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亵渎的通灵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铮!

    林诗画当即祭出了杀剑,其他天庭强者,也纷纷祭出了本命灵器,将叶辰护在中央。

    叶辰也微眯了双眸,纵是此刻在虚弱状态、纵是六道仙轮眼被封,但他的眼界依旧还在,能一眼便看出前方那片虚天所隐晦的冰冷杀气。

    嗡!

    众人瞩目之下,大地晃动了一下。

    继而,一座古老的石门从地底升起,刻满了魔纹,闪烁着古老的魔光。

    毁掉它!

    叶辰当即厉声一喝,语气还有些急促。

    话未落,随行的人中,一个黑袍老者便杀了出去,御动自己的本命灵器,那还未完全升出地面的古老石门,当场便被压得轰然崩塌。

    “传令大楚修士,全军撤退。”叶辰再次开口,而且脸色还不是一般的难看。

    黑袍老者不敢违抗命令,当即高举手中杀剑,咒语念诵,一道璀璨的极光冲天而去。

    “师兄,之前那座石门是....。”眼见叶辰脸色凝重,林诗画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传送域门。”

    “那...那就是传送域门。”众人纷纷一惊,这乃是他们第一次见传送域门,既然是传送域门,那他们便知道为何叶辰下令大楚修士全线撤退了。

    这座传送域门好巧不巧是被他们遇见了,天晓得在其他隐秘之地,还有多少这样的传送域门,用不了多久,大楚修士后方,必会有一支异常庞大的天魔大军。

    所以,叶辰的举动还是很正确的。

    如今大楚修士还未被围,一切尚有转机,大楚修士还有机会冲出去,若是让天魔阴谋得逞,那么身在北楚的大楚修士,时刻都有全军覆没的可能。

    撤!

    得到传音的太虚古龙,喝声震天动地。

    当即,大楚修士纷纷抽身后退,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若是再厮杀下去,用不了多久,大楚修士整个都会被围。

    追!

    眼见大楚修士后退,天魔众将纷纷扬起杀剑,遥指大楚修士。

    顿时,天魔大军如黑色汪.洋追杀过去,遮天盖地,不给大楚修士丝毫反应的时间。

    与此同时,南楚天庭总部,红尘雪神色煞白的看着太古星天。

    从这里,她能很清楚的看到北楚方向,到底有多少天魔大军,那数量是大楚修士的十倍还多。

    不止如此,大楚修士后方,不止一处地方有天魔兵出现,没有任何的前兆,此刻正在集结,数量极其庞大,颇有要将大楚修士堵在北楚的架势。

    “你还不派兵救援?”身后,夕颜慌忙看向红尘雪,如今的她,已经披上了战衣,随时准备参战,在战衣的衬托下,她就是一个盖世的女将军。

    “任何人不得踏出南楚。”红尘雪淡淡开口,“违令者,斩。”

    “你....。”

    “你以为大楚修士拼命阻挡天魔,为的是什么。”红尘雪直接打断了夕颜的话语,声音铿锵有力,“他们在为我们争取时间,南楚的城墙,将是大楚未来反击的最有利的屏障,传令下去,南楚修士,全军备战,继续加固城墙。”

    “我不管。”夕颜深吸一口气,如一道神光飞出了大殿。

    “追她回来。”红尘雪沉声一句。

    “明白。”风祭点头,也如一道神芒射出了大殿,直追夕颜而去。

    风祭走后,红尘雪深深吸了一口气,玉手攥的泛白,依旧紧张的看着太古星天。

    叶辰走时,将南楚交给她,她自然不能辱没使命,红尘已死,她万念俱灰,不再如当年那般急躁,身为人黄圣主,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如今大楚遭遇的是何等的危机,越是危机之时,就越要更加冷静。

    虽然,她很想下令救援,但战争的残酷,让她不得不坚守南楚,为更加惨烈的大战做准备。

    昏暗的虚天之上,庞大的青鸾,再次停下了,锐利的凤眸,忌惮的盯着对面虚天。

    那里,三道身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一个握着战戈、一个提着战斧、一个手持魔刀,他们皆身穿着冰冷的铠甲,在天魔域都是准帝级的存在。

    三尊魔将!

