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二十九章 暗中杀戮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天尊遗迹,血雾飘飞。

    遥望而去,遗迹中已尸横遍野,长川、荒林、山间,都有横七竖八的尸骸,死相极惨,皆是被秒杀。

    整个天地,都昏沉沉的,笼暮着阴霾,不见夜空半点星光,倒更像是九幽,黑暗里,藏着一尊冰冷的杀神。

    “是谁,究竟是谁。”

    苍茫的大地上,小蛮王与紫府仙体,一左一右,并肩而行,走一路看一路,见了太多尸身,皆是诸天人,有他们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的特征,眸子都是凸显的,好似望见了难以置信之事。

    如所见的惨重,遗迹中还有颇多,不知多少人被灭。

    “究竟是谁。”

    山间小道,先天道体话语冰冷,与之一道的,乃九幽魔体,正在查看两具尸身,欲从死者伤痕上,寻出些端倪,这么多人被诛杀,至今,他们都不知是谁做的,手段太残忍了。

    按说,都是诸天人,各家先辈,都曾合力抗击天魔入侵,都有过命的交情的,该是无太大恩怨,下手未免太狠了,是有杀父的大仇吗

    “不妙啊”

    一座山巅,太阴太阳仰看苍缈,已有神秘力量,笼罩了天尊遗迹,与外界,已彻底隔绝,外人可进的来,身在遗迹中的人,却是出不去。

    那尊暗中的杀神,目的极明显,这是要把身在遗迹中的人,一窝端了啊无人知道他究竟有多强。

    “你怎么看。”

    太阳之体望向身侧,大地之子也在,眉宇是紧皱的,也在看苍缈,该是没想到,遗迹中还潜藏着厄难。

    对于太阳之体的问话,他只轻轻摇头,检查了太多死者,皆是被一击灭了元神,都找不着伤口的。

    “不留丝毫痕迹,战力深不可测,新一代人,可没几个。”

    太阴之体沉吟道,话语颇多深意。

    “仙子有话不妨直说。”

    大地之子收眸,话语悠悠。

    “叶凡。”

    “不可能是他。”

    大地之子淡淡道,“他之为人,我是了解的,虎父无犬子,如此下作之事,他决然不会做,纵死,也绝不会辱他父亲威名,这便是叶凡。”

    “此话在理。”

    太阳体深吸一口气,又望苍穹,“叶凡虽强,但他,没有隔绝整个遗迹的本事,比起他,我更倾向于诸天的老辈,或许有老家伙混进来,扮演着杀神的身份,以搜掠宝物。”

    “怕是没这般简单。”

    大地之子望四方,“搜掠宝物,何需杀人,又何需杀这般多,以众至强巅峰的手段,欲找出那凶手,并不难,对方绝非那种为了宝贝,而不顾身家性命之人,况且,他没有毁尸灭迹,便是最大的疑点,足证明了一件事,他有恃无恐,不怕事后清算。”

    话落,三人未在言语,眉头皱的更深,疑雾重重,想都想不通,莫说他人,连他们,都觉浑身凉飕飕。

    搞不好,下一个死的便是他们。

    “他妈的,有种出来。”

    遗迹深处,传来大骂声。

    乃烈火战体和张子凡,开骂者正是烈火战体,看了一路,见了太多人惨死,窝了一肚子火,这等让人防不胜防的感觉,着实让人很不爽。

    比起他,张子凡就淡漠多了,去了太多地方,每见死者,必会俯身查看,欲找端倪,起码,得确定那人是谁,又为何这般记恨诸天,杀了这么多人,太多势力的后辈都未能幸免。

    可惜,他啥都未寻出。

    “叶凡,我们能活着出去吗”

    一片山林,杨岚低声轻语道。

    “有我。”

    叶凡微笑,牵了杨岚的手,神识之眼已开启,窥看着乾坤,也窥看着四方,笼暮遗迹的力量,他自认是破不了的,欲要出去,便寻出那人,或者,有外人来救,再挨个的筛查。

    他,还算淡定。

    昔年,父亲那一辈,在这遗迹,所遭遇的危难更甚他们,洪荒帝子级数量,远超诸天帝子级,更调动几百万大军,那等境况下,父辈们都能杀出去,如今的他们没理由做不到。

    庆幸的是,天尊遗迹压制境界,在这里,无论来的是大圣,亦或至强巅峰,都会被压到圣人境,同级别对战,他这尊少年帝并非是摆设。

    可以这么说,纵剑神来、纵圣尊来,他一样有自信灭了,在诸天这个时代,同级别同境界,除了他父亲和娘亲外加混沌体,他是无敌的。

    这,便是少年帝级的威势。

    啊

    血色的遗迹,惨叫声频频不觉,此起彼伏的,甚是凄厉,每有一声惨叫,必有人一人死,待有人赶到,那人已离去,寻不到半点儿气息。

    夜里,一股恐惧色彩,笼暮遗迹。

    在遗迹中的人,很默契的抱团,相互有个照应,而且,都在找寻天谴之体,他乃少年帝级,跟着他,会更安全,暗中那杀神,真太可怕了。

    “早知如此,俺就不进来了。”

