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九百八十七章 帝,一块上路吧!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帝,一块上路吧

    “毁了魔柱。”

    “毁了魔柱。”

    发自灵魂的咆哮,响满了寰宇,各大战场,各个星域,各个星辰,都有人影冲出,老辈小辈皆有,都拖着血淋淋的身躯,扑向了宇宙边荒。

    诸天,并非无翻盘之力。

    东神瑶池在渡帝劫,无人知道,瑶池是否能证道成帝,可再渺小的希望,在绝望面前,都有无限可能,山河已破碎,但苍生的执念还在,是葬灭,还是涅槃重生,都要拼一拼。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东方星空,传来皇者的嘶吼。

    在那一瞬,楚皇、炎皇、月皇、天葬皇、太王、战王、东皇、玄皇、辰皇,血祭了所有,化成了九道法则神纹,刻入了第一厄魔帝的体内。

    啊

    第一厄魔帝披头散发,疯狂催动帝道神力,欲毁掉八道法则神纹。

    可惜,他抹不掉。

    皇者法则神纹,已刻入他帝骨、道根、本源、元神,各自相连,在顷刻间,与他之帝道融为了一体。

    轰

    伴着一声轰鸣,九道法则神纹,齐齐炸灭,一同炸灭的,还有第一厄魔帝的帝躯,一寸寸的分崩离析。

    “不不不。”

    厄魔帝嘶嚎,却难挡魂飞魄散。

    帝,灭了。

    大楚九皇也灭了,拼尽了所有,临死前,终是拼死了一尊帝,看诸天的最后一眼,饱含着悲与痛,不知万域的苍生,是否能扛过这场浩劫。

    “父皇。”

    “母后。”

    “玄辰。”

    远在大楚的焱妃、皇者后裔们,都哭了,泪流满面,那九人,有他们的父皇、母后、丈夫,都随大帝堕入了九幽,拉着至尊,同归于尽了。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西方星穹,九大神将嘶声悲怆,各个白发如

    雪,在嘶吼声中,施了帝道仙法,那,也是一种同归于尽的禁法,传自仙武帝尊,只他们这个级别的神将,方能合力施展,将帝打个半死,便能拉他,一块堕入鬼门关。

    嗡

    星空嗡隆,九神将已化身成雷,能屠帝的雷,笼暮了第二厄魔帝,摧灭了帝躯,也包裹了帝的元神。

    “不不不。”

    第二厄魔帝挣扎着,他的哀嚎,比第一厄魔帝更凄厉,虚幻的元神欲遁走,却被神将们的执念,生生拽了回去,葬在了那寂灭的雷霆中。

    “帝尊,末将走了。”

    九大神将笑的沧桑。

    临死的一瞬间,他们都在望看,望看着天荒,似能隔着无尽缥缈的血雾,望见那道金光璀璨的身影。

    那是叶辰,是大楚的第十皇者,也是帝尊的第九世轮回,望着他,便如望着万年前的统御万灵帝尊。

    帝之神将,致死不辱帝之威名。

    唔

    叶辰心猛地一阵疼。

    那是帝尊在疼,跨了九世轮回。

    有那么两行泪,是通过叶辰的眼眸,流出来的。

    那是帝尊的泪,也跨了九世轮回,为他的神将送行。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南方苍缈,阎罗们也迎来大限,同样是至尊传的禁法,十殿阎罗一同施展,献出了本源、献出了元神、献出了生命,化成了十道符文链条,锁了至尊的帝躯、帝道元神、本源、道根,将那尊帝,生生拉入了一道漆黑的漩涡中,那道漩涡,或许便是鬼门关,也或许是通往地狱的门户。

    “不不不。”

    第三厄魔帝咆哮,满目的惊恐,半个帝道神躯已被拉入漩涡中,可那两只手掌,还扒在漩涡的边缘。

    可惜,帝之神力,难挡阎罗执念,将他彻底拽上了黄泉路。

    轰

    轰声起,漩涡顷刻间崩溃。

    十殿阎罗,身死道消。

    第三厄魔帝,也身毁神灭。

    “老大,珍重。”

    十年阎罗的话语,微弱而沙哑,那是临死前的残留,是对冥帝说。

    到了,都未来得及对冥界、对他们的帝,行上最后一礼。

    冥帝的眸,已被泪水朦胧,颤抖的帝躯,佝偻了一分。

    十年的阎罗,也是他的亲人。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北方虚无,姜太公、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尸祖将臣、龙苍劫,都在嘶吼声中,齐齐

