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一巴掌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砰!

    议论声中,一张座椅已经被一掌碾成了渣渣。

    “叶辰,你找死。”暴怒的成昆已经起身,喝声震天,恐怖的气势轰然呈现,冰冷的气息席卷一方,整个会场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成了寒冰。

    “成昆,你当我不存在吗?”杨鼎天冷哼一声,豁然起身,不弱成昆的气势随之显现,生生挡住了成昆给予叶辰的强大威压。

    “怎么,正阳宗主这是要杀人吗?”有杨鼎天护着,叶辰冷冷望着成昆。

    “欺师灭祖的东西,当日就该一掌劈了你。”成昆顿然暴喝。

    “正阳宗主这话就不对了。”叶辰冷笑,嘴角勾起了一抹讥讽,直视成昆,丝毫不惧,“当日是正阳宗将我摒弃,我何来欺师灭祖。”

    “就是嘛!人孩子说的在理。”叶辰话语刚落,唯恐天下不乱的诸葛老头儿就阴阳怪调的开口,“不能修炼就被当做垃圾一般扫地出门,你正阳宗也忒不人道了,一言不合就要杀人,更没素质。”

    “诸葛禹。”成昆冷冷看着诸葛老头儿,咬牙切齿的。

    “咋滴,还想连我也杀了不成,那我可先说好了,老头儿我这几天心情可不怎么好,千万千万别惹我,不然我可是要发飙的。”

    “你.....。”成昆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被憋出内伤。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诸葛禹是卯足劲儿要力挺叶辰了,他有理由相信,若真惹了诸葛老头儿,恐怕日后正阳宗将永无宁日,准天境的威势,可不是闹着玩儿。

    事态演变成现在这个局面,饶是他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失算,严重的失算。

    他本以为可以借叶辰狠狠的羞辱恒岳宗一番,谁曾想到叶辰竟然给他来了这么一手,非但让他没能羞辱恒岳宗,反而他和正阳宗成为这里最大的笑柄。

    这叫什么,这就叫强.奸不成反被X,自己挖的巨坑,把自己给活埋了。

    “还打不打了。”这边,叶辰已经跳上了战台,嗷嗷大叫的声音响彻了全场。

    叶辰一句话,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台上,叶辰已经站定,此刻正扭动着脖子,舒展着身体,做战前准备呢?

    “薛隐,给我废了他。”当即,高座上便传来了成昆的声音,这厮脸色阴沉的吓人,话语也是当着大庭广众说出来的,丝毫不加避讳。

    “薛隐定不辱使命。”薛隐当即应声,这么好的表现机会,他绝对不会错过。

    “正阳宗主,您要是这么说,那我可就不给你留面子了。”叶辰再次扭动了一下脖子。

    “自不量力。”薛隐冷喝一声,当即动手,一步踏下,整个人都消失的没影儿了,战台上能听到的就只有似隐似现的风声。

    “又是隐身术。”四方观战者纷纷出言。

    “叶辰多半要遭殃了,要知道那薛隐不止会隐身术,他还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真阳境。”

    四方议论声中,叶辰却是未曾动弹半分。

    他就如一尊雕像一般,就那样伫立在战台上,衣袍无风自动,黑发无风摇曳,最重要的是他的神态,没有丝毫的波澜,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该不会被下傻了吧!”下方,司徒南他们纷纷站起了身,一脸担忧的看着台上。

    “薛隐师弟的隐身术,连我都很难看破,叶辰,你还不死?”正阳宗很多弟子都露出了阴狠的笑容,好似已经看到了叶辰惨死的一幕。

    嗖!嗖!

    台上,似隐似现的风声依旧。

    而叶辰依旧未动,因为他在等待时机,薛隐的隐身术虽然高超,但在他眼中却是无所遁形,他甚至不用去看,就能感觉到薛隐的位置。

    终究,他眼睛微眯了一下,很准确的锁定了薛隐的身体。

    而后,他在万众瞩目之下,猛地一步踏出,而后豁然抡起了手掌,对着即将攻击他的薛隐的那张脸就呼了过去,动作既快又准更狠。

    啪!

    只听清脆的把掌声响彻四方,那隐身的薛隐,被叶辰一巴掌逼了出来,也不知是始料未及,或者是太过大意,就是那么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整张脸都被怼歪了,整个人都趔趄了。

    呃...!

    如此一幕,让全场人都愣在了那里。

    这边,稀里糊涂挨了叶辰一巴掌的薛隐,整个人都蒙了,就在那一秒,他准备的恐怖秘术还未打出,迎面叶辰的巴掌就不偏不倚的怼了过来。

    “这...这怎么可能。”薛隐一脸无法置信,自己赖以为傲的隐身术,竟然被一个人元境轻松给破了。

    震惊间,才发现有一双手已经握住了他的手臂,而还在懵逼状态的他,也才发觉自己的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整个身体都被抡了起来。

    见状,恒岳宗的人,干脆不忍直视了,因为叶辰又要施展他的摔人绝技了。

    砰!

    随着战台一声惊天的轰鸣,将所有还在呆滞状态的人都给惊醒了,待到所有人看去的时候,小心脏都不由得为之咯噔了一声。

    台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的薛隐,被叶辰抡起来之后,生生的砸在了战台上,坚硬无比的对战台被砸出了一个人形大坑。

    噗!

    薛隐一口鲜血喷了三丈多高,五脏六腑都移了位,浑身骨骼也尽数断裂了。

    “这不可能....。”薛隐想说些什么,但刚刚张开口,嘴里便涌现出了鲜血,而且,未等他去看叶辰,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再次离开了地面。

    “刚才看你狂的要上天,那小爷我就送你上天玩玩儿。”随着叶辰一声大吼,他浑身气力并重,腰马合一,彪悍的将薛隐从战台上抡飞了出去。

    哇....!

    这下,所有人都抬起了头,眼珠随着薛隐飞出去的方向而转动。

    再看薛隐,整个人就如一条优美的弧线,在万众瞩目之下飞出了战台,而后又飞出了会场。

    轰!

    很快,会场外就有一声轰鸣响起了,一座光秃秃的巨石,被薛隐下落的身体砸的粉碎。

    全场,瞬间变得静悄悄。

    “这...这就败了?”不知何时,也不知是谁小声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这才打破了现场的宁寂。

    “这...这也太快了吧!”司徒晋和上官博他们纷纷张了张嘴。

    “我...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呢?人咋就飞了呢?”座位上,司徒南他们惊愕的看着台上,其他真传弟子也多是刚从惊愕状态中恢复过来。

    “我说姐,你这徒儿成精了啊!”楚灵儿惊愕的望着台上。

    “是成精了。”楚萱儿张了张嘴,神色也颇为精彩。

    “这不可能。”最难以接受的还是正阳宗的人,一个身负隐身术的真传弟子,这么干脆利落的就败了,让他们一时间都没能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