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二章 英雄迟暮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噗!

    鲜血飞溅,但法.轮王的眉心当场被洞穿了,而后被玄皇一掌打的横飞了出去,血淋淋的身体在虚天之上划出了一道血色的弧线,坠落在了那雷霆肆虐的雷海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法.轮王才踉跄的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几次都险些倒下,他披头散发,浑身血骨淋淋,看的人触目惊心。

    此刻,所有人都默然了,静静的看着他,盖世的王,如今的背影是那般的萧瑟和悲凉。

    他败了,败得彻彻底底。

    他赌输了,输的惨烈悲壮。

    不知为何,看到如今的法.轮王,战场的所有人,无论是古三通他们亦或者是成昆他们,心中都莫名的生出了一种沉重的悲意。

    万古前,那道背影也是壮志凌云,也是气吞山河,他的黑发应是漆黑如瀑,而非现在的银丝发缕,他的面容当是棱角分明,而非现在的褶褶皱皱,他的身形应是挺拔的,而非现在萧瑟孤寂,他的双眸应是瀚如星空,而非现在的浑浊不堪,他的.....。

    他,依旧是王,功盖天下的法.轮王。

    只是,英雄迟暮,岁月的沧桑,他老了。

    砰!砰!砰!

    九皇重聚,整整齐齐的一排,已经缓缓走向了他,他们是皇,盖世的皇,曾经的他胸怀天下,但此刻却没有半分怜悯,道的法则,容不得外人出现在雷海之中,一旦出现,无论是谁,全部斩灭。

    “法...法老,退出雷海。”沉寂之后,下方的成昆和殷纣他们都在疯狂的嘶吼着。

    这场大战,至今还未决出胜负,他们需要法.轮王和阴冥大军,若法.轮王执意要与九皇不死不休,那这场战争,他们将会败的毫无悬念,他们还不想死。

    只是,对于成昆和殷纣的呼唤,法.轮王置若未闻。

    雷霆在肆虐,但却挡不住他那湿润的眼角。

    哭了,盖世的法.轮王哭了,浑浊不堪的老眼,被血泪所朦胧。

    “待我打下整个天下,便来娶你。”

    “我不要天下,平平淡淡就好。”

    生死弥留之际,法.轮王耳畔似是响起了这样的声音,朦胧的视线中,乃是一个平凡的女子,屹立在桃花树下,踮脚瞻望,等候他的归来,那时的他,不是盖世的王,却有盖世的胸襟,那时的她,没有绝世的容颜,却有似水的柔情。

    “芙儿,我的输了,你的烛煈...输了。”法.轮王笑的,笑的沧桑,声音沙哑,载满了疲惫,苍老的面容之上,有血泪在横流。

    这样的话语,让人听得心情沉重。

    纵然是不死不休的死敌,但战场的四方联军之人,还是暗自叹息了一声,历经的岁月沧桑,盖世的王,在生死弥留之间,想到的还是倾世的红颜。

    或者可以说,他的不甘,应是一个诺言,要带着天下去娶她,让她做最尊贵的皇妃。

    只是,沧海桑田,当年的诺言,化作了千疮百孔的记忆,岁岁年年的等候,变成了世世生生的遗憾,那倾世的红颜,该去哪里找寻,他们已经错过千百轮回,弹指之间,已是几万年。

    啊....!

    万千悲凉之中,咆哮声震天动地。

    雷海之中,法.轮王迈着踉跄的步伐,再次冲向了大楚九皇,盖世的王,纵然要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嗡!嗡!嗡!

    太阿剑铮鸣了、炎皇神碑爆出了惊世威压、月皇伏魔天伞在轮转、东皇钟声甚是冗长、天葬铜炉绽放了璀璨神辉、渊虹剑斩出了旷世剑芒......。

    雷海雷霆肆虐,却还是被九皇的攻击所遮盖。

    轰!砰!轰隆隆!

    震天的轰鸣,夹杂着雷霆之声,天地都为之晃动了。

    哎!

