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六十四章 真会挑时候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

    太古路昏沉,阴霾笼暮。

    五帝俨然而立,古天庭女帝还在拂袖,倾洒着永恒仙光,极尽减缓太古路缩回的速度,叶辰、帝荒、红颜三人通体神辉绽放,则在极尽恢复帝道神力,好不容易接续的路,若再缩回去,真就前功尽弃了。

    帝荒和红颜没啥,未觉察到微妙变化,倒是叶辰,眸光明暗不定,先前女帝看他混沌鼎的眼神儿,真饱含了太多深意。

    习惯察言观色的他,好似已猜出端倪,若是献祭诸天百万神将,他是决然做不到的,他带他们来,是搏生机的,不是让他们来送死的,若将神将的血骨铺在这条路上,他年回去,该如何向亲人们交代。

    比起这个,再找人证道成帝较靠谱。

    如此,几尊帝便可换着来,神力枯竭者退下,神力充沛着补上,至于身前的天庭女帝,完全不用担心她的消耗,有永恒撑着,她的帝道神力,该是用之不竭的。

    “帝荒退出。”

    天庭女帝轻唇微启。

    话还未落,她便已单手结印,大阵又显,与先前的有些不同,法阵的阵脚换做了三个,她站一个,叶辰和红颜各站一个。

    至于帝荒,已然退了出去。

    无论是谁,都好似明白女帝寓意。

    计划赶不上变故,他们需改变阵形了,红颜和叶辰先上,待神力枯竭,再由帝荒和刑天补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同一瞬,女帝眉心仙纹刻出,再次抬了双手,五指张开,朝向虚无与虚妄。

    嗡

    太古路一声嗡动,本来是缩回的趋势,又朝深处延伸,由慢到快。

    少了一帝,叶辰与红颜压制骤增,帝道的神力,被疯狂的吸走,本是璨璨的金色帝躯,光辉一点点消沉,红润的脸庞,也多了苍白色,未多久,便开始喘粗气了。

    去看天庭女帝,更甚他二人,三千青丝,多了一缕缕雪白,不止永恒力量在流逝,连寿元也在耗损,该是动了某种禁法。

    叶辰见之,眉头紧皱,不用去问,便知女帝付出的是何种代价,少了一尊帝,压力不止加在了他与红颜身上,更多的是天庭女帝在承受,好似,她也已习惯了承受。

    叶辰眸中,多了一抹疯狂色,燃烧了帝血,以此换神力,红颜也一样,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停下,只知接续对面太古路。

    这条路,未免太吓人。

    身后的帝荒与刑天,虽未言语,可其神色,都很好的诠释了这句话,两尊证道的圣体,一尊不完整的天帝,为继续这条断了的路,耗损竟这般庞大,一个被逼的献祭寿元,一个被逼的燃烧帝血。

    连至尊都如此,更莫说鼎中的诸天神将,惊得心扑通扑通跳,与天帝斗战,所消耗的神力,也没这般恐怖吧照这架势,纵三帝被抽成干尸,也未必能接续太古路。

    时间悄然流逝。

    古天庭女帝的秀发,已有大半雪白了,而叶辰和红颜,脸庞也再无半点红润,嘴角各自有鲜血淌溢,燃烧了太多帝血,已伤及了根本,叶辰还好,红颜已有些站不稳了,有屠天帝的战力,也撑不住了。

    刑天一步上前,接替了红颜的位置。

    真正入法阵,他才知神力被吸走的速度,有多恐怖和吓人,成帝的圣体都撑不住,更遑论是他,红润的面色,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惨白了下去,磅礴的气血,霸烈的气势,也都在一路骤减,这不是帝道大战,却更甚帝道大战,他撑不了多久。

    叶辰足够坚韧,中阶帝的底蕴,非说说那般简单,刑天都快撑不住,他还在死死硬抗,献祭的帝血太多,他那如瀑的长发,也多了几缕银丝,本是巍然而立,腿脚却已发软,时刻都可能栽下去。

    帝荒上前,补了他的位置。

    叶辰出阵,一步没站稳,瘫倒在了地上,额头汗水之下,如若缺氧,剧烈喘着粗气,已然虚脱了,浑身力量被抽了个干净。

    “若能开血继限界,便不会这般狼狈。”

