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凡人界的烟火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一场喜事落幕,却是有更多喜事纷纷而来。

    熊二和唐如萱之后,凌霄和潇湘也迎来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日。

    相比熊二和唐如萱,他们的大喜之日,惹来了太多的人的感慨。

    说到潇湘,每个人都会想起昔年的尹志平,是他夺了潇湘的贞洁,这也正是太多人感慨的原因,凌霄肯娶潇湘,他对她的情,让人钦佩。

    他们的成亲大典,是在所有人的祝福之下完成的,这段难得的情缘,应该受到世人的祝福。

    接下来,喜事不断。

    柳逸和南宫月、紫烟和凌浩、青芸和李星魂,韦文卓和东方玉嫣、南宫紫月和赵子云......。

    一场场大喜,给这平静的大楚,增添了久违的喜庆,让太多经历过战乱的人,感受到了太平和安定,这将会是一个繁荣的盛世。

    新的一天到来,叶辰和楚灵儿她们,纷纷飞出恒岳宗,直奔凡人界的赵国而去。

    这一次夕颜也跟来了,她乃是赵国的公主,自从踏入修道这条路,便很少回去,纵然她已成为凡人界高高在上的仙人,但血脉相连是不可抹掉的。

    今日,乃是叶星辰和星月圣女的大喜事。

    成亲的地方,便是赵国的一个古老的小镇。

    正如星辰道身所说,他只送出了十几份请柬,来的人出了叶辰他们,便只有星月宫宫主和三大长老,他们没有庞大的排场,没有雄伟的宫殿,亦没有富丽堂皇的洞房,一切都是那么的平淡。

    一座平凡的小庭院,栽满了桃花树,宁静而平凡。

    庭院中,叶辰和星月宫主同坐在竹桌前,楚灵儿她们也在好奇的打量着四周,一同等待成亲典礼的开始。

    倒是星辰道身那厮,走过来走去,如热锅上的蚂蚁,毛毛糙糙的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人生头一遭的大事,让他有些紧张。

    房中,星月圣女静静坐在铜镜前,看着铜镜中的自己怔怔出神,时而也会傻笑一声。

    她身后,一农家姑娘站在那里,手中握着檀香木梳,轻轻为她梳理长发。

    “一梳梳到尾。”

    “二梳姑娘白发齐眉。”

    “三梳儿孙满堂。”

    “四梳老爷好运,出路香风遇贵人。”

    “..........。”

    “...........。”

    “十梳夫妻两老到白头。”

    那姑娘一边梳着,一边轻语说着,满是诚心的祝福。

    庭院中一间简朴的竹屋,叶辰和星月宫主两人坐在面对房门的座椅上。

    身为星辰道身的本尊、身为星月宫的宫主,他们扮演的便是叶星辰和星月圣女的父母,接受他们的跪拜,接受他们的奉茶。

    “白头偕老,百年好合!”叶辰笑了笑,递出了一个红色香囊,香囊之中,并非是稀世珍宝,也并非是无价的宝贝,而是两三钱银子。

    “好好对我家星儿。”星月宫主也笑着递出了红色香囊,亦是两三钱银子。

    “多谢宫主、老大。”星辰道身一笑,看着星月圣女的双眸中,满是温情。

    依如平平淡淡的成亲典礼一般,酒宴也是出奇的平凡,没有山珍海味,皆是平凡家的酒席。

    一场平平淡淡的成亲典礼,在叶辰他们的祝福中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星辰道身喝的伶仃大醉,被送入了洞房。

    叶辰他们离开了,没有惊动他们,难得平凡,他们不想有过多的打扰,凡人间的生活虽不比修士界华丽,但这里的平平淡淡,却是修士界比不得的。

    叶辰他们并未立刻回恒岳,而是直奔赵国皇宫而去。

    不知为何,在路过某一处山峰之时,上官玉儿和叶辰的神情变得格外的奇怪。

    昔年,他二人,就在这一处山峰之上、在那山峰之上的一座炼丹炉中,发生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那画面至今想起,都还无比的香艳。

    上官玉儿侧首,狠狠瞪了叶辰一眼。

    叶辰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一声,昔年他的确有够不要脸,不带偷偷摸摸的,干脆都是光明正大的不要脸,让他不经意间想起,都感觉脸红。

    看着他二人奇怪的神情,楚灵儿他们有些愕然。

    也对,昔年炼丹炉里的事,他二人可谓是守口如瓶,上官玉儿自不会说,那是女儿家的矜持,饶是脸皮奇厚的叶辰,也都没脸抖搂出去,一来怕上官家揍他,二来这事儿真他娘的不好意思说。

    一路奇怪的气氛之下,他们不分先后的落在了赵国的皇宫之中。

    父皇、母后!

    刚进皇宫,小夕颜便迫不及待的呼唤了,就如一个久不曾回家的孩子。

    大殿之中,赵煜和夕颜母后相互搀扶而出,当看到夕颜,一语未出,便已是热泪盈眶,他们鬓发早白了,也只有见到夕颜,才仿佛年轻了许多。

    见过上仙!