    叶辰神色凝重无比,暗自计算着双方的战力。

    他身侧的黑袍老者,乃天庭一殿的长老,修为在准天境,可以勉强挡住一尊魔将,林诗画虽不是准天境,但与青鸾联手,也勉强可以牵制一尊天魔魔将。

    但第三尊魔将呢?谁去阻挡,他去?

    很显然,这不现实,他此刻的状态,在魔将手中,一招都未必撑得过,至于随行的其他十几人,皆是空冥境,还不够一尊魔将一掌横扫的。

    “师尊,徒儿无奈,要亵渎亡灵了。”叶辰神色凝重之时,身侧的林诗画深吸了一口气。

    但见林诗画已经双手合十,急速的变动着印诀,玉口中,也在念诵着叶辰听不懂的古老咒纹,似是在施展一种极其强大的神通,让她飘逸的长发,都一缕缕的变成了雪白。

    叶辰皱眉,虽然他不知林诗画结的是何种印诀,但绝对是通灵召唤中极其霸道的一种。

    “运气还真是不错。”对面,那手持战斧的魔将,戏虐一笑,目光在定格在叶辰身上,眸中放射着贪婪之光,“荒古圣体,好精纯的血。”

    “古族血脉,她是我的。”手持战戈的魔将,盯住了林诗画,好似也看出了她的血脉。

    “那只青鸾,归我。”手握魔刀的魔将,露出了两排森白的牙齿,笑的甚是凶狞。

    嗯?

    说话间,三人纷纷一皱眉,眼眸微眯的盯着叶辰他们所在的那一片虚天。

    那里,大地在颤动,一座古老的石棺正缓缓升出地面,乃是竖立的,许是年岁太过久远,石棺上蒙着的满是岁月的灰尘,阵阵古老之气四溢。

    通灵术?

    三尊魔将纷纷掀起了嘴角,饶有兴趣的看着那已经完全升出地面的石棺。

    棺材?

    相比三尊魔将,天庭的黑袍老者以及那些随行的天庭强者,神色纷纷一怔,就连叶辰也露出了诧异之色,不曾想到林诗画竟然通灵出一口石棺。

    开!

    众人诧异之时,林诗画玉口微张,轻轻吐出一字。

    嗡!

    石棺颤动,随着其上的灰尘被震散,棺盖倒了下去。

    继而,石棺中有一只脚踏了出来,许是身体太过沉重,那一只脚落地之时,踩得大地巨颤,另一只踏出之时,也是如此,大地都动荡了。

    砰!

    直到此时,那石棺才轰然炸裂,一道身着紫金大袍的人显现在众人面前。

    叶辰抬眼看去,从他这里看去,那人的背影雄伟而挺拔,如一座永不倒塌的丰碑一般,他通体透着沧桑古老之气,连飘荡的黑发,也都染着岁月沧桑之尘。

    此刻,叶辰才真正明白林诗画那句话。

    林诗画施展的的确是通灵术,而且通灵的是一个早已死去的人,她的确在亵渎亡灵。

    好...好强大的气场!

    随行的天庭强者纷纷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忌惮的看着那被通灵出来的人,饶是叶辰的定力,都不由得微眯起了双眸,因为那人的确很强大。

    “这是哪!”那身着紫金大袍的人开口了,声音沙哑沧桑,神色甚是迷茫。

    “前辈,这是大楚。”身后,林诗画深吸了一口气。

    “大楚?”那身着紫金大袍的人豁然抬首,神色难以置信的看着昏暗的天地,整个都被混沌云雾遮盖,不见一丝光明,就如一座九幽地.狱。

    “大楚怎会变成如此模样。”那人声音依旧沙哑,“还有,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晚辈实属无奈,才通灵冥界,望前辈赎罪。”身后,林诗画已经单膝跪地。

    “通灵?”那身着紫金大袍的人僵硬的转过了身,看向了林诗画,沧桑古老的语气,无比的威严,带着冰冷之意,这是在亵渎他的亡灵。

    “你......。”看到那人的尊荣,随行的天庭强者,顿时怔在了那里,好似见过那人。

    “这......。”不止他们愣了,饶是叶辰的定力,也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