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三章 不老的恒岳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寂静的夜,叶辰走出了十万大山,映着月光,漫无边际的走在天之下。

    他要决定离开了。

    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走在这片土地上。

    这一走,或许早也回不来了。

    他笑的有些沧桑,这里有他太多的回忆。

    他的一路,都在举目四望,似是想把这片大好的河山烙印在灵魂里,可以让他在星空彼岸仰望天宵之时,有可以缅怀的回忆。

    北震苍原,他轻轻驻足,站在一座山巅之上,眺望着昊天世家,却终是没有踏足,与那个家族结的因果,一切都是冥冥中的阴差阳错。

    微风拂来,他默然的转身,去了澶渊古城,与澶渊真人一杯浊酒话别。

    其后,他又先后远远眺望了铸剑城、北海世家和玄天世家,看了陈荣云和璃璋,却是没有看到韦文卓。

    微微一笑,他又一次转身,去了黑龙岛和盘龙海域,给吴三炮和牛十三的后辈留下了不世秘法。

    天宗世家,他驻足了很久,依旧没有进去,没有看到天宗老祖和楚灵玉,那一个个后辈,在夜里都还在勤奋修炼,各个神色坚定。

    又是一笑,叶辰默然离开,去了天龙古城。

    便是在这座古城,他寻到了很多机缘,龙血、大罗神铁,以及一块可有叶辰二字的木雕,他知道,那木雕是昔年的红尘所刻。

    出了天龙古城,他又踏上了苍茫的大地。

    这一次,他又如一个游客,一路风尘,去了春秋城,眺望了炎黄总部,拜访了四大世家,在欧阳家驻足,拜祭了楚海神兵。

    接下来的一路,他寻到了皇者后裔的古地,在九皇灵位前默默伫立。

    列代诸王的古地,他并未进去,那一尊尊皆是盖世王,只是生不逢时,盖世的人杰,也向命运低头了,这副了万古,换来的还是一生遗憾。

    踏遍了北楚修士界,他来到了凡人界。

    这是一座皇宫,那是一座矮小的坟墓,一个颤巍巍的老人,正握着扫帚清扫落叶。

    烟儿,他来看你了。

    许是早知是叶辰,柳青泉抱着扫帚,转身颤巍巍的离开。

    叶辰上前,坐在了下来,斜躺在墓碑,取出了酒壶,静静的喝着烈酒。

    我叫柳如烟!

    蓦然间,他耳畔又响起了那道凄美的声音,脑海中又显现了那弹琴的女子,这一世或许再听不见她弹琴,也再见不到那道影。

    柳如烟,想你的琴音了!

    叶辰声音沙哑,笑的沧桑。

    不知何时,他才起身,醉脚踉跄,背影萧瑟。

    月夜之下,他回归了南楚大地。

    青云宗前,他默默伫立,看着年轻子弟,露出了微笑。

    正阳宗中,姬凝霜的雕像前,他洒下了一杯酒,那个让他心境复杂的女子,到死都在守护他,许下了来世诺言,却是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接下来,他漫无边际,又去了很多地方,丹城、东岳、南疆、西蜀....,但基本都是匆匆而别。

    又是一个宁静的夜,他回到了恒岳宗。

    夜里的恒岳,宁静而祥和,再次恢复了往日的神采,恍如人间仙境。

    叶辰一步步走上了石阶,在路过小灵园时,看到了张丰年,他虽然只有约莫十岁,却是更像一个迟暮的老人,在夜深人静时,一个人发呆,似是在想虎娃和小鹰。

    叶辰并未走入,一步一步的走上了石阶,依如当年他第一次上恒岳一般。

    风云台前,他静静驻足。

    昔年,便是在这里,他战败了一个又一个天骄弟子,叶辰之名,也是在这里发迹,如今是个二十多年,再看那战台,好似还有他的身影。

    沧桑一笑,他挪动了脚步,一路都在左看右看,希望把这里的每一座山都烙印在骨头里。

    灵丹阁外,他看到了正在抱着古书钻研的徐福,纵是在夜里,也依旧不敢懈怠,好似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昔年的炼丹术。

    为何不进去!

    身后,齐月轻语一声,她只有十岁模样,但美眸中却是显现了与年纪不相称的神色,那是女子的柔情,也有历经岁月蹉跎的沧桑。

    我就不进了!

    叶辰笑了笑,说多了还是伤感。

    齐月轻咬了贝齿,轻轻上前,抱住了叶辰,那洁净的脸颊,第一次贴在了叶辰的胸膛之上,好似知道叶辰要离开大楚,这才敢如此放肆。

    两三秒后,她这才退后了一步,笑中带泪,美眸朦胧,神色有些凄美。

    记得回来!

    她背过了身,眸中泪光,终是划过了凄美的脸颊,不想亲眼看着那道身影远去。

    待到她再转身,那道消瘦的身影已然不见,她蹲在了地上,双手抱膝,晶莹的泪光滴落而下,转世了又如何,她依旧不敢表露潜藏心底的情缘,那人走了,或许再不能相见,她终究不是陪伴他的那个人。

    叶辰已经踏入了万宝阁。

    庞大海躺在了座椅上,见叶辰走进,掀了掀眉毛,“小子,可别偷东西。”

    说过之后,他便陷入了假寐。

    叶辰一笑,静静伫立,看着依如当年的万宝阁,依如看着当年的自己。

    他走了,庞大海却是睁开了双眼,快走两步来到门前,扶着门框,看着叶辰离开的方向,似是早知道叶辰要离开,不想说过多伤感的话语。

    小家伙,一路走好!

    蓦然间,庞大海抬起了大手,轻轻摇动着。

    灵器阁,叶辰又一次驻足,知道周大福在里面望着他,他却没有进去。

    接下来,他辗转反侧去了很多地方,灵草园、藏书阁、天阳峰,去了一趟恒岳后山,看着如旧的花草,忆起了昔年搞怪的自己。

    回到了内门,他举目四望,看着杨鼎天他们,却终是没有去道别。

    最后,他走上玉女峰,坐在了山巅之上。

    整个大楚,他最不舍的地方还是这里,这里有他最爱的两个女子。

    不知多久,才见一道身影走上来,那是霍腾。

    见叶辰静坐,提着酒坛的霍腾缓缓而来,坐在了叶辰的身边,一语未言,只是将其中一坛酒递给了叶辰。

    叶辰接过,亦是无言。

    这坛酒,许是很烈,霍腾喝完,便倒头睡着了,睡梦中还在梦呓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

    时至深夜,他才起身,一步走上了虚天,静静的看着身后的恍若仙境的灵山。

    天地不荒,恒岳不老!

    叶辰沧桑一笑,默然转身,踏天而去。

    他走后,恒岳一座座阁楼、一座座宫殿、一座座山峰,皆有人影走出,所有人都没睡,看着叶辰离去的方向,他们扬起了手掌告别。

    那个青年,他走了。

    或许,再见已是千百年后。

    或许,这一世再不能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