    此刻,太多人叹息,通天彻地的法.轮王,终究是倒下了。

    不知何时,轰鸣声湮灭了,雷霆之海也缩小了一倍还多,九皇身影缓缓消散。

    随之消散的还有那道不屈的身影,盖世的法.轮王,彻底变成了过去,漫天的雷霆,葬了的身,也葬了他满目疮痍的不甘和情缘。

    砰!

    很快,战场上的阴冥死将广龙才轰然炸裂,化作了飞灰。

    他之后,整个战场似是掀起了连锁反应,恒岳鼻祖玉玑和青云鼻祖云丘先后炸裂,随后便三宗的阴冥死将老祖一尊一尊的化成了飞灰,整个战场的阴冥死将,都在血风呼啸中,化成了烟尘。

    见状,成昆等人抱的最后一丝希望也湮灭了,正阳宗还在顽抗的人,一个个脸色苍白的瘫倒在了地上,法.轮王战死、阴冥大军毁灭,他们无力回天了。

    杀!

    旋即,四方联军如四片海洋一般,从四面八方围杀了过来,正阳宗大军被成片成片的淹没。

    大战至此,已经没有了任何悬念,正阳宗本就落下风,如今法.轮王战死、阴冥大军毁灭,他们的力量,已经不足四方联军的十分之一。

    没有悬念的战争,结局自然也是无悬念的。

    随着成昆等人先后被禁锢,这场大战才真正告一段落。

    俯瞰虚天,方圆百里的土地都被染成了血红色,鲜血汇成了溪流,尸骨堆积成山,到处都是血色的湖面,血色的云雾遮盖了天地。

    然,事情还没有完。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虚天,因为雷海中的叶辰还在对抗大楚九皇。

    此时的他,已经不见了人形,饶是荒古圣体的恐怖恢复力,也架不住身上伤痕的不停显现,通体的圣光早已变得暗淡,时刻都有湮灭的架势。

    法.轮王都战死了,他为何还能坚持在现在。

    对于这一点,那是因为法.轮王比叶辰要强,所以他面对的大楚九皇自然也比叶辰的要强很多。

    不过,从一点也能佐证一件事,那就是同境界的叶辰和法.轮王相比,法.轮王不如叶辰的,叶辰能坚持到现在还没死,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饶是如此,叶辰依旧被打的无力翻身。

    不过,他比想象中要沉静的多,或者说是沉默的有些吓人,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心里很悲凉?”神海中,太虚古龙悠悠一声。

    “对。”叶辰开口了,声音铿锵有力,坚定的眸中,还有神芒在闪烁。

    “谁会想到,被打的半死的荒古圣体,直到此刻却在为自己大敌的死而悲凉。”太虚古龙笑的有些莫名。

    “大敌是大敌,但我的确敬他。”

    “他是盖世的王,当有这份殊荣,但你真的是在为他而悲凉吗?不,不是,你悲凉的不是他,而是这漫漫征天路,这条路是悲凉的,这条路上的人是可笑的,哪怕是至高无上的王、哪怕是震古烁今的大帝,也都有他的故事,但那故事不是讲给人听的,而是想让你知道,当你像一条狗一样活着的时候,可以像人一样,流下两行可悲的泪水。”

    “这就是曾经身为至尊的你,给后辈的感悟吗?”叶辰声音变得平平淡淡了。

    “你可以这么认为。”太虚古龙慵懒的趴在叶辰神海中,“当你真正登临这世间的巅峰,拥有漫长的生命时,你会发现,所谓的举世无敌,便是所谓的举世皆寂,至尊在背负至高荣耀之时,同样也背负着岁月沧桑给他的孤独,他要眼睁睁的看着亲人、爱人、朋友一个个在面前老去而无可奈何,当你走到生命的终点时,可怜的他,连一个为他送行的熟悉面孔都没有,可不可笑。”

    叶辰默然,但心境却是越发的悲凉,太虚古龙话语中的他,可不就是他自己吗?

    曾经的天下至尊,亲身经历了他所说的一切,让身为后辈的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和彷徨,连大帝都是悲哀的,难道这条路直到死都不是尽头吗?

    【作者题外话】:又犯错了,今天才发现,少发了一章,第836章和第837章之间还有一章,真是抱歉,我的错。

    已经补上(第八百三十七章一挑四),审核的原因,不知大家目录里会不会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