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四章 葬海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仙光融入,白衣青年青年身躯一颤,双手抱住了头颅,痛苦的低吼。

    青衣女子色变,忙慌上前。

    叶辰微微一笑,祭出了秘术,将青衣女子禁锢,之后还捏碎了诸多丹药打入了青衣女子体内,替其疗伤,抚灭体内的杀气。

    青衣女子神色茫然,俏眉紧皱,不知叶辰是好是坏,救了他们,又在为她疗伤,却是打出一道仙光又让白衣青年这般痛苦。

    没事,一会儿就好!

    叶辰宽慰一笑,再次捏碎丹药,灌入了圣体精元,为青衣女子疗伤。

    唔!

    白衣青年还在低吼,跪在了地上,痛苦嘶吼。

    随着仙光融入,一段古老的记忆、一段古老的往事,浮现在他脑海之中。

    没错了,他便是恒岳宗青字辈九大真传之一的段御,六脉神通的传人。

    前世抗魔大战,大楚修士唯一一次全军冲锋,与谢云和熊二他们一同战死在沙场,用他们的血骨,为叶辰开辟了一条血路。

    不知何时,才见转世段御眸中最后一丝迷茫散去,豁然抬起了头,怔怔的看着叶辰,那张沧桑的脸庞,与记忆中一模一样。

    欢迎归位!

    叶辰笑的沧桑,眸中还有泪光。

    好兄弟!

    段御猛地起身,张开了手臂,猛地抱住了叶辰,泪水纵横了他的脸庞。

    此一幕,让青衣女子看的发愣,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也不知这是怎么个局面,咋还抱上了呢?很显然的是,他俩是认识的。

    接下来的画面,就格外煽情了。

    青衣女子被解开了封禁,却是错愕的看着段御和叶辰。

    叶辰和段御话语颇多。

    月夜之下,两个故乡人一人拎着一个酒壶,说的也尽是青衣女子不知道的往事,话语是感慨的,前世今生的就如一场梦幻。

    终究,青衣女子忍不住疑惑,试探性的上前,试探性的看着二人,“你们.....。”

    闻言,段御一笑,只顾与叶辰叙旧,见了故人太过激动,倒是忘了身旁还有个她,“叶师弟,她是我的妻子,叫她云梦便好。”

    “云如烟,梦如幻,大嫂好名字。”叶辰笑了笑。

    “大嫂?”云梦愕然一声,看向了段御。

    “我的好兄弟,叶辰。”段御笑道。

    “先前从未听你提起过,还有那大楚,又是什么地方。”

    “日后与你细说。”

    “你们怎与大罗剑宗结怨。”叶辰灌了一口酒水,疑惑的看着二人。

    “是大罗神子。”说到大罗剑宗,段御的神色瞬时冰冷了下来。

    “那是个疯子。”云梦也开口了,“叶师弟该是听闻了昊阳古城之事,他与一神秘皇境赌斗遭了大辱,寻不到那个神秘的皇境,便拿四方势力泄愤,不知多少势力遭难,人命如草芥。”

    “竟还有此事。”叶辰眉头紧皱,心中倒是有些愧疚。

    “北斗星域有一处名为葬海的地方,发狂的大罗神子捉了不知多少人,扬言若那神秘皇境若不露面便每日杀一批,其目的便是逼那神秘皇境现身,一日来已有不少人被杀,暴虐可见一斑。”

    “我便是让他在昊阳古城受辱的那神秘皇境。”叶辰淡淡一声。

    “你?”段御和云梦齐齐侧目,难以置信的看着叶辰,竟不知一招干败大罗神子的神秘皇境就是叶辰,这太让人意外了。

    “我去葬海。”叶辰起身了。

    “叶师弟切莫鲁莽。”段御忙慌拉住了叶辰,“那是一个死局。”

    “那是我造下的因,那被捉去无辜生灵在中,或许还有大楚人。”

    “如此,我与你一道去。”段御当即说道。

    “也好。”叶辰并未反对,一步登上了虚天,他到不希望段御和云梦能帮上多少忙,至少留在他身边能护佑他们一个周全。

    出了古星,三人便如三道仙芒,直奔一方飞去。

    还真如段御所说,如今的北斗星域,真是热闹非凡,随处皆可见大罗剑宗的人飞过,或是三人一组、或是五人一队,嚣张跋扈。

    叶辰面如寒冰,对大罗剑宗的做法很是不齿,好歹也是与剑神有渊源,却是这般横行无忌,不知剑神得知,会是怎样一种心境。

    保险起见,叶辰将段御和云梦收入了混沌鼎。

    而他,则蒙上了黑袍,带上了鬼冥面具,用周天演化秘术遮盖了契机。

    这一路并不顺利,不止一次的遭遇大罗剑宗的人,但都被叶辰避过了,期间也有过争斗,但那些小喽啰在叶辰眼中直接无视。

    叶辰也并未闲着,一路上也都用周天演化推演,希望得见转世人。

    遗憾的是,所遇人倒是不少,却是未见一个转世人。

    要去葬海,路经的古星也并未下去一观,比起那些,他更担心葬海,发狂的大罗神子捉了不少人,其内多半就会有转世人。

    想到这里,叶辰速度不由得加快,在浩瀚星空中画出了一道绚丽弧度。

    葬海,北斗星域的一大凶地,顾名思义便是一个往葬生灵的地方,年岁太过久远,滋生了浊灵怨灵这些,修为弱的一旦踏入,多半会被侵蚀心神,况且那也是不详不低,无人愿意踏足。

