊的贼开心。

    叶辰白了一眼,转身走了。

    媳妇肯定是要娶的,到那一日,诸天有头有脸的,都会请来,来就得随份子,敢拿特产糊弄他,都会用小本本记下来,圣体是要发飙的。

    再回玉女峰,还是深夜。

    楚灵她们已睡,只姬凝霜还在,身着霓裳,在翩然起舞,沐浴着星辉月光,如梦中仙子,圣洁无暇。

    叶辰提了酒壶,坐在了老树下,静静欣赏,老九的舞姿,虽比不上南冥玉漱,不过也是很曼妙的。

    姬凝霜未察觉,依旧在舞。

    准确说她在悟道,如叶辰舞剑,心神在道中,若知叶辰在此,多半已停下,书呆子会不好意思的嘛!

    叶辰放了酒壶,也在琢磨梦道,若能悟出真谛,也能筑梦,现世中不能那啥,到梦中却是可以的。

    这一夜,他没怎么睡好。

    同样没睡好的,还有熊二那货,不知为啥,就梦见叶辰了,本想在梦中锤叶辰一顿,不过,可能姿势没摆好,被叶辰摁在那一顿好揍。

    PS:祝书友生日玄枵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