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 阎尊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杀!

    战!

    一招逆天神通对抗之后,两人从东西两虚天纷纷杀向了对方。

    大战升级,崩天裂地,场景甚是浩大,有鲜血如雨倾洒而下。

    这是叶辰自进阶准天境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动全力应战,麻衣老者之强,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饶是他的恐怖恢复力都架不住麻衣老者的攻伐了。

    对面,麻衣老者更是震惊到了骇然。

    他何止是小看了叶辰,而是太小看了叶辰,以他的战力,竟然会被打的不算受重创,让他生出了一种力不从心的无奈感。

    “老祖吞了太多生灵,久战必遭反噬。”山谷中,司徒明脸色凝重到了极点。

    心里想着,他当即祭出了一道魂,化作了一道符文,直冲天宵而去,似是在搬救兵。

    然,他的那道魂刚刚飞出山谷,便被一尊庞大厚重的大鼎给碾成了飞灰,至于那尊大鼎,不用说就是叶辰的混沌神鼎了。

    既然是奔着司徒明来的,叶辰自然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这其中就包括司徒明暗自搬救兵。

    该死!

    眼见求救道魂被拦下,司徒明的脸色狰狞了很多。

    旋即,他翻手取出了杀剑,而后遁入了虚无空间,在空间中潜行,向着叶辰方向而去。

    “还想搞偷袭?”叶辰一声冷哼,一掌横天,将一片虚空当场压得崩塌。

    噗!

    还在空间潜行的司徒明,都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叶辰一掌逼了出来,刚刚站稳脚跟,整个人都被混沌神鼎收了进去,当场被镇压。

    “你当真该死。”眼见司徒明被镇压,麻衣老者勃然震怒,怒声就如雷霆一般。

    “你我手中都沾满了无辜人的鲜血,没有谁是该不该死。”叶辰声音铿锵,攻伐更是霸道,丝毫不计代价的攻击,只想速战速决,因为他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耗。

    相比他而言,麻衣老者却是节节败退。

    动用了禁术的麻衣老者,虽然回归了青春,但毕竟寿元已经干枯,与叶辰长时间的拼消耗,已经一步步的落了下风,直至现在被彻底压制。

    “我还会回来的。”终究,麻衣老者选择了退走,一掌震退了叶辰,转身就要遁走。

    “怎么?还想着走?”叶辰一声冷笑,一步跨越,挡在了麻衣老者身前,一刀将麻衣老者劈的翻飞了出去。

    风神诀!

    身后,一气化三清道身杀来,一剑风神迅如惊芒。

    麻衣老者脸色大变,慌忙挪动脚步。

    禁!

    同一时间,叶辰动用了封禁秘法,当场封住了麻衣老者的行动,虽然只封住了他不到三分之一秒的时间,但也足够道身绝杀了。

    “不不....不不不....。”麻衣老者脸色巨变,双目都凸显了出来。

    只是,任他如何嘶吼,道身却依旧不会有丝毫的怜悯。

    噗!

    随着鲜血飞溅,麻衣老者的丹海被他一剑洞穿。

    啊....!

    麻衣老者的声音是凄厉的,丹海被废,他的灵力如长河决堤,疯狂的外泄。

    不仅如此,随着他的灵力和修为被废,他的年轻的面容也在同一时间急速的变得苍老,没有了那种秘法的支撑,他再次回归了原本的形态。

    呼!

    眼见麻衣老者被废,叶辰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挥手将麻衣老者禁锢在了虚天。

    搜神!

    没有多想,叶辰直接动用了搜神秘术,强势破开了麻衣老者灵魂上的禁制,将其平生所有的记忆都强势掠夺了。

    封!

    搜取了麻衣老者的记忆,叶辰当场将其封印了。

    麻衣老者还不能死,他这种辈分的人,在嗜血殿必定有灵魂玉牌,他若死了,必定惊动嗜血殿,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他还准备借助麻衣老者尊贵的身份搞一票大的呢?

