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治愈道伤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夜晚,昊天世家为叶辰准备了一场异常浩大的庆功宴,当真是举族同庆。

    酒宴的气氛是喜悦的,叶辰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不过,也有人老脸之上挂着让人纠结的尴尬,那就是昊天世家的一般太上长老们,特别是昊天景山,当听到澶渊会盟的事后,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他的老脸是火辣辣的,活了几百岁了,竟然看走眼了,说到好听目光短浅,说的难听就是狗眼看人低了。

    不过,对于这些,叶辰干脆都是忽略的,他没那闲心思与昊天世家的人争这些道理。

    酒宴直到深夜都还未结束,一帮老家伙喝的伶仃大醉,各个走路都摇摇晃晃、脸红脖子粗的。

    “秦羽小友啊!”这边,那昊天玄海拉着叶辰的手,笑吟吟的看着叶辰,“还没去媳妇吧!”

    “我......。”

    “你觉得我么家月儿咋样。”未等叶辰说完,那昊天玄海便对叶辰挤眉弄眼一下,“要不,你俩处处?”

    “叔公,你说什么。”一旁,昊天诗月跺了跺脚,脸颊刷的一下红了下来,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昊天玄海,转身逃似的跑开了。

    这边,叶辰的嘴角已经扯动了十几个来回。

    跟昊天诗月处处?玩呢?那可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他跟楚萱儿做夫妻,那叫师徒恋,但跟昊天诗月处对象,那就是乱lun了。

    叶辰在想,这要是现在就亮明身份,昊天玄海不晓得会当场吓哭。

    有时候呢?不知真实身份的人,还是最好别贸然给人搭桥牵线做红娘月老啥的,说不定那就是同父异母或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呢?

    不由得,叶辰很自觉的远离了这般老家伙。

    这一个个喝傻逼了的老家伙们要是都拉着他说媳妇,那就扯了淡了。

    虽然他现在用的秦羽的身份,但他知道,迟早有一天他是要恢复叶辰的身份的,而且迟早有一天,昊天世家会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的,这他娘的见面不尴尬吗?

    “咋没人给我说媳妇呢?”这边,韦文卓、陈荣云和璃璋这仨货看着叶辰这么受欢迎,不由唏嘘咂舌了一声,“这人出名了,就是不一样。”

    “我们七夕宫多的是,你们要不要去挑几个?”一旁,徐诺妍笑吟吟的看着三人。

    “当我们没说。”三人纷纷干咳了一声,而且都会下意识的摸一下两旁,每当说到去七夕宫,他们都会莫名的感觉脸特别的不自然。

    这边,叶辰已经偷偷的溜出了大殿。

    呼!

    走出大殿,他这才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帮他治愈道伤,就该离开了。”

    想到昊天玄震,叶辰心境又是一阵复杂,若非知道昊天玄震中了道伤,他也不会来昊天世家,或许他真正目的根本就不是来着借助传送阵的,而是来救昊天玄震的。

    心里想着,他已经迈过了一座小石桥,向着昊天玄震的住处而去。

    只是,刚刚转过弯儿,他就看到了一个少年正爬在树上摘灵果,一手拎着一个储物袋,一手抓灵果,而且专挑大个儿的去摘。

    “子炎,大半夜的跑出来偷灵果,小心被抓哦!”叶辰微微驻足了。

    “那个漂亮的姐姐说不定明天就过来接我了。”子炎一边说着,一边那一个灵果塞进了储物袋,“俺摘一点儿,就不用花钱买了。”

    “真会过。”叶辰唏嘘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转了几个弯儿,他这才来到了昊天玄震所住的那个别苑。

    刚刚走进来,他便看到了满园灵果树上挂着的画像,那些画像上画着的都是他,直到深处,他才看到了昊天玄震在那里,又坐在灵果树下刻木雕。

    这里,不止是他在,就连华胥和昊天诗月也在,在帮昊天玄震煮茶。

    华胥和昊天玄震倒是没什么,不过当叶辰看向昊天诗月的时候,不知咋回事儿,她下意识的躲避开了他的眼睛。

    “秦羽小友,你怎么出来了。”昊天玄震笑道。

    “你这个做家主的都不在场,我喝两杯意思意思就行了。”叶辰微微一笑。

    “这些天不喜欢待在热闹的地方了,还是幽静点好。”昊天玄震一笑,但话语刚落,嘴角就溢出了一丝鲜血,满脸尽是病态,看架势是道伤又发作了。

    见状,叶辰微微上前一步,将一只手轻轻放在了昊天玄震的肩膀,而后,变化成紫色的天雷显现,进入了昊天玄震的身体,向着他的灵魂包裹而去。

    “你还有天雷?”不止是昊天玄震,就连在一盘煮茶的昊天诗月和华胥都不由得惊了一下。

    “偶然所得。”叶辰淡淡一笑。

    “有真火、又有天雷。”昊天玄震怔怔的看了一眼叶辰,眼中不免又有些伤痛,似是又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因为他也要真火和天雷。

    唔....!

    很快,昊天玄这的脸上就浮现出了痛苦之色,因为叶辰的天雷赢包裹了他的灵魂。

    “小友你.....。”

    “你对我父亲做了什么。”

    华胥和昊天诗月慌忙上前。

    “人之道伤,药石无力,需借天劫之雷洗礼,涅槃而生。”叶辰轻言说着,“我的天雷,就是来自于天劫,所以说,可以治道伤。”

    “天劫可以治道伤?”三人不由得惊了一下。

    “忍住疼痛。”叶辰没有过多的解释,天雷已经强势向着昊天玄震灵魂上的伤痕而去,而后小心翼翼的淬炼,继而修复那道裂痕。

    唔....!

    很快,昊天玄震的脸上再次浮现出痛苦之色,来自心灵的剧痛,让他浑身都在战栗,冷汗直下。

    一旁,华胥和昊天诗月满眼的担忧之色,也是满眼的希冀之色,真希望如叶辰所说,他的天雷可以治愈道伤,那昊天玄震就不用遭受道伤之痛了。

    刺啦!刺啦!

    小园中静寂一片,只有雷电刺啦的声音接连不断。

    昊天玄震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饶是他准天境的修为,身体也止不住的颤抖了。

    而叶辰也差不多,昊天玄震的道伤比柳逸的重多了,而且灵魂很不稳定,他不敢大意,只是小心翼翼的进行,额头也渗出了汗水。

    见状,昊天诗月抿了抿嘴唇,还是拂手取出了一张手绢,替叶辰擦拭了一下。

    时间流逝,夜幕逐渐褪去了黑色,黎明到来。

    而直到此时,叶辰这才收了天雷,长长吐出了一口浊气,便取出灵液往嘴里猛灌一通。

    “真的治愈了。”另一旁,华胥惊喜的声音响起,似是已经通过秘法看到了昊天玄震灵魂上的道伤伤痕已经不见了,而昊天玄震萎靡的气息也恢复了雄浑,脸上的病态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昊天玄震都在盘膝吐纳的状态,他的气势在逐渐的回升,而随着道伤被治愈,灵魂受到了锻炼,他的气息竟然比之前还强了一分。

    三个时辰之后,昊天玄震醒来,满眼的惊喜。

    旋即,昊天玄震慌忙起身,饶是他的修为和地位,还是对叶辰拱手一礼,“小友,我昊天世家又欠你一个人情。”

    “举手之劳而已。”叶辰淡淡一笑,“若是可以的话,前辈可否把你刻好的木雕送晚辈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