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瑶池
作者:六界三道   仙武帝尊最新章节     
    叶辰喃喃时,楚灵玉已翩然而至,淡漠的看出丝毫情感波动。

    杀了她!

    许是觉察到楚灵玉并非一般准圣,九尊圣人竟一同攻了过来,各自手捏神通秘法,皆是杀生的大术,凌天压向楚灵玉。

    楚灵玉不语,一步踏出,瞬身消失,躲过了九尊准圣镇压,她再现身,已是缥缈虚无,但见她轻拂玉臂,一指划出了一道仙河,卷着无上道法,染亮了星空,九尊圣人当场被吞没。

    破!

    九尊圣人也并非吃素的,合力催动了一口漆黑冰冷的神刀。

    那是一尊可怕的准圣王兵,其上还未干涸的鲜血,不知斩了多少生灵,一经被祭出,便有厉鬼哀嚎,其威力也极为强横,一刀斩出,竟劈裂了仙河,饶是浩宇星空,也被其破碎。

    楚灵玉依旧未语,莲步轻移,杀至一尊血发圣人前,晶莹玉指并拢,其上剑气萦绕,绚丽而寂灭,那圣人当场被斩灭。

    见状,剩余八尊圣人登时色变。

    此一瞬,楚灵玉再次杀至,身形如诡幻,待其离开,第二尊圣人已灰飞烟灭,元神也难逃死劫,干脆连惨叫声都省了。

    接下来的一幕,就有够吓人了,楚灵玉每到一处,皆有一尊圣人被灭,无一人能在手中撑过一招,看的麒王都发愣了。

    鲜血,染满了星空,血雾弥漫中,最后一尊圣人也难逃厄难。

    至此,楚灵玉才自虚天飘然落下,缓步而来,俏眉微颦的看着姬凝霜,好似认得姬凝霜,也好似看出他是那里出了问题。

    自姬凝霜身上收了目光,她看向了身侧的叶辰,俏眉皱的更深了,不知为何叶辰也惹了上苍,而且天谴比姬凝霜的更强。

    待看到叶辰面容,她心神莫名的一瞬恍惚,一股熟悉感悠然而生,好曾在哪里见过,却总也忆不起,只知他看着很面熟。

    “我说美女,咱要不先把我禁制解开?”麒王眼巴巴的看着楚灵玉,九尊圣人随便灭了,他还被封禁秘法束缚着身体。

    楚灵玉没说话,一边看叶辰,一边随意挥手,抹了麒王禁制。

    “我就说嘛,驴爷我吉人自有天相。”麒王没脸没皮的咧嘴大笑,扑腾着实四只驴蹄子在虚天上蹿下跳的,很是不着调。

    “这下宝贝还不给我?”浪了一大圈儿,这厮才跑了回来,俩驴眼直勾勾的看着叶辰储物袋,“此番若非是我,你丫早挂了,老子不找你要报酬,把我的储物铃铛还给我就行。”

    “少不了你的。”叶辰传音一声,便又陷入了沉寂,神识之眼还不忘看了一眼楚灵玉,她还立在那里,静静盯着他看。

    夜,又陷入了宁静。

    这片天地被楚灵玉设下了结界,以免再有人跑过来捣乱。

    再看叶辰和姬凝霜,神色已不再那般痛苦,许是扛过了最艰难的时刻,此刻皆如枯草一般在复苏,恢复只是时间问题。

    时至深夜,二人才先后开眸,一口浑浊之气随之喷吐出来。

    “差点就跪了。”叶辰狠狠扭动了一下脖子,翻身跳了起来。

    “有惊无险。”姬凝霜浅浅一笑,“但愿下次也这般幸运。”

    “瑶池,你太乱来了。”楚灵玉开口了,眸中还有担忧色。

    “瑶池?”叶辰愣了,下意识侧首,神色精彩的看着姬凝霜。

    “怎么,都与我上过床了,不认识我?”姬凝霜眨了眨美眸。

    “可...可能是那天夜太黑。”叶辰干咳了一声,整个人都好似遭了雷劈一般,竟都不知转世姬凝霜就是传说中的东神。

    “难怪,难怪有如此强横的实力。”想着想着,叶辰便捂住了额头,“难怪她要请我回家吃桃子,那所谓的桃子就是瑶池圣地的蟠桃,我早该想到的,东神瑶池,真他娘的尴尬。”

    “东神瑶池,差点给我吓尿了。”麒王咧嘴咂舌的看着姬凝霜,“若非这位仙子道出,俺都不知身边还有这么一尊大神。”

    “你也没问我嘛!”

