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八十四章 帝劫的牢笼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

    轰

    渡劫者清明,雷劫又强横一分,凌天垂落的雷电,也多毁灭之威。

    姬凝霜嘶吟,一步跨越虚无。

    她之目的很明显拉洪荒渡劫。

    然,冥冥之中,似有一股力量,或是一层屏障,将她挡了回来。

    几番尝试,她都未能出雷海。

    “出不来的。”

    此四字,乃天冥两帝想说的。

    同是帝劫,姬凝霜的劫,与太古路那个诸天人的劫,是不一样的。

    那人,有出帝的异象征兆。

    而姬凝霜,却没有。

    那人,能引着帝劫去坑人。

    而姬凝霜,却不能。

    只因,她的劫自降下那一瞬起,便是一个牢笼,帝劫的牢笼,她会被困在其中,无法出帝劫的雷海。

    欲出来,只一条路证道成帝。

    可惜啊她无出帝的异象征兆,注定灰飞烟灭,也注定身死道消,致死,也都不可能出那帝劫牢笼。

    噗

    血光乍现,刺人心魄。

    她又一次尝试,又一次遭重创,被冥冥力量挡回,欲要帮丈夫和孩子打退洪荒大军,却是有心无力。

    她未再冲,好似已有某种觉悟,好似,也知这雷海是一个牢笼。

    “安心渡劫。”

    叶辰传音,再次硬抗洪荒攻伐,姬凝霜之寓意,他自是懂的,懂又如何,她出不来,一次次尝试,一次次伤的更重,再这般下去,她会死。

    毕竟,那不是一般的劫。

    瑶池不语,放弃了拉洪荒渡劫,竟硬扛着雷电,逆天而上,欲入大道太上天,如此,洪荒大族便奈何不得她,叶辰和叶凡也无需那般被动。

    奈何,她进不去那大道太上天,非但未上去,反被寂灭雷霆,劈的浑身血壑,只因帝劫已下,没有谁能顶着帝道的雷电,强入太大道上天。

    “杀,给吾杀。”

    好似知道姬凝霜无法入太上天,无法出帝劫雷海,更无法拉他们一块渡劫,洪荒又嘶嚎,只需攻破叶辰和叶凡的防御,一切,便功德圆满。

    “神来杀神。”

    荒古圣体一喝震星穹。

    “佛来诛佛。”

    含蓄如天谴之体,也煞气滔天,不知开了多少禁法,手提轩辕剑,沐浴着洪荒人的血,杀到了癫狂。

    所幸,她的娘亲已恢复神智,在对抗天的同时,不会再被动挨打。

    姬凝霜眸有泪,放弃了出雷海,放弃了入大道太上天,撑开了万物大界,硬抗雷霆,一路攻向苍缈。

    她要证道,要杀败那该死的天。

    不为苍生,只为她的丈夫和孩子。

    轰轰隆隆

    帝劫毁天灭地,雷霆的轰隆声,响彻整个天荒,大战的波动,亦是浩大,轰隆声甚至强过帝道轰隆。

    姬凝霜在战。

    叶辰在战。

    叶凡也在战。

    那一家三口,三道血淋的身影,看的天冥两帝,都心神刺痛。

    她,无法成帝。

    这句话,不止冥帝想说,道祖也想说,很想告诉那一家三口,你们所坚守的希望,根本就是一个绝望。

    可两帝,终究未说出口。

    叶辰不会丢下他的妻子。

    叶凡也不会丢下他的娘亲。

    他们,都有不灭的执念,看不到那绝望,致死都不会放手的。

    轰轰隆隆

    轰隆声愈发强盛,不止传自太古路、天荒、也传自诸天的星空。

    幽冥大陆。

    一座座血色城墙,一座座倒塌,大好的山河,被踏成了无间地狱。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幽冥的老辈,上演了悲壮一幕,一尊接着一尊的冲锋,一个接着一个的自爆,在天魔厄魔大军中,绽起了一朵朵娇艳的血花,拉着成片的天魔同归于尽,要用血与骨,为后世、为诸天,搏出那一缕可怜的乾坤。

    玄荒大陆。

    东荒、西漠、南域、北岳中州,凡有人的地方,都有大战,凡有大战的地方,皆尸山血海,禁区五大天王在战、玄荒修士也在战,苍天是昏暗的,被血色云雾遮掩,不见光明。

    战

    嘶喝声,传遍五大禁区,传自五大禁区少年帝,他们也在战,肩负着某个古老的使命,死守着禁区。

    大楚诸天门。

    南楚的城墙外,一眼望不尽的,皆是天魔厄魔,黑压压的,站满了苍天,铺满了大地,人如滔天魔海。

    战

    大楚修士在殊死血拼,每有一人阵亡,必有一人补上去,天魔厄魔大军一次次攻上来,一次次被打退。

    “老爹,俺们还有希望吗”

    司徒云脸色苍白道。

    “有。”

    司徒南一字铿锵,说的颇坚定。

    “有。”

    这也是熊二和谢云他们的回答,都披着铠甲,都铁骨铮铮,都在奋力厮杀,鲜血染红了他们,也染红了城墙,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经历过昏暗的绝望,便也望得见希望。

    “你回来时,大楚一定在。”

    巾帼不让须眉,圣体的妻子们,映出了一道道血色的倩影。

    叶灵也在,还是那等女扮男装,提着铮鸣的道剑,死死守在南楚城墙上,总会在不经意间望一眼身侧。

    往日里,每有战争,每有浩劫,她身侧,都会有一个长得黑黑的小胖子,无论在何时,无论遭遇了何种危难,都会义无反顾的挡在她身前,甘愿为她死,也甘愿为她粉身碎骨。

    可惜,身侧再无那个人。

    “杀,给吾杀。”

    城外的嘶嚎,暴虐而嗜血。

    那是一尊尊魔君,疯狂的挥剑,遥指着南楚城墙,天魔厄魔大军一马平川,从星空打到大楚,愣是被一座城墙挡下了,都怒到了直欲发狂。

    “那战那便来。”

    夔禹疆嘶喝,一掌生劈了魔将。

    “要战那便来。”

    嘶喝声如雷震,大楚列代诸王,无一缺场,连浑噩的神王神玄烽,也都在城墙上,而千殇月,便立在他身侧,前世今生,一个大轮回,这是她与神玄烽,第一次与并肩作战。

    萧辰、大楚皇嫣、谛梵、龙腾、周天逸他们也在,凡有战乱,凡大楚危难,皇者的后裔也从不缺场。

    或者说,能上城墙的,都来了,连战五渣的人王,都披上了他那古老的铠甲,直杀到身躯血骨淋漓。

    咔嚓咔嚓

    天玄门神碑,悬挂的元神玉牌,成片的碎裂,每一块爆灭,必有一人死,那一道道碎裂声,便如一曲曲葬歌,为一个个战死的英魂送行。

    嗡嗡嗡

    凌霄宝殿在颤,也不止是愤怒,还是激动,嗡隆隆的声响,震得苍穹晃荡,有光蔓延,为大楚助战。

    去看殿中,又添了一人。

    那是无泪撑住,也来了诸天门,也悬在若曦身侧,四人时而合体,时而分离,每有一次分离,必染一抹鲜血,她们的神色,是痛苦的,欲要合体救苍生,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

    s神鬼世界我的加特林是sss级神技

    神鬼世界妖魔鬼怪都是我的神宠

    向大家推荐两本书,都是很好看的玄幻,题材非常新颖,大家可以去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