    遥看而去,葬海乃一片血色海洋,血浪汹涌,浪花中还卷着凄厉哀嚎,听闻着只感浑身发毛,这里阴气极重,如血色地狱。

    此刻,葬海外可谓是人山人海,皆是对葬海中指指点点,语气多是唏嘘和惋惜,多有老辈修士露出怜悯色,叹息声此起彼伏。

    但见葬海之中,屹立着一根根血柱,每一根血柱上,都锁着一人。

    细数之下,被锁在血柱上的人,起码有十万之多。

    这些人,便是被大罗神子捉来的人,有小势力的人、也有无名散修,有皇境修士、也有准圣修士,强者的世界,他们被无情践踏。

    葬海中央,有一座血色的高台。

    高台足有八百丈高,刻满了符文,其上有一尊血色王座,而大罗神子就惬意斜躺在上面,面目凶狞的有些扭曲,阴森可怖。

    九阳真体,至刚至阳。

    大罗神子敢在葬海停留,皆是依仗血脉的神力,无惧这里的阴气和怨灵,他的存在,让人恐惧,就如一个可怕的恶魔一般。

    “忒狠了。”葬海外修士,看了一眼被锁着的人,又看向了大罗神子。

    “皆知大罗神子秉性,如今得见,倒也不奇怪。”

    “就是可怜了那些被捉去的人。”多有人无奈的摇头,纵是不齿此等做法,却也不敢言语,生怕惹了大罗神子,遭至杀身之祸。

    “要怪就怪那个神秘皇境,惹谁不好,偏要惹这个魔头,如今倒好,惹其发狂,北斗星域都跟着遭殃,不知要死多少才算完。”

    “话不能这般说,纵是没有那神秘皇境,大罗神子也改不了暴虐本性。”

    “此时我倒是好奇,那神秘皇境会不会前来。”有人小声说了一句。

    “来就怪了。”有人唏嘘一声,“八成早已逃出了这北斗星域,或是龟缩到了一个角落,如今这阵仗,显然是死局,傻子才来。”

    议论声中,无人注意到蒙着黑袍的叶辰加入进来。

    面具之下,叶辰眸中寒芒四射,瞥了一眼高台王座上的大罗神子,便把目光放在了锁在葬海血柱上的人,还真有大楚转世人。

    该死!

    叶辰拳头握的咔吧直响,被捉来的十万人中,起码有一百多转世人。

    真是让人心寒!

    混沌神鼎中,段御声音冰冷异常。

    纵是混沌神鼎在叶辰的神海,可他依旧能看到葬海凄惨的画面。

    如今开启了前世记忆,其中有几个转世人段御还是能辨认出来的。

    百年前,大楚九千万英魂为抗魔而战死,便是因为他们誓死捍卫才保住了万域苍生,万域苍生没一人,都欠大楚英魂一条命。

    如今,大楚九千万英魂所护佑的万域苍生却是如此悲惨,让人如何不生怒,又怎会让人不心寒,这世道真是让人愤怒的发狂。

    叶辰默然,静静环视着葬海四周。

    以他的眼界,自已看出幻海四周隐藏着诸多强者,皆是大罗剑宗的强者,准圣就有三十几尊,其中圣人有六尊,阵仗庞大。

    除了这些,其他皇境修士更是多不胜数,数目足足有二十万之多。

    这的确是死局,饶是他的战力,也不敢保证能全身而退,毕竟仙眼还在自封状态,不能动天道逃生,便没有那遁走的王牌。

    杀!

    叶辰看时,葬海中响起了大罗神子的阴笑声,笑的甚是戏虐玩味。

    不要杀我们!

    葬海满是哀嚎声,一个个被锁着的人,神色惨白,好似已看到自己惨死的画面,他们看不到希望,所能看到的都是无尽的绝望。

    大罗剑宗的人已扬起了屠刀,各个也是笑的玩味,杀人于他们而言好似无关紧要。

    哎!

    四方修士纷纷无奈叹息了一声,血色的葬海,要上演血淋淋的画面了。

    刀下留人!

    哀嚎声中、叹息声中,一道淡淡的话语响彻了葬海。

    叶辰出来了,扯下了黑袍,走上了虚天,惹来了所有人的瞩目。

    是那个神秘皇境!

    还真敢来啊!

    不知这是死局吗?那小子疯了吧!

    叶辰的出现,让四方顿时哗然,惊叫声形成浪潮,一浪盖过一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