    “杀这么多,这得多大的仇。”

    “会不会是洪荒族。”

    “有可能。”

    新一代的后辈,一边说着,一边又小心翼翼的前行,围成了一个圈儿,警惕的望着四周,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任何一个晃神儿,都可能丢了命。

    就这,还是有人被灭。

    黑暗中的杀戮,时刻都在上演着。

    “叶灵。”

    遗迹的东方,传来一声声呼唤。

    乃唐三少,拎着他的狼牙棒,一路走一路喊,自进了遗迹,他俩迎面便遭了个混乱乾坤,都不知被卷到哪去了,至今,都未寻到叶灵影子。

    他之呼唤,叶灵是听不见。

    或者说,此刻的叶灵已成傀儡,诛仙剑控制下的傀儡,如一只邪恶的幽灵,神出鬼没,每到一处,便必有人死,它的笑,是狰狞的,通过叶灵的脸颊,演绎到了极致,特别享受这杀戮的感觉,也并不着急,要让身在遗迹中的人,真正感受到恐惧。

    恒岳,玉女峰。

    叶辰还未醒,在闭眸中疗伤。

    微风轻拂来,老树的树叶簌簌,会有那一两片,飘落在肩头。

    “莫偷懒,继续练。”

    “老实说,俺不喜欢你这语气。”

    “再哔哔,踹死你。”

    不远处,混沌大鼎咋咋呼呼的,混沌雷与混沌火也在,白日打的够热火,到了夜里,就哥仨好了。

    它仨,并未扯淡,在干正事儿。

    所谓正事儿,便是要炼化一样东西诛仙剑的碎片。

    混沌鼎悬在半空,嗡嗡嗡直颤,而苦力,便是混沌雷与混沌火,雷与火交融,包裹了诛仙剑小碎片。

    然,炼了大半夜,也未能炼化。

    “老子就不信了,炼,继续炼。”

    混沌鼎大骂,眼瞅着一件宝贝,却是吞不了,更准确说,是无法将其消化,堂堂混沌鼎,这能忍它啥个法器没吞过,没见过这般坚挺的,混沌火外加混沌雷,不信炼不化它。

    “啥个材质,咋这般硬。”

    混沌鼎火大,混沌火与混沌雷火气也不小,一个雷中至尊,一个火者王者,它俩合力,竟拿一块小碎片无能为力,传出去,都没脸混的。

    所以火,它俩可不是帮混沌鼎的忙,而是不信邪,都牟足了劲,一副不炼化小碎片,就不算完的架势。

    许是三人太专注,未曾察觉叶辰醒来。

    老树下,叶辰已开眸,双目扑棱一下,换成了轮回眼;又是眨眼,又成混沌眼,如似在变戏法。

    “混沌演道。”

    叶辰轻喃,神情略显奇怪。

    闭眸疗伤中,得了一场小机缘,竟觉醒了一个混沌眼的神通,有传承的名讳,就叫混沌演道,乃演化道则的秘法,与轮回眼的复制推演,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混沌演道更加玄奥,能偷学帝道仙法,这一点,六道轮回眼在大多时候,是做不到的。

    “好你个混沌体,难怪通晓那般多的仙术。”

    叶辰摸了下巴,暗想着,混沌体必觉醒了混沌演道,不然,哪来的那么多帝道仙术,与他斗战时,五花八门啥都有,连他的八荒斩和万剑朝宗,那货都会,这些年,没少偷学啊

    “老大,帮帮忙呗”

    混沌鼎呼唤道,着实没脾气了。

    叶辰收了思绪,一步起身。

    他先看的,乃混沌雷。

    自混沌出雷,还未仔细研究过,此刻得见,的确不凡,混沌级的雷之本源,极其精粹,非太初神雷可比,雷中的至尊,便如火中王者,自带某种威势,形同修士界的大帝级。

    “俺也能说话了。”

    混沌雷嘿嘿直笑,刺啦刺啦的雷电,昭示了它之喜悦,本以为还要等个百八十年,不成想幸福提前来了。

    叶辰一笑,未有言语,对太初神雷的归顺,至今都未搞明白,事先毫无征兆,咋就说归顺就归顺了。

    “我是真服了,炼不化。”

    混沌火蔫不拉几的。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叶辰随意一语,便转身走开了,还得继续疗伤,妄自冲击境界,一个反噬,一个暗伤,着实不好受。

    然,他走出两步,便又豁的转了身,被混沌雷与混沌火包裹的诛仙剑小碎片,被他探手抓了出来。

    “怎么可能。”

    他的双眸,近乎微眯成线,死死盯着小碎片。

    就在前一瞬,他自这小碎片中,嗅到了一种灵,一种诛仙剑的灵,虽隐藏的很好,但他绝不会看错。

    此碎片有灵,便证明诛仙剑还活着。

    s今天两章。

    2020年1月24日

    祝大家新年快乐

    多谢大家的一路支持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