    “我娘了乖乖,竟然与嗜血殿太上老祖是一个辈分的。”三五秒之后,消化了麻衣老者记忆的叶辰,缓缓睁开了双眼,但神色却是唏嘘咂舌的。

    “今天还真是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叶辰感觉有点不真实了,一个八百岁的老家伙被他给废了,传出去多半不会有人信的。

    “圣主。”叶辰咂舌之际,刘能又跑来了。

    “靠!”刚刚出现的他,还未来得及说第二句话,便不由得爆了一句粗口,因为他看到了被叶辰废掉的麻衣老者。

    “看样子,你认识他。”叶辰很是随意的将麻衣老者扔进了大鼎之中。

    “这能不认识吗?”刘能咂舌了一声,“嗜血殿的阎尊哪!昔年我还只是人元境时,他就已经是准天境了,圣主你要不要这么牛逼。”

    “侥幸,侥幸。”叶辰干咳了一声。

    “这可不是侥幸。”刘能心境依旧不能平静,看着叶辰的脸色都变了,这世界是怎么了,他面前这个青年才二十岁啊!

    “你大老远跑来,不会是专门来夸我的吧!”

    “倒是把正事儿给忘了。”刘能尴尬的干咳了一声,“嗜血殿九大分殿殿主被嗜血阎罗轰出来了,其他八大殿主各回各家,至于血穹,自然是继续查找昊天家的踪迹。”

    “昊天世家到哪了。”叶辰一边扯下了血衣,一边开口问道。

    “刚出龙溪古地,要说他们也真够谨慎的,为了避开一个小城,竟然绕了八万多里,不过还好,他们这一路倒也是有惊无险,进入凡人间,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还是不能松懈啊!”叶辰深吸了一口气,“嗜血殿人才济济,懂兵法的人不在少数,想要推测出昊天家的去向,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不还有我们嘛!继续捣乱。”刘能咧嘴一笑,“就在一刻钟前,俺们刚捣毁嗜血殿一座分阁,还抢了不少好宝贝。”

    “刘能啊!其实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来着。”叶辰摸着下巴看着刘能,“你为嘛每次都能如此精准的找到我的位置。”

    “圣主有没有听过寻龙一脉。”刘能微笑的看着叶辰。

    “寻龙一脉。”叶辰眉毛一挑,看向了刘能,“也是龙族的一脉分支?”

    “那倒不是。”刘能干咳了一声,“不瞒圣主说,我家祖上是盗墓的,只不过美其名为寻龙,找人找墓穴是俺们家族的天赋神通,至于这门神通的玄机,赎属下不能明言,这是从来不外传的。”

    “大楚真是多人才啊!”叶辰唏嘘了一声,“你家族的这门手艺真是不错。”

    “盗墓损阴德,我传承的强项是找人,至于寻龙找墓一脉,早在我太祖那一辈已经被封为禁忌了,因为这事儿确实很缺德。”

    “那我就奇了怪了,你找我一招一个准儿,为嘛找我师傅就这么费劲嘞!”

    “圣主,赎老朽直言,你师傅很不简单哪!”刘能捏了捏胡子,“不是我找不到她,而是她身上应该有一种怪异的力量遮盖着她的行踪,而那种怪异的力量,远远凌驾在我家族天赋神通之上,说白了,这已经超出了我所能作用的范围。”

    “怪异的力量?”叶辰眉头一皱。

    “等北楚事了,我会潜心琢磨一下,但圣主你得给我时间。”

    “去忙吧!注意安全。”还在沉思间的叶辰轻轻摆了摆手。

    刘能没有再说话,只是暗自轻叹了一声便转身消失不见了。

    “怪异的力量。”刘能走后,叶辰依旧立在原地,眸光变得明暗不定了,“师傅,你身上果然藏着秘密,是徒儿小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