    “我决定了,回你家吃桃子。”

    “我们,是否在哪见过。”二人说话时,楚灵玉又盯住了叶辰。

    “见过,自是见过。”叶辰一笑,祭出了仙光,没入了其眉心。

    登时,楚灵玉娇躯一颤,原地踉跄了一下,痛苦的低吟着。

    见此画面,麒王不由得愣了一下,不知叶辰对楚灵玉做了什么。

    姬凝霜也皱眉了,侧首看向了身侧叶辰,“你对她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给她醒醒脑而已。”叶辰拎出酒壶,期间还不忘瞥了一眼姬凝霜神海,发觉先前打入她神海那道记忆仙光还在里面瞎逛游,还真就跟迷了路一般,找不到所谓的出口。

    姬凝霜沉默,似水美眸有圣洁的仙光萦绕,盯住了楚灵玉,更准确来说是盯住她的神海,好似能看到那道飘逸记忆仙光,便是那道仙光让楚灵玉如此痛苦,但她却不知那是何物。

    叶辰也沉默了,一边喝酒,一边微不可查的扫一眼姬凝霜。

    他还是搞不懂,记忆仙光对楚灵玉有效,为何却解不了姬凝霜的记忆,这一切都来的太诡异,寻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

    唔!

    楚灵玉还在痛苦低吟,随着记忆仙光不断融入,一段尘封的记忆缓缓解开,她忆起了前尘往事,也忆起了那前世的名。

    蓦然间,她美眸中涌满了水雾,在皎洁月光下凝结成了霜,怔怔的看着叶辰,看着面前的他,便如看着昔年的红尘一般。

    一切都如梦一般,古老而遥远,让她分不清了现实与虚幻。

    微风拂来,撩动了她的长发,让她抬起了玉手,颤抖的颤抖的抚摸着叶辰的脸庞,看的如痴如醉,泪光朦胧了她的视线。

    记忆解开了,那古老的往事也回来了,却是一抹满目疮痍的情缘,所谓的前尘往事,于她而言,就是千疮百孔的悲凉,连那对轮回转世的茫然和震惊,也掩不住那一缕红尘的忧伤。

    叶辰并未动弹,任由楚灵玉抚摸着他的脸庞,也自知楚灵玉要摸的并非是他,而是红尘,怪只怪他们俩长得一模一样。

    见他二人如此,麒王有些懵了。

    此刻,饶是姬凝霜也看的怔然了,她记忆中,还是第一次得见诸天剑神的徒儿露出如此凄美的神色,看的让人心疼。

    最让她疑惑的是,叶辰竟认识诸天剑神的徒儿,而且看样子他俩的关系还很不一般,不然也不会伸手抚摸他的脸庞。

    不知何时,楚灵玉才收了玉手,笑的痴傻,连滑落脸颊的泪光都带着凄美,“世间再无红尘,为何还让我记起那伤心事。”

    “你莫不是伤心过度了。”叶辰微微一笑,“还是说你还停留在昔年的伤痛中,以至于哭过笑过都未曾向我问起他。”

    此话一出,楚灵玉猛地抬起了脸颊,被泪光朦胧的美眸希冀的看着叶辰,既然她都能轮回,那红尘为何不能转世重生呢?

    她是伤心过度了,以至于被唤醒记忆后,还在思忆着昔年的殇,竟是忘了向叶辰问起她的丈夫是不是也如她一般还活着。

    “这世间,还有红尘。”看着楚灵玉希冀的目光,叶辰再次一笑。