    红颜轻语,盘坐在地上,极尽恢复神力。

    叶辰听了,只无奈摇头,血继限界可不是水想开就能开的,当年他倒是能随意开启,但在证道时,献祭了所有血继之力。

    看女帝的举动和神态,用外域至尊的神力,显然是行不通的,还得诸天的帝才行。

    轰轰隆

    正恢复时,突闻轰隆声,惹得叶辰与红颜皆侧眸,看了一眼,两人皆起了身。

    太古路不平静,有裂缝炸出,且不止一处,隔着老远,都能见魔煞汹涌,不用说,便知有外域至尊要降临。

    “真会挑时候。”

    叶辰冷哼,与红颜瞬身不见。

    几百万里外,两人一个朝南,一个朝北,接续正在被太古路,可不能被打断。

    而古天庭女帝,也并无要停下的架势,祭了绚丽的永恒仙光,隔绝了太古路的尽头,以免降临的外域至尊,察觉此地。

    南方苍缈,叶辰已寻到了裂缝,足十万丈庞大,远远望去,便如一张张开血盆大口,有禁忌之力纵横,有滚滚魔煞喷吐。

    铮

    叶辰祭了轮回剑,还是无限延伸,一剑插入了裂缝中,而后极尽搅动,十万丈庞大的裂缝,被他强势搅的崩溃。

    “该死。”

    立在裂缝的边缘,能闻其内的嘶吼咆哮,满载着怨恨与愤怒,定眸去望,好似还能望见一张张狰狞的面目,有天魔亦有厄魔,有大帝亦有天帝,阵容极庞大。

    叶辰无视,破灭了裂缝,便直奔下一处,再往南走百万里,乃第二道裂缝,足三万丈,裂缝似隐若现,出口有电闪雷鸣,看样子,通道不怎么稳,时刻都可能崩塌。

    叶辰杀到,废话一句不多说,又是一剑直插裂缝,轻松给其搅的粉碎,不是怕了他们,是如今境况特殊,没空搭理他们。

    轰砰轰

    相比他这,北方的天地,就轰声漫天了,红颜还是慢了,赶到时,亦有外域至尊杀出,两尊天魔帝,一尊厄魔天帝,正在围攻她,远远望去,便见苍天崩塌,便见毁灭异象,闪烁的雷光中,映着末日色彩。

    “成帝了,汝竟成帝了。”

    厄魔天帝冷笑,好似认得红颜,正因认得,神色才狰狞,本是同盟,如今却敌对。

    红颜不语,晶莹玉手遮天,凌空盖下。

    “证了道,汝依旧是蝼蚁。”

    厄魔帝冷哼,单手演出帝法,勾勒出了一条血色仙河,破开了天地,也划开了凌天掌印,连红颜都被震退,还未等定身,两尊天魔帝便一前一后杀到,一手持帝剑,一个人握战戈,打出了帝道攻伐。

    红颜看都未看,一掌打灭了第一天魔帝帝躯,翻手一指,洞穿了第二天魔头颅,险些将其绝灭,同样是帝,但她却是证道的圣体,岂非普通大帝能匹敌的。

    封

    厄魔天帝登临了九霄,一掌按下,打出了一片无妄魔土,竟有轮回之力徜徉,也是一尊先天自带轮回的天帝,魔土是帝道神通,也是他帝道异象,漆黑尸骨堆积成山,鲜血淌流成河,滚滚魔煞,掩了乾坤。

    红颜一步没站稳,被压得身形趔趄,并非她战不过厄魔天帝,而是她在虚弱的状态,先前接续太古路,耗损了太多神力。

    禁

    厄魔天帝一语枯寂,震塌了仙穹,将红颜,困在了无妄魔土中,漆黑有漆黑的秩序链条飞窜,如若游蛇,锁了红颜的手与脚,禁了她的帝道本源,封了她的帝道元神,又已轮回成禁忌,加持在封印上。

    破

    红颜一声冷叱,纵在虚弱状态,也不是谁都能拿捏的,震断了秩序链条。

    轰

    庞大而魔性的无妄魔土,被一脚踏碎,这次,换厄魔天帝被震得蹬蹬后退,眸中神色,多显震惊,他是中阶帝啊压了对方一个大境界还多,竟拿不下一个小大帝,半圣半魔证了道,都这般的可怕

    轰

    正看时,又一声轰隆,还是那道裂缝,又有外域至尊踏出,两尊大成圣魔,一尊厄魔大帝,三尊天魔大帝,这都没啥,恶心的是,最后面还跟着一尊天魔天帝。

    这下,红颜都俏眉微颦了,一对一独战,他不惧厄魔天帝,若再来一尊天帝,那就棘手了,被群殴的下场,可不怎么好。

    “竟证道成帝了。”