    化作了神光柱,聚了帝道牢笼,能困死大帝的牢笼,将第四厄魔帝锁在其中。

    “不不不。”

    第四厄魔帝咆哮,极尽欲冲出。

    轰

    奈何,任他再疯狂,依旧无用,伴着牢笼崩毁,他也一同崩灭。

    “师尊,没给你丢人吧”

    “师祖,没给你丢人吧”

    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姜太公,都露了疲惫的笑,都望了一眼天界,望了一眼道祖。

    心冷如道祖,也压不下眸中水雾了,那是徒儿徒孙,也是他的孩子们。

    “这一世,未白活。”

    龙苍劫笑的倒洒脱。

    将臣死前,木讷空洞的眸,终是复苏了一缕古老的神智,露了一丝男子的温情,或许,在那一瞬,在记忆的深处,寻了一道倩影,在对他回眸而笑,已不知错过了多少沧海桑田。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紫薇星域,悲怆的话语,成古老葬歌。

    诸天四大巅峰剑修,以身化剑,剑神斩了至尊帝躯、剑尊灭了帝道本源、剑仙毁了厄魔道根、九剑散人困了帝的真身,其后,便是瑶池仙母和东凰太心,一人化作了一朵雪白的火莲花,燃灭了第五厄魔帝的元神。

    “不不不。”

    第五厄魔帝哀嚎,欲重塑帝道。

    可惜,压无力回天,灰飞烟灭。

    “来世,再续前缘。”

    东凰太心与剑非道,相视一笑;瑶池仙母与酒剑仙,也约了下个轮回的情缘,各自牵手,上了黄泉路。

    剑尊走的沉默。

    九剑散人更多的是沧桑。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天元星域,圣尊,帝姬,圣皇、造化神王、男永生体、三魂归一的龙爷,嘶声铿锵,飘荡的皆是白发。

    圣尊与帝姬,各自化了一扇门,那是一种古老的帝道仙法,也只他两人合力,才能施展,门开了,其内虚无缥缈,似若归墟之地,其内,有两条神链

    窜出,锁住了第六厄魔帝。

    “尔等蝼蚁,也敢灭帝”

    第六厄魔帝怒吼,极尽欲挣脱。

    “都累了,别闹腾了。”

    造化神王骂道,贡献造化之力,成逆天封印,禁了帝躯;男永生体燃烧永生之力,聚出了永生仙符,封了帝道元神;三魂归于的龙爷,献祭了龙魂之力,成太虚神龙,卷了帝的真身;圣皇演化九冥之力,成一柄绝代仙剑,一剑挥下,斩了帝的道根。

    “不不不。”

    第六厄魔帝的哀嚎,甚是凄厉,纵再挣扎,也难逃两条神链,蒙着毁灭之力,被生生拖入两扇门中。

    嗡

    神门闭合,消亡于世间。

    “六道,我来了。”

    帝姬笑的柔情,生死弥留之际,在记忆中找寻着那条星河,那有一个傻小子,有点儿呆,有点儿愣,已不记最后一次得对他做鬼脸,是哪个春秋,但愿,她还能追上他的步伐,

    “到了,都没娶个媳妇。”

    圣尊逗笑道,声音沙哑不堪。

    “你我恩怨,了结了。”

    龙爷的微笑,是对那男永生体,也不知龙爷在笑,还是龙五在笑,因那永生契约,不知战了多少场。

    男永生体满目疲惫,沉默寡言,却在临死前,难得一笑,活了无尽岁月,终是未能撑住永生的神

    话。

    “老实说,吾更喜林星这个名。”

    造化神王笑道,准备上黄泉了,想到竟是叶辰那个贱人,一个走哪哪被捉,一个走哪哪被脱。

    他俩,真真一对好基友。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阴冥星域,魔渊喝声震颤星穹,化了一把盖世魔刀,凌天而下,劈开了乾坤,也劈灭了至尊的神躯。

    吼

    锵锵

    其后便是苍龙嘶吼,朱雀嘶鸣,浩灭神王与魑魅邪魔、羽化仙王与九天玄女、姜太虚与凤凰,男的都化了龙,女的都化了凤,龙凤呈祥。

    三段情缘,六个恋人,他们所用,也是一种极为霸道的帝道禁法。

    “不不不。”

    第七厄魔帝嘶嚎,极尽冲撞。

    “结束了。”

