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激动的柳逸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啊....!

    玉女峰上,叶辰鬼哭狼嚎的惨叫声又响起了,以至于半个恒岳宗都听到了。

    咦?

    听到这声音,路过玉女峰的弟子都不由得仰头看了一眼,“这声音怎么听着这么...这么耳熟呢?”

    “就是叶辰那小子。”

    “不...不能吧!”有人诧异了一声,“他伤了那么重,全身骨骼、经脉都断了八八九九,整个人残废的不能在残废了,没死已经是奇迹了,还能干嚎?”

    “兴许是掌教他们帮他接续了骨骼经脉也说不定。”

    “就算是这样,他也注定是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有弟子沉吟了一声,“听说他吃的可是五纹的蚀骨丹,连空冥境都会散尽修为,更何况是他。”

    “这么说,我们以后可以欺负他了?”此话一出,众弟子的纷纷侧首,上下打量着说话那人,颇有要上前干他的架势。

    议论声中,恒岳宗第一真传柳逸被带上了玉女峰。

    其后,玉女峰就封山了,山峰里的情况,杨鼎天严令不得外传,以至于恒岳宗的其他长老和弟子都不知道玉女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玉灵池前,楚灵儿正不断往玉灵池上洒着灵液,以便让玉灵池中的精元达到最充沛。

    那么,接下来叶辰就要在玉灵池中为柳逸治愈道伤。

    终究,他还是没有扛住压力说了天劫可以治愈道伤的秘辛。

    不过,就算他不说,也还是会为柳逸治愈道伤的。

    之前他身负天雷之时,还不知天雷可以治愈道伤,而且那时他也没见过柳逸,更加不知道柳逸有道伤,不然必定会出手相助的。

    “我说,天劫天雷真能治愈道伤?”一旁,徐福还是没忍住问了叶辰一声。

    “长老,这是第三十二遍了。”叶辰抠了抠耳朵,“放心,我说能治就能治,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信,我信。”徐福笑的甚是开怀。

    “叶...叶师弟。”另一边,刚刚走进来的柳逸,一眼就看到了叶辰,因为叶辰站在人堆里,许是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所以显得格外的扎眼。

    “这.....。”依如楚萱儿他们看到叶辰之时的表情一样,柳逸也当场怔在了那里。

    柳逸可以记得,三宗大比时叶辰伤的有多重,也记得叶辰吃下五纹蚀骨丹时是何种状态,更加记得叶辰强行动用那霸道禁术后的惨烈,那简直是一个废的不能再废的人了。

    如今,看到叶辰站在这里,他如何不震惊。

    “逸儿,有些事日后为师给你详细说,现在先治你的道伤吧!”见柳逸如此,一旁的杨鼎天温和一笑。

    此话一出,柳逸暗淡的双眸中,猛地闪过了一道锐利的精光,情绪极其激动的看着杨鼎天,“师尊,你们能治我的道伤了?”

    曾几何时,他内心都在咆哮,身负道伤,绝了他的修炼路。

    他是恒岳宗第一真传弟子,却是不能为宗门争取荣耀,反而三宗大比后,他变成了一个废人,这让他很无奈,也很不甘。

    如今,能听到有人为他治道伤,他怎会不激动。

    “师尊,徒儿需...需要准备些什么吗?”许是太激动,一向淡定从容的柳逸也显得有些语无伦次了。

    “啥都不用。”叶辰开口了,“进玉灵池就好。”

    此话一出,柳逸不由得一愣,看了看叶辰,又看了看杨鼎天他们,他有不傻,自然听得出要为他治道伤的人就是叶辰。

    又一次,他被惊到了。

    不过,他还是慌忙进了玉灵池,深吸一口气盘坐在了里面。

    “或许有点痛,师兄忍着点。”叶辰这边已经祭出了天雷,覆满了柳逸全身,裹住了柳逸的灵魂,寻到了他灵魂上的泪痕。

    唔....!

    当即,柳逸脸上便浮现出了痛苦之色,但他却是咬牙坚持,一声痛叫都没有。

    见柳逸神色痛苦,杨鼎天他们想要上前,却终究还是停下了脚步。

    “师兄,你觉得天雷能治好逸儿的道伤吗?”一旁,庞大川把目光从玉灵池挪到了杨鼎天身上。

    “叶辰的道伤都治好了,他可能也能治好逸儿。”杨鼎天深吸了一口,微笑的看着叶辰,“这小家伙创造了太多不可能,我相信他能。”

    “不过,天劫竟然能治道伤,这个我真是没想到。”徐福轻轻捋了捋胡须,唏嘘不断,若非叶辰告知,恐怕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若叶辰真能治好逸儿,那我恒岳宗岂不是有两个绝世天才了。”道玄真人说着说着就喜笑颜开了。

    “对啊!”众人的神色多是变得欣喜,叶辰就不说了,这货就是一个妖孽,至于柳逸,他的天赋也堪称妖孽,若非道伤的诟病,那正阳宗的华云和周傲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如此算来,叶辰、柳逸,这将是恒岳宗的两大绝世天才,他们的存在,让杨鼎天他们看到了希望,而且是异常光明的希望。

    “小子,你真是太神秘了。”议论声中,楚萱儿深吸了一口气,不由得上下打量起自己的这个徒儿,连道伤都能治愈,真是给了她太多的意外和震惊。

    “姐,你选了一个好徒儿哦!”一旁,楚灵儿不由得眨巴了下眼睛。

    “灵儿,莫不如我们找个时间,叫上这小子,好好谈一谈?”楚萱儿侧首,笑吟吟的看向了楚灵儿。

    此话一出,楚灵儿的脸颊顿时就红透了半边。

    她是何等聪明,怎会听不出楚萱儿要说的是何时,可不就是她的贞洁那件事吗?昨日若非他们合体对敌,恐怕这个秘密楚萱儿永远也不会知道。

    “姐,那...那是个意外。”楚灵儿低下了头,狠狠的搅动着衣角。

    “要不,今夜你俩一起睡吧!”

    “哎呀姐....。”楚灵儿跺了跺脚,捂着脸颊跑了出去。

    看着跑出去的楚灵儿,楚萱儿虽然笑着,但似水的美眸中,却带着些许复杂,不知为何,她心中也有一种酸酸的感觉。

    唔....!

    玉灵池中,柳逸再次疼痛的闷哼一声。

    他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了,额头上还有冷汗滴落,但他紊乱的气息却是正趋于平和。

    “师伯,你晓不晓得截杀我们的是什么何方势力。”这边,叶辰一边操纵着天雷为柳逸疗伤,一边看向了杨鼎天他们。

    此话一出,众人的脸色瞬间变得冰冷了下来。

    恐怕,恒岳宗还从未吃过这么大的亏,去参加三宗大比,险些全军覆没了。

    “还在查。”对于叶辰的问题,杨鼎天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变得越发的冰冷,“若让我知道是何方势力算计我恒岳,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不知道各位师伯有没有听过阴冥死将。”叶辰有意无意的问了一句。

    【作者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