    激动之后,赵煜还很懂礼数的要向叶辰行礼,却被叶辰提前祭出的一股柔和之力挡了回去。

    久不曾归来,夕颜自然不会过早回去,而一同前来的叶辰他们,也没有即可离开。

    用膳之后,众女携手作伴,跑去了凡人界喧闹的大街。

    她们,大多都是第一次来凡人界,凡人界的一切,于她们而言都是新奇的,她们是高高在上的仙人,但在这里,却更是一群未曾见过世面的小丫头。

    至于叶辰,很敬业的扮演着拎包的角色,静静跟在众女身后。

    看着她们无忧无虑,他也难得露出了温情笑容,但他却不如叶星辰那般洒脱,他惹了天,要遭天谴,他的情缘,注定伴随着黎苦。

    喧闹的大街,因为她们的到来,变得更加热闹。

    主要是她们的气质,各个衣袂飘摇,不惹凡世纤尘,如一尊尊谪仙,都生的一张绝世容颜,无论是地痞流氓还是王公贵族,真是一波接着一波。

    直到夜幕降临,众女都还在大街上幽光,手中清一水儿的一串糖葫芦。

    不晓得,这样的画面若是被人用记忆水晶烙印下来传到修士界,那些修士们会是咋样一副表情。

    “叶辰,我们想看烟花。”不知何时,众女才齐齐看向跟在后面的叶辰。

    “想看便看。”叶辰说着,就要抬手,要为她们、也为这凡人界凝出一片遮盖星空的绚丽烟火。

    “我们想看凡人界的烟花。”众女纷纷轻语一笑。

    “明白。”叶辰一笑,缓缓走开了,握着凡人界的银子,出没在大街小巷,整个皇城的烟火,被他全部买下,搬到了一片空旷之地。

    很快,一束束烟火升天,在浩瀚的星空中傲然绽放,如鲜花姹紫嫣红,如彩蝶翩翩而舞,又如火树一般,绚姿烂漫,看似遥远,却好似能触手可及。

    如梦似幻的画面,让皇城所有人都扬起了头。

    好美!众女扬着脸颊,美眸似水,眸波朦胧,看的是如痴如醉。

    直至烟火湮灭,所有人都还意犹未尽,怔怔的看着星空,就好似再看九天下凡的仙女在翩跹起舞,那婀娜的舞姿,让人忘却了时间。

    叶辰又笑了,也仰望着星空,那漫天的烟火,与人的一生何其相像,看似绚丽,却是转瞬即过,极近的升华,暗淡的落幕。

    看着看着,他身体一颤,突感心口一阵剧痛,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

    众女见状,纷纷侧首,满眼担忧的看着叶辰。

    叶辰猛皱眉头,豁然一步踏入,如一道旷世惊芒,直奔一方飞去。

    众女亦是俏眉微颦,也如他一般,踏上了浩宇星空。

    哇!

    看着他们划过星空,皇城之人,纷纷惊叫了一声,而后便集体跪伏在了地上,在他们眼中,那边是高高在上的仙,虔诚的跪伏,希望仙人能护佑他们平安。

    不知过了多久,叶辰才从虚天降落。

    这是一座凡人间的小镇,夜里恬适而安静,一切都是那么的平淡。

    叶辰驻足了,手掌颤抖的推开了一座小庭院的房门。

    小庭院中,桃花瓣散漫,但每一朵都沾染了凄美的血色,甚是刺眼。

    叶辰身躯颤抖,怔怔的看着小庭院中央。

    那里,星月圣女瘫倒在地上,紧紧抱着叶星辰,他已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只有嘴角不断溢出的一缕缕鲜血和那脸庞上残存的一抹温情。

    怎...怎么会这样!

    楚灵儿她们跟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她们娇躯颤抖,捂住了玉口,美眸中都浸出了泪花,她们见证了一段美好姻缘,却是也见证满目疮痍的情缘。

    “你说过,要与我白头偕老的。”星月圣女紧紧搂着叶星辰的脸庞,笑中带泪,神色凄美,让人心疼。

    “星儿。”楚灵儿他们蹲了下去,拨开了那她那垂落的一缕秀发,轻轻抚摸着那张凄美的脸颊。

    “你说过,要与我白头偕老的。”星月圣女依旧重复着那句话,恍若没有了灵魂一般,痴痴傻傻,疯疯癫癫,血泪朦胧了她的双眼。

    “为什么。”不远处,叶辰还如一尊雕像一般伫立在那里,双拳攥的浸血。

    看着叶星辰那被洞穿的胸膛,他眼眸布满了血丝,盈满了愤恨的泪光,他知道是谁杀了叶星辰,那伤口处的绚丽七彩神光,就算是化作烟灰他也记得。

    他为何还叶星辰自由身,只是为了成全叶星辰与星月圣女的姻缘?

    不,不是,那只是所有人以为的一个理由,他的最终目的,是想保住叶星辰的命。

    昔年,一气化三清道身被斩、仙火道身被斩、天雷道身被斩,这一切足够说明一个问题,只要是他叶辰的道身,便逃不脱那白发女子的魔掌。

    所以,他寻了一个很好的理由,斩断了与叶星辰的关系,还了他自由身,希望那如幽灵般的白发女子,可以大发慈悲放过叶星辰。

    只是,直到前一秒,看到那凄惨的画面,他才可笑的发现,自己的所希望的,自始至终都是自欺欺人。

    “他们只想过平凡的日子。”叶辰泪眼朦胧,冰冷的杀机,席天卷地,小庭院瞬间覆满了寒冰。

    “为何还要纠缠他们。”叶辰内心在咆哮,雪白的长发,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一缕缕化作血发,体内流淌的鲜血,也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蜕变成了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