    新来的天魔天帝,帝眸不由微眯一下,新到的厄魔帝、天魔帝和大成圣魔,也都皱了眉头,皆死死盯着红颜,看众至尊的神态,也认得红颜,知其敌对的立场。

    但,无论是厄魔天帝,亦或天魔天帝,都未察觉太古路尽头的异状,古天庭女帝的永恒遮掩,并未透露半点契机,连天帝级,都未有感知,还傻不拉几的堵在红颜这,也怪太古路浩瀚,天帝也难察觉。

    “汝,该是知道背叛的下场。”

    天魔天帝淡道,好似逼格更高,不容红颜开口,便祭了帝道魔煞,成一片魔煞血海,其内厉鬼冤魂哀嚎,载着魔音,能祸乱心神,淹了那片天帝,也吞了红颜。

    铮

    红颜已本源化仙剑,一剑劈开了魔煞,方才杀出,便撞上了厄魔天帝一指,若非遁的快,必被重创元神,这两尊非一般的天帝,皆先天带禁忌法则,极为难缠。

    “镇压。”

    厄魔大帝、天魔大帝、大成圣魔也都未闲着,各自解了印,聚出了帝道牢笼,自天而下,罩住了红颜,能化灭帝之道。

    红颜强势,一掌破开。

    “死吧”

    又是厄魔天帝,逆乱法则,瞬身杀到,万千帝法凝一指,锁定了红颜元神,一击携有毁天灭地之威,乃天帝级的绝杀。

    “话说大了,当心闪了腰子。”

    淡淡话语蓦的响起,枯寂而威严,叶辰杀到了,显化红颜身侧,一个霸气侧漏的大摔碑手,将厄魔天帝一掌抡翻了出去。

    这一幕,惊呆了一众小伙伴。

    在场的外域至尊,不止郁闷,还很震惊,圣体成帝乃禁忌,咋还有一尊证道的荒古圣体,且还是中阶帝,一巴掌打翻了一尊天帝,若非亲眼得见,都不敢相信的。

    不晓得,若让他们知道太古路的尽头,还有一尊证道的荒古圣体时,不知该作何感想,若让他们知道天庭女帝也在此,不知会不会当场吓得跑路,只怪他们瞄的太准,那么多太古路不去,偏偏到了这条。

    “速战、速决。”

    叶辰留下一语,直奔厄魔天帝。

    红颜不分先后,杀向天魔天帝。

    轰砰轰

    方才沉寂未多久的太古路,再起轰隆,皆是证道的圣体,对战的皆是外域的天帝至尊,打的天崩地裂,那些个厄魔帝、天魔帝和大成圣魔,都插不上手的,并非他们不够强,是那斗战者皆为盖世的狠人。

    “给吾灭。”

    厄魔天帝暴喝,手持雷霆神刀,凌天劈来,神刀还未真正落下,天地已裂开。

    叶辰冷笑,徒手硬憾,一拳轰灭神刀,连带着厄魔天帝,也被震得闷哼后退,握刀的手,都轰然炸裂,眸中的神色,更显骇然,这尊小圣体,比想象中还可怕。

    瞬间,叶辰又杀到,路过一方虚天时,还拍灭了裂缝,直接绝了那条通道。

    “帝道魔噬天。”

    厄魔天帝嘶吼,使出了天帝级的禁法,头顶的虚空,化出了一张鬼脸,没错,是鬼脸,扭曲不堪,狰狞可怖,如一层漆黑云幕,遮了天地光明,大口已张开,吞天纳地,距离较近的圣魔,都险被吞走。

    “我让你魔。”

    叶辰一喝震仙穹,又是轮回仙剑,加持了时间与空间法则,刻了时空印记,又是霸绝的一剑,捅入了虚无,狠狠的搅动。

    轰轰隆隆

    鬼脸崩灭了,除了个头有些大,其他都是摆设,被叶辰搅得稀碎,厄魔天帝遭反噬,却被反噬的不轻,不灭的天帝躯都裂开了,帝骨染着帝血,崩满了昏暗的天。

    未等其喘气,便见天穹之上,一朵朵彼岸花绽放,一朵接一朵,绽满了虚无,乃叶辰的一念永恒,如今已悟的足够深了。

    旋即,天地乾坤一瞬定格。

    同一瞬,叶辰轮回剑斩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