    魔尊化成的魔刀,再次劈下。

    一瞬,魔刀炸灭。

    一瞬,帝也葬身。

    “红莲。”

    吞天魔尊的喃语,残存于世间,不知何为苍生,只记红莲的名。

    “下一世,为你穿嫁衣。”

    魑魅邪魔、凤凰、九天玄女,柔情似水。

    “必是世间最美。”

    浩灭神王、姜太虚、羽化仙王,笑的温情。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星河彼岸,亦有震星穹的嘶吼,轩辕帝子、玄古帝子、幽冥帝子、天缺帝子、无极帝子、诛天帝子、宇空帝子、青帝之子,祭了帝道神魂,如帝亲临,掐动的是同样的印诀,施的是同样的禁法,也只帝的孩子,方能施展,聚出的是一轮骄阳,璀璨的光辉,染着毁灭的帝光,普照世间。

    他们也献祭了,融入了骄阳中,照灭了帝躯,也照灭了帝的元神。

    “不不不。”

    第八厄魔帝哀吼,任如何重塑,都挡不住元神和帝躯的溃灭,连他都不知,大帝的孩子合力,融合的帝道神魂,竟真能使出屠至尊的力量。

    “父皇,孩儿想你了。”

    众帝子的笑,更多缅怀与沧桑,帝子也有悲,也有遗憾,一脉脉帝道传承,生来背负荣耀之时,同样背负着使命,大帝不在,他们需代替父辈们,去战、去拼、去守护那苍生。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玄荒中州,禁区五天王的嘶吼,是发自灵魂的咆哮,炼狱天王化作了青龙、冥土天王化了白虎、黄泉天王化了玄武、忘川天王化了凤凰、天虚天王化了麒麟,青龙盘旋九天、凤凰浴火嘶鸣、白虎扬天咆哮、玄武拓断仙路,麒麟的嘶吼,震断了仙穹。

    他们所用,亦极道的屠帝禁法,传自古天庭女帝,列于苍穹,各自镇守着一方,困了第九厄魔帝。

    灭

    天诛地灭嘶喝,忘川孟婆冷哼,无数禁区老准帝,皆化身成剑,祭了绝杀一击,亿万仙剑铮鸣而动。

    “不不不。”

    第九厄魔帝双目凸显,嚎的再响亮,也无用了,被亿万仙剑生劈。

    “女帝,等不到你归来了。”

    五大天王、老准帝,都笑的沧桑。

    朦胧之中,似能望见一道倩影,风华绝代,乃天庭女帝,曾以一己之力,开辟了三界,造出了万域,布了冥冥大阵,万古筹谋,与天博弈。

    可惜,他们守了无尽沧海桑田,终是未等到女帝,回归的那一日,天王老了,老准帝们都老了,

    被岁月风化,在屠帝路上,拼的身死道消。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仙族嘶声悲怆,无数老辈血祭,召唤了仙域大帝之神念,融了仙族的骨血,一掌生劈了第一天魔帝。

    帝道的血花,极为刺目。

    “不不不。”

    第一天魔帝嘶嚎,不甘到咆哮,想重塑帝躯,想重铸元神,却发现他所谓的帝道神力,在此一瞬,都成摆设,未死在太古路,未死在大成圣体手中,却葬在了诸天,身毁神灭。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这声嘶吟,传自无泪之城。

    那是一个个无泪又无情的女子,化成了一朵

    朵娇艳的血花,绽了满星空,灭了帝之躯,毁了帝之神。

    “不不不。”

    第二天魔帝,在嘶吼中身亡。

    他死了。

    无泪城的女子,也葬灭了。

    除却无泪,无泪城全军覆没。

    鲜血,染红了无泪城,也血染了奈何桥。

    她们,并非无情,使命使然。

    生死的瞬间,她们淡漠的美眸,都映出了一抹人的情感,她们也有血有肉,会悲悯世间,会在记忆中,找寻那个早已化作历史尘埃的他。

    这一世,隔着一座无泪奈何桥。

    愿下个轮回,三生石畔,能君的影。

    至此,除却第十厄魔帝,降临诸天的其他的帝,皆葬灭成灰。

    就连道祖和冥帝,都不敢相信,在这短短一日间,竟有十四尊外域的大帝,先后葬在了诸天的人界。

    那代价,也是惨烈的。

    人界的至强巅峰、诸天的帝子、禁区的老准帝、仙族的强者、无泪城的仙